主播仙女小甜甜在哪直播

      妖族大军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除了留下满地骨骸,不带走一片云彩。

      方家的许多人都慢慢的从地下暗室里出来了,林妙玉耗费了不少精力布置的隐藏气息的法阵,也暂时没了作用。

      人群之中,方戎率先走向了一个成熟的妇人身边,拉着她的手轻声安慰,这是方云第一次见到林妙玉这具身体的生母。

      林家夫人很早就被接到方府了,她年过四十,有一种长循女诫小妇气质,但保养还算得当,依稀能看到林妙玉跟她眉宇之间的相似之处。

      “看这便宜老子的态度,要说心里没点啥,我肯定不信。”

      方云在心里打趣,暗室之外,林夫人和方戎也看着房檐之上一对拉着手的佳人,十分满意。

      看着城外的累累白骨,方云不禁有些心情沉重。

      根据自己所得到的讯息,火凤赤灵丢了一个孩子,又不知为何来到人类领地里寻找。镇远军和赵国的边军因为想要得到火凤的另一只幼崽,对其进行了围杀,于是天妖君就率领妖族大军对其展开了报复。

      看着因果明了,但方云总感觉事情不是很对,可惜火凤赤灵已经陨落,很多东西都无从得知了,自己所处的层面也很低,得不到有效的讯息。

      “有效的消息就是生命啊。”方云心里喟然长叹。

      平民因为受到不明所以的恐吓,匆匆忙忙的出城,害怕妖族攻城,宁愿出城去谋取一线生机。

      闲散修士,得到了绥州城破的消息,心中恐惧,裹挟着普通人出城逃跑。

      “不对劲,还是不对劲。”

      方云揉了揉眉头,感觉事情不止这么简单,却突然又听到了城中再一次喧闹了起来。

      “各位,我们已经抓住了蛊惑人心的白莲教徒,就是他散播谣言,说妖族会攻城的,也就是他,害了这城中数万百姓!”

      一个苍老而声音传递全城:“我将在府衙门口,对其行斩首之刑!”

      无数人纷纷攘攘,挤向城中的府衙方向,方云也对这白莲教有些好奇,拉着林妙玉在房屋跳跃间,就到了一家三层小楼之上。

      “杀了他!杀了他!”

      群情激奋,纷纷叫嚷着,若不是有黑甲兵士拦着,场中间的那个身穿白袍的男子,怕是要被当场撕碎。

      “我的丈夫,我的儿子,都是因为听说妖族要破城,才逃了出去!”一个妇人在人群中沉浮,悲声痛哭:

      “都怪你这个天杀的,妖族哪有攻城,若是他们还在家里,一定还好好的……呜呜”

      哭着哭着,她突然晕了过去,周围有相熟的人很快把她从人群中拉了出来,防止她被踩死,更多的人则是跟她情绪差不多,疯狂的往场中间丢东西,方云甚至看到了一个泛黄的袜子……

      “无趣,看这个干嘛。”

      林妙玉冷淡的说了一句,不在关注这边,反而学起来方云,开始捏起他的手来。

      “这场中是谁?为何披头散发的,连个面貌都看不清,而且一言不发。”

      方云皱着眉头,自言自语出声,看向场中被甲士按倒的这人。

      “这是个死人!”

      一个身影突然也落到了这处房顶,他身穿一身合宜的儒袍,面容白静,打理整洁,只是在这快入冬的时候,还骚包的摇着一把灰白的羽扇。

      “你是谁?怎么知道这人是死人。”

      方云看着他问道,林妙玉却是连看都懒得看这人一眼。躲在背后安静的玩手手。

      “他叫于文杰,扬刀楼弟子,号称天下第一智,最近又给自己取了个外号,叫什么小诸葛。”

      一个红裙女子也落到了这个楼上,双手环抱着说了一句,方云闻言看过去,对她环臂之上,呼之欲出的胸脯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疼疼疼!”方云心里惊呼一声,自己的中指被捌了一下,扭头看到林妙玉不动声色的瞅了自己一眼。

      “天下第一智障,说说看,你怎么知道这人是死了的。”

      红衣女子开口问着,立在房顶上,前凸后翘,身段极好。

      但方云不敢多看了,不动声色得从林妙玉的手中抽出自己“弱小”的手掌,反握着她的小手。

      于文杰也不生气,笑了一句:

      “你看他外袍崭新,跟里衫明显不搭配,分明是刚换了上去,再看此人面目前的散发,如此情景之下,竟然连动都不动,即使被封了修为,也不可能没有呼吸,只能说明他已经是死人一个。”

      于文杰摇了摇扇子,有些自得的开口:

      “况且我来之前,特意转了一圈,看到他指甲深黑,白莲教可不练毒功,指甲不可能是这样的。

      而且你看,他四肢僵硬,押住他的甲士不像是在擒拿他,反倒是拖着他保持这个姿势,如若不信,就请看一会斩首的过程,那甲士必定不会送开这人,一松开,他就倒了!”

      “万一他是被擒拿过程中被打死的呢?”红衣女子反驳道。

      于文杰摇头:“他死过很多天了,肢体僵硬无法恢复,所以才要甲士维持着,一会你就可以看到了,他头颅被砍下以后血液不会飞溅,只会顺着伤口流出。”

      说话间,那被擒拿的白袍男子果然如于文杰所说,在两个甲士的“擒拿”之下,被一刀砍去了头颅。

      没有热血飞溅,只有泊泊暗红的血液从脖子上流下,染红了白袍,显得有些刺目。

      看着群情激奋,各种痛哭流涕的人们,方云只觉得在看一场闹剧,轻叹了一口气:

      “抚慰民心罢了。”

      于文杰眼前一亮,把扇子插回了腰间,对方云拱了拱手:

      “兄台好见识。不知尊姓大名?”

      “在下方云,这是我妻子,林妙玉。”

      方云回了一礼,好奇的问道:

      “这位姑娘是?”

      “疼疼疼!媳妇,我就是想知道这女的叫啥!”

      方云龇牙咧嘴,赶紧扭过头去,看到林妙玉微笑着露出一点小白牙,慢慢的拧着自己的腰。

      “我是他的媳妇,公孙盈。”

      红裙女子蹦蹦跳跳的来到了于文杰身边,要挽住他的手臂,于文杰却是像老鼠见了猫一样,赶紧躲了多去。

      “方兄。可是大梁九姓之一的方氏?不知是第几脉呀。”

      于文杰一边躲着一边笑问,似乎心里早有了答案,身着红裙得公孙盈咬牙切齿的追着他。

      方云点头:“第七脉。”

      “幸会幸会!方兄,改日找你喝酒!”

      于文杰一个闪身,从屋顶上落下后,飞快逃窜,公孙盈气的大叫了一句:

      “于文杰!你师父都过来提亲了,你还往哪里跑!”

      “盈儿……我对你只有兄妹之情!”

      于文杰不见踪影,声音远远的传来,公孙盈气的胸前一抖一抖的,飞快的追了上去:

      “我不管,你必须得从了老娘!”

      ……

      方云摇头,这公孙盈不仅身材好,长相气质也不错,可能于文杰真的是把她当妹妹吧。

      “你刚才在看什么?”林妙玉小手捏着方云的下巴,缓缓的扭过来他的头对着自己,然后故作“温柔”的笑了笑。

      “我在想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也是穿一身红色的。”

      方云一本正经的拿掉了她的手,一脸老实。

      “真的?”

      “真的!”

      说话间,两人离去。府衙之前,依旧群情激奋,但大部分人不知不觉都消弭了大半愤恨。

      迈步之中,方云和林妙玉落了下来,林妙玉的实力好像又提升了一些,方云施展惊鸿步,已经跟不上她的节奏了,在房顶上行走感觉很不协调,索性就下来走路。

      一日之前,这里还是人声鼎沸,熙熙热闹,如今过往之间的门户,开门的却是寥寥无几,一下子就萧瑟了起来。

      方云心情有些压抑,拉着林妙玉静静的往前走,走到一个巷口尽头,林妙玉突然停了一来,拉着方云也脚步一顿。

      巷口处出现了一个白色的身影,缓缓靠近,才发觉是一个身穿白纱的女子。

      这女子大冬天的,身穿轻柔薄透的纱衣,身姿绰约间,隐隐动人心魄,让人想探究一番。

      方云看不清她的面容,其头戴一面薄薄的白色面纱,只有一双黑白分明的漂亮眸子,引人遐想。

      女子缓缓朝方云二人走来,赤着一双足,一步一摇曳,洁白的脚丫看的方云忍不住生出旖念,想要把玩一番。

      林妙玉将方云拉到了身后,神色冰冷的看着来人:

      “你是谁?”

      “漂亮姐姐,你好像比奴家还美呢……”

      女子立于身前两步,缓缓地取下了面纱,露出一张小巧精致的瓜子脸。

      “跟妙玉比差一点,妙玉是标准的鹅蛋脸,气质很好,她好像太媚了……”

      方云心里点评,略微皱眉,弄不清楚这人的来意。

      “滚。”

      林妙玉横眉冷对,对来者十份戒备,有些看不透这女人的气息,感受到了一股危险。

      白衣女子的眼睛瞬间出现了水雾,楚楚可怜的望着方云道:

      “方家哥哥,你娘子好凶。”

      方云眉头皱的更深了,对方好像是冲着自己来的?

      “你到底是谁?没事的话别拦路。”

      看到林妙玉狐疑质问的眼神,方云赶紧撇清关系说着。

      “我叫白烟儿,他们都说我像轻烟一样缥缈好看呢。方家哥哥,你可以叫我烟儿。”

      白烟儿脸色说变就变,上一秒还楚楚可怜,捏着轻纱转了一圈,就变成了俏皮可爱的笑脸。

      你说的他们首先是谁……方云不自觉的回忆起某位带恶人的名言,对白烟儿的话无动于衷。

      “方家哥哥,你怎么不理人家呀?”

      白烟儿又啜然欲泣,生动的给方云展示了什么叫变脸。

      “滚。”

      林妙玉脾气不好了,直接动手,小巧的花纹白鞋迈动脚步,双指并拢,隐成剑锋,向白烟儿攻去,但白烟儿身形飘动之间,总是堪堪避开。

      “好凌冽的剑势,怎么可能!”

      “不可能,她怎么可能躲过去!”

      两女内心同时惊呼,林妙玉的法力昨天用光了,无法施展道术,有些气愤。

      而白烟儿则是心中翻起滔天巨浪,她还是第一次见过,差了一个境界,还能压着自己打的人。

      “刺啦!”

      一声布碎的声音传来,一道白色的身影急急往后退去,白烟儿的身形重新退到了巷口,捂着右边的肩膀。

      “你不是正常人!”

      两女同时开口,又同时沉默下来,林妙玉不再追了,一片洁白的轻纱缓缓落下。

      你们俩都不是正常人……方云心里暗道。

      白烟儿轻轻的的扯开肩膀处的衣服,胸口隐约露出半个浑圆的洁白之处,又变成了一副可怜讨好的表情:

      “姐姐是想要我露出来给方家哥哥看吗?烟儿要不也嫁给方家哥哥吧,给姐姐做小,烟儿是愿意的……”

      林妙玉横眉竖眼,心中气急,不知道哪里来了个狐媚子,竟然上来就想勾搭自己的夫君,而且她好像真的还算可以,跟自己比也不遑多让。

      方云不过是个刚开始修炼的普通人,林妙玉怕他经不起诱惑,心中对这个勾引自家夫君的女人感到怒极,一下子又攻了上去。

      “呵呵呵……”

      如同铃铛一般的清脆的笑声传来,白烟儿不跟林妙玉对攻了,一味躲避,未恢复的林妙玉也奈何不了她。

      白烟儿身形闪烁间,骤然就出现在了方云身边,一只有些冰凉的手,从背后慢慢捏住了方云的喉咙。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