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葵女人的美容院破解

      说是介绍,其实也就是转一圈看看。不然这拥有大量景观植物和各种罕见花卉,占地两百多亩,堪比超级大花园的道观,没个半天工夫根本看不过来。

      最感兴趣的阿棣和郭资,也仅仅是多问了两句。道观两边不比主体建筑占地小的果林和行道学院,都各自是什么功用。

      行道学院自然是属于行道教的,要比燕山学馆高一个等级。燕山学馆的学生能进入行道学院,才算正式成为行道教的弟子,可以真正学习更高深和奥妙的知识。

      至于东西宽三十多丈,南北深六十多丈,和行道学院面积相当的果园。詹闶肯定不会说自己是为了提前占住地皮,更不可能把其他深入的话题说出来,只是谎称要让学生们参与到劳作之中。

      不过这也是事实,在詹闶的规划里,行道学院的学生、行道教的弟子,都必须有足够的劳动能力,知道各种粮食和水果长什么样,而不是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废物。不只是这里的果园,城外农庄将来也会成为学生们的训练基地。

      简单的介绍也就这么多,其他什么带水法的鱼池、超大面积的花园里都有哪些内容,花园为什么会和道观隔了一条小街,这些问题就只能放在今后了。

      其实大家最关心的,跟老百姓们关心的都一样,那就是神火到底是什么。不靠煤炭和木柴,真的能保持长期燃烧,夜夜不灭吗?

      宾客们都被带到宇宙殿院子的东南角,詹闶让人把神火基底部分的大门打开,指着里边白花岗岩包裹着像个小堡垒,只留了一个加料口的反应池。

      给大家详细介绍:“殿下,诸位,此处就是神火的所在了。这一处神火只是我教神火之一,并非传说中那些烧妖炼怪的神物,更不是话本中太上老君的丹炉,它只是真神大道的一种表现。神火不需燃料,只要在水中加入神火石,就可以燃烧。当然,这里燃烧的,也不是马和在《平龙认》中所说的水中阴气。而是一种更高级的,代表着真神大道根源之一的东西,如果能与我教另一神火交合,便可熔炼世间万物。”(乙炔和氧气结合,就是除激光之外工业金属切割的重要手段)

      熔炼世间万物?这话一说出来,所有宾客都不禁有些惊讶了。你要说他吹牛逼吧,人家之前可是玩过那么多手段的,问神笺可不就是无火自燃的吗。可要是当下就相信了,又觉得太过匪夷所思。

      阿棣的地位最高,但这个场合不便多问,不过还有郭资呢,他和詹闶关系也很好,当然可以随便问问:“嵬之,如此说来,贵教的神火不止一种。不知道另外的一种又是什么样,或者还有几种,又有哪些神奇之处,可能全部施展?”

      果真是个好捧哏!

      詹闶在心里给郭资点了个赞,脸上露出一抹带着些遗憾的微笑:“世间万物皆有其道理,真神之道何止千万,神火的种类也就不止千万了。我教历代祖师共也不过炼出神火七、八种,贫道资质愚钝,即便有历代祖师所凝聚之智慧指引,也只能炼出其中之二。另一种就是能与眼下这神火融合的,只是炼造过程太过复杂且艰难,没有二十年之功难见成效。说起来,也是心中有愧,怕将来有朝一日,无颜面对历代祖师!”

      正所谓无形装逼最为致命,虽然手段上略有些牵强,但效果达到了就好。看看人家,都这么牛逼了,还要来个天资愚钝。这要是天资愚钝,让其他人怎么活嘛。

      而且现场没有谁觉得詹闶真天资愚钝,只是觉得他实在谦虚,又对祖师先辈满怀尊敬,人品没的说!

      尤其关系越来越近的郭资,都觉得詹闶又点对自己要求太高了,出言安慰道:“嵬之不必妄自菲薄,你今年也不过才二十五岁,以贵教历代祖师的情况看,你必然也是高寿的,将来还有的是时间。再者你也说过,将世间万物之道广传于天下,才是你最大的责任。即使你在追求大道这件事上有所欠缺,但是你这一代打下根基,后代们才能有更广阔的空间,你的功劳终究是不可磨灭的!”

      詹闶有些纳闷,装逼装得好好的,怎么就变成安慰大会了呢,这很不好啊。干脆转开话题:“那就借方伯吉言了!诸位,神火将于今夜点燃,大家可于自家宅院观看,也希望神火之光可以给所有人带来幸福安康……”

      正说着,黎祝从后面挤过来,给诸位宾客问礼后,又像詹闶浅浅鞠躬:“掌教,开殿的时间就要到了!”

      黎祝因为编纂字典很顺利,也通过了几次小考验,如今已经是行道教唯一的外院弟子。可以作为詹闶的助手,参与到今天这场大殿中来。

      小小装逼的过程被打断,詹闶也没太在意,只要后面的过程完美就行了。又简单说了两句,就招呼大家准备进入同在一座院子的宇宙殿了。

      如今这正式的道观里,宇宙殿就要比之前临时道观的气派多了。南北入深十二丈,主殿东西跨度也达到了十丈,大理石的地面光可鉴人,绝非其他宗教的殿宇可比。

      粗大的蓝漆柱子和结实的清灰墙面上,都点着带单面镜子玻璃灯罩的大蜡烛,还有从大殿顶上垂下来模仿未来水晶吊灯的多头烛台,让殿内几乎每个角落都清晰可见。

      两边墙壁上,太阳系、银河等等以各种星空为主题的壁画,被烛光照影得更加深邃和神秘。看在一众从未见识过灿烂宇宙的本时代土著们眼中,那就是各种神奇,各种了不起,各种震撼了。

      殿内面积够大,詹闶也就干脆敞开了搞。除了邀请来的宾客,还另外找了一百多个百姓来参与,这些都是很好的宣传渠道。

      家里面的人就更不用说了,不但所有姬妾全部出动,其他包括已经收用了的绣月、蕾拉等等丫鬟和舞乐姬等女人,保旺能顺和珍儿珠儿等亲近下人也都在列。

      其他的精武体育会弟子、燕山学馆的学生,牧场、农庄里选派出来的代表,加起来也有一百大几十人。

      这么多人,当然也是要有所区分的。自家人和学生们都站在西边,统一混沌袍配混沌冠的打扮。姬妾们和已经收了的女人是红色帽穗,下人们和学生是白色帽穗,精武体育会的弟子则是黑色帽穗。

      而宾客和百姓们则是站在东边,只有阿棣和两位布政使才有混沌冠服,但帽穗换成了彩虹色的,以示身份和属性的不同。

      午时正,站在一座三米高倒流香塔前缭绕仙雾般烟气中,顶着白色帽穗混沌冠的黎祝摇响手中的大铜铃,长喝一声:“启……”

      头戴紫色帽穗混沌冠,肩上斜挎着白色绶带的詹闶,从摆着紫色内雕银河图案水晶柱的的巨大供台后走出来,仪式就要正式开始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