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昂对老虎大学直播软件

      “鬼界、妖界、魔界、人界、修仙大界、仙界、龙界,统称七大界。七界之内,众生平等!”

      ......

      哗啦啦......

      沉重锁链拖过地面发出令人压抑的声音,一衣衫褴褛的少年如行尸走肉般缓缓移动着。

      啪!

      带着倒刺的神兵鞭毫不留情的鞭笞在他后背。

      “走快点!”

      又是啪的一声。

      少年后背早已皮开肉绽,伤口深可见骨,此时倒刺勾起的肉屑混合着鲜血四处飞溅着。

      突然传来一声尖叫,很快有人大喊:“上神出现了!天呐!上神!”

      “别开玩笑了,你以为是老鼠啊,随随便便谁都能见到的?”

      “天上,在天上!真的!”

      兀长阶梯顶端,有一人在疯狂朝这边招着手。

      “不会是真的吧?我看看!”男子朝阶梯快速跑上去几步,可想起自己的任务,他噔噔噔跑了下来,不耐烦的看了眼已经停下了脚步的囚犯,拽着他的头发再次走上阶梯。

      挂在脚后跟的链球有千斤重,少年每被迫向上走一步,脚踝都会被脚铐内的尖刺深深刺入,鲜血瞬间染红了长长的阶梯。

      男子猛然推开厚重的特质金属门,一阵强光照射过来,多年未见阳光的少年抬手遮住了眼。

      “鬼界、妖界、魔界、人界、修仙大界、仙界、龙界,统称七大界。七界之内,众生平等!”

      此话一出,天下寂然!

      他睁开眼,朝空中望去,那是位沐浴在阳光中却比阳光更加耀眼的女子。

      她说,众生平等。

      心里似乎被凿了个窟窿,他呆愣在了原地。

      当年魔界战败,魔尊身死,而身为魔界魔尊之子的他,便被掳来关押在此。

      他不明白自己犯了什么错,明明他什么都没做过,可却总有人说他活着便是一种罪恶。

      十五年了,他不知道自己这十五年是怎么活过来的,久到就连他自己也觉得自己该死,可她却说,众生平等......

      很快,七界震荡!

      “身为上神,竟然说出这么不负责任的话!”

      “我等生来富贵!凭什么众生平等!”

      ......

      刚刚招呼男子的那人冷冷的瞥了眼少年,冷漠道:“这上神是不是喝了假酒,像他这种身上流着恶臭血液的坏种,有什么资格与我们平等?”

      “就是!你看什么看!给我滚回去!”

      男子抬腿,一脚朝少年踢去,少年身体腾空,链球一个骨碌,连带着他一起滚落了下去。

      阶梯上传来了刺耳的嘲笑声,少年挣扎着想要起身。

      可因为虐待,他身体本就虚弱,这么一摔根本就起不来。

      他闭上眼,木然的躺在地上。

      脑海里不知怎么就想起幼时听过的一句话了,父上说,男子汉不能怕苦,不能怕输,修炼是自由的,魔界也是自由的。

      一道飓风刮过,金光一闪,少年身体一轻。

      身上有暖流缓缓流淌,他的伤口在快速复原。

      风声在耳边呼啸着,少年慢慢睁眼。

      这一眼,令他呼吸一窒。

      是上神。

      她道:“从今往后,你也是自由的。”

      少年愣住,她能听到他的心声!

      心里的那个窟窿,此时照进来一束光。两滴清泪划过眼角,他揪紧了她的衣裳。

      亼刖本是想将少年送回魔界,可少年不愿,她犹豫了下,将他带回了神宫。

      他的眼神很清澈,心思也很纯净。又见他天赋异禀,亼刖便开始教习他一些基本功。

      凝神静气,他把所有的心神都沉入了气海之中。

      当气海开始翻腾的时候,四周各色杂乱的气体开始朝着他汇聚而去,周身窍穴隐隐鼓动,这些气体中最为精纯的一缕缕,已经被功法提纯从驳杂中抽出,顺着周身开放的窍穴进入到四肢百骸,经过一轮周天运转,逐一进入到了气海之中。

      她仅仅教了他一次,他便已经掌握诀窍。

      “上神,是这样吗?”

      她点头。

      少年咧嘴笑了起来。

      “上神,我是不是很聪明。”

      “不错。”

      “嘻嘻。”

      ……

      仙界

      “这上神什么意思?那魔子没回魔界!”

      “不会吧?”

      “千真万确!”

      “会不会是被流放到其他地方去了?”

      “不清楚。”

      ……

      神宫

      “万物资生,乃顺承天。坤厚载物,德合无疆……师父,徒儿不想看这个,徒儿想学功法。”

      “让你看你便看,若不能彻悟书中含义,你学了功法又有何用。”

      “是,徒儿谨遵师命。”

      神宫常年寒冷,女子最常做的事情便是坐于寒池旁的那棵无量树下倾听七界,如若有需要她出手的地方,她便会分身前去处理。

      可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众生平等的事件不仅没有一点点沉淀下来,反对的呼声反而越来越高了。

      “师父?师父?”

      女子有些疲惫的睁眼。

      这些年各界纷争不曾间断,她不断忙于各种事务,已经很久没听到那少年的声音了。

      而当初的落魄少年,早已成为天下屈指可数的大能了。

      “师父,徒儿给您泡了寒山绿尖,师父尝尝,好不好喝。”

      “先放那吧。”

      “哦。”将茶轻放于树下的小几上,男子道,“师父,徒儿最近新习了一套掌法,有一处徒儿怎么样也无法掌握,师……”

      女子单手撑着下巴,她呼吸清浅,竟是睡着了。

      男子盯着她看了半晌后,小心翼翼的靠近了她,心跳越来越快,可他越是强迫自己冷静,心里便越是紧张。

      男子俯身,如蜻蜓掠水般快速点过她的唇,可她却于此时睁开了眼。

      “师父……我……我……”

      女子一句话没说,她抬手一挥,男子的身体立即失重向下坠落。

      她能听到万物之声,男子知道,所以他谨言慎行多年,可却在今日,功亏一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