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人男为什么找白人女

      “这好好的人怎么会不见?”

      苏鱼脸色凝重的问道。

      “刚才佩佩帮我伤口上完药后说去内务府那边领取一些香叶和纱布,可是她到现在都没有回来,我去内务府找了,那些宫女说佩佩根本没有去过。”

      林月月说着愈发激动起来,牢牢地抓着他的手臂不放。

      “她什么时候走的?”

      “走了一个多时辰了。”

      苏鱼闻言后皱眉起来,从凤仪殿到内务府不过十来分钟的脚步。

      “你先进去,我去找找。”

      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苏鱼直接朝内务府那边奔去。

      可一路上的道路都非常昏暗,只有几名来回巡逻的女侍卫。

      结果在询问下都说没有看见。

      这让他心中开始着急起来,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能忠心自己的人,现在居然搞丢了?

      “对了!”

      就在苏鱼心急时,忽然想起来自己的星卡制作中似乎有一张千鸟卡。

      备注上说明它可以替自己给别人传递信息,并且不限制距离。

      或许它能帮自己找的佩佩?

      他也不再含糊,直接召唤出系统界面后开始制作星卡,反正才花费5点星力值。

      【成功制作一阶铜卡千鸟,星力值-5】

      【使用次数:1】

      【卡能:20】

      ……

      蓦然,一张铜色卡牌出现在他手中,卡牌的背面刻印着一只如金丝雀般娇小的鸟儿。

      当苏鱼朝里面输入星力进行驱动时,一道白光激起。

      一只半个拳头大小的灰色鸟儿停在了他手背上,叽叽喳喳的朝自己叫唤。

      “佩佩,你在哪?”

      将要传递的信息说出来后,这千鸟居然如人类一样会说话,重复了刚才那一句。

      当他抬手将千鸟放飞时,它就好像已经有了准确的目标一样,直接朝皇宫南边飞去。

      “这么厉害?”

      苏鱼心中诧异起来,这千鸟直接就知晓了佩佩的位置不成?

      带着好奇,他直接跟着鸟儿飞的方向跟了过去。

      结果它飞的方向越来越偏,根本就不是去内务府和凤仪殿这俩个地方的。

      他在下面追,穿过了一条又一条的宫道。

      “这里是…御花园?!”

      不久后,一扇巨大的拱门出现在眼前,后面则是一片五颜六色的花园。

      借助的月光,一眼望不到尽头,只能闻见那淡雅的花香味。

      见鸟儿没有停下,依旧朝里面飞去时苏鱼也跟了上去。

      夜晚的御花园空无一人,连照明的灯火都没有,只能依托着微弱的月光来照明前方的道路。

      苏鱼不由的警惕起来,每走几步便环望四周一圈。

      走了七八分钟左右,空中的鸟儿一阵叫唤,忽然开始降落。

      “这…”

      苏鱼看着眼前的一幕,身躯不由的颤抖起来,紧接着到来的是无尽的愤怒。

      佩佩的身躯歪斜的倒在花池边,胸口被某种利器惯穿出一道口子,鲜红的血液浸透了浅蓝色的衣裙,已经惨白的脸上还挂满了恐惧。

      “对不起…我应该带你一起去夜宴的。”

      苏鱼颤抖着身躯缓缓蹲了下来,如果今晚带她一起去夜宴,她根本不会死在这里。

      就在他想要将佩佩的遗体背回凤仪殿时,赫然发现地面上还留有一行苍劲有力的大字。

      “你若敢继续插手失窃案,下一个就是你!”

      这一行字由血液写成,而且还没干涸,说明刚写不久。

      看着这些字,苏鱼心中再也抑制不住愤怒,一拳结实的砸在地面上。

      同时他也感觉到,这起失窃案越来越不简单,对方的目标也许不是清乐大全。

      否则不可能如此布局,先是将林念沁陷害。

      刑部也必定有人被拉下水。

      现在佩佩又惨遭毒手,如果真是只是为了一本乐谱而如此大张旗鼓,他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希望你能转世到我以前的世界,就再也不用遭受这封建社会的迫害。”

      苏鱼轻叹了口气,抚摸着她已经冰凉的身躯,心中很不是滋味。

      毕竟如果他不去调查这起案件,这个女孩也不会死于非命。

      回到凤仪殿时,林月月看见的只是佩佩已经凉透的身躯。

      她没有想象中这么坚强,这些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姐姐被抓,小菊走了佩佩如今也…

      好在苏鱼告诉了她女帝已经批准延期十日执行,只要在十天内调查清楚这起案件,便能还林月沁一个清白。

      这才让林月月的心情稍微好上一些,否则整个人完全不吃不喝的,恐怕用不了几天就会垮掉。

      第二天清晨,天刚朦朦亮起,殿外便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发生什么事了?”

      苏鱼刚刚睡醒便看见白诗诗一脸焦急的模样站在自己的床前,连宫女那些都没带。

      这让他心中顿时一沉,难道又会是发生什么事不成?

      认真起来的白诗诗完全收起了之前那妩媚的神态与笑容。

      “派出去追那些宫女的人回来了。”

      “这么快?!”苏鱼闻言后大喜,只要能翘动这些宫女的嘴巴,肯定能问出来些什么。

      “人在哪?”他迫不及待的从床上起身下来抓住白诗诗的肩膀询问。

      可她眼神躲躲闪闪的,甚至不敢看苏鱼的眼睛,红唇微张却又欲言又止。

      犹豫了片刻后才缓缓道来:“那些宫女…全死了!”

      “什么?!”

      苏鱼闻言,如同晴空霹雳,这么多人全部被杀了?

      “回来的人说,那些宫女并不是被人蓄意谋杀的,而是全部死于非命。”白诗诗见他失望的表情,已经早有预料,便继续说着。

      “死于非命?怎么回事?”苏鱼冷静了下来,现在不能乱了心神。

      “有的人是路上突然猝死,有的人却遭遇了土匪劫杀,还有的失足跌落山崖或者江河中,只剩下最后一个宫女还没有找到,生死不明。”

      白诗诗轻叹了口气,不时的观察着苏鱼的神情。

      “看来如今只能从别的地方下手了。”

      苏鱼习惯性的摸着下巴思绪起来,幕后之人肯定做了万全的准备。

      既然对方敢杀害买通的宫女,那刑部买通的人是不是也会惨遭毒手?

      毕竟只要知道这些事情的人都死了,岂不是就死无对证?!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