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马甲

      “哎?mapl厽e跟香锅这两人转身进了we野区草丛里啊!难道是想蹲兮夜吗?”娃娃疑问道。

      “兮夜会往这个ꮎ草丛走䅒吗?我感觉不太可꾿能啊!”rit誫a说着。 嶅

      “以兮夜这名选手的意识来说,应该是不太可能上当的,rng这波蹲人应该没戏吧!”米勒紧着说道。

      쿵퉏过了不到20秒的蓰时间,急急忙忙清完㎠一波兵线珍的㭤杰斯쯺果然赶往了下路前往支援。

      只见幸德拉一个推球直接将杰斯晕到了原地ꬣ,随后酒桶又是一发肉蛋葱鸡,一套㫆无缝衔接的控制链,让兮夜动弹不得,连交闪现的机会都没有。林凡还很细节地在草丛中ᵴ攒了好几颗球,一个大招就朝杰斯灌了下去。

      由于提前攒满了球数,酒桶甚至都没有交出大招便完成了这次击䂚杀。

      之后,林凡再一次将中路兵线推昈了过去,又在对方上半野区f6处放了眼,这才心满意足地回了家。

      看着自家中瑯路被rng中野阴死,condi这时候才迟迟赶到。

       岵 “……幸德拉没r,酒桶在我这蹲我!”兮夜一脸无奈地说道。

      “哥们儿我看到了,这波确实你走不了了!” condi边说边赶往中路。

      自家꽼中单刚ﻦ刚阵亡,而一波肥美的兵线再一次来到了自家中路防御塔下,condi怎么能眼睁睁看着这么一大波兵线被防御塔吃掉呢?

      “好兄弟,这把我c!”condi边吃着中路的兵线,一边安慰兮夜승。

      힟 岽“糟了啊!兮夜往下路ᦞ走了,这波要被蹲到了!”rita大惊一声。

      “居然真蹲到了?”娃娃和米勒也是一脸吃惊。

      兮夜其实是有这个意识的,所以往下路支援뱊的䃛时候并没有走河道处,而是想从自家野区绕过去,但就在刚走到Ὁ蓝buff外侧的草丛附近时,便被林凡逮了个正着。

      吞condi在中路吃了一波兵线之后便去了自家上半ѣ野区,而林凡刚刚放置賌的那个眼位将这ꨦ一切都洞察得一清二楚。

      “姿态,对面蜘〞蛛在上半野区呢,小心一会儿在上路中间草丛蹲퓲着去越你夛的塔!”林凡赶忙告诉姿态。

      “䋄好的,我一会ࣃ儿就去草丛里放个眼!对了,我这波ፖ有tp的,你们打起来我可以支援!”

      姿态一边说着,一边又熟练地补着塔괻刀,看着让人十分心疼。

      “刚刚对面可能已经发现了,打不起来的。倒是让对面ad쯢少吃了几波兵线,还可以吧!” ᅘ

      果然,姿态刚刚往᏿上路中间那个草丛中放了个眼没过一会儿,便出噚现了蜘蛛的身影。

      “凡哥,你这神预言啊!蜘蛛可能是会来⤀越我塔,这个我有意识,不过你怎么知道他豳会在上路中间那个逎草丛蹲我呢,太神了!”姿态赞叹不已。

      “那个啊……我镖猜的,他可能会在那个草丛,碰巧运气好猜对了!”林凡笑着说道왎。 沈

      他总不能告诉姿态自己不知道哪天突然冒出个系统,直接临给自己加了个很离谱的buff吧,说出去也没人会信吧。

      rng中野这把把下路搞杲的ሷ很难受,而condi则准备还以颜色,针对一下rng的上路,双方礼尚往来。

      但是他发现这个塞恩根本₰就不和克烈换血,而且还买的水银鞋,为的就是防止蜘蛛跟这个克烈搞自己,完全不给机会。

      见克烈走位不对ꩮ,蜘蛛也从草丛中出来,正卡着视野盲区准备动手,姿态果断退回到了上路二塔附近。

      姿⬦态默不作声,就在上路二塔出的草丛罚站着,毕竟这已经不쳯是第一次了,每一位rng的上单都应该对此处迾的草丛非常熟悉和怀念。

      …尷…

      刚刚we的聘下路也是在二塔附近被逼褜着经验都痴不了,现在姿态也是享受着相同的待遇쥆。对钒比刚刚大舅子十分痛苦的表情,而姿态表现得却似乎很轻松。

      “我就在上路悠哉悠哉地补着塔刀,您来我就给您让出䚎来,那又有什么关系呢?”这可能就是姿态뱨的心理写照吧。

      “rng跟we这是互相针对啊,你来搞我下路我就越你上路!”rita笑着说道。

      뺶 “这样的话,we很亏啊!rng上路是个塞恩,这么针对其实效果也不是很好,而且像rng这个队友䶲,他们깏自古以来上⭾路就是抗压位,这个켃condi思想出了问题啊!”娃娃接츟着说道。

      看着上路쏅也没有什么机会,蜘蛛便在上路原地按起了回城键。

      “真纳闷儿了,这几个比的意识都这么好?怎么老子他喵的玩个蜘蛛去哪儿都抓不到人嫅嘞?”condi郁闷极了。

      컕吃过⹃几波中路兵线的condi,等䫊级发育也是非常的好,但是空有一身本领却没有地方可以施展。

      再一次回到线上的幸德拉,此时擖已经是遗失的章节、爆裂魔杖外加一双法穿鞋。现在除了上路讜的克烈比较肉、打野蜘蛛由于有e飞天不太好秒之外,其余三个人䅉只媬要被这个幸德拉推到︛之后,就会被瞬间秒杀,甚至连点燃都不用。

      ⪡兮夜打了计分面板看了一眼幸德拉的装备之后,便更加小心起来,有加农炮就用清兵线,没了就等幸德拉把兵线送过来,丝毫不敢多走上前一䨦步补刀。要是一不小心再被幸德拉的球推到,那就要再次交代了。

      林凡看了一眼杰飞斯的装备,回家䩬掏出了一个水银鞋,便惻对他也没有什么胃口。直接清完兵线再次消失在了视野当,这时正好不久前兮夜在中路做的眼刚刚过期,没有发现林凡的ᥳ动向。

      “香锅,这波能来保护我们一下推下路一塔么?”uzi问了一句。

      “等我回家买个装备,直接就来!”香锅刚刚在看到对方野区没有什么东西之后,便原地回程。

      ⩾ ᘺ“我这波也来,让你感受一下来自队友的关怀!”林凡笑了笑。䥾

      “……有点小感动,虿以前我们下路都是被一直针对,我可太难了!”uzi诉苦道

      而这次杰斯变得聪明了起来㕟,他只是疯狂给下路发了信号,而自己在清完兵线之后就安稳地挂在中路,直接끡中路人塔合一。

      在经过上一波的教训之后,杰斯变得异常谨慎了起来,自身都难保了哪里还能管得上队友的死活,要是再被幸德拉和酒桶在野区把自己阴死了,游戏直接gg。

       听ᰡ见姿态说自己有传送之后,林凡看了一眼刚刚上线的大舅子,动起了心思。

      羠而大舅子好像突然感觉到了什么,不禁打了个冷颤。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