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洪荒封神>

      如果说刚才的进攻是蜘蛛带着理性的试探,那么现在她就是真的不惜一切代价要杀掉安德鲁了。

      巨大的机械爪撑起她的身体,尖细的爪尖一边支撑着她移动一边向着左右跳跃避闪的安德鲁刺去。安德鲁虽然长得五大三粗,但是闪避起来的动作却十分灵活。

      蜘蛛在他上方,他没有近身的机会,却也不着急,只是边防守边时不时用变回双斧的武器砍向不断攻来的机械肢。锋利的斧刃砍在银色的金属上,发出清脆的声响,却只能留下一道浅浅的划痕。

      几次进攻都没有得手后,蜘蛛也略微冷静下来,说到底她并不是一个容易冲动的人。安德鲁也不着急,他们就这样来往过招,却谁都不敢放松警惕。没一会,安德鲁身上就多了不少伤口,只是所有针对要害的攻击,他总能躲开。

      如果有人从远处看见这场战斗,肯定会有些喜感地觉得这场景看起来就像是一只长腿的喜蛛在踩一只跳来跳去的小虫子,却怎么也踩不中。

      又是一次交锋,安德鲁闪开贴着他身子刺过的机械肢,却被另一只机械肢划破了腰腹,而毫发无伤的蜘蛛以为自己终于等到了机会,立刻向着安德鲁胸口刺去。

      不料安德鲁嘴角却突然勾出一个略带残忍的微笑。蜘蛛本能地觉得不对劲,却没来得及闪躲,下一个瞬间安德鲁便猛得跃起,一边躲开蜘蛛的进攻一边举起斧子狠狠砍向她。

      寒光闪过,一只机械肢横在蜘蛛面前去挡这一击。安德鲁脸上的笑意更甚,他本来就没准备用这一击砍到蜘蛛的本体。电光火石间,金属的利刃狠狠砸在蛛足关节处,瞬间就把蜘蛛的一条机械肢砍断了。

      蜘蛛的脸上蓦然惨白,剧烈的疼痛让她没忍住痛苦地呻吟了一声,剩余三只机械足竟一时支持不住她的身体向下软去,然后狠狠摔在了地上。

      瞬间局面便被逆转了。

      安德鲁稳稳落地,他看着在地上蜷缩抽搐的女孩,觉得那样子像极了一只真的濒死的蜘蛛。他脸上的笑容恶意满满,“听说机械义肢的神经受伤会比真正的肢体更疼。蜘蛛小姐,是这样吗?”

      蜘蛛面色惨白,疼得说不出话来,机械肢是与神经相连的,这样操纵起来才会更加顺手,如果只是外表的金属受到损害,那么本体不会有一点不适。但如果是内部的神经被损害,那么伤痛会比普通的外伤要疼痛数倍。

      就像蜘蛛现在感受到的疼痛,绝不亚于直接被砍断一条腿。

      “你不回答?”安德鲁眼神扭曲,他用纹满怪异纹身的健壮手臂粗暴地扯过蜘蛛另一条完好的机械肢,发出了怪异恐怖的笑声。

      “不……不要。”蜘蛛突然意识到了他要做什么,她想挣扎着往后缩,嘴里艰难地挤出两个字来。金属的机械肢仿佛也感受到了恐惧一般,抽搐着想从安德鲁的手中挣脱。安德鲁却仿佛觉得很有趣一般,一边看着她脸上的神情,一边缓缓举起斧子。

      “不……”蜘蛛的脸上头一次出现了属于这个年纪的女孩应该有的表情,只可惜并不是什么浪漫无邪的笑容,而是最原始真实的恐惧和无助。

      一声金属的脆响,随后响起的是女孩痛苦到扭曲的绝望哀嚎。

      ……在疼痛到极限的的临界点,蜘蛛的大脑中突然有了一瞬间的空白,她突然感受不到疼痛,周围的时间都变得很慢很慢。

      在这短暂的喘息之中,她突然想到了被自己杀死的那些人在临死前混合着绝望的疯狂眼神。她想这可能就是自己的报应,因为自己杀了太多太多的人。她觉得这是自己应得的。可是,她不甘又愤恨的想,面前的这个魔鬼,为什么得到没有应得的结局……

      无数思绪在那个空白的瞬间转瞬划过,下一秒,便又是铺天盖地的疼痛涌来。

      然后,在蜘蛛被隐约水汽模糊的视线里,她看见安德鲁手里握着斧头慢慢向她走来。

      这次她没有挣扎,这是一种终于接受了无法逃脱的命运时的绝望姿态。她甚至神志有些模糊地想着,就算被砍中身体,应该也不可能比现在更疼了吧……

      安德鲁的确是准备一斧子了结蜘蛛的,因为他低估了机械义肢和神经的密合度,在他砍掉蜘蛛第二只机械肢的时候,有一瞬间,他觉得面前这个女孩要被活活疼死了。

      再玩下去也没什么意思,毕竟还有另一个玩具在等着他嘛……想到安心,他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手中的斧子也准备发力挥下去。

      只是他手中的斧子还没落下,却突然觉得后背一麻,一阵剧烈的强电流打在他身上,他差点没握住斧子跪倒在地。

      但是安德鲁身上是有防具的,虽然效果不大,也总算是保护住了他没被活活电死。加上他天生强悍怪力,愣是只摇晃了两下身子就稳住了。

      意识到是有人从背后向自己身上砸了一个电击球,安德鲁也顾不上对蜘蛛怎么样了,他阴沉着脸缓缓回过头,想看看是谁赶着找死。

      他身后转角处站着三个人。个子最高的黑头发男人手里抱着一叠红布,脸上表情淡漠懒散。金发的男人矮了他一截,脸上一脸不忍直视的鄙视。

      还有那个站在他们两中间穿着工装裤的大卫,虽然看起来很害怕,但还是强撑着装出一脸坚毅的神情。在安德鲁回过头时,他还维持着扔出东西的姿势未来得及收回。

      对上安德鲁一脸即将爆发的阴郁眼神,大卫几乎想落荒而逃了。但他看了一眼蜷缩在地上已经奄奄一息,只是时不时轻微抽动一下的女孩,还是逼自己努力用不结巴的声音冲安德鲁喊到:

      “欺负女孩子算什么,你、冲我们来!”其实大卫本来想说冲我来的,但是他看见安德鲁那一身健壮的横肉和看起来就不好惹的纹身,还是有点怂的把“们”加上了。

      安德鲁用一种看虫子的目光看向三人,笑得诡异:“那个美人呢?她跑去哪了?”

      “关你屁事。”弗朗挑了挑眉,他的声音慵懒温和,脸上还带着微微笑意,一句粗鲁的话从他嘴里说出来愣是显得有点优雅。

      安德鲁愣了一下,随后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被挑衅了。他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也不再多说什么,手中的板斧迅速变成太刀,抡圆了就朝三人砍了过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