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社区ios

      “咱家不服!不服啊!”

      一道震天动地的嘶吼,响彻全场。

      轰轰轰!

      强大的音波,在恐怖内力的加持下,激荡出肉眼可见的冲击波。

      四周烟尘翻滚,花草攒动,许多不会武功的官员,直接被震得东倒西歪。

      夏帝蹙起了眉头,但依旧不显惊慌。

      不待他开口,那锦衣卫大都统,沈胤已然拔出了御赐龙鳞绣春刀,大喝道:“大胆曹瑞!陛下面前,焉敢造次?”

      与此同时,周围的宫廷禁军,纷纷朝这边聚拢。

      “哈哈哈哈哈,咱家如今痛失爱子,孙儿也成了叛逆,家破人亡矣!还有什么可怕的!”

      “咱家今日——便要逆了这天!”

      曹瑞仰天咆哮!

      听了这话,众人心中剧震!

      这尼玛,就差直接把“造反”这个词,糊夏帝脸上了啊!

      “我劝你冷静点,曹督主,一大把年纪了,别折腾了,大内要以和为贵。”魏安慢悠悠的道。

      “以和为贵?妖人!是你先不讲武德!”

      曹瑞破口大骂。

      此时的他,老脸扭曲,须发飞舞,俨然就是一个百年老僵尸!

      “陛下!我曹瑞,十六岁入宫,侍奉三朝天子,勤勤勉勉,从无不臣之心!”

      “而如今,您指使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太监,图我西厂,杀我徒孙爱子,老身不服,更不允!”

      “哦?你不服又怎样?”

      夏帝的声音清冷,双眸之中,不见一丝慌乱,反而充斥着杀气!

      那是让天下人胆寒的天子之怒!

      “这种天子,废了也罢!”

      曹瑞冷笑道:“陛下不要忘了!今日这奉天门当差的可全是我西厂的人,就在昨夜,我便已下令让西厂的六百名死士精英,天亮之后,进宫待命!”

      “此刻,他们应该已将这奉天门包围了起来!就凭你们这点贴身侍卫人马,如何能挡!”

      “陛下!咱家本无意如此,让部下进宫,也不过是为了以防万一!一切都是你逼我的!”

      听了这话,全场众人骇然变色。

      便是连那锦衣卫沈胤,都是有些小慌了。

      的确,这广场上,加起来不过一两百人,而且大部分是不会武功的大理寺文官,和武道入门的禁军士卒。

      而锦衣卫和东厂的人加起来,也不过四五十人!

      就在全场一片惊慌之时。

      一道悠然的声音响起:“曹督主啊曹督主,死到临头还不知悔改。那本督主就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

      魏安负着双手,踱步到曹瑞面前:“就在刚才,我的人告诉我,西厂的叛徒已经全部清理干净了,一个不留,尸体都堆成了一座山,惨呐!”

      他这话一出,全场众人又是一惊!

      这剧情,反转得也太快了吧!

      莫非这位魏督主,能未卜先知不成?

      夏帝亦是一脸惊讶,正要开口询问。

      忽然,一名西厂小太监冲了进来,哭叫道:“投降吧,公公!您进宫后不久,天刚破晓,咱们的人马正要出发,忽然一大批东厂的人,从四面八方杀了进来!”

      “这些狗日的,像是地狱恶鬼一般,见人就杀!好不凶狠!”

      “此时此刻,咱们所有兄弟都已经......已经.......”

      “死绝了啊!”

      曹瑞如中雷劈,踉跄几步,最后“扑”的一下,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临到这刻,众人心中的震惊,已经无以复加。

      这是何等的凌厉果决!

      何等的谋划远见!

      便在这时,一道声音响彻天穹:“诛乱臣,斩奸佞,替天伐恶,代君行道,这,便是今日之东厂!”

      众人循声望去。

      便是见到一名俊美无俦,黑发披肩的少年,穿过人群,昂首踏上圣阶,气势霸绝天地!

      “我靠,看来这小子更加棘手啊。”锦衣卫大都统,沈胤咬牙心道。

      ......

      ......

      得知西厂被屠,满盘皆输之后。

      曹瑞万念俱灰,形如妖魔,用歇斯底里的声音喊叫道:“妖人!你既为东厂之主,可敢与老夫公平一战!”

      “曹公公,你现下已是朝廷叛逆,劝你还是不要做这困兽之斗了吧。”

      魏安尚未表态,锦衣卫沈胤率先道:“胜者为王,咱们这位魏督主年纪尚浅,功夫自然远远不如您,你若是要打,本都统陪你玩一场如何?”

      这话一出,全场明眼人,都不禁甚是佩服。

      原来,沈胤这话非常骚,堪称一箭双雕!

      一方面,他表面上顾全大局,帮魏安挡了刀。

      另一方面,他又从侧面表现出,这位新星般的东厂督主,实力远远不如自己,他才是皇宫大内的老牌扛把子!

      “好啊,本督主神功刚成,正愁找不到对手。”

      便在这时,万众瞩目的魏安督主开口了。

      平心而论,他虽不是那种特别愿意出风头,露底牌的人。

      像曹瑞这种,直接让这些喽啰,一拥而上,绑了就是。

      然而。

      这宫中还有很多宵小之辈,都在等待自己出丑。

      更有甚者,肯定也是心怀鬼胎。

      如此,他刚好可以借此来震慑那群人。

      “别去。”一道微弱的声音传来。

      魏安身子顿了顿,向后望去,竟然是夏帝正看着自己。

      “陛下,你这.…..”

      “朕叫你别去,你不是他的对手。”

      夏帝站起身来,冷视着远处的曹瑞:“魏督主何等身份,岂能轻易跟你这等乱臣贼子比武!来人!把曹瑞押入死牢,听候处置……”

      “陛下,五年了,整整过去了五年,我可不再是曾经的那个小安子!”

      魏安一脸淡漠:“我说过,此时此刻,站在你面前小安子,已经不是当年的小安子了。”

      “此战若败,我人头献上。”

      说完,在全场注视下。

      魏安双手负在身后,一路踏风而行,稳稳的落在了曹瑞身边。

      “哼,妖人!你倒还算是有点血性,老身总算看得起你一些了。”曹瑞冷冷的道。

      魏安笑了笑,作了一个请的姿势:“曹大督主,我是晚辈,要讲武德,您先请……”

      锦衣卫沈胤冷笑一声,挥了挥手,连忙示意手下们散开。

      刹那间,两人周围空出了一大片场地。

      ……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