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五次郎电影在线观看

      那禽鸟使道:“老萧王一直在承恩寺养病。大皇子犯了事被发配,三皇子每天病得要死要活,所以萧国现在是二皇子渊王代理执政。渊王上来后就从赣州和荆州都抽调了军队去燕平,这些兵全部都是老庆王的旧部。老萧王的精锐部队一直在邯郸城外把守。辽西府那边满城流言蜚语,两位长老和大祭司两派势力就差明火执仗地打起来了。现在河南河北现在全驻守着兵。宋国派出了水陆兵在每天巡河,隔岸沿河,所有城市戊时不到就宵禁。看老宋王的意思,应该是两边谁先动手就打谁。”

      朱敏道:“他干儿子呢?”

      禽鸟使道:“历王现在还被关在汴州。”

      朱敏皱眉道:“还没死?”

      禽鸟使道:“堂主最近伤心,没心思管这件事。不过我这药送过来了,下个月周护法的事情一了结,也就一两天的事了。”

      朱敏道:“的确不差这一两天。下辈子投生还是当个草芥之人好。你看看这些王侯将相哪个得好死的?还有呢?”

      禽鸟使道:“吴国那边,属下看得不是太懂。江北已经闹得沸反盈天,吴王全然不问,反而派工匠帮小周国修筑陈塘关口。魏王传出话来,说修多少炸多少,吴国就沉了三艘兵船在陈塘关,把下游的航道给堵了,意思是修完了陈塘关口再炸船。两国现在呛着,工人都在江边住着,也不动工,也不走。这属下就看不懂了。按说这个节骨眼上,不应该联合辽西辖制萧国,往江北去收复失地吗?”

      朱敏道:“杨雀,你倒是出息了,能够指点江山?”

      杨雀道:“属下不敢。”

      朱敏道:“吴王之志,远不在江北。他这是憋着在盘一局更大的棋。老宋王呢?这南边又修关口,又沉兵船的,他坐得住?”

      杨雀道:“薛陈发水,难民都往南逃。宋王一开始本来说要收一些,但是后来看人实在太多,又是这么个多事之秋,就不敢收了,索性把渭河渡口给封了,结果几万难民就被耽误在渭州。问渡口什么时候开,都说等着。南边的事情,宋王似乎也不是很担心,毕竟投鼠忌器,航道关了也碍不着他们做生意。宋国国内现在的反战情绪很高,都一群生意人,和气生财,全都不愿意打仗。”

      朱敏道:“那几万难民就一直呆在渭州?渊王就没点表示?”

      杨雀道:“他忙着部署北边的战线,根本无暇管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最后是渭州刺史出资在渭州城外建了个离岛,专门用来安置这些难民。”

      朱敏道:“他小小一个刺史,哪来这么多闲钱?”

      杨雀道:“据说是萧国三皇子给的钱,不过不让外人知道罢了。”

      朱敏轻轻嗤笑了一下道:“不让外人知道,这不还是让你知道了吗?萧国人做事,虚伪至极,愚蠢可笑。”

      杨雀道:“现在这些河南河北的百姓都在念三皇子的好,还有人给三皇子修了生祠。”

      朱敏笑道:“不愧是他萧覃大善人,花点颜色银子,得了这便宜乖。”

      杨雀道:“护法,也不知道这萧国三公子得的是什么病?按理说这么长时间了,这萧国上下,九州海外,就找不出一个名医治他的病?”

      朱敏背起手笑着自语道:“对啊,你说他这病怎么就治不好呢?”说着,望着杨雀道,“还有什么其他事要跟我说?”

      杨雀道:“其他的……就没什么要紧了。”

      朱敏见他支支吾吾不想走的样子问:“有话就说。”

      杨雀道:“护法,苏护法真的确定要离开吗?我听说凡是服了这甘华散的人,没有能熬过前三天的。”

      朱敏道:“我忘了你以前是跟着小虎的。早知道刚才让你们见上一面。”

      杨雀道:“我不敢见苏护法的。”

      朱敏看他担心的样子道:“你放心,这药就先放在我这里。这里一堆事,还没那么容易让他喝了药去享清福。”

      杨雀道:“护法,我以后是不是不能见到你了?”

      朱敏道:“为什么?”

      杨雀道:“您刚才说有什么机关雀……”

      朱敏道:“那劳什子不会说话,哪有你们这么伶牙俐齿的讨人喜欢?放心吧,做好你们的事,饭碗暂时丢不了。那机关雀虽方便,但是咱们的江湖信报,规矩来去往返不太安全。若是路上被哪个抓家巧儿的顺手捞了去,可不耽误大事了?”

      杨雀这才稍微安了心道:“是,护法英明。”

      朱敏道:“传说昔日威烈王的时候,九国争霸,逐鹿中原。北有曾遨范郦,南有姜沈龙金,儒法道兵鬼谷神机,各方势力纵横博弈,礼乐通达,在一起斗得那叫个酣畅淋漓。现如今,时无英雄使竖子成名。中原已经烂成了这个样子,一群下三滥的东西还今天你捅我一刀,明天我踹你一脚,每个人都想着分天下,忙着从死人手里捞钱。一个个畜生披着粉腐的人皮,对着镜子都觉得自己漂亮聪明。成王败寇,生杀予夺,天道亦可欺,万民皆可负,无非苦了众生百姓。有意思,当真有意思。”说着,他就脚踏山石,飞身消失在梅花林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