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国产AV

      林辰要见的蛇头,在雾云古城也算是小有势力。林辰按照打听到的消息,来到一处偏僻的巷子里。巷里头有一处黑漆的小木门,门外挂着一盏红灯笼,灯笼上写着一个‘客’字。

      林辰轻敲门上的小铁环两下,不多时门内就传来声响:“谁啊?咱客栈只做夜里生意。”

      “大人行个方便,我是远来的客,想留宿此地,好明天过城去。”林辰对起了暗号,这是之前引他来此的人教他对答的。

      屋里头的听了林辰的答话,接着又说道:“客人,留宿当然可以,不过咱客栈只留熟人不留生人。”

      “我是老候家的,是他引我到这里的,叫我找李掌柜就好。”

      片刻之后,门咯吱一声,开了一小口子,从里头探出一脑袋。那脑袋左右环顾了下,发现没有危险便引林辰进了门来。

      林辰前脚刚踏进门,那人后脚便将门封上。林辰进屋一看,这里面像是一处人家的家宅。而此时,林辰正对面是一扇屏风,挡住了林辰视线,看不清里面的情况。林辰两侧占满了数十位的彪形大汉,各个手持兵器,显然是看管这里的打手。

      “客官你要找李掌柜,请跟我来。”那个为林辰开门的人,引着林辰绕过屏风往里走。

      那男子在前面引路,林辰默默的在后面跟随。而那男子不时回头说道:“客官,等会可能会见些生人,要是怕羞,可以遮面也无妨,不过见了李掌柜得以真容相视。”

      林辰不作答,他早用了易容术,无须再带面具遮面。不过对方好心提醒,林辰也多做些赏钱答谢。

      不多时,进了一处厅门。里面依次坐着五六人,各个带着面具。那引路的带着林辰来此便回,只留下一句话:“客官你在此稍等,李掌柜就在里头,他得一个个见。”

      林辰明白,便自个寻了个位置,坐在了那些人的后面。这里非常安静,似乎没有一个人愿意开口说话。或许是因为林辰没有遮面的缘故,林辰隐隐能感觉到有数双眼睛在看着自己,但他并不在意。

      里屋出来一人,便紧接着一人进去,循环往复,很快就轮到了林辰。林辰进了屋,关上门。此时只见,屋里头垂着帷幔,帷幔后头倒是能看到有一个人影。

      “李掌柜是吗?”林辰行礼问道。

      “客官有何要事寻我?”帷幔里头传来一洪厚的男子的声音。

      “我要出西大门,去七玄。”

      “一百两灵石,不二价。”里头人答得非常爽快。

      “没问题。”虽然价格昂贵,林辰也得认了。

      “先交二十两的定金。”李掌柜一开口,从帷幔里走出一蒙着面纱的女子,举着一托盘来的林辰面前。

      林辰犹豫片刻,还是取出二十两放到了托盘上。女子带着托盘端到了李掌柜的面前,李掌柜清点一下便将灵石收下。接着女子又举着托盘出来,盘上放有一枚木牌。

      “明夜三更到城西老树庄酒家,敲三声门,持木牌相见,到时自会有人带你离开,莫要迟了,我们从不等人。”

      林辰收下木牌,便起身告辞,不做多留。林辰出去之后,饶了多个弯,才将易容术一解,来到了熙熙攘攘的大街上。

      “也不知道对方靠不靠谱,听说蛇头杀人越货的事情也是常有的。可是要出西大门,这也是不得已的办法。不过还是得小心谨慎为妙,多做些准备才是。”林辰心里默默的想着。

      而就在林辰一路往回走的时候,不期被一个个子短小,尖脑袋的男子拦下。那男子试图对林辰报以微笑,可是他咧起嘴来总是给人一种不怀好意的感觉。

      “朋友是否可以打扰一下,在下有事相寻?”

      林辰警惕的看着对方,这人脸面虽然不曾见过,可他那身材却非常的熟悉。在李掌柜那里,林辰见过此人,排在林辰前面,经常时不时的向林辰看去。这人为何在此地将林辰拦住?难道对方一直在尾随林辰不成?

      “朋友我并无恶意,”那男子试图表示出友好,可总又显得猥琐,“你身上有一物是在下急需的,我愿意用重金购买。”

      对方要买什么?可转念一想,事情显得诡异。未免麻烦,林辰直接撇下对方,径直走去。

      “朋友,朋友你等下,听我说,我并无恶意。我求得是一件玉雕品,是我祖上传下来的,在我父辈不慎遗失……”那男子拉扯着林辰,非不让他走。

      “我没你要的东西,莫要再拦着我,否则休怪我不客气。”林辰被扰的不胜其烦。什么玉雕品,林辰可不记得自己身上有这样的物品。而且,林辰倒是纳闷了,对方是怎么肯定他有那样东西的?并且他又是如何一路找到林辰的?

      林辰不愿意搭理这来路不明之人,而那人纠缠片刻后见没有任何效果,便自觉的离开了。

      竟然在大街上碰到这么奇怪的一人,林辰郁闷的很。为防止那人再来纠缠,林辰还是决定多在街上逛几圈,再回住所为妙。

      绕了两圈后,林辰不期走到一处摊点,便想着就近买些瓜果回去,给黑羽尝尝。可这时,一摸腰间,才发现,流云袋不见了。

      “不好!”林辰急忙往回赶,可是那短小的男子早已不见踪影。

      “该死的,竟然遭了小偷了。什么狗屁玉雕品,分明是试图接近我的借口。还好,流云袋里只是些金银之物,及一些下品灵石,真正贵重的物品都放在护腕存储器里头,并没有遗失。”林辰又气又闹,不禁跺起了脚来。

      不过话说回来,这小偷也够厉害,林辰神识过人,竟然还能遭了对方的道。

      “这人啊,果然有些本事,真可以和那城墙上张贴的通缉令上的飞鼠大盗有的一拼了。”

      而说到那飞鼠大盗,林辰还是刚来雾云古城时才得知的。最近这个人的事迹传的沸沸扬扬的,听说这大盗偷了炎家一件重宝。宝物被盗,着实让炎家气的发疯,甚至倾尽全力也要捉拿此盗贼。

      被盗的宝物是什么?那飞鼠大盗长得如何?这林辰都不得而知,外界多有各种揣测,大都不太可信。而其实呀,林辰他并不知道,他所碰到的这个小偷,正就是那逃窜到此地的飞鼠大盗。

      小偷逃了,林辰无计可施,也只好垂头丧气的回到住所。到了住所后,林辰将今日出门之事一一讲给黑羽听。黑羽一听那小偷竟然将主意打到了林辰的头上,气的是上蹦下跳,但也无可奈何。

      至夜,林辰、黑羽早早的入睡,为明天‘偷渡’养住精神。时至夜深人静,林辰他已经熟睡过去,这时在他屋里头的墙角边,衣柜下,细细碎碎的传来声响,像是老鼠打洞的声音。

      果然不多时,在那衣柜底下破了一小洞。从洞里钻出一只小老鼠,老鼠伸出脑袋警觉的向四周打探着情况。发现没有多大的危险,便将身子小心翼翼的抽了出来。抖了抖身上的泥土后,小老鼠便蹑着小脚往林辰的床边爬去。

      小老鼠很麻利的爬上了林辰的床,它悄悄的栖近林辰手边。林辰向来有个习惯,就是睡觉的时候也将储存器戴在手上。而这小老鼠似乎非常有灵性,很快便找到林辰手腕上的储存器。

      小老鼠小嘴轻轻对上储存器上的纳石,吐出一缕青丝飘入纳石之内。不曾想,纳石竟然打开一小小的口子,原本藏在纳石里头的一只玉制老虎竟被牵引了出来。

      这老鼠好生了得,竟然能在林辰不知觉的情况下,开了林辰的储存器!

      眼见的小贼要将林辰的东西盗走,黑羽这时突然警觉起来。黑羽厉声大叫,小老鼠吓得丢下东西,滚下床去就要逃跑。不过,黑羽且能放过这个小贼,两翅一扑,利爪一张,就要将这只老鼠擒住。

      那老鼠倒是机灵的很,身子一打滚,险之又险的避开了黑羽的利爪,转眼间溜到衣柜下,顺着洞逃走了。

      此时,林辰被响动惊得醒了过来,刚一起身,手就按到了玉虎上。林辰大惊,这玉虎怎么会跑到外面来了?

      说来,这只玉制的老虎,乃是当年林辰在穆瞑城时,一时兴起买的,那时也不知道有何用处,便一直放在储存器里没有动过。不成想,这东西今天竟好端端的掉了出来?

      “黑羽怎么回事?”林辰急忙问道,或许黑羽知道情况。

      “大哥,刚才我感觉到一只老鼠跑进屋子来。起先并不在意,可是它竟然爬上床,偷你的东西,我这才警觉过来。我本想着将那小东西抓住,看个究竟,不想让它给钻了洞跑了。”黑羽说道。黑羽天生与蛇虫鼠蚁相克,没有什么蛇鼠能逃过黑羽的感应。

      老鼠?偷盗?林辰难以置信,这储存器除非林辰死,要不然谁能将其打开?一只老鼠竟然能打开林辰的储存器,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黑羽你可知道那老鼠的去向?”竟然有这等奇物,林辰非得亲眼去看看不可。

      “知道,我曾刮了它一下,它身上还残留有我的气息,要寻它不难。”黑羽现在可长了大本事,寻个小老鼠不在话下。

      “那咱快追!”林辰立马起身,跟着黑羽就出了房门。

      这出了住所,一路往南。避开巡查的官兵,林辰来到了偏僻无人的南城墙处。此时,就在那百步开外,那鬼雾的近前,正站着一个人,那人手里正捧着一只老鼠,此人正是先前偷盗林辰东西的小贼。

      林辰再见此人,可谓一脸的愤怒:“你到底是何人?三番四次偷我东西,欲意何为?”

      “小爷我的名号,你应该也听过。我乃是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盗得了炎家至宝的,人送外号飞鼠大盗!”那小个子耀武扬威的报上家门。

      “一个鼠辈,还敢自夸。要是真能上天入地,你就入入身后的鬼雾试试?别给我贫嘴,快说!为何偷我东西,否则休怪我剑下无情。”林辰直接拔出剑来。

      “朋友,我就想要你那玉制的老虎。只要你能将它交给我,我愿意答应你任何要求。”飞鼠大盗似乎很坚决,非要得到林辰的玉虎不可。

      “就算拿那件盗来的炎家至宝来换,也肯?”林辰调侃的说道。这玉虎到底有何特别,竟然让这响当当的大盗惦记不已。

      听了这话,飞鼠大盗一脸犹豫不决。不过,他思量再三后,竟是说道:“换是可以,但你得贴我三千灵石,这我才不亏。”

      林辰一阵冷笑,对方竟使出这等拙计,还想来诓他:“你那是烫手的山芋,我可不要。这玉虎定有不同寻常之处,我是不会给你的。”

      一听林辰这话,飞鼠大盗急了:“你留着那物也毫无用处,不如转给我。我不收你分文,甘愿用炎家的至宝交换。”

      “不换。”林辰铁了心。对方越想要,林辰越不给。

      对此,飞鼠大盗可被林辰激怒了:“小子,莫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你偷我东西,我还没找你算账。还想对我动武,老子奉陪到底。”林辰直接摆开了架势。

      “小子莫要猖狂,老子闯江湖的时候,你还在吃奶呢。”飞鼠大盗叫的凶,可他却一点也不敢轻举妄动。

      林辰其实也并不想动手,这还在雾云古城之内,这要是打斗声弄大了,非得将守城的士兵引来。而这可是林辰和飞鼠大盗都不想看到的情景。

      “小子,”飞鼠大盗再次说道,“咱俩都不想闹出动静来。不如这样,咱来赌一把。你赢了,我将炎家的至宝观天镜给你。输了,你将玉虎给我。可否?”

      “我为何要?你将盗走的流云袋还我,咱们的恩怨便一笔购销。”炎家至宝的确很诱人,可林辰知道,拿了它是祸不是福。而且,林辰也实在不愿和这大盗有任何纠缠,还是早早脱身为好。

      此时,飞鼠大盗一把将林辰的流云袋丢还给林辰,可他并不愿就这样放林辰走:“那东西我势在必得,这里不敢明来。可你也要去七玄是吧,我会一直跟着你,总有一天我会得到我要的。”

      “有本事,你自己来拿。”林辰向来不吃这一套。

      “小子你真的没种,不敢和我一赌?”无计可施之下,飞鼠大盗只能用这种拙劣的激将法了。

      “你说赌什么?”林辰似乎又改变了主意。

      飞鼠大盗大喜:“你说赌什么,咱就赌什么?怎么赌你说的算。”

      “先不说赌什么,这次赌约本就对我来说是吃亏的。咱先说好,如果我赢了,我不仅要你的炎家至宝,而且你也必须告诉我这玉虎的秘密。”与其说林辰贪图那炎家的至宝,不如说林辰更想知道那玉虎到底有何秘密。

      听了这等条件,飞鼠大盗的脸不禁抽了一下。他一咬牙说道:“好的,我答应你的条件,不过咱的赌局必须公平!”

      “我向来公平。”

      “赌什么?”

      “推桩。”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