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基里安战死

      这鼿一身⒵打扮和气质…

      难不成是乐器厂的老干部?

      “对,您老说的没错,我们不是乐暳器厂的职工,今天过来是想跟乐器厂谈合作的寚。”

      “谈合作?”䵓

      老人看了看两人,都是半㊤大的小年轻,居然想来跟厂里谈合作,也是咧嘴一笑,“你们俩要找厂里谈鱬什么合作?”

      李燕歌迟疑道:“老爷子我看您气度不凡,是乐器厂的领导吗?”

      姐 “算不上什么领导。”老人嘴里说不算领导,可这份处之淡然的气质,不是退休的老干땬部,就是在职的厂里大领导。㕞

      괌李燕歌活了几十年,这点眼力劲还是有的,一骄见老人这么说,愈发肯定身份不简单。

      也是眼珠子一转,他低声道:“其实也没什么,礠我们是九中刚参加完高考的学生,我叫李燕歌,他叫俞成礼,这次是想趁着最됾近这两月的功夫ૈ,办一个音乐嬘辅导班᛹。教教附近孩子们一点乐鵡器啥的,就想着来乐器厂看看能不能合作一下。”

      老干渓部惊愕的问道:“办辅导班?你俩莰?”

      “嗯。其实也就是教点启蒙知识,让孩子们能早点接触䯕一点乐器。”

      李燕歌知道自己十七八岁的外表很具有迷惑性,大部分人都怀疑,所以也只是说教点基础的乐理知识。

      老人一听只是教点⍟启蒙知识,没多问只是好奇道:“所以你们这次过来是?”

      䉾 “办音乐辅导班自然少不了乐器,我想过来看看能不能跟乐器厂合作一下,以后学生们要是想买乐器的话뚱,也能便宜一点。”

      “是这样啊。”ᢔ

      老干部眉头微皱,李燕歌的这点小生意,嘓厂里面肯定是看不上的,不쉇过他感觉自己跟这ᄧ小同志有点眼缘。

      “你们要是真想办这个启蒙辅导班的话,乐器方面我Ꮻ倒是可以让销售科的人给你们一点方便,现在不都讲要搞市场经济吗?不过这个提供的乐器量的话,肯定是不能多的。”

      “没事没事꒬,我估计最多也就几十个学生,要不了多少的。뒷”

      李燕歌欣喜道谢,这位果然是䃰乐器厂的大领导。

      Ⴔ 拿到老人写好的纸条,又闲聊了一会儿,随即李燕歌两人高兴的推车走了。

      老干部自言自语道:“怎么忘记问那曲子叫什么名字了。不行,下次鬢等他过来,还瓥得好好问问才行。”

      ……

      グ搞定了乐器厂。

      李燕歌的쌃动力更足了,骑着自行车,载着俞成礼,呼哧呼哧的ฐ直奔红星缝纫厂。

      可这回就没那么幸运了。

      找到前红星缝纫厂的办事处,起初办事处的工作人员一听要租借厂房,还很高兴。

      现在随着1984年出台的新文件下达涏,国企第二阶段改革也到了尾声,承包经营的方뢄式也开始慢慢被人们接受,但那人一听﹝李燕歌只租两月,鍇二话没说大手一挥,指着门口说“出去!”

      见对方言辞强硬,坚决不租两个月,李燕歌也只好讪讪然的走了出来。

      到了外面的马路上,俞成礼凑上来:“是不是不能租啊。”

      “倒也不是说不能租,但说了每个月两千块,而且最少签一年以上的合猪同。”

      “一个月两千块!”

      “差不多了,缝纫厂内部空间挺大的,而且价格上还是可以谈一谈,不过人家一돃听我们只租两个月,就让我直接出来了,这根本没法谈。”

      李燕歌耸了耸肩膀,要是一般人的话,空着也是空着,租出去赚点钱也好,但缝纫厂属于国企单位Ღ,人家可不在乎这点小钱。

      “那怎么办?好不容易乐器厂那边有点门路了。”俞成礼苦着脸,心心念念的三百块,看来又要变成鸽子飞走了。

      李燕歌沉思了会엃儿,刚刚临出榀门前,旁边有人说了句:你们要是有什么单位介绍信的话,借你们用一段时间应该是可以的。

      要是能借场Ȼ地用两个月的话,当然是最好不过਽了,只是单位介绍信这东西,他肯定是㳀搞不到,看䕇来还是得麻烦爷爷帮忙才行了。

      想到这,李燕歌道:“先别急,今天先到这,我刚给你的那个宣传单,你回去后照着样子,先写个五十张出来。”

      “要写五十张啊,那也太多了!”

      “不然你以为三百ꛖ块那么好赚的?行了,这可是你最主崠要的工作,场地的事情我自己想办法。”

      拍了拍俞成礼的肩膀,李燕歌笑了笑,要不是现在的打印机还都是点针式,也只有一些事业单位需要严谨不可修改的文件的时候才能用到,否则一个字一个字的敲,还不如人ꓸ手来的方便快捷。

      蜕 ……

      墨子ᷪ巷。

      李燕歌騷赶在中饭前骑ꟷ车回来了。

      一进家门,就看到爷爷沃一个人坐在黄瓜藤下乘凉˓。

      将自行车推进来,李燕歌迟疑了一会儿,方才走到老爷子身边道:“舜爷爷,我有件事情想麻烦你嘤帮个忙。”

      爷爷睁开眼一瞅,见孙จ子一脸认真,诧愕道:“怎么了燕歌?”

      䉐 李燕歌整理了一下语言,说道:“是这样的爷爷,我想办一个音乐辅导班……”

      묀 䜴花了七八分钟,李燕歌把自己想办辅导班髵的事情给说了出来,同时连带着乐器厂那边的事也给说了。

      听后老爷子翻了왂个白眼道:“就你那点빩二胡还教别人?。”

      “爷爷,我不是说了吗?就教孩子们点启蒙知识,而且就两月时间。再说了,我现在二胡水平能力提高了不少,不信的话,我给你拉一首二泉映月。”

      李燕歌蹬蹬䶁起身进了屋,拿出二胡盒跑了出来,一坐下了,打开䴴盒子,看了看这把快有十年的二胡,因为有很长时间没用了,弦什么的早就松了。

      调整好以后,➁他摆了个架势。“爷爷您听听我现在的水ⓥ平。”

      “嗯,听着呢。”爷爷瞄了眼ە,架势还行,躺在竹椅上,鐍拿着蒲扇晃晃悠悠的准备听孙子来一曲。

      李燕歌见状,活动活动手腕,左手竖拿二胡,右錩手横拿琴弓,眼睛一眯,便开始拉起了这首二胡经典名曲《二泉映月》。

      提及《二泉映月》,相賈信很多国人都听过,相传是一个名叫阿炳的瞎眼道士,根据自己悲惨的旧社会经历,所创作的一首比较悲情的民乐。

      쮳据说当年伟人听完这首曲싌子,评价说:“它具有浓郁的民间风味,很好,要发扬光大之。”

      周总理也十分欣赏둩这首乐曲,指示有关部门灌制专门俛唱片,当作╉珍贵礼品赠给来访的国际友人。

      可以说《二泉映月》在国内很有知名度,特别是拉二胡的人,基本上没有一个不练这个的。

      李燕歌拉到一半,๥就听爷爷突然道:“你什么时候拉浢的这么好了?最近大半年也没看你练过啊。”

      他睁开眼一瞅,老爷子满脸诧愕,好像是不相信刚刚那伤感怆然的情绪,是自己孙子疾拉出来的一样。

      “天赋,天赋,虽然没怎﷟么练过了,可天赋这东西还是在的。”

      㞣 李燕歌打了个哈哈,起初他还有点手生不太熟,这是语神经反应的问题,毕竟因为高考有差不多一年没拉过二胡了。

      不过拥有后世几十年的经验李燕歌,很快就掌握了节奏,凭借丰富的经验,扭转了手生的问题,虽然还是有不少的瑕疵,可在演奏情感的技巧上,却是实打实的。

      还天赋囂……爷爷扯了扯嘴角道:“少胡扯了,要是你有◬这天赋的话,以前怎么我没看出来。”

      “那您看我办辅导班这事?”李燕歌小心问道。

      “要是按你说教教启蒙的话,依照你现在的水平勉强还行,只是现在学乯二胡的人少了……”

      “我可以教别的啊。”

      “你还会别的?会什ꏴ么?我怎么不知道?”

      “可以教小提琴,这都是我自个看书瞎捉摸练的,感觉还行,教ȓ教小孩子应该没什么问题㕢。”

      蓉城乐器厂主打的产品就ﶒ是“百花牌”小提琴,因为是生产地,茂周边还是有不少人学这个的,李燕歌又有二胡的底子在ㄿ,学会小提琴似乎也很正常。

      爷爷露出半䧦信半疑,“你真会拉小提㲻琴?”ݯ

      “我真的会。”李燕歌极为认真地点ᦃ点头༅。

      “你小子跟个皮猴一样,一天都闲㱢不下来,指定是你天天不知道搁哪偷练呢,我跟你说这事可ঔ别让你妈知道了,否则少不了一顿骂。”

      “呵呵”李燕歌也不承认願也不否认,傻傻的笑了笑。

      爷爷想了想,突然又道:“对了,你办这个辅导班是要收学䣐费的吧?”

      李燕䘿歌迟疑道:“是准备收点培训费,也不多,一天也就一块钱,我这边还帮忙配相关的专业书,再说了,能不能招来学生,还是个问题呢。”

      “嗯……那襣我明天帮你问问看。不过你也可别菠抱太大的希望,要是不行,我看看能不能帮你安排到少年宫去ᦉ教两个月的ꧪ少儿班。”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