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术有限

      黄㈿昏将棾至,坦格堡外,一队人幦员秵缓缓朝着开辟的小道尽头走去,很快就抵达了坦格堡的大Ϊ门。

      随着栅栏内꺣传来妇女的惊呼뙿,很快大门被打开,一块厚重的木板被推了出来。

      两筐各式各类的果子,加上一头大概百来斤的野猪和熊瞎子,这就是护卫队半天的成果,如果不是人太少,狩猎的ⶳ物资只ᙷ会更多。

      但这퉡样已经能满足即将到来的五十位难民一周以上的吃食。

      硝石打燃火堆,䪤窗外夜幕降临,大鳉厅中ヤ一片漆黑썴,不过很眖快就随着两道火光的点亮而有了一丝光线。

      坐缽在壁炉旁,就着橙红色的光芒,李察撕下一张褐黄色的纸张,放在桌子上,时恘而做出沉思状,时而提笔,屋内沙沙作响。

      领主大厅外쁝,农夫们围坐在篝火旁,此时坦格堡中唯一一口Ắ铁锅正架在两个木柄⥃上,锅内的肉汤散发着浓郁的香味,让他们大饱眼福。 ג

      托里克盛了一碗肉汤,在取过两块储物室拿出来的面包,黄色的脆皮内散发着浓郁的麦香ใ,永ಠ冬之地别的不好,就是食物不容易腐烂这一点最好,榃堪比户外冰箱。

      “殿下,先吃点东西吧”托里克敲了敲领主大厅的房门,随后在一声应许声后走了进来,看着李察写满了整面纸张的计划,将肉汤和面包放在一旁。

      “也是...忙了一天了,对了莫尔克他羮安排的耕种如何了?”

      老村长虽然没啥本事,可是组织开荒⢷还是一把手,坦格堡附近的土壤经过了不知多少年的沉淀,再ޣ加上温度适宜,非常适合耕作。

      “莫讍尔克在坦格堡外一里地的地方找到了一块靠着溪流的平地,组织四位妇女和他一同开垦,正好用上了之前的木制农具”

      托里克伸手在李察描绘的坦格堡与雪峰嶟山橠脉的地图上点了一下,那是一块坦格堡右后方的土地,临靠后方的山道,周围密林不多䤂。

      “一共一蔃百份种子,其中ⓗ小麦与土豆各占一半,莫尔克那家伙别的不说,带的ꠤ东西还真不少”托里克一边做出莫尔克횩的招牌动作,摸肚子,一边略带笑意的说着。

      “一百份种子...确实够了...”

      李察䟪点了点头,伸手笀取过面包,先咬了一口,一边咀嚼一边喝了一口肉汤,感受到浓稠的肉条的香味与麦香融合后,嚼碎吞进了肚子。

      骑砍别的不说,在这方面确实大气,ⵛ所谓的一百份种子正好是十亩地大小,一个个用兽皮袋装着,里面满是种子䇺的颗粒。

      “爵士!爵士!坦格堡后方的过道来了很多难民,他们的船只在靠近海岸时触礁觗翻了,大概有五十来个左右”

      李察和托里克商ᵌ讨着接下来的计划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与敲门声传来,莫尔克站在门外,将发现的事情大声ꤳ的说了出来。

      歞“殿下,我随您一同去,然后让坦格堡里的农夫们全部带上武器”

      “嗯”

      托里克转身就朝着自츮己木屋走去,取回了自己的木弓与简易甲胄后,带着五位ͻ重新穿搭上木甲的农夫跟随着李察一同朝着后方的山道跑去。

      ..㯙.........

      靃“嗷呜!” ş

      ꃠ黑压压的云彩下,一群看不见身影﮷,᱌只䪣能看到一双双绿油油眼珠子녃的狼群婋围住了靠近破损船只的一群人。

      㟮海上漂泊了一个月,原先健康的肌肤有些发白,食物匮乏了两天的难民们刚从触礁的船只中逃离出来,就被狼群给堵在了海岸ⴔ上。

      윣还算有力气的男人挺身站了出来,取出他们各自的菜刀、耙子和木棍,与对他们虎视眈眈的狼群进行对峙。

      耱年幼的小女孩紧紧的抱着母亲的大腿,年轻的妇女留下了心酸的泪水,刚离开ၞ狼窝又入了虎口。

      “嗷呜!”

      头狼站在一块礁石上,看着那群防备不堪的人类做出最后的抵抗,随后向着下方的狼群发出了自己的命令。

      杀光他们!

      和一位难民对峙的黑狼率先扑出,锋利的⦕牙口直接咬在铁耙的木柄上,同时腿上的利爪直接划开了对方的衣衫,鲜血流出。

      血腥味刺激着野兽们失去平日的ಪ理智,一个个扑了过去,难民们绝望中只能奋起抵抗。

      就在这时,远方的密林中,一声绷声传出,原本站在礁石上的头狼硕大的脑袋被如同巨石砸烂一般,被一根木卺箭矢穿透而过,带밊着身体直接飞出去十多米。

      师护卫队长托里克一马当先,张开长弓,直接一箭射中头狼的脑袋,将其毙命。

      强弓8在配上400点的弓箭精通,就算用的只是没有任何工艺的普通木制弓箭,也能将뎵一只丛林狩猎者当ʞ纸片射。

      譝李察抽ᣭ出伐木斧,双手挥舞着,在狼찒群中杀出了一条血路,看着头狼摔落的身影,第一次感受到了强大战士的力量。

      鿊 “胜利!”

      一重斧劈开一只黑狼的身躯,任由脑袋与身体分家后缧,断裂的肠子砸在沙子上,高举起手中的武器,发出了一声怒吼。

      冲上来的农夫㹚们也宛如吃了兴奋剂一般,ꂈ一个个红着眼将木矛刺入黑狼的身体,在一脚踹出去。

      难民՗们ꂳ看옖着陌生人冲入狼群中,大杀特杀后,也操起手中的武器,反过来压制住了狼群的袭击。

      最终,随着托里克一棍Ꮙ敲碎了一只黑狼的头盖骨,任由哀嚎落地后,满地都是黑狼的残缺尸体与器ኾ官,鲜血浸红了周围的沙地,也让农夫륙们的兽皮衣服又鮽一次的得鄳清洗咊了。

      믿难民们你看我我看你,随后靰他们的中央,一位穿着布衣,留着两撇胡须的男人走了出⁅来,难民们以他为核心汇⧑聚在븽一起,修饰伤口的修饰伤口。

      “我是李察쒛爵士,是君临的贵族,你们是从哪儿来的?”

      坦⿉格利安蠽家族的身份他已经늙决定,暂时的隐䟣藏起来,不然南方情况一定,他这个坦格利安家族的唯一一位成年的男性就会是所有人眼中的钉子,必须除掉。

      숭说不定劳勃登上铁王座第一个收拾的就是他,这大可不必。

      君临的李察·佩洛斯爵士,杰ⷮ赫萛里斯·坦格利安二世任命ݵ的贵族,来自王领君临,因为航行瘷原因不得不来到长城以北,这是他日后对所有人的说辞,直到他有能力抵抗史塔克家族鍧甚至是㗨拜拉席恩家ᖵ族的攻击为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