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猫咪类似的app下载

      第二天早上开班会,桑组长往队伍前面一站,双手向后一背,头往上一扬,威严的喊了声“立正,稍息”,先是冷冷的一扫众人,最后把目光落到了我们几个人的身上,接着就开始夹枪带炮的好一顿批啊,把我们熊得简直就是一无是处啊。

      在他的嘴里,我们比他手底下的工人差了何止十万八千里啊,数量,数量上不来,质量,质量跟不上。我们几个听到这些,真的不好意思了,甚是惭愧,本来昨天还感觉良好呢,结果没有想到咱连个只有小学生水平的车间工人都比不过,丢人啊,一个个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开工后,我们几个不敢怠慢,积极工作,连聊天都少了,绝对是比昨天明显的认真了很多......

      第三天早会,桑组长照样开始了对我们的批判大会,我们几个表示虚心接受,还要再加把劲。

      整整一天,连撒尿的时间都没有放过,真累啊。下午,我提前10分钟就停机了,打扫一下卫生,擦拭一下机器,准备交接下班了。三下五除二搞定之后,趁机便在车间里逛了一下,用余光瞅了一眼其他工人的报表,发现他们报上来的产量数字确实是比我们要高上那么一点,可是这差距似乎并不像前两天桑组长说的那么夸张啊,还天壤之别呢!

      这是在玩我们啊,我把看到的情况和那哥几个一说,他们顿时就不干了,说,奥,这小子开始就给咱们下马威,说咱们没有特权,咱们接受了,可是他也应该要一碗水端平吧,这不是在给我们搞特殊待遇吗?

      汪荣华拳头一伸,晃了一下,望向了我,说,老唐,搞他。

      我说,搞他可以,但是我需要确凿的证据,毕竟我刚刚只是随便瞅了两眼,不能服众啊,其他员工的产能报表,谁能搞来?

      老胡说,我有办法,这事交给我了。

      这家伙还真行,怎么弄来的咱不知道,反正当天晚上就给了我一张纸,密密麻麻的记录了我们车间近百台机器的最近几天的产能数字。

      我接过来看了一下,不禁勃然大怒,火气上涌,什么玩意啊?这些所谓的老工人们的产能就这样啊,他们基本上也就是在23000-24000pcs之间啊,极个别的有超过25000的。我们几个虽然是新手,刚进入状态没有几天,可是我们几个的产能也不少啊,分别是20120pcs,21540pcs,21020pcs,22108pcs,22898pcs,大略一算,这特么连10%的差距都没有啊?这桑组长怎么的就把我们批得体无完肤了呢?搞得我们好像一无是处呢?

      陈江南看到我在骂人,赶忙一把抓过单子,随即气得把单子往床上狠狠一扔,怒冲冲的说道,这个老桑啊,绝对就是故意找茬啊,我不明白他这到底为什么这么糟践咱们呢?

      陆晓阳从床上捡起来看了两眼,也愤愤不平的说,什么玩意啊?大家想一想啊,本来咱们几个人啊,是不算在他的车间人员编制内的,咱们到车间搞生产纯粹相当于白给他干活,最起码这段时间他的生产统计报表上还是那么多人,可是生产数量要比之前涨了很多啊,这难道不是他的业绩吗?再说了,咱们可没有领他车间的工资啊,没有让他好酒好菜的招待就罢了,他还这个鸟样子,欺人太甚奥。

      我也很生气,本来我们到车间不就是想通过实际操作,尽快的熟悉产品工艺和细节,为以后的跟单工作打下基础吗,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完全可以做到双赢,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啊。看来不给他点颜色看看,他会以为我们几个是hello kitty啊。

      于是我心生一计,和哥几个一说,他们连连说好,太特么气人了,就这么干,非得整整他不可。

      一夜无事,早上来到车间,例会照常开始。

      果然,桑组长又开始了老调重弹,煞有介事的说道,今天没有别的事情,大部分人都很稳定,做的不错。不过呢,有个小问题,我还是要必须指出来的,就是这几天啊,咱们二组新进了几位同事,人手呢,是增加了,可是总产量却没有怎么增加,这样子就说不过去了,是吧?在座的诸位,每一个人都是两条胳膊两条腿,一个鼻子两只眼,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你和别人的差距这么大呢......

      什么玩意啊?这小子指桑骂槐的功夫倒还蛮高的呢,先不说我们做的是好还是坏,首先你得搞明白前提条件,我们是你下属的工人吗?你不要在这里睁着眼睛说瞎话,还以为我们都蒙在鼓里呢,我们比你下面的哪个工人做的少了?你小子在这里扇阴风,点鬼火,不就是想让那些工人们觉得我们这些人就是下来混日子的,让他们看不起我们,对我们另眼相看,然后给我们形成压力吗?

      是可忍孰不可忍,我扭头朝汪荣华递了个眼色,汪荣华立马就接到了,咳嗽了一声,很粗鲁的直接就打断了桑组长的训话,桑组长,桑组长,停停,停停!

      桑组长一愣,随即有些恼火的问道,什么事啊?

      汪荣华嬉皮笑脸的举起了手,说道,桑组长,是这样的,我看着你这一天到晚的殚精竭虑,殚精竭虑,你懂啥意思不?

      我们几个忍不住“噗嗤”笑出声来,老胡大声嚷道,老汪啊,你太小看桑组长了吧?我可听说桑组长初中毕业奥,对了,晓阳,初中毕业应该是学过殚精竭虑这个词吧?

      陆晓阳故意皱着眉头说道,这个啊,我还真不大清楚,汪荣华啊,你就别跩那些词了,你就给桑组长说苦思冥想,不对,要说想破脑袋,挠破头,这样不就大家都懂了吗?

      又传来一阵笑声,这几个家伙一唱一和,搞得桑组长脸阴沉了下来,冲着汪荣华问道,汪荣华,你到底有什么事?

      汪荣华又举起了手,大声吼道,报告桑组长,是这样的,我有个关于提升产能的小建议,不知道能不能提啊?

      桑组长白了他一眼,不耐烦的说道,当然可以了,你说说看。

      嗯,我是觉得啊,咱们生产人员啊,需要有饱满的激昂的情绪,才能发挥最大的潜力。

      嗷?发挥潜力?怎么发挥?你说说看。

      我认为您每天开会之前,应该把前一天每个人的生产报表都读一遍或者张贴出来,这样子啊,大家也能核对一下,看看记对了没有,毕竟你们都是靠计件算工资的,万一给记少了,那不是亏大了吗?对不对,各位工友?

      汪荣华把头往前一探,扫视了一眼大家,又接着说道,还有呢,就是大家呢,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你做了多少,我做了多少,差了多少,一目了然啊,也不用你每天在这里费劲的训话了啊,而且,让一些要脸的人啊,可以知耻而后进,可以激励大家互相竞争,彼此攀比,那就会形成你追我赶的生产热潮。当然了,有些不要脸的,看到人家做的多,还挤兑人家,还睁着眼睛说瞎话,说人家做的少,这种情况啊,就不会发生了。桑组长,您觉得怎么样啊?

      火已经烧起来了,我要加点柴了,引入正题,所以没等桑组长接茬,我就在旁边搭腔道,是啊,桑组长,我们几个每天做得这么少,不但让你为我们操心,难过,说实话,连我们自己都觉得脸红啊。特别是汪荣华先生,这小子啊,这几天产量最低,昨天好像才22000pcs吧,可是他还很骄傲,肯定以为自己做的很不错呢。我代表办公室的下放人员强烈的建议您,把其他工人的数量报给他听,让他也知道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不要整天牛皮哄哄的,不要以为自己是一名大学生,就满足于现在的一点点进步了。其实他和其他的工友们差得远了去了,我觉得按照桑组长您的管理水平,其他工人的数量最少也得50000pcs以上。

      然后我扭头转向汪荣华,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说道,汪荣华,你要化耻辱为动力,请你主动向老工人们看齐,甩开膀子加油干,让自己的产能来个质的大飞跃,明天就争取翻一倍。汪荣华,你给桑组长报告一下,有没有信心?

      汪荣华把胸脯一挺,右脚使劲“啪”的一声跺了一下地板,来了个立正,大声说道,报告桑组长,还有几位受我连累了的办公室同仁,我非常有信心,也愿意在老工人们的帮助和监督下,把产能从昨天的22898pcs提高到和你们一样,无论是50000pcs还是60000pcs,我都愿意拼尽全力,三天之内达到你们的水平,请桑组长批准。

      其他的几个家伙,也跟着起哄了,陆晓阳说,桑组长,你快点报数吧,让他听听。

      陈江南说,桑组长,你可一定要支持他奥,他有的是劲。

      胡宗乾说,桑组长,军中无戏言啊,你现在就让他签军令状.......

      桑组长没有想到我们会给他来了这么一招啊,骑马难下啊,公布吧,就露馅了,不公布吧,又怕浇灭了汪荣华的热情,只见他脸色铁青,嘴唇动了半天,最后讪讪的说了一句,数字嘛,我就不念了,等下我单独给汪荣华指导一下,大家一起努力吧。

      说完,散会了,从此之后再也不听他拿这个说事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