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视频app闪退app

      古寻的合理(无礼)要求终究还是没能全说出来,就被紫女安排人给拖下去了。

      老娘好心想帮你一把,事儿还不少,就是给你脸了!

      不过古寻到底是经历过现代教育,思想觉悟比较高,流连青楼的同时也没有忘记家里的娇妻幼儿,让紫女帮忙送了封信回去,解释一下自己因为某些原因要在外公干几天,让她们不要挂心。

      当然,这是对紫女的掩饰说法,实际上古寻信里是嘱咐惊鲵如果铁血盟的人找上家去了,不要直接砍死,他还有用。

      理论上铁血盟首先要找的肯定是古寻本人,不会去先骚扰女眷,但是万一呢?不能对这个时代的江湖势力抱有太高的道德期待,所以还是防患于未然的好。

      也是因为内容不太方便紫女知道,古寻才会特意写书信而不是直接传口信。

      ……

      在这个科技不发达的时代,绝大多数事情进展的都很慢,小到个人的出行,大到国家的发兵,都是按月份计数的,但是江湖势力的行动速度却往往快的离谱,而且越大的势力行动往往越迅捷,一点都不合理。

      臃肿的组织结构不应该拖慢行动效率吗?

      古寻想不明白,但是也不在意,论起单兵行动速度,这世界上就没人能比他更快,单人御剑的最高时速虽然比不上动车,但是达到特快的程度还是没问题的。

      铁血盟的效率高得出奇,古寻留宿紫兰轩的当夜,他们就找上来了。

      估计是因为古寻干的事有些过于犯他们这个组织的忌讳吧。

      毕竟宣传口号是信义为重,干的又是替人担保的营生,信誉度是企业的第一优先指标,被人冒名顶替,胡乱消费自己的信用,确实是最严重的问题了。

      不过他们上门的时间点精确的来算还算不上深夜,不过是戌时过半(约晚八点),紫女和古寻刚吃完饭。

      今天古寻留宿,紫女特意让古寻最喜欢(厨艺上)的那个厨娘做了一大桌子菜,请他吃了一顿,热情好客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嘛。

      俩人,十八个菜,一壶兰花酿。

      看似吃不完,但实际上还是吃完了,古寻的胃口大,而且光吃菜,不吃主食——他吃东西最主要是享受口腹之欲。

      至于能量供应?开玩笑,我人都能凭空放火烧山了,真气生生不息,你跟我说吃饭供能?

      不管怎么说,这顿饭做的有些晚,吃的时间又有些慢,最后吃完的时间点也就比较靠后了,冬季的夜晚又特别长,天早已黑透,白日喧闹繁华的新郑城,此时已经完全沉寂了,还亮着光的地方,也只有王宫,城南,以及紫兰轩这种夜间营业的会所了。

      而紫兰轩灯火通明的地方也只有前面的大堂,后宅院则和绝大多数新郑人民的家一样,入夜即安睡。

      铁血盟的人就是在这样一个时间点,这样一个地方,找上门来了。

      坐在屋里闲聊的古寻率先察觉到了院子里的异动,其次是藏身一旁的卫庄,实力最菜的紫女自然是最后发现的。

      察觉到了异动,紫女心里立刻猜到很可能是铁血盟的人找上来了,不由下意识的用担忧的目光看向古寻,换来的是一个没心没肺的笑容。

      “走,咱们出去见见吧。”古寻对着紫女一歪头,然后率先起身出了屋子,紫女紧随其后。

      此时外面院落里,光滑卵石铺出来的地面上,不知何时在月光照耀下,映射出了一个图案,就是之前古寻忽悠翡翠虎时说的那个下半截圆弧,上半截火兽的图案,也就是铁血盟的图腾标志。

      然后,空中突然骤射出十二根燃着熊熊烈火的粗大锁链,缠绕着一只同样燃烧着大火的青铜大鼎的四足两耳,将其缓缓托落至地面,火光照耀下,铁血盟的图腾越发的清晰明了,而大鼎,就落在图案的圆中心。

      “铁以为信,血以为义!”两道掺杂在一起,显得有些低沉的声音响起在古寻等人耳边,与之一同出现的,是两个身着轻甲,脸带铁面,背后背着一把略有弧度的弯刀的人。

      两人缓步从大鼎之后,走到之前,同时嘴上继续说道:“铁血之阵,死生无阻!”

      “铁血盟!竟然来的这么快!”紫女语气凝重的喃喃道。

      古寻都是抱着双臂,感觉很有意思,就他的感知,加上面前俩人,铁血盟一共派了八个人,另外六个负责在院子外围用锁链拖拽大鼎,而鼎一下放下,人就跑了!

      所以说排面就那么重要吗?

      办正事的只有俩,做面子工作的却是整整六个人!

      再说了,就算那六个只是负责面子工作的,也不能现在就跑啊,待会鼎还要不要了?

      其实是古寻误会了,一般情况下,铁血盟的人来担保赌局的时候,鼎都是会回收的,毕竟一个这玩意不便宜,但是今天人家是来杀人立威的,所以就打算把鼎留下,增强一下余威,顺便留给古寻当陪葬品。

      不理会古寻心里的胡思乱想,铁血盟的蒙面二人组再度上前一步,质问道:

      “古寻先生,你是否在新郑豪商翡翠虎的面前说过,铁血盟曾为你与紫兰轩担保过一份契约?”

      紫女抢在古寻之前说道:“铁血盟的二位贵客,此事有些……呜呜……”

      话没说完,就被古寻一把捂住了嘴。

      说了不让你掺和,不让你掺和,你插什么嘴?安心在一旁看着就好!

      紫女一旦试图帮古寻开脱,紫兰轩难免也会成为打击的对象,这是古寻从始至终都不想看到的。

      至于古寻待在紫兰轩倒没什么,大家交朋友嘛,你铁血盟再有势力,也不能把敌人十族尽诛,连朋友都不放过吧?

      古寻这边捂住紫女的嘴,压制住她奋力挣扎的娇躯,同时扭头对着那俩人一点头道:

      “没错,都是我干的。”

      想了一下,又突出强调了一句:“我一个人干的,跟其他任何人或势力无关。”

      对面二人对视一眼,颇有些意外,这人承认的这么爽快的嘛?

      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还是真的有所凭依?

      感觉不像后者,不然紫兰轩的这个女当家,又何必主动开口往自己身上招麻烦?

      嗯!不管了,动手弄死再说。

      二人眼神交流完毕,做好了决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