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科幻灵异>

      元宵结束没几天,刘汉收到了消息、十三行的人抵达新安县。

      年前广州府的高昂物价,把当地商人搞得灰头土脸。

      华夏是一个礼仪大国,每个人都讲究着礼尚往来。

      刘汉从广州府撤到新安县,十三行的人自然要跟上。

      固伦和孝跟随着刘汉行走于乡间的泥路,此时农夫已经下地干活。

      固伦和孝看得很是认真,这种画面还是第一次见到。

      “你的那个歪理,勤劳不致富是在这里找到的?”固伦和孝询问着刘汉。

      “什么歪理!你说话注意用词!

      种地的往往都会被饿死,不种地的往往富得流油。

      不要瞪大眼睛看着我,你们八旗不种地、各个挺着肚子。

      所以有些话你听一听就好,认真就真的输了。”刘汉教导着固伦和孝。

      固伦和孝吐吐舌,这个理还真的不好辩解。

      旗员从出生的那一刻,就有了一份俸禄。

      加上八旗的规矩,从事劳作、经商会被所有旗员歧视、排斥。

      “那你今天带我来这里做什么?”固伦和孝询问道。

      “他们过来砸场子了,第一刀砍在新安县的农业。

      之前我一直忙活着建城和建厂上,没时间管理农业。

      也就让本地的地主负责,没对他们动手。

      结果他们就和十三行的人联手,一同对抗我这个县太爷。”刘汉笑了笑。

      “那些地主不是答应你,一同建立工厂吗?”固伦和孝挠挠头。

      刘汉默默不说话,顽固派从来都不会消失。

      大部分的地主骨子里是田地,对于工坊、工厂毫无兴趣。

      因为他们知道控制了粮食,才能大发灾难财。

      这利润远远的超出工业利润,穷人不买、朝廷兜着。

      “他们是没有衣服穿吗?”固伦和孝继续问道。

      “你怎么不问他们没有没有房子住!”刘汉指了指远处的茅草屋。

      “他们怎么那么穷?”观察一阵子的固伦和孝,不由发出感叹。

      刘汉牵着固伦和孝的小手,沿着农田向前直走。

      所谓盛世、权贵盛宴,刘汉一直记着这句话。

      历史中唯一的盛世,唯有汉朝的文景之治。

      那个时候还是老黄思想,一句话:京师之钱累巨万,贯朽而不可校。太仓之粟陈陈相因,充溢露积于外,至腐败不可食。

      “不是永不加赋吗?”固伦和孝还是知道一些。

      “不能加赋,难道不可以加税吗?

      你觉得天底下,会有人为他们声张吗?”刘汉反问着。

      “当官不都是为了百姓吗?”固伦和孝肯定的语气说道。

      “我这个官是谁给的?

      你阿玛南巡,钱从何来?还不是各个地方官署孝敬!

      如果他们真的是为民做主,你阿玛将会寸步难行。

      为民是皇帝的主张,不是当官的主张。”刘汉回答着。

      固伦和孝瞬间蒙了,根本搞不懂刘汉的话语含义。

      长时间待在一起,三观总是在崩塌与重组当中。

      刘汉与固伦和孝坐在路边的茶摊,要了两杯大碗茶。

      田地里走上一圈,可以肯定、敌人开始联合。

      “得民者、得天下,你想得民心、你就是想谋朝篡位!

      这也是许多为民请愿的官,一个个落得凄惨下场的原因。

      这不是什么歪理,谁赋予你权力、你必将服务谁。

      就像是眼前的地主,以往被十三行瞧不上、现在有机会当奴才了!”刘汉解释着。

      固伦和孝沉默起来,不能和刘汉沟通、否者这个世界太黑暗。

      可是看着远处衣衫褴褛、瘦骨如柴的农夫,这还是乾隆盛世吗?

      “老板!最近是不是来了一群广州府的商人?”刘汉对着茶摊老汉问道。

      “是呀!也不知道挂了什么风,把这些贵人都请过来。

      听说他们都是十三行的人,一点都瞧不起我们这乡下地方。

      不过他们有个仇人在这边,所以他们不得不过来打擂台。

      希望新安县的物价,没有广州府那么高。”老汉感叹着。

      刘汉快速的思考着,这些人都听到了消息、证明着对手放话了。

      面对满清官商的最大结合体,应付起来还是有些难度。

      “你怎么接招?”固伦和孝很想知道刘汉的对策。

      “没招!”刘汉白了固伦和孝一眼,她挺喜欢看自己倒霉的。

      “你骗人!”固伦和孝知道刘汉的目的性非常的强。

      “那你想不想帮助他们?”刘汉指了指远处劳作中的农夫。

      固伦和孝点了点小脑袋,可自己是无能为力。

      刘汉是不可能花钱打水漂,他不在乎别人的生死。

      “你作为爱新觉罗的一员,便可以为民做主!”刘汉对着固伦和孝说道。

      固伦和孝连忙点头,这就是自己一直想要做的事情。

      苏卿怜、王聪儿都有属于自己的事业,唯独固伦和孝没有。

      跟随在刘汉这种强人身后,要说没有压力是不可能的。

      固伦和孝也想做点事情,也想证明一下、自己并不是不食人间烟火。

      “不对!你做任何事情都有着很多的目的!

      你!你对我说实话,你有什么目的?”固伦和孝迅速冷静下来。

      刘汉摸着固伦和孝的头发,小妮子倒是成长了。

      以往都不会问什么缘由,看到什么就是什么。

      “三个目的!其一对抗十三行,砸了他们这摊子。

      其二向你爹证明,我一心是为了爱新觉罗!

      其三让你去拯救这些农夫,乃是为了我未来的一盘大棋。”刘汉并没有隐瞒。

      固伦和孝已经失去了原有的价值,她即使举报刘汉、毫无作用。

      乾隆还需要刘汉提供白银和粮食,从而实现十全武功中的征缅一战。

      最好是赶在八十大寿,真正意义上坐实十全武功。

      和珅已经没有任何的法子去支持乾隆,现在只能靠刘汉。

      “什么大棋?你到底要做什么?

      你说过!你不是造反家,你是革命家!”固伦和孝才郑重说道。

      “想什么呢!我向你爹承诺的白银,每年都可以如期上缴。

      可是粮食一直没有动静,我暂时没时间搞这些。

      所以我准备让你管着这摊子事情,建立农协会、促进农业发展。

      靠着爱新觉罗的旗号,我相信农夫、地主都无条件配合你。”刘汉解释道。

      刘汉来到满清一年时间,摸清楚了古代王朝的地方势力。

      没有涉及农业,关键在于这是旧派的根、动了就是你死我活的战争。

      刘汉招惹的势力已经够多了,要是再加上地方势力、那是寸步难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