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桃子

      “ACP—226,果然有这种东西!”

      看着化验器上的结果,罗宾了然地点点头:“果然有人在挑起蝙蝠先生和钢铁侠之间的斗争。

      但是,到底是谁啊?他们既知道蝙蝠先生对ACP—226深恶痛绝,同时又知道钢铁侠是ACP—226的发明者?

      而且,最重要的是,那些人居然还能拿到ACP—226……

      啊啊啊啊啊!”

      想到这里,罗宾烦躁地挠着自己的头发:“我应该从哪里开始调查啊!”

      看着苦恼的罗宾,蜘蛛格温有些心痛,绞尽脑汁给了他一个思路:“罗宾,按照你刚才告诉我们的情报来看,如果真的有人打算挑起蝙蝠侠和钢铁侠之间的斗争,并且那个人极其了解他们的话……

      那么我们是不是应该从这一条线入手?比如说,内鬼之类的?韦恩集团和史塔克工业里面的?”

      这确实是给罗宾点明了一条路,但是还不够,他还没能插手韦恩集团的事务,更别提史塔克工业了。

      至于说身边的人,罗宾不敢,也不愿意去怀疑他们,无论是风,还是雪,甚至于是那个夜魔侠。

      他们都是蝙蝠侠相信的人,罗宾也想相信他们。

      “嗯,说起来,蝙蝠侠‘工作’了多久了?要不我们从他的仇敌身上下手?”

      迈尔斯也提出了自己的观点。

      这个更加,罗宾对着迈尔斯不住地摇头:“蝙蝠先生的仇敌太多了,多到跟天上的星星差不多了。”

      “那会不会是金并?”

      蜘蛛格温接着提出了又一个观点。

      “不可能的,现在的金并没有那个能力!在这段时间和蝙蝠先生的行动里面,我发现金并现在需要面对整个纽约市黑帮的围攻。

      虽然这种攻击被金并来说并不是不能应付,但是绝对会拖住他的精力……对了,监控录像!我们去查查阿卡姆疯人院里的监控录像吧!”

      说做就做,罗宾来着他的小摩托,两个蜘蛛侠在高楼中摆荡,很快就来到了阿卡姆疯人院。

      现在还是大白天,虽然阿卡姆疯人院的安保形同虚设,但是他们也不能真就这么直接地强闯。

      幸好罗宾做好了准备,他知道应该怎么潜入阿卡姆疯人院里面。

      唯一的问题就是……

      “哇,我觉得我这辈子都会对通风口有心理阴影了!”

      从通风口里跳下来的迈尔斯不停地咳嗽,喘气:“我觉得我可能有了幽闭恐惧症了!”

      确实,通风管道这种地方真的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能爬的。

      “以后如果你还想继续当蜘蛛侠,维护正义的话,也许这样事情你要学会适应才行哦!”

      同样是从通风口里面跳下来的蜘蛛格温充满了余裕,看上去对于爬通风管道这种事情已经很熟练了。

      “我宁愿适应我妈给我做的苹果派!”

      “嘘——”罗宾把手指竖在自己嘴边:“有点不对劲,这里好像……有人被袭击了!”

      “那里?”

      迈尔斯和蜘蛛格温都竖起耳朵,果然听到了隐隐约约的痛呼声。

      “啊,我知道是谁了!约翰!”

      罗宾突然反应过来,自己听到的痛呼声出自哪个人的口中,连忙朝着声音的来源地跑去。

      “嘿,罗宾,等下!”

      罗宾一溜烟跑没影了,把两个蜘蛛侠急得忧心如焚,忙不迭地跟了上去。

      “约翰!”

      没等罗宾根据自己的记忆,去到约翰的房间呢,就看见一个穿着精神病服,染着绿头发的人,从房间里面被扔了出来。

      在房间里面出来的还有一个身穿白袍,看起来就很仙风道骨,十分符合东方审美的仙人形象的老头。

      “你是谁?”

      罗宾立刻摆好战斗姿势,同时生物电技术卡片也在他的眼罩中浮现。

      “嗯?一个孩子?哦,我认识你!你就是跟在蝙蝠侠身边的那个小孩子!”

      老头说完之后,就没给罗宾继续说话的机会,伸出自己五个指头都戴满戒指了的手掌,轻轻地对着罗宾一挥。

      哪怕罗宾有着生物电技术的加成,他也没能躲开这个老头诡异的攻击,整个人被一股莫名的力量掀飞到了墙上。

      “我是应该留你一命好呢?还是应该直接杀了……”

      老头正说着话,就被几枚蜘蛛弹射到了脸上,瞬间,那种世外高人的形象荡然无存。

      “罗宾!”

      两个蜘蛛侠来到这里,把罗宾拉到了他们后面,如临大敌地看着这个老头。

      迈尔斯和蜘蛛格温都有着蜘蛛感应,都感觉到面前的这个老家伙,绝对比蝙蝠侠还要难对付。

      难对付得多。

      或者说,这个老头根本就不是他们能够对付的存在。

      不,准确地说,他们会死!

      和这个老头战斗,他们的下场就只有一个:死。

      只不过这个时候两个蜘蛛侠都有一种打碎了自己心里某个桎梏的感觉——

      他们可以死,但是无论如何,小彼得必须活下来。

      他们都是因为各自世界的彼得才走上这条路的,那么如果能够把这条命还给这个世界的彼得,这是……

      正当两个蜘蛛侠下定决心,要和这个老头决一死战的时候,那个老头只是把自己脸上的蛛网撕下来,然后随手一挥。

      他们就感觉自己被一种看不见的力量给禁锢住,悬浮在空中,什么都做不了。

      “不好!罗宾!快跑!”

      迈尔斯惊觉不妙,立刻对罗宾大吼道。

      “快!”

      蜘蛛格温也是一样。

      罗宾看着这个老头,又看了看在地上已经困厥过去了的约翰,个还有两完全动不了的蜘蛛侠——

      然后,他怒吼一声,直直地向着那个老头冲了过去。

      “愚蠢!”

      老头眼神一凛,干枯的手像是一只爪子一样,向着虚空中一抓,就让正在向他冲来的罗宾停住了。

      罗宾像是他隔了老远抓住了脖子一样,双脚离地,呼吸困难。

      “罗宾!”

      迈尔斯又一声的呼喊,让就快要丧失意识的罗宾用自己最后的力气,把腰带上的一个小包撕开。

      几个小小的烟雾弹掉落到地上,爆发出了让人根本睁不开眼睛的烟雾。

      “哼?你以为这会对我有用吗?”

      就在老人嘲讽罗宾动作的时候,他身后突然出现了一个金色的光圈,一个传送门被缓缓打开了。

      “住手吧!你说过,你不会出手的!你不会:亲!自!出!手!”

      一个身穿黄衣,带着头蓬的人影从传送门里面走出来,挥手打断了老人禁锢罗宾和蜘蛛侠们的动作。

      但是他们也因此昏迷了过去。

      “哼!”

      老人悻悻地收回手,转身直面那个黄衣人:“你呢?你怎么又开始管这些世俗的事情了?这里有你钦定的继承者?

      呵呵,这里只有精神病吧?”

      “你是说,你我都是精神病吗?”

      黄衣人歪了歪头,虽然她的动作看起来有些随意,但是谁都能感觉到她和老头之间的火药味浓到几乎化不开。

      也许下一刻,他们就会打起来也说不定。

      “我闭关这么久,如今再一次面对这个世界,或许看起来我真的像一个精神病也说不定。

      不过,你居然不去阻止一个精神病人的动作,这让我很是疑惑啊!”

      “世界万物自有其定数!你既然如此相信这个世界只有仇恨,背叛与邪恶,那么就让人与人之间的宽容,信任和善良打败你吧!”

      其实这是假话,主要是现在的黄衣人真的没有那个能力和这个老头斗了,她急需找到一个继承人,来继承她的力量,继承她的知识,继承她的——职责。

      她这副残破不堪的躯体,已经不能够再支撑她守护这个世界了,现在的每一次战斗,都等于是把她往死路上赶而已。

      她不怕死,她甚至渴望死亡的降临,但是不能是现在,也不能是在没有继承人的时候死去,这样的话,这个世界就会失去一道抵御神秘力量攻击的屏障了。

      当然,她也不是真就任由这个老疯子在纽约市里搞风搞雨,如果这个老家伙真的不顾一切地动手,那么她绝对不会坐视不管。

      她不会眼睁睁地看着纽约市被这个老疯子拉进地狱,数千万人无辜地死去。也许她那经历千年都不曾消减的善良会害了她,但是如果她连善良都没有了,那么她也就没资格再做什么守护者了。

      “那么,我们就拭目以待吧!”

      老头很是洒脱地挥了挥手,然后就凭空消失了,好像他根本没来过这里一样。

      “哎……”

      低头看着在地上昏倒的四人,黄衣人叹息一声,接着打开传送门离开了。

      “我不确定你这样做对不对,坐视不管真的好吗?”

      雪对韦恩问道:“韦恩先生,那个家伙,那个沙滩之子,老伙计,已经把战火烧到我们头上了!你真的不打算去压一压他的气焰?”

      交叉双手坐在椅子上的韦恩晃了晃脑袋,然后微张着眼看向蝙蝠电脑,有点像是没睡醒。

      “呼——”吐出一口气,韦恩把头发往后捋:“我没有万全的,针对托尼……钢铁侠的计划,他的钢铁战甲不像是上了发条的企鹅炸弹,没那么好对付!”

      “说得好像你对付过企鹅炸弹一样!”

      雪翻了翻白眼:“韦恩少爷,这种行事全凭自己的喜好的富二代,却拥有着一份只要他想,就能够随时随地毁灭掉一个地区的力量!

      想想吧,这次也许只是杰克叔叔,下次呢?小彼得,我们?或者你?

      现在他已经毫不保留地对你释放出敌意了!韦恩先生!你再不动手,他就会先动手了!”

      韦恩没说话,他难道不知道吗?他难道不愤怒吗?他不想对托尼那张物理意义上的嬉皮笑脸报以炎拳吗?

      他想,他很想,把这个制造了ACP—226这种危险物品,却又不加以保管,任由这种毒素的危害害死无数人,撕裂无数家庭的家伙,一拳打飞到宇宙中。

      他很想。

      上次在阿卡姆疯人院里,如果不是因为罗宾还在,不想教坏小朋友,他早就拼着自己双手骨折,也要把他的那副钢铁战甲拆个稀巴烂,然后一拳一拳地把他的牙齿一颗颗地打掉了。

      但是他忍住了,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罗宾,也许是他那已经快要崩溃掉的道德底线最后扯住了他的脚步。

      反正……他忍住了。

      他战胜了自己的愤怒——暂时性的。

      如果这之后钢铁侠还有什么刺激到他的举动,那么他就不能够再保证自己会不会彻底丧失理智,把托尼全身的骨头都给打掉。

      他发誓,蝙蝠侠绝对有这样的能力。

      雪发现自己劝不动韦恩之后,就干脆地离开了蝙蝠洞。

      刚一出电梯,就发现她们风花雪月的大姐头:风。正在她的面前,交叉双手,静静地看着她。

      “怎么了?”

      雪后退两步,靠在了电梯里面。

      这个时候风就顺势而上,一脚顶住了电梯门:“你,忘记了我们因为什么才跟韦恩少爷工作的了?

      你忘记韦恩少爷交给我们骑士陨落计划的时候是怎么说的了?

      你是不是……”

      “我是!”

      雪突然歇斯底里地大喊道:“我是,我是想要那个托尼·史塔克死!

      你的父母是病死的!我知道!我都知道!

      但是我的父母是死在ACP—226上面的!是被我亲手杀死的!

      这笔血债我永远都不会忘!

      还有杰克叔叔!还有杰克叔叔他!他是我第二个父亲!他是我最尊敬的人之一!

      他也间接死在了托尼·史塔克的手里了!

      你让我怎么面对这份血仇!你让我怎么忘记这份血仇啊!”

      “可是你很清楚,蝙蝠侠一旦开始杀人的话,那他……”

      “需要我告诉你,在我们加入之后,蝙蝠侠在行动中意外弄死了多少罪犯吗?”

      雪泪汪汪的眼睛里面带着令人不寒而栗的冷意:“蝙蝠侠只是个凡人,我们都知道,他也只是个凡人!他会哭!会笑!会愤怒!会悲伤!

      他也会失去希望!他也会失去信念!他也会一败涂地!

      纽约这么多年来,有多少好人一直如此?又有多少好人堕落下去了?”

      风无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