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ee333

      花念卿挣脱了云朝的手,灵力化剑在手臂上划出一道口,鲜红的血液顺着白皙的手臂缓缓滴落,本想直接喂给云朝又觉不妥,她转身将石桌上的茶盏拿起,倒去茶盏中的水,接了半盏才献宝般的捧到他面前。

      “阿朝,快喝下,你看看有没有用。”

      云朝轻叹一声,终是不忍,他接过茶盏放到一侧,握住她的手,生机灵力自指间而出,附上她的手腕,伤口转瞬便消失无踪。

      “疼不疼?”

      “不疼的,一点都不疼。”一边说着,一边端起了茶盏,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又似是有些懊恼,“是我不好,应该给你拿个干净的茶盏的,你这么讲究的人肯定嫌弃这是我用过的,不然我重新去取个再…”

      话还没说完,手里便空了,云朝拿过茶盏一饮而尽,花念卿拿出绢帕擦净了他唇边的嫣红,手又被握住了。

      “我心疼你还来不及,又怎会嫌弃你。”

      花念卿脸颊飞上两朵红云,拍了拍他的手,“你快仔细感受一下,有没有用。”

      云朝点头,进屋盘膝坐在软塌上,闭上眼睛仔细感受一番,睁开眼望着眼前的少女,“应是有用的,我要调息一番解毒,许要花费些时间。”

      花念卿点头乖巧的坐在对面软塌上,“我替你护法。”云朝颔首,闭上眼开始解毒。花念卿紧张的盯着他,生怕他稍有差池。

      半晌过去,见他额头逐渐渗出细细密密的汗珠,她拿起绢帕,想上前为他拭去,又怕打扰到他,她将手放下。

      一个时辰过去,见他神色不对,似是承受着很大的痛苦,她紧咬着下唇,手不自觉的搅着绢帕,不安的看着他一动不动。

      太阳西移,天光越来越暗,花念卿一一点燃烛火,见他的神色似有缓和,稍稍松了口气。

      最后的一丝阳光早已消失不见,一轮圆月高悬,初夏的夜里微风习习吹散了白日里的热度,花念卿心里焦急,却觉得此时燥热无比。想要修炼静心,怕云朝有所差池,又担心半盏血不够,正在犹豫要不要再放血的时候,云朝睁开了眼睛。

      见他清醒,花念卿跳下软塌,鞋都来不及穿便光脚跑到他面前,“阿朝,怎么样?毒可解了?血还够不够?要不要再喝点?”

      看着眼前一脸担忧,话语连珠炮似的少女,云朝好脾气的笑了,“还剩一些残余的毒素,已无大碍。”

      花念卿有点慌,“还有残余?那要不我再放点血给你喝?”说罢便要动手割腕。

      云朝握住她的手,将她拉入怀里,“没事了,我这几日再用功法逼出就行了,你给我喂再多的血也是一样的。”

      少女一脸忧虑,“真的没事了么?”

      “嗯,没事了。你怎么连鞋也不穿就跑过来了?”云朝将少女拦腰抱起,花念卿面色绯红,手不自觉的搂住男人的脖颈。将她在对面的卧榻放下,云朝蹲下身给少女穿鞋,花念卿心里甜丝丝的,嘴角咧开,快要飞上天去。

      穿好鞋,云朝在她身侧坐下,“日后一定要注意不要在人前显露,你这血脉太过厉害怕会遭人觊觎,我不想你遇见第二个李声南。”

      花念卿微垂下眼眸,嗫嚅道:“嗯,我知道了。”

      云朝握住她的手,墨色的瞳仁散发着温煦而坚定的光,“念卿,我既已决定娶你为妻,伴你一生,日后我会更苦心修炼,定会护住你余生无恙。”

      少女眼中的不安消逝,满眼氤氲着欢喜和柔情,“嗯,我知道阿朝定会保护我,我也要变得很厉害,也能保护阿朝。”

      云朝刮了刮她娇俏的鼻尖,“好。我先回去闭关,等我出来带你去城外骑马游玩如何?”

      走到门口的云朝似是想到什么,转身一脸温柔看向她,“这几日去梧桐山的人应要回来了,我会吩咐下去,人到了会直接带来见你。”

      她甜甜的笑了,“好,都听你的。”

      ……

      一连三日,花念卿没有出门,每日修炼、读书,悠闲的好似回到了当年的梧桐山的时光。比起梧桐山的藏书楼,云府多了许多好看的话本子,小竹见她喜欢,去临云城里收集了当下最时兴的话本,花念卿坐在葡萄藤下纳凉读书,津津有味,手不释卷。

      一个小厮模样的十几岁少年进了院,像花念卿行礼,“见过小姐,城主老爷请姑娘书房一叙。”

      花念卿挑眉,“城主可说有何事?”

      小厮低眉顺眼,“回禀小姐,奴不知,小姐请随奴前去。”

      花念卿放下书,给了小竹一个眼神,小丫头颔首。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