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办公室里直接做了起来

      托尼发的红包不到三秒就被抢光,扣除红包手续费,还剩下二十亿米元的黄金珠宝,九个人抢,平均下来每个人两亿多。

      当然这是拼手气的红包,有的人红包里的东西多,自然有的人红包里的东西少,抢多抢少完全看个人运气。

      张三丰的面前漂浮着一个诡异的红包,红包散发着微弱的红光,就这么直挺挺的漂浮在他面前。

      他本能的伸手一点,然后这个红包一下子就炸开了,大量的黄金珠宝等物品倾泻而下,如果不是他逃的快,差点就被这些海量的物品埋了。

      经过这一出,张三丰的心中再也没有了任何的怀疑,知道自己遇到了大机缘。

      “来人,去把你七位师叔都请过来,就说我有要事相说。”张三丰看着面前堆积如山的贵重物资,转头对这院子外吩咐道。

      不多时,武当七侠就联袂而来,一踏入院子,就被面前海量的金银珠宝晃瞎了眼睛。

      “师尊,这是?”大师兄宋远桥面色变了变,指着面前的黄金珠宝,一脸懵逼的问道。

      宋远桥有些怀疑张三丰是不是得了什么怪癖,怎么好好的把钱都搬出来了,难道是准备近距离的欣赏钱财的美妙?

      “师尊,这些东西似乎不是我武当所有,难道是武林上的同道送过来的?不过没理由啊,他们的礼品我已经吩咐人收好了,根本不用麻烦师尊。”老七莫声谷看出了一点名堂,但却不知道这么多的钱是怎么出现的。

      莫声谷不相信有人能够瞒过他们七人的感知,悄无声息的将这么多的黄金珠宝送到张三丰的面前,这根本是不可能的,江湖上不可能有如此恐怖的高手。

      并且这样的高手还不止一个,而是一大群,否则根本无法将这么多的东西都送上来。

      他们七人的武功虽然比张三丰远远不如,但是在江湖上也是一流高手,除了有限的几个前辈高人,他们七人可以说已经站在了最顶层。

      老五张翠山最为聪慧,之前进来的时候也没有擅自发言,直到两个师兄提出疑惑之后,他才终于准备开口了。

      “师尊,如果我所料不错,这些东西应该不是有人特意送上来,否则师尊的表情也不会这么平静,看来是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情况发生。”

      张翠山不知道是什么事情,但是想来这定然就是张三丰找他们七人来的目的。

      张三丰笑了,看着这七个徒弟道:“为师遇到了仙缘。”

      “什么?仙缘?师尊何出此言!”宋远桥呆滞了片刻,表示怀疑。

      虽然他的师尊被江湖人称为陆地神仙,武功出神入化,许多人见到了都要称呼一声张老神仙,但这不过是江湖人客气的称呼,并不意味着张三丰真的就是神仙。

      而且自古以来神仙之说就虚无缥缈,别人他不知道,反正他宋远桥是绝对不会相信这个世上有神仙。

      宋远桥有些怀疑张三丰有些老糊涂了,虽然这是对自家师尊的不尊重,但是人老了之后难免会犯糊涂,或说或做一些常人难以理解的事,这也是人之常情。

      不过这些黄金珠宝该怎么解释?

      身为武当派的大弟子,没理由武当派有这些东西他会不知道。

      对于宋远桥的怀疑,张三丰并不生气,他转头将目光看向其他六个徒弟,笑着问道:“你们的看法是不是也跟你们大师兄一样?”

      “弟子不敢,只不过仙缘什么的确实令人难以置信。”躺在竹椅上的俞岱岩委婉地说道。

      他的四肢被大力金刚指暴力碾碎,武功废了一大半,生活起居都要靠其他人照顾,如果不是张三丰命人抬他来,他根本不想出房门一步。

      俞岱岩有些担忧,都说人越老越糊涂,张三丰如今已经一百岁了,江湖中很少有人能够活到如此年纪还能蹦能跳,大部分的高手七八十岁都算是长寿,他比这些人还老了二三十岁,很难说这个年纪还能保持绝对清醒。

      不过这种犯上的话他可不敢说出来,忤逆师长可不是开玩笑的。

      “你们不相信也是很正常的,如果在这之前,为师也不相信,为师有办法证明为师说的是真的,现在你们跟为师一起念。”

      张三丰默默的在脑海中下载了神灵三法,然后大神念诵神灵祈祷术中的经文。

      七个徒弟见自家师尊如此信心十足,就知道自己没了退路,除了瘫痪的俞岱岩,其余人当下就按照张三丰的要求跪倒在地,一字一句的念颂起来。

      一刻钟之后,所有人都激动起来,包括原本卧病在床的老三俞岱岩。

      如果说其他人是增加了功力、明悟了武学至理、甚至创造了属于自己的武功,那么对他而言,这次的祈祷就是让他重生了。

      他原本瘫痪十几年了,试过诸多的手段,但是没有一样对他有用的,久而久之,俞岱岩已经接受了现实,知道自己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一辈子只能躺在床上等死。

      没想到念了一遍祈祷经文,他的身上居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原本碎掉的、并且已经长在一起的骨头,居然一块块重新崩开了,然后再次组合,硬生生的恢复了受伤之前的状态。

      不仅如此,他废掉的一半武功也回来了,原本淤堵的经脉重新被冲开,功力甚至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这是何等不可思议的事,也就是说从今天开始,他俞岱岩又能够重新站起来了,武当七侠重新变得完整。

      “师尊!”

      俞岱岩翻身站了起来,脸上带着悲喜交加之色,嘴唇不住的颤抖,千言万语只化作两个字。

      “三师弟(三师兄),你居然站起来了?这真是太好了。”师兄弟们看见俞岱岩居然站起来了,一个个顿时大喜过望。

      天可怜见,自从俞岱岩受伤之后,他们这些师兄弟在他的面前说话都要小心翼翼,斟酌再斟酌,唯恐刺激了他。

      他们曾经也想过很多的办法,寻找当世有名的医生,在各个名山大川里寻找能够令断骨愈合的珍贵药材,但是无一例外都以失败告终。

      久而久之,他们都不愿意提及这件事情,没想到今天俞岱岩终于又站起来了。

      张三丰也是惊喜莫名,连连道了三声好,可见激动之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