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恐怖灵异>

      【哔,检测到宿主在成为职业选手后已完成第一场队内训练赛,现将挑战任务规则更新为熟练度模式,每个英雄熟练度达到100、500和1000点时将触发挑战任务,宿主每完成一场排位赛获得英雄熟练度*1,每完成一场训练赛获得英雄熟练度*2,每完成一场正式职业比赛获得英雄熟练度*3。】

      【哔,转换后宿主各英雄熟练度如下,圣枪游侠:621/1000,未来守护者:103/500,迷失之牙:126/500,狂暴之心:129/500,山隐之焰:139/500,熔岩巨兽:17/100】

      训练赛结束后,教练组把选手们叫到一起简单做了一个复盘,分析对局中双方做的不好的地方和需要注意的细节。没多久原本约了训练赛的对手就到位了,于是教练组便宣布替补选手们自行训练,然后带着主力选手们准备开始正式训练赛。

      杜康决定先从剑魔和船长两个英雄开始练起。剑魔这个英雄在整个19年都是第一梯队的英雄,而印象中同样现在火热的厄加特,到了夏季赛和世界赛就不再有人使用了;另一个英雄船长是属于如果能练出来就会成为压箱底武器的英雄,如果对手选择肉盾型的英雄,己方能拿出船长来打发育和后期,会为队伍的战术多许多选择,并且这个选择几乎从未出现在RNG历任上单的战术储备中过。

      杜康将训练号退出,换回了自己的号登录艾欧尼亚,练英雄的话不能直接上峡谷之巅,没有那个英雄熟练度硬玩不仅掉分还害队友,一区的号自从完成上王者的任务之后就再没有登录过了,胜点衰减后应该不会碰到特别强的对手。

      “杜哥自己单排吗?要不我们俩一起?”思绪向杜康发来了双排邀请。

      “我想自己练下英雄,没怎么玩过可能有点坑,你确定要一起吗?”

      “嗨,早就过结算了,新赛季又没开始,分有啥用,你坑的话就当负重训练呗。来来,一区我加你,叫肚子很痛是吧?”思绪也登上了艾欧尼亚的账号。

      杜康印象中思绪没有代表RNG打过任何一场比赛,但不管是训练赛还是rank里,他的发挥都挺不错,他喜欢用奥拉夫、巨魔这种偏入侵型的打野,在前期带节奏,另外还有一手绝活猪妹,排位里不轻易用。下午和晚上的训练里,杜康慢慢体验到了船长和剑魔这两个英雄的魅力,船长发育的很快,而且带行窃预兆的话发育速度突出一个离谱,只要不想着杀人,只堆经济和防gank,船长很自然就能在十几分钟的时候领先对位一千多的经济。而剑魔的魅力就在在于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出了黑切和血手之后能成为团队稳定的前排和追击手,能打能抗能收割。

      练习过程中杜康也发现,随着自己对游戏的理解越来越深入,以及游戏对局数量的增多,练英雄的速度也变得更快了,自己没玩过总见过别人怎么玩,几局下来熟悉了技能的连招释放,就能在王者局和人打的有来有回了。

      “杜哥你怎么这么喜欢行窃预兆这个天赋?我看别人船长好像都是带不灭之握的多。”可以说游戏是最快能拉近两个男生距离的社交方式了,一起双排了一天交流下来,到夜里回房间的时候两人就已经很熟了,思绪一边泡脚一边问杜康自己疑惑已久的问题。

      “因为当你比对面领先一把无尽的时候,伤害真的会高很多。”杜康已经洗完了澡开始看剑魔和船长的视频了,有体力药水也不能天天用来熬夜,不然早晚被人怀疑。“其实在我的理解里这是一个期望的问题,就拿行窃预兆和不灭之握比,首先我玩船长在前期没有想单杀对面,那么不灭之握增加的伤害对我来说就是不重要的;不灭之握的恢复是最大生命值的2%,前期的恢复血量在10~25之间,但我如果偷到一个红药就是50,如果偷到的是饼干,也平均相当于触发3下不灭之握;那剩下需要比较的就是每触发一次不灭之握增加5点最大生命值,和行窃预兆带来的经济收益了。在游戏进行到15分钟的时候,多出两百多点生命和多一千多金币,我的选择是钱。”

      “靠,这么复杂,杜哥你不愧是念了大学的。”思绪前面听着还有点懵,听到最后选200血还是1000金币的时候恍然大悟,这不废话吗,1000块钱买啥肉装都不止200点血了。“杜哥你想的通透,有个事你帮我分析分析呗,你说咱们俱乐部都已经有锅老师和卡萨哥两个顶尖打野了,为什么还要把我招进一队呢?大家都知道他们俩风格互补,一攻一守,我从那天接到消息就一直在想,为什么会是我,招我进来有什么用?”

      “呃...你说的这个我就真不知道了,或许是你试训的时候有哪些闪光的表现打动了教练吧,你别这么不自信,从我们一起打过的训练赛和rank来看,你玩的真挺好的。”这道题超纲了,杜康只知道最终思绪确实没有为RNG出战过哪怕任何一场小比赛,直到卡萨离开之后,也是又高价买进了小龙堡来培养。

      “诶,我知道杜哥你是安慰我的。我从小就想打职业,但我不是那种天赋特别好的人,我17年就在二队了,打了一个德玛西亚杯,没赢。18年打了一年的LDL,输输赢赢的,都没进季后赛,你要说教练能看中我什么地方,说真的我自己都不信。”

      杜康干巴巴的安慰显然没有对思绪产生任何帮助,他一边说着一边低着头看着泡在水里的脚。

      “一开始打职业的时候我也想过,要有一天能和身边的这帮兄弟一起,拿个世界冠军回来。不过后来比赛打得多了也就知道了,能拿世界冠军的人,跟我们真的是不一样的人。”

      “像JackeyLove这种真正的天才,俱乐部愿意等他两年,等他能打职业了,第一年就拿了我们LPL第一个世界冠军!他上个月才刚过了他18岁的生日,我上个月也过了生日,可我20了,一场LPL比赛都没打过。”

      “世界冠军呐...”

      王康灿依然低着头看着泡脚的盆,盆里有他的脚,和被水光扰动的梦。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