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丈夫上司侵犯失去理智在线观看

      “师傅,昨天谢谢您帮助请假。”

      “没事凤儿,给你们组长说过了,去找你组长补个假条吧。”

      “好的,师傅。还有个事情麻烦您。“我此刻在心底不断的拿捏者将要说出的话,试图将要从口中表达的话语说的明白又看起来正常。

      “你说,孩子。”

      “现在我家就只剩下父母和姐姐。一般不会再有人来找我了,若将来再有人来找我,就说我不在这里上班。我的朋友都知道我住在那里,我不想因为其他的事情,再影响正常工作。”

      传达室的师傅痛快的答应了,还夸我是努力工作的青年。

      日子照常的向前滚动,尝试着将自己的难过消耗压实,不被传达室师傅时常传递过来的话,撼动我的心。

      “凤儿,又是那个小伙子来找你了,你记得从后门回家。”

      又一天下班,出了车间门就看间传达室的师傅迎面跑来:

      “凤儿,你还是去见见那个人吧,来了很多次,态度说的恳切。他还说,再不让他见,他就开介绍信来厂子,也要见到你。”

      我呆愣在原地,心想:多合适的理由,一个不的不去见他的理由。

      “凤儿,你去见见他吧,他总来找你,对你也不好,影响你将来找对象的。”

      我点点头,说到:

      “师傅,我写个字条给,麻烦您帮助带给他。”

      纸条交于师傅,转身朝后门走去。我的身后方法仿佛有一个灵魂出窍的自己,试图冲破身躯的束缚,要奔向等在厂门口的他。另一个虔诚的低垂着脑袋的我,驱动着身体走向后面。心的正中,还有一个本我,一会儿伸手拉拉出窍的灵魂,一会儿扯扯虔诚向前的自己,来啊!我的三个自己,我们和解吧。都停一停,或许有如果,有如果,就有了假如,假如现在我不走向后门呢,咱们三个都停下来想想,三个我相互看着彼此,又走散开来

      我此刻觉得周身清冷,每吸一口气,这气息就能瞬间抵达脚底。付玉笙!看了我的信,你一定都明了,一定回遵从我的内心,不会再来找我的,我知道。我知道两个相吸的人是最尊重彼此的心意的。付玉笙,我也把你不知道的,我的秘密说给你听了,你回去吧,回去吧。

      我倾听着心底说给付玉笙的话语,这话语似乎也在呼喊我。回去吧!回去吧!是的,我确认,也有个声音在对我说,回去吧!回去!

      我恍惚的抬起头,四周已没有了日常工作的同志。下班时间,怎么厂子里空无一人。我左顾右盼,发现身后的景象正在加速向后退。身体左右的厂房和树木仿佛浸泡在深水之中,周遭都呈现出在水底波光粼粼的样子。所有的东西都在扭曲变形,我此刻能听到自己清晰的呼吸声,甚至能听到自己脑海里冒出了来的疑问。我怎么了!我疑惑的问自己,这疑惑竟然还能在周遭的水景里回荡晕开,呈现无数个“我怎么了“

      “萧桦!萧桦!做噩梦了?快醒醒,醒醒,醒醒……“

      急促的呼喊声将萧桦从梦中叫醒

      “姐,我梦见咱姥姥了,“萧桦一骨碌从长沙发上坐起。

      “胡说,你出生时咱姥姥已去世,“萧雅微微抬抬肿胀的眼皮说到,“你都没见过她面,你梦到的至少个名词。”

      “真的,我在二姨家见过姥姥的照片,我梦见的就是姥姥,告诉你,哦!咱姥姥身边还跟着咱妈……”萧桦说的兴奋,仿佛姐妹俩的母亲还在人世,好像此刻母亲也会如从前一样笑着从西屋掀起门帘,笑着对两姐妹说,两个小妮子,是不是又梦见妈妈打屁屁了?

      萧雅此刻听闻妹妹含带着喜悦的话语,神情呆愣一刻,说到:

      “咱妈真偏心,又让你给梦见了,还是她最疼你。”

      ”“啊!姐姐,你不要这样吗。听我说啊!”

      ”“你说,你说,”萧雅慈爱的说。

      “你以打断,我都想不起来了。对了,咱姥爷和姥姥怎么认识的?”

      “啊!”萧雅被萧桦突然转换的话题搞得有点蒙,“你怎么开始八卦了,一会咱妈,一会儿姥姥,姥爷的。赶快收拾下,今天是最忙的一天。”

      是啊,今天会有很多人来和妈妈告别。

      萧桦起身走进妈妈静卧的房间,望着如深睡模样的母亲,萧桦心中没有难过,仿佛妈妈只是在睡觉。这提不上叫自我欺骗,只是心中是这样真切的感受。

      “萧桦,姑姑来了,出来迎下。”

      随着萧雅的呼喊,姑姑香叶走进外屋,手里拿着裁剪好的孝布。香叶姑姑还说以往的样子,嘴中还说着:

      “小子的公公前天去世的,我着是两边跑。雅,你过来,我给你说说,今天和明天下葬都准备点什么。”

      萧雅从席上站起走到姑姑身边认真记录和学习需要准确的一切。

      香叶姑姑边抖动着手中的孝布,边说到:

      “你是长孙,你姑我也老了,现在我给你妈收拾整理,到你姑我的事儿上,你可以操心!”

      萧桦被姑姑最后的上挑音震的两耳嗡嗡,后背汗毛被惊的竖立起来,情不自禁的嘴角下撇,一脸嫌弃。

      萧雅也恍若惊醒一般抬抬眼皮,说到:

      “您都说点什么,你年轻力壮的,不要说点这样的话。”

      此时,二姨家的梅姐正前脚进门,一眼瞧见香叶姑姑,另外一只未能迈进门槛的脚停顿在了身后,前脚也欲向后撤,脸色也由悲伤转为厌恶和不屑。稍顿,还是整理了下面部表情走进屋内,给妈妈上香后坐在萧桦身旁,还时不时的用眼睛剜看香叶姑。

      萧桦两边看看,心中不由纳闷,心想:“没见过姑姑和梅姐见过面啊,怎么看起来比自己还反感姑姑。”

      “看那样子,!还是那副嘴脸!“梅姐在我耳边低语,“那里来的傲气,见天一副高人一等的样子。天天欺负小姨,你姐还能在这个时候和她站在一起。”

      话闭,梅姐还回头望了一眼妈妈静卧的地方。

      “她在教我姐怎么裁制孝布,妈妈去的突然,我们都不知道怎么准备。”萧桦解释道。

      “这会儿装好人呢,不是以前气你妈的时候了。”

      萧桦听着梅姐数落着香叶姑姑既往的不是,脑海里也翻腾着自己和姑姑仅有不多的场景。

      萧雅自小随父亲去大厂幼儿院上学,萧桦跟着已从车间调到托儿所的妈妈。雅每天跟随幼儿园阿姨学习简单的语文和算数,跳舞和唱歌。桦每天跟妈妈一起上班,随妈妈和小朋友们一起唱妈妈经常在家唱的儿歌,吃妈妈做的拿手小菜。雅的幼儿园中午放学,父亲就让住在单身宿舍的香叶姑姑接雅放学。桦羡慕雅可以在节假日站在厂子里的大舞台上,身着演出服给上千人演出,雅羡慕桦每天都可以在妈妈身边。雅不知道,桦虽然天天在妈妈身边,也会有她自己的烦恼,更不知道桦会羡慕自己能歌善舞和演出表演的机会,桦也不知道,雅天天都要面对自我良好的香叶姑姑的痛苦。香叶姑姑当年也是豆蔻初开,天天忙着寻找自己人生的伴侣,那里会照顾一个淘气的孩子,尤其是像雅这样,一个可以上房爬树的假小子。用雅的话来说,她和姑姑相互成就了彼此‘的斗智斗勇’。雅不爱吃茄子,年轻的香叶为了收拾这个假小子,就会在某次败下阵来后,给小雅的午餐里散满茄子。小雅在机灵也只能在文斗中获胜,不敢触碰年轻香叶爆发武斗的界限。于是,雅选择把不爱吃的茄子倒掉,为了宣誓自己的‘主权’,雅选择把茄子倒在香叶能看到的垃圾筒里。并在父亲来接他上学时,撒娇说肚肚饿。这样的恶斗终究挤爆了香叶的忍耐力,某天,桦在妈妈腿上咚咚的喝着菊花晶水时,看见父亲一脸的匪夷所思,提留着雅跌跌撞撞的进了家门。把雅拎到妈妈面前后,在西屋五动六气的扎着他二八大车。雅此时头发湿湿,脸颊通红,一脸的怒气,是的,一个小孩儿,一个在上幼儿园的小孩,一脸的愤怒。妈妈连忙放我下,去抱小雅,雅才表情缓和。桦看妈妈抱姐姐,就嚷嚷着也要抱抱。

      “叫什么叫,一天都跟着妈妈,这会儿还来和我抢。“雅两手将小拳头握得紧紧得,大声得叫着。

      父亲闻声从西屋撩帘,

      “再叫唤!揍你。”

      雅闻讯迅速站直,低头无声。

      “孩子他爸,孩子头发都是湿的,两个小脸还滚烫,先别吵孩子的。看看孩子身体有没有事儿”妈妈以为雅是发烧,出汗把头发都浸泡湿了。

      母亲心疼的一手拦着雅的小身体,一手用手背贴着孩子的额头比对着温度。

      “她会有病,她英勇着呢,你没见她多有力气,把她姑都推到了。”

      母亲听后连忙用手上下检查着小雅的身体,眼眶控制不住的留下眼泪。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