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番号搜索器

      “正是!晚辈敢不从命。”

      陈留一落地,富贵就闻到一股药香,知道这入山门的事,稳了。

      又一炷香的功夫。

      陈留再次施展御空术,两人在天上腾云驾雾,直奔凝丹殿。富贵在天上先是怕的浑身发抖,而后一想身旁这人乃是内门弟子,肯定不会让自己掉下去摔成肉泥的。也就放心了,感受着这“背起了行囊”的快感。

      富贵一下子就领悟了“会当临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意思了。

      富贵感受了这御空飞行的潇洒之后,想起自己曾经左脚踩右脚上天的事,就忍不住的出声问道。

      “前辈,这御空术要到什么修为才能修炼啊?我曾试过御空,不过三米就摔了下来。”

      陈留却一脸震惊的看着富贵,因为富贵不过是炼气中期的修为。先不说有没有御空术的功法口诀,有没有师长指导,光是能自行领悟且试飞成功这天赋,内门中也没有几人啊。

      这倒是陈留想岔了,富贵那时魂穿附身之后,本身已是走火入魔了,他能飞三米,那是走了狗屎运了。一般修士遇到走火入魔,哪里敢再使用灵力。

      小命就一条,死了就完了。

      陈留想起师父那句兄长,再加上富贵这“天赋”,陈留觉得这人应是师父的亲人后辈,自己可不能怠慢了。

      “哎,什么前辈不前辈的。我们年岁相差不大,你我以师兄师弟相称即可。”

      陈留心想,若是此人真是师父的后辈,以后说不得要经常共事。他虽不管俗事,但还是决定先接触一下。若此人懂些规矩礼数,日后相处起来倒也容易;若是个飞扬跋扈的,还是趁早划清界限为好。

      巧了,富贵也是这么想滴。

      富贵当下也不敢托大,还是十分谦逊的与陈留交谈。气氛变得轻松融洽起来,等到了凝丹殿,两人也都得到了想要的答案。

      “师弟,我们到了。你且整理一下衣衫,而后与我一同进去拜见师父。”陈留这一路交谈之下,对富贵有了大致的判断,觉得此人不卑不亢,说话也有理有据的,倒是很对他的脾气。

      富贵整理一下衣服,抬头看了看那大殿上凝丹殿三个字,深吸一口气,就抬脚跟随陈留进殿。

      “晚辈王富贵,自王家村而来,拜见冯丹师!”富贵恭敬的冲那人弯腰拱手行礼。

      本来富贵是不知道这人姓什么,做什么。还是在客栈里仔细的看了几遍玉简才总结出来的。他爹王安在玉简里多次提到了一位姓冯的炼丹师,又说起骨碗,想必这之间有什么联系。富贵猜测,骨碗许是冯丹师赠与老爹的。

      “贤侄请起!既是自己人,就勿要讲这些繁杂礼数了。且坐下休息。陈留,备些茶水糕点,让我这贤侄吃些东西。”

      冯宇,青云镇方圆数千里最著名的丹师,凝丹殿殿主。平日里各长老,内门弟子的丹药都是出自凝丹殿。

      可以说,冯宇的存在,给青云派中高阶修士的修行提供了保障。

      虽然这冯丹师,是青云派后来用灵药灵丹强行提升到金丹境的修士,平时里也不管门派事务。但要是给青云派金丹排个名次,冯丹师绝对在前五。

      丹师之地位,可见一斑。

      冯丹师让陈留准备茶水糕点,其实是让陈留先行离去,两人交谈之事需要保密。

      “贤侄持这骨碗前来,想必兄长他,他……唉~”冯宇本想说些什么,可一想到兄长曾经,现在又……他也不知要如何开口了。

      “冯叔,家父……家父,应是仙逝了。离开之前,只留下了这骨碗。我从父亲的心得玉简里得知骨碗乃是冯叔所赠,就想着来知会您一下。顺便向您打听一下我父当年的事情。”富贵尽量把话说的委婉客气,只是语气还是不自觉的变得沉重。

      “这……唉~我知道了。这骨碗,确实是我曾经送给兄长做纪念的。只是,实在是太晚了。只希望兄长仙逝时想起此事,不会觉得留有遗憾就好。曾经的事,都过去了,贤侄还是莫要问了。有些事,还是不知道为好。”冯宇流下两行清泪,悲伤又落寞的说道。

      “是,此事全凭冯叔做主,小侄不会给您添麻烦的。只是小侄还有一事相求。”富贵知道此事另有隐情,只是现在不是询问的时候,只得先应承下来。打算先解决自己走火入魔的事情。

      “贤侄是个懂礼数的,想必是遇到了什么困难。我与你乃是叔侄,但说无妨。”冯宇不想告诉富贵以前他们兄弟二人的事,但富贵的事,就是他的事,自己定要相助。

      富贵面露犹豫,又好似下了决心。谨慎的对冯宇讲述自己走火入魔,以及昏迷醒来后的事情。希望冯宇能帮他度过难关,言语之间也透露出几分对修行的坚持。

      只是前世的富贵和今生原本的富贵,都不是那种喜欢道德绑架,贪图便宜的人。并没有提出让冯宇助他拜入青云派,只是说此事过后想要云游四海,看看外面的事情。

      “何故如此!贤侄如今没了去处,又因走火入魔修为停滞不前,且留在青云派,待修为恢复,就拜在我的门下如何?”冯宇看着富贵那小心翼翼的神情,心中一痛,想要弥补一下当年的事,竟要收富贵为徒!

      这倒是出乎富贵的意料了。富贵对这次拜访并未报太大希望,一是他父子二人虽然并不富裕,但从来没有想过要靠别人;二是富贵觉得自己不过炼气期的修为,老爹的交情也过去这么久了,能够助他度过难关就知足了。

      看来,老爹当年的事很复杂,老爹临终之际却又离家而去,现在自己什么都没问到,如何能离开?。

      不过,一个炼气期修士,能拜入青云派冯丹师门下,这事情传出去恐怕要引起门人弟子感慨了。

      “谢冯……,谢师父关心!”富贵十分感动的回答道。

      这可是鼎鼎有名冯丹师!这就是富贵穿越之后的第一个大腿啊!果然,主角就是主角,走到哪都能凭借主角光环度过难关。

      青云山主峰。

      “哈哈哈哈哈哈!这几天在贵派多有叨扰,加上族内事务颇多,俺兄弟二人就不多留了。哎,要不是族内有要事,我定要再磨那冯丹师几粒丹药!冯丹师不愧是咱青云镇最强丹师,那老芋头一听是冯丹师炼制的丹药,竟差点咬到俺的手指头!”

      那烈火堡张家老二,扯着大嗓门喊道。这厮看着憨厚老实,实则精明圆滑。也不知为何,每次遇到玉符门的玉梦林,总要调笑几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