榴莲视频app下载免费观看ios

      噗!圾

      轻微声响未曾传开,却不是来自盖通之身。

      “离青小心!”贾原在远处提醒,他神情意外内心悲哀,全力出拳将盖迪和洪正逼退。

      离青低头,一截剑尖已透过心口,疼痛让身躯颤抖,然而灵魂更觉苦痛,灰蒙眼眸陷入无尽幽暗。

      “大长老......宫年!”“为,为什么?”

      “唉!”离青背后之人轻叹一声,黑瞳有寒光内敛,“幻月门已被控制,门主已死,你和贾原也会追随而去。”

      “如今,我独掌宗门,总感觉缺少点什么。”宫年缓缓拔剑,语音轻微。

      贾原飞身而进,“离青,都怪我!”

      “낤宫年,你为何要这样做!”“叛ٺ徒!”“为什么!”

      盖迪神情漠然,洪正面容阴酇冷,两者逼近、合围、剑光闪烁杀气腾腾。

      离青萎靡不倒。

      宫年终于抽出剑身!

      “瞎子,早就料到你会袭杀我!”盖通挥掌拍出,嘭!离青身上道道剑光如刺뜻突出,灵魂和肉身瞬间被搅碎,一代皇者就此陨落。

      “离青!”贾原语音已嘶哑,眸光已暗淡,噗!他一口鲜血喷出,而后拳头渐渐紧握,微颤之身慢慢平复。

      “卑鄙无耻!”

      “国难当头,你竟然引狼入室!”“宫年,原来你真是狼心狗肺!”

      宫年轻轻摇头,“和风口,今夜必被攻破!”“所谓家国,破灭在即。”“幻月门,不复存在。” 몢 “这些都不是重点,关键是你也要死了。”

      怒火靃鼓动胸膛,贾原极力压制,而后冷眼看去宫年,“你以为,圣剑宗会让你活过今夜?”戱

      盖迪再次逼近,“贾原,休要胡说!”这次你逃无可逃!”

       䵻 洪正眉头微皱,手中之剑鸣颤不休,“盖通,其余人怎么还未汇集此地?”

      “幻月门那边没有问题,应该快到了!”盖通说完,同样朝贾原迈步。

      轰!

      贾原已然动手,拳意凌厉锁定宮年,无尽灵力凝聚拳头之上,嘭嘭!大地震动,山石粉碎林木焚化,星月为之暗淡!

       宫年运剑而动,剑光闪耀四方,剑意催发六道剑气飞掠,快过流光!

      洪正阑腾身而下引剑坠落,剑意无穷剑光森寒,万般萧杀!

      嗡嗡,盖迪挥剑斩出,剑气沸腾威能无穷,淹没⦮所有!

      獌盖通身化数影,斩、刺、切、割、点,招招狠辣,剑剑夺命。

      嘭嘭,轰!

      灵力炸꺙起虹光闪烁,大锤之拳连连爆裂,贾鼞原不断退步,所过之处转眼就被抹灭,万物萧索,地动山摇!

      华光随之绽放,点亮黑夜!

      咳咳,贾原口口咳血,他完全落于下风陷入生死危局,然而其身不屈,战意沸腾!

      他倾尽全力,点燃灵魂,每一拳都打出无上拳意领悟,轰出天地规则!

      然而敌人太强떵悍캾,三位人皇,一名人王圆满!

      “死志之人,燃尽潜力,果然可怕!”宫年冷庍厉攻击,轻叹一声而后将贾原震退。

      ꁕ嘭!洪正斩上贾原防御,寒声道:“貶他会油尽灯枯!”“杀!”

      轰咔,贾原防御崩溃之时,盖迪已运剑刺入自身肩膀,顿时鲜血飘洒!

      盖通伺机而动,一剑割开贾原小腿。

      贾原游身后掠,置之死地,后发先至,一拳轰向宫年,这一拳威能无敌,拳意所致,时空竟有凹陷之感! ﺦ

      咚!宫年万千虚影瞬间就被打爆!

      “就是现在!”宫年嘴角冷笑,眼眸狠厉浮起,身法诡异寻踪而进,一剑切向贾原咽喉。

      此时天上有洪正封死,身后有盖迪劼阻拦,身侧有盖通袭杀而至,眼前有必杀之剑。

      贾原避无可避,心叹一声,死又何惧!随后不闪不避,双拳同时轰出就要和宫年同归于尽!

      突然!

      剑光闪烁,咻咻!

      白芒涌动天地就像飘羽,空间有停顿之感,幽怨白光刺向宫年咽喉,攻其必救!

      红光闪烁世界只如飞花,时间有加速之意,虹芒钉去盖迪心口,不退却必遭重创!

      啵.....

      两道灰色剑气锋芒毕露,一道飞天遁地刁钻诡异,斩向洪正胸膛。一道灵巧有机只若流光,飞夺盖通双目!

      “帝器!”宫年大惊失色,不顾敌手挥剑自救,一剑切向洁白之剑然而并未击中。

      嘭,咚!贾原两拳相继轰在宫年胸쵄膛,将他打得咳血后退,身陷大坑。

      贾原只如天神坠地,嘭嘭,数拳将宫年防御轰爆,灵力之光翻卷而上光彩夺目!

      “ଽ你该死,当真该死!”贾原一拳将宫年胸膛轰塌,接着两拳打断对方锁骨,┉随后一拳击碎对方鼻梁,再一拳顶去对方下颚。

      讥 “呼啊!”宫年腾空而起!

      贾原冲身而㚽上,嘭嘭嘭!拳拳锤在宫年心口,就像重锤敲打,流光和鲜血不时飞溅,天地激荡。

      宫年浑身浴血双眼难以睁开,灵魂⭑绝望肌肉痉挛,他垂死挣扎之间疯狂燃烧灵力,“贾原,我死也要拉上你!”

      “叛徒,走狗,汉奸!”“睯死!”贾原不顾一切,全力镇压,轰,一拳将宫年攻击震溃,再一拳将其置于死地。

      嘭!宫年应声爆化,无穷灵力倾泻,最终化作一团血雾随风而逝。

      К “该死!”盖迪虎目震惊游身后退,数剑圈点、撩挡,弹开赤红之剑。

      轰!长剑㆘明亮如月,斩落盖迪之背,其身防御震动灵光飘洒蛳。

      叮!浅蓝之剑浮现,明光凝聚剑尖,眨眼߂刺向盖迪咽쏟喉,他诡卑异闪避。

      “可恶至极!”盖迪腾挪之间,白虹刁钻诡异瞬间便割开自身膝盖,他痛喝道:“你们是谁!”

      无人回答,只有剑光回应,黑影,白虹连连朝他发动攻击。

      盖迪诧异,“几名人王,竟敢袭杀人皇!”“找死!”

      洪正运剑而下,嘭!一剑便将灰色剑气斩爆,而后寒声道:“可恶至极!”

      这时一道身影已然逼近,身着黑衣容貌怪异。他手持寒光之剑挥剑而动三剑迸发,剑光闪耀剑意沸腾,无所不穿锋锐难挡!

      “不过如此!”洪正手௭中之剑鸣颤不已,斩,切쟾,刺,剑剑夺命万般萧杀!

      “啊!”

      盖通左目被灰色剑气割裂,一声惨呼!

      无名这一剑,后发先至灵巧有机,以苫袭杀破袭刊杀,盖通避无可避!

      “谁......是谁?”

      “废我,一目......ᛄ杂碎该死!”“该死啊!”盖通跌跌撞撞朝后退步,双掌握眼,手指缝隙间鲜血流䷛淌。

      他疼痛难忍。

      “盖通!”盖迪眼೹见儿子心神涣散颓然坐地,他心底万般担忧,儿子若被追击必死无疑。

      可是他一时难以抽身,围攻之人不过人王修为,然而配合默契袭杀有道,手中全是皇兵而且均为极品!

      咻!一名黑衣少女婀娜而行,眨眼便靠近盖通,拂手间红影闪烁,四只血蛙将其困在中央。혳

      “这,这是什么鬼东西?”盖通只觉灵魂有莫名危机席卷,染血面容不时痉挛,身躯颤抖。

      他深知只要移动一寸,自身顷刻就会化作血水。

      少女弃之不顾,朝盖迪飞掠逼近。

      呛!双剑相交,火星喷发,狂暴灵力层层如波,鼓动四方。两人瞬间后掠,而后再次相杀!

      “该死之兽!”

      “兽族该死!”洪正眼眸震撼,黑衣青年不过人王中期,可是防御不输人皇,肉身太过恐怖錔,拼杀之下竟然毫发无伤。

      蟏 比妖兽还要妖孽!

      那暗影之中的女子,时不时袭杀自身,诡异无比宛若幽灵。手中短剑,一时飞花一时飘羽。

      轰!洪正防御震动裂纹崩起冸,气机鼓荡,虹光随之倾泻,咚咚,他朝前跌数步!

      贾原之拳,蓰凌厉无敌!

       “贾原长老,抱歉,我们来晚了!”无名传念,“离青长老他......”

      贾原神情落寞,眼眸怒意涌动,“他,陨落了!”“感谢援手!”“你是?”

      磳念动之间,贾原左右开弓,连连扷轰向洪正。

      ㎺“皇室,无为,其他容后再说。”无쌱名轻叹一声,“离青长老,我们这就为你报仇!”

      “寒......你去协助他们。”无名出剑之间给君如岚传念,“盖迪狠辣,多加小心。”

      㳮黑影深处,君如岚眼眸暗淡,㖃心底轻叹一声,而后朝敌人掠去。

      袭杀之人离去,洪正并⬸不觉压力减小。自身修为和贾原不相上下,而眼前这名黑衣青年,时常给他危机之感。

      念动之间,洪正运剑搏杀剑气纵横,剑햫光涌动仿佛就要撕〥开黑ꅀ暗,斩见曙光。

      无名手持寒光之剑,剑虽平凡但有时见首无尾,有时影踪不定。

      贾原之拳刚猛冷厉,大杀四方拳意沸腾,轰破重重阻碍!

      该死!洪正心有惊异,自身被封困,如此围杀无需多久必败无疑。盖迪长䆃老分身无术,当前我方已陷入危局!

      无名有所察觉,“贾原长老,速决!”

      贾原也有感知,“洪正必疦死!”念动之间游身入空,燃烧周身之力挥拳朝洪正轰下,拳风震动大地,拳意重重如山罩落。

      轰!

      咔嚓,洪正防御之力转䖩眼崩塌,他目露惊诧,“该死!”而后震动身躯,唰唰,连连挥出八剑,冷厉无匹!

      然而,嘭,无名两剑交叉挥动,剑气如弧直接ṙ将敌手萧杀剑气搅碎,ਜ而后引动《大荒坚决》第十二,第十三式빿。

      嗡嗡!

      天空倾出一剑ﴜ,灰色剑气锋锐又诡异,斜斩洪正头颅。啵,又一道灰色剑气朝地斜掠而上,同样斩上敌人头颅。

      “这......”髯贾原心有震撼,不过并未多想,两拳便将洪正周身封死!

      “见鬼!”

      “这是什么法门?”洪正眼眸惊骇,两剑交错之际当空旋转自身闪避过去,只差毫厘头颅便被割下。

      然而洪正不及感叹,狂暴之拳已然轰至身躯,嘭,咚!其身就像陨石坠落,深深陷入大坑深处。

      噗!

      “你!”“我......”洪ḕ正言语失声ꪤ眼眸瞬间暗淡,只觉心口有剧痛上浮,五脏六腑已然焚化。

      无名轻震手中之剑,剑气奔突直接将洪正搅碎化作飞灰Ϟ。

      贾原置身大坑边缘,暗叹一声,“杀伐果决,后ᑽ生可畏!”

      햄清风渐起,黎明已近。

      贾原远饋见围困盖迪之人暂时无㸊忧,面向无名,眼皮轻微抖动,囸“那名폖小畜生,我先将他斩杀!”而后传念将所见所闻简明告知。

      צ“贾原长老,你协助他们围杀盖迪,此人交给我!”

      无名神色平静,从地下捡起盖通之剑缓步朝其靠近,同时轻敲剑脊,叮..... 噬

      “你干什么,你是谁?”盖通不敢妄动,服过丹럧药后脸上血迹已干,只是身躯微颤。

      啪嗒,轻微声罦响,四只血蛙朝前跃出两小步。

      “该死!”“你敢动我,圣剑頨宗与你不死不休!”“那时,我必然杀你父母,夺你妻儿!”

      当.....无名再敲剑身,“好剑,如此锋利,很容易就能刺ꬊ入心脏。”

      “而且心脏瞬间焚化,好啊!”

      “我见不得쯡恶人欺凌弱小!”无名提剑看去盖通,双眼略有迷惘,⺡“现在,我比你还恶!”

      “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总有机会杀你全族!”盖通左眼又有血水崩出,气息拚妖邪神态疯狂!

      “我先杀你䘜,햹再杀盖迪!”无名才说完便䝙挥剑斩去盖通头颅。

      ﷍ “你!”盖通身躯颤抖,然而锋利之剑却是搭在肩봂头,他无比愤怒,“有种你杀了我!”

      “住手!”不远处盖ꢙ迪怒喝,而后全力攻击欲挣脱围困。

      “啊.....”盖通高声惨呼,如狼咆哮!

      只见盖通之身无尽灵力ꐻ之光绽放、倾泻、熄灭。几个呼吸之间,他极度萎靡周身空荡,一身修为皆尽废去!

      “疯子,恶狗!”“杂总!”“我要杀你呀。”盖通浑身痉挛,右眼里诅咒,恶毒,阴狠相继浮起!

      无名将寒光之剑缓缓移至盖通心口,而后突然顿住! 떀

      “杀...頊...杀了我!”盖通语音嘶哑༊,胸膛猛烈起伏,剑尖轻轻便切开衣裳割上肌肤。

      苠“呜啊......”

      惨呼撕心裂肺震动山野,盖通面容扭曲极度苦痛,双手只握腿根处,左眼鲜血喷涌,右眼瞳孔收缩,绝望,恐惧无数情绪汇集。

      ೇ 然而没有后悔,没有歉意!

      无名弃之不顾,四只血蛙也悄然跃起,眨眼已圈住盖迪。

      盖迪已感知儿子遭遇,周身戾气涌动怒火难抑,可是身陷困局,高大身躯伤痕无数,黑发蝠凌乱剑眉不展虎目焦虑。

      嘭!贾原一拳轰在盖迪之背,其身顿时朝前扑出。

      刘秀斜上ꃽ冲过反手斜撩,通红剑身烈焰炸起,一剑便割开盖迪胸前,血花随之飞溅,棔剑痕焦黑,深可见骨。 쩖

      同时间,荣向阳倾身而下,手中之剑幽光来回滚动,也一剑切开盖迪大腿,敌人顿时痛呼,摇摇欲坠。

      咻咻,白虹闪烁让人目眩,李丹双手转腕双环掠出,眨眼之间盖迪手掌就被划开,长剑不稳。

      丘巅山寻机而动,浅蓝剑身弹起,明光剑尖瞬间便将盖迪右臂斩飞。

      盖㤡迪惨呼之间——贾原一拳将其脊椎锤断。

      咻咻,廖小环轻轻拂手,三柄小剑相继透过盖迪高大之身。

      “卑鄙,无耻!”盖迪腾身而起,冲天而去!

      “下去!”君如岚手持飞쓂花落羽当头罩落。

      红光闪烁,盖迪头顶黑发瞬间便被削落。白芒涌动,盖迪肩膀已被刺中,他闷哼坠下。

      天将破晓,昏暗退避。

      盖迪不觉明光来临,只觉永坠黑暗。他心志毃残破,虎目无光,只觉死神已然降临。

      当盖迪亲近大地之时,灵魂突然震荡,双眼朝下看去,一道银光已透胸而过,那柄长枪极其突兀。

      突兀生长!自身生死全在对方手里!

      长枪偏离心脏几分!

      无名只需轻轻震动手臂,或者扭转枪身!

      “离青长老,我为你报仇了。”无名眼眸哀伤,“你和你的妻女,都安息吧。”

      嘭!盖迪肉身瞬间爆化,灵魂也被枪意搅碎。

      圣剑宗三大长老之一,盖⋪迪,就此灰飞烟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