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力娜扎 微博

      陈悠询问着,也是感觉何垒既然敢上手第一个打,那八成不是什么好脾气的富家少爷。

      易哥听到陈悠询问,也是忽然一笑道:“那事结束没半个月吧,一伙人就全部进去了,主犯查出了真有命案,三条!死刑!其余最少的都判了二十年。我当时听到这个事,心里一下子舒坦了!

      我可是知道年轻的时候蹲进去,里面是非人的难熬。

      他们比我还多蹲了十年,等出来都四五十了,够他们受的。”

      “二十年..”陈悠点点头,但在心里面还是感觉杀了他们妥当。

      否则等狱长一换,何垒再把这些小角色忘了。

      等他们立功表现,提前出来。

      就算是他们出来时,是抱着改过自新的目的,但最后发现和社会格格不入,片刻间怀恨在心,结果是难预料。

      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把罪犯送进了牢房以后,还会选择搬家的缘故。

      报复这个事,说不定哪天酒一喝多,改造十多年的善良被酒水冲下了,一时的恨意就涌上心头了。

      也在陈悠想着。

      忽然‘滴滴’喇叭声过来,一辆车子停在了店门口。

      陈悠下意识侧身,身子避着屋内柱子的方向,看到门外停的是一辆四个圈A6。

      易哥见到这辆车子,倒是没在意陈悠的戒备,而是一边笑着从办公室走出,一边言道:“人来了”。

      陈悠听见,也跟着易哥出去。

      等来到店里,车子也稳稳停在了地沟上方。

      咔嗒—

      车门打开。

      驾驶位下来一位长相帅气,略显冷峻的年轻人。

      他穿着一身名牌休闲服,手腕上带着一块名表,无形中衬托着他挺拔的身材与气质,不知道的还以为哪个电影明星过来串场。

      但这人目光扫过店内,当见到易哥,见到店里的熟人店员,却没有继续板着脸的样子,反而仰着笑脸,带着一种略微崇拜与见到大哥的感觉,向易哥喊道,

      “易哥!我来了!”

      他笑起来,脸上还有两个酒窝,在冷峻的脸上又多添了一丝柔和。

      “当心脚下。”易哥见到何垒,也是笑着指了指前面的工具箱,省得何垒没注意绊倒。

      陈悠见到这样的情况,再看了看崇拜望向易哥的何垒。

      好家伙,感情长得像是明星一样的何垒,不是明星,相反不像明星的易哥,却是何垒的偶像。

      难怪易哥昨天说介绍,就能帮自己介绍,感情是这位大少非常敬重易哥,都快成了易哥的小迷弟。

      再结合之前所言的‘溜冰场救命之恩’,这般恩情,那肯定是什么事都好办,更别说介绍一个朋友。

      只是这一幕也和自己的想法有点出入。

      因为在自己的想法里,又根据易哥所言‘左手雷,右冲锋、群架开场就先凑混头’的形容。

      自己在没见这位大少之前,还一直觉得这位大少应该是一名膀大腰圆,放浪不羁的铁血壮汉。

      参考人物,如自己的朋友,猴子,满脸胡子茬的凶恶样子,看着就不怕事。

      但现在一见,何垒和和气气的帅气样子,想法和现实确实有很大出入。

      陈悠又瞧了瞧他的腰间,看了看他的双手,没茧子,也没枪。

      再一看洞察信息,和自己观察的出入也不大,枪械精通的确低。

      【您使用了洞察】

      姓名:何垒

      年龄:22

      技艺:驾驶37%、枪械12%、格斗3%

      天赋:无

      【威胁程度:无】

      看到属性。

      陈悠也不知道说什么,又不由把目光望向易哥,想知道这位少爷哪里和自己‘一样?’

      难道只是一样帅?

      易哥看到陈悠的询问目光,是先笑着和陈悠点点头,又向着同样笑容满面的何垒道:“何垒,这位就是我在电话里和你说过的陈悠,陈老板,我邻居,更是我兄弟!”

      何垒听到这话,连忙伸出双手,“陈哥好!”

      他说着,样子非常尊敬,这架势颇有点像是电视里面,一位帮会大哥介绍一位大少爷给另一位大哥认识,然后这位大少爷赶忙认兄拜码头。

      因为他知道易哥所言的兄弟,都是好大哥!

      这些大哥没少帮他。

      这几年只要有事,有人欺负他,都是这些大哥帮他出头!

      不过,陈悠见到何垒这一副民国时入会认大哥的模样,倒是也不知道说什么,只能笑着伸出手掌道:“你好。”

      “都是朋友,就别客气了..”易哥看到两人算是介绍过了,也笑着接过何垒的车钥匙,扔给了旁边的店员,“把前天到货的音响和车座,帮咱们何小兄弟装上!”

      “好..”店员接到吩咐,又和何垒点头招呼以后,分出两人也开始去铺子后面的仓库拿货。

      何垒面对这些员工的招呼声,也没有丝毫架子脾气,反而也是感谢着回礼,“麻烦几位大哥了!”

      “小事..”声音渐远,两人去库房找东西了。

      易哥看到人离开,剩下的一人也开始用心检查车子,才一边向办公室走,一边看向陈悠与何垒道,

      “等中午的时候,就去前面那家饭馆吧。

      还有何垒,你也别说去哪里大馆子吃饭。我昨天晚上就已经和老板说好,让他提前准备好菜。”

      易哥走到办公室门口,又望了望手腕上的表,“现在约莫这点,他们都把菜洗好,就等着下锅了。”

      “我..”何垒话语被堵住,也只剩不好意思道:“让易哥破费了..”

      “破费什么?”易哥不曾在意,“你们那里修理铺子那么多,还专程大老远来我这改,我咋能还让你花钱?油钱我不报,饭钱要报吧?”

      话落,易哥走到办公室里面,拿出一个刷好的杯子,准备泡茶,这杯子是何垒专用的。

      “哥..改车钱我必须要拿..”何垒是无奈的看了看易哥,又望向旁边的陈悠,虚引里面的椅子,“陈哥先坐。”

      “坐。”陈悠回了一句,选了把椅子坐下,把易哥刚倒好的茶,推到了左侧,何垒选的座椅桌前。

      “谢谢陈哥。”何垒笑着道谢。

      陈悠笑着点头回礼,捧着温度不是那么高的茶水,刚才听易哥说了那么多,还没有喝上一口。

      但没等陈悠喝茶,易哥就直切正题道:“何垒,今天早上的时候,我也在电话里说了胡老板的事,现在算是没事了,你不用麻烦你的人处理。

      剩下就是你陈哥的事..陈老板你说吧?”

      “嗯。”陈悠看到易哥开口,也是望向了一副自来熟样子的何垒,想了想,直言道:“你认识卖枪的人?”

      “枪..”何垒听到这话,是笑容渐渐褪去,恢复了之前的冷色,望向了易哥,想知道易哥是不是把他的‘秘密’给卖了?

      易哥干笑着点头,也是昨天血气上来,又为了让陈老板安心,所以就多嘴了。

      何垒看到自己大哥无奈的样子,却没绷住严肃的样子,又笑了,“这个事情我很多朋友都知道。”

      他说着,望向陈悠,“只是..陈哥啊,我只是喜欢这些东西,平常带出来,也是单纯的想显摆显摆..

      但你要真让我拿那些东西去干事..去帮你打人,说出去不怕两位大哥笑话,用刀棍什么,只要两位大哥一句话,我都不怕!只要有人惹着咱们,怎么收拾他们都行!

      可是用到枪..我真没那个胆子..我怕出事了..”

      “不是打人。”陈悠看到何垒误会,是点了点桌面,“我是想买一些枪防身。”

      “原来是买枪..”何垒听到不是让他开枪,顿时毫无隐瞒道:“陈哥是说刘老板吧?刘老板就卖枪火,我的枪就是在他们那里买的。

      我记得他后天好像就要回本省了。陈哥要想找他,咱们可以随时去。”

      何垒话落,望向了陈悠,看陈哥的时间。

      ‘刘老板..’陈悠记住了这个人名,也准备回答的时候,却发现桌面上浮现了几行字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