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蜜自慰

      “有我的信么?王叔。”陆离在小区的传达室门口探头探脑,“LiLu来着。”

      “有,美国寄来的。你这臭小子有出息了呀!我看这厚的,想必是成功了呀。过几天到叔家里来吃饭啊!”门卫看着探头进来的陆离慈祥地笑着。

      因为陆离的父母经常外出的缘故,陆离一直就是在小区的这些叔叔婶婶家蹭饭的,蹭饭之余呢,顺便帮他们做点家务活。

      “呐,老厚一大堆了。这怕不是得让你小子挑花了眼的呀!哈哈。”王叔笑着打趣着这个算是他们养大的孩子。毕竟这孩子的父母也不知道到底有什么事,一天到晚就满世界的跑。

      陆离笑了笑“哪有。不过谢了啊,王叔,有时间一定会来的。”

      “不过小陆离,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呀。”

      陆离愣了一下,笑了笑:“昨天呀,日本那边的事做完了,自然就回来了呀王叔。”

      “没事噻?”王叔有些不放心地问道。

      陆离用力甩了甩手,露出一双完好无损的手,谁又能想到这双手在一天之前还是血肉模糊的呢?“能有啥事啊,王叔。我又不是去干坏事的,只是去找个人而已。”

      王叔点了点头,“也对喽,不过还是多注意点嘛,小心无大事。”

      “好的,谢谢王叔了!”

      陆离接过一沓沓的信,就准备溜了。看这架势王叔又要拉着自己唠一阵嗑了。不过这些信应该来是录取信无疑了。一般拒绝信里只会塞上一张薄薄的纸,也只有录取信才会夹上很多的表格和介绍材料。

      “还有别的东西吗?”陆离回头问了一句。万一少拿了,错过了什么机会,那可太惨了。

      王叔愣了愣,一怕脑袋:“别说,还真有个包裹等你签收。嗨呀,你王叔年纪大了,差点忘记这件事了,幸好有你提醒。”

      “不签也行,反正也是走个形式的东西罢了。”

      “那我还是签一个吧,有备无患嘛。”

      签完字后,王叔递给了他一个FEDEX的大信封,里面似乎有个什么硬邦邦的东西。陆离表情一亮,赶忙撕开了信封,倒出了一台手机。

      一台纯黑色的N96手机。

      这啥学校呀,这么豪?这么贵的手机随便送的。美国学校都这么豪的吗?陆离一脸懵逼。跟王叔道了个别后便匆匆离开了。

      再回过神来时,陆离已经一脸无奈地蹲坐在自家“豪宅”前的台阶上,又忘带钥匙了呀。他带了大门的钥匙,却忘了带大门前铁门的钥匙,真是失策。

      在他的身后是早已破败的庭院,爬山虎和藤蔓纠缠覆盖着墙面,铁门之后的庭院因为少人维护而满地落叶,装修良好的喷水池也因为缺乏维护早早就停止了工作。

      抬起头,四处瞄了瞄,在确定周围没人后,陆离倒退了几步,一个冲刺,熟练地翻进了院里。这动作,老娴熟了,一看就没少干了。

      为什么我回个自己家也要跟做贼一样啊喂!陆离忍不住在心里吐槽道。

      绕着房子转了一圈,在确定周围确实没人来过后,陆离借着房子之间的夹角,宛如一只蜘蛛一样,爬进了自己房子二楼的——厕所!

      “好家伙,我还真是越来越熟练了。”感受着自己这越来越流畅,越来越熟练地攀爬动作,陆离情不自禁地吐槽道。

      慢悠悠地走到一楼,来到门口拿起自己早上出门忘带的钥匙,再次出门去取自己放在门口的信件。

      将信件随意地摊在了桌子上,一件件地拆了起来,可没想到手气那么好,第一封信就是自己想要找到的那封。

      谁又能想到呢?美国大学的来信居然是用中文写就的。Nb啊,我的国。

      亲爱的陆离先生:

      首先自我介绍,卡塞尔学院是一所位于美国伊利诺伊州芝加哥远郊的私立大学,和芝加哥大学是联谊学校,每年我们都在密歇根湖联合举办马术、赛艇、热气球、游泳等校际比赛活动,此外还有更加广泛的学术交流。

      我们非常荣幸地从芝加哥大学那里得到了您的申请资料,经过对您的简历和成绩单的细致评估,我们认为您达到了卡塞尔学院的入学标准,在此向你发出邀请。此外,您优秀的成绩吸引了我们学院冯·施耐德教授的注意,他希望从他名下的研究基金中调拨$36,000.00每年授予您,作为您入学本校的奖学金。这笔奖学金足够负担您四年大学的全部学费和生活费。

      请您在收到这封信的第一时间联系古德里安教授,他正在中国进行一次学术访问,他将代替冯·施耐德教授与你见面。

      如果您决定接受我们的邀请,行程和住宿的一切事情请通过电子邮件联系我,我们会有专人替您安排。我是卡塞尔学院的学院秘书诺玛·劳恩斯,非常荣幸为您服务。

      你诚挚的,

      诺玛”

      卡塞尔学院?我记得我似乎没申请过这家学院才对的来着?奇怪?

      看完信,陆离翻出了那台收到的手机,打开手机,电池居然还有一大半的电量,名片夹里,唯一的一个联系人正是古德里安教授!

      陆离抿了抿自己的嘴唇,有些难以置信。这所美国的学校安排的这么详细的吗?那明天的面试必须去参加了。这么好的机会可不能错过了。

      把自己顺手买回的饭热了热,虽然味道不咋地,不过食物而已,能吃就行了,没必要讲究那么多。

      吃完饭,将收到的信件整理完,夜幕也已逐渐降临,看了看外面的天色,是到睡觉的时候了。陆离起身来到了地下室,打开那扇父母为自己定制的厚重到足以抗住一枚铁拳火箭弹近距离射击的防爆门,将自己反锁在了里面。

      地下室的房间不大,只有一张铁床孤零零地摆放在房子中间,显得是那般孤独。房子周围,无数爪印纵横交错地,肆意地切割着墙壁。陆离熟练地躺了上去,熟练地用那碗口大的铁链将自己的腿脚锁住,看着这一幕,他叹了口气,希望今晚不会出什么事吧....

      又是一轮月圆之夜,

      冰冷的手术室里铺满了如水银般的月光,一个浑身伤痕累累的男孩被碗口粗的赤色链子死死地拴在了手术台上。

      一条人身蛇尾的怪物则徘徊在手术床边,它长着瀑布般的黑长发,和一张惨白的脸,似乎要欢呼又似乎要笑,巨大的嘴裂中露出尖利的长牙,末端分岔的舌头像是小红蛇那样颤动,舌头仔细地舔过男孩身体的某个角落,就像在进行某种虔诚的仪式般。

      男孩的身体不断颤动着,嘴唇不停颤抖着。或许是愤怒,亦或是恐惧,男孩小小的脸上已是一片惨白,他死命地挣扎着,似乎是想挣脱这束缚着自己的枷锁,逃出生天。但这无疑是徒劳的,对于一个孩子而言,想挣脱一条碗口粗的铁链,还是未免有点痴人说梦了。

      半人半蛇的暗金色怪物,终于进行完了所有的仪式,看着躺在床上的孩子,脸上露出了贪婪的神情。

      一股恶风撕向了男孩的脸,“通碧!”一声枪响,夹杂着少女的焦急的喊声,一颗青色的子弹打中了原本该咬中男孩头的巨嘴。一张狰狞的巨口砸进了墙里,瓷砖破碎白灰迸溅,锐利的劲风破开了他的脸颊,皮肤缓缓裂开露出里面鲜红的血肉。

      看到少女的身影,男孩原本有些认命的表情突然变得激动起来,激动,焦急,害怕,恐惧,愤怒一种种情绪在他的脸上不断闪过。

      他拼尽全力地挣扎着,眼睛大睁,满目血红,他大声地呼喊着,让她离开,可往日听话的女孩,这时却破天荒地第一次拒绝了他的话,固执地挡在了他的身前。看着女孩艰难地抵挡着怪物的进攻,男孩像疯了一样,用唯一能活动的头部拼命地撞击着眼前赤色的链子,撞到血肉模糊,哪怕鲜血已经糊掉了他的双眼也不曾停止,如果不能脱困那就就此死去,他不能也不可能让自己成为女孩的累赘。

      或许是他的虔心感动了上帝,亦或是他的身体发生了变化,他终于砸开了锁链,迎接他的却是女孩已经被剖开肚子,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身影。

      “不!”他嘶叫着,血液砸落在地,溅起一阵青烟,他的四肢逐渐变得铁青狰狞,与其说是手脚,不如说是爪子更为合适。

      血色浸透了他的头颅,本能支配了他的身体,他的心里只剩下一个念头:杀!杀了它!

      当男孩再次清醒过来时,他的身体仍然在贪婪地撕咬着怪物的身体,好不容易压制住了进食的本能冲动,男孩急切地去寻找着那个女孩,他找遍了周围,却只找到一张纸条。

      而纸条上写着的五个小字是:卡塞尔学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