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撸夜撸

      今天天气并不好。

      现在是周末,外面下着暴雨,天空是阴沉的,给人以天空塌下来似的错觉。

      而大地上是水,全是水,连日的大雨已经让操场中的排水系统不堪重负,漫出排水渠,以至于把宿舍第一层楼淹了一米多,若非宿舍周围临时筑起的一米五矮墙,一楼的兄弟们这会儿只能避难了。

      此刻他们显然对此情绪稳定。

      阿尔伯特靠在宿舍过道的护栏上。

      他看到楼下一位小哥在防水墙外,坐在个大铁盆里钓鱼,而从这大才身侧的鱼篓里几条活鱼来看,他已经钓了有一会儿了。

      宿管大爷倒也不管。

      在这种稀奇古怪的事情上他倒是通融得很——管理规定上没写不准钓鱼,那就是可以钓,你别说钓鱼,烤鱼都成,你哪怕直接在这里蹦迪,他都不会理会,只要你没有触犯管理条例。

      除非你要把宿舍拆了。

      他还听到了歌声,闻到了烤肉味儿,显然这帮子正是周末却不能出行的人这会儿都闲出来了。

      这会儿正在唱歌跳舞烤肉喝饮料看书看电影打牌,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

      说实话他现在也有点无聊,今天正是他的“休息日”。

      呆在这儿也就是吹吹风放松大脑,阿尔伯特无意参与到发生在男生宿舍的这场同班人开始凑到一块儿玩的欢乐当中去,他实在不是个喜欢热闹的人。

      虽然真融入进去还是挺有趣的。

      阿瓦兰迦的年轻一代在思维上似乎都有些跳脱,也可以称为有创造力,带着向上和欢乐,还有顾忌很少的闯劲,而社会上和家长们大都对此持支持态度:

      通过修习魔法,他们的时间成本被极大地延长了,有更多的精力去慢慢试错。

      一个人可以在他热爱的领域尽情发挥。

      而支持这一切的是到两百岁以前难见老态,长久年轻着的躯体,如果一个人在这么长的时间里都不能练出个本领.....

      那我们只能说这人他确实没啥用。

      少年揉了揉头发。

      转身准备回房间。

      实在无事可做,不如再巩固一下基础。

      又想了想,微微摇头,往图书馆去,对他来说那里可真是有趣多了,而且,去那里的路对他来说比宿舍还熟。

      “早上好,阿尔伯特。”

      “早上好,伊莲雅。”

      和图书管理员互相打了个招呼。

      少年在一面仪容镜前停了下,看了看自己,大概估计了下身高,他现在13岁了,个子又拔高了不少。

      才走开,继续找书。

      这次他找到的是本生物书。

      阿尔伯特从【教学类】书架上取下了它,第一眼扫过去,勉强还算满意,便夹在肋下,走到最角落的书桌去,打开,开始今天的学习和研究。

      它记录着现存的五大智慧种族进化历史,还算蛮有趣的。

      现代化石发掘表明,人类、精灵、兽人、矮人、地精,都源于一个祖先,同一个祖先,在千万年以前从树上下来,迫于生存向外探索,散步到世界各处,适应了不同地方的环境,该物种被巫师们命名为—【原人】。

      最初的,最纯净的,最古老的人型智慧物种。

      即便它的脑容量只有现代人类的二分之一,它确实具备了一定程度的智能:它们至少还知道掰个树枝挑虫子吃。

      而在这之后,塞德拉斯人类延续着近似于地球方面的进化路线,点了【杂食】、【恢复性】和【高智能】路线。

      精灵则是体内【能量循环系统】极大发展,在寿命和能量控制上走得更远。

      兽人在恢复性和爆发力的进化上有了重大突破,矮人的耐力更强了,适应了广阔的山地和高海拔,地精更是对低海拔和热带领域适应到登峰造极,几个种族之间也有竞争,但都灭不掉对方,相爱相杀了数百万年,却都越来越昌盛。

      然后这五个智慧种族把其他上百种拦路的分支连带着自然界30%以上的物种灭了。

      嗯。

      连个进化的渣滓都没留:

      在塞德拉斯星球上,不存在五大智慧种族以外的灵长类生物。

      人们只能在化石博物馆里看到尼安德特人、莫托人、南方匠人、古巨猿、古代猴属第76号分支之类的东西。

      阿尔伯特取出一张白纸。

      靠着书桌。

      一页页地翻动着书本,时不时停下,咬下笔杆,在白纸上书写着词汇和短句——先前说过,他学习记忆一个东西的时候会习惯性写档案。

      这对他的归类记忆很有帮助。

      少年思索着,在纸面上画下了树状图,只是个简略的草图,在上面画好线条,划掉被淘汰的类人种。

      说实话第一次看到猫少女塞西莉娅的时候他感觉还挺微妙的。

      他感到不可思议,为什么还有其他智慧种族存在?至少按照他曾经的“常识”,能活下来的应该只有一种才对,后来才适应了,他也问过老师,他们的回答倒都很一致,这是这个世界的常识:“那么多种族进化和发展,各有优势,怎么可能只活下来一种?”

      最终结果就是他选择放弃纠结,就当五大智慧种族和前世的黄白黑三色人种一样算了。

      虽然这里的人种差距属实有点大了。

      以塞西莉娅为例。

      她可以随时随地,轻松地爆发出曾经的阿尔伯特绝对做不到的力量,哪怕是在现在,如果纯比力气,最好的结果也就是僵持很久,最终少年被摁倒。

      如果不是现在的躯体恢复能力强得出奇,还有他本身具备的经验,那么每堂【战术演练】的后半截,他都只能躺平投降了,阿尔伯特估计自己还要两三年才能做到在力量上压制她。

      且据她自己说,在过去食物不充足的时候。

      她家那里的人会跑到荒野里猎狼,强壮的男子甚至能把牛羊拖回来,而猎取牛羊的方式非常简单:

      追上它们。

      抓住它们的角。

      最后发力拧断它们的脖子,或者转翻在地,再拧断它们的脖子。

      也难怪他们会将搏斗作为一项娱乐活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