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污的疼痛发出来的声音

      田大队长冲着李老爷子问道:“你也是这个意思?”

      李老爷子看了看大儿子,又看了看老婆子,沉着声音说道,“既然闹吵着过,也过不到一起去,那就把他分出去吧!”

      田大队长又看向李大柱,问道:“你是什么意思,同意分出去吗?”

      李大柱看向自己的爹娘,今天真的是伤到自己了,娘让自己这一家子上山打猎,媳妇儿说,要去其他男丁也要一起去,娘却大喊道:“我的宝贝儿子们怎么可能去冒那个险?”

      李大柱攥紧拳头,压住心中的怒火说道:“既然爹娘都要把我分出去,那就分吧,但是怎么个分法呢,毕竟我也为这个家付出了这么多年,还有我的孩子们也为这个家出了不少力,我相信爹娘不会一脚就把我们踢出来,什么都不管吧!”

      刘一文来到院门口正好听到这些,还真是难得呢!记忆中这个人,可是一直都没立起来,过得窝囊死了。

      “柱子哥,今天终于想明白了,这个家分得好,我支持你。”刘一文边说边走进院中,还拍了拍李大柱的肩膀。

      李大柱苦笑了一下,自己今天总算清醒了。

      苏兰兰兴致十足的走进院里,找了一个位置坐好,这个时空什么都好,就是太无聊了。没有手机,没有游戏,没有电影,今天终于有场大戏可看了。

      李老太太一看他们进来,心就一紧,但又想到他们关系再好,还能养活他们吗?这么一大家子谁想帮也帮不了。

      李老爷子看了看这个儿子,怎么都是自己亲生的,对着田大队长说道:“那就正常分吧,把粮食给他们称出来,在村中再给他们寻个小院子,如果没有就批一块地,开春再建一个小院子。”

      田大队长看李老爷子还是个明白人,还好没老糊涂。

      没等田大队长说话,李老太太嗷的一嗓子就骂了起来。

      “你个杀千刀的,你这是要了我的老命啊,给这个不孝的儿子分什么分,让他们上山给老娘打点肉吃,他们都不干,这样的瘪犊子还要分给他们东西,你的脑袋是被驴踢了吧!”

      李老爷子被骂得不作声了,低头看脚尖。

      大柱子媳妇不服气的说道:“我们啥时候不同意上山打猎了,你有那么多的儿子,还有孙子都成年了,要去咱们就一起去呗,到时候分的肉还多。”

      李老太太尖着嗓子骂道:“你们一家算什么东西,就是老黄牛的命,还敢跟我那些宝贝儿子,乖孙子比,他们的命可金贵着呢!怎么可能冒那个险上山?”

      围观的人群一阵哗然。

      “哎呀妈呀,这大柱一家子也太可怜了吧,他的亲娘怎能这么偏心,这心都偏到胳肢窝里去了。”

      “真是难以想像这大柱子一家,平时过得都是啥日子。”

      “你没看他们家的工分,大部分都是大柱子一家挣的。”

      “你说的咋那么对呢!他家的女人都当男人使,男人更是玩命的干,难怪人家老娘都说他们是老黄牛。”

      田大队长咳了咳,大声的说道:“李老爷子,你们这可是犯错误了,现在可是新社会,讲的可是人人平等,不兴压榨那一套。你们这样跟以前的地主老财有什么区别。你是不是想,让你家老婆子把这个家作没了。”

      李老爷子一听这话,想起之前斗地主老财那个场景,浑身直打寒颤。

      李老太太吓得就是一个哆嗦,颤抖的手指向他的大儿子说道:“那是我生的,我想怎么对他?他们就得受着。”

      田大队长站了起来,向大门口走去,边走边说:“既然你们这样说了,我就不管了,明天就报到公社,这还有那多人可以做证,到时候看上面怎么说?”

      李老爷子急忙冲了过去,拦在田大队长前面,恳求的说道:“大队长有话好好说,我怎么可能由着老婆子那样干呢?就按正常的分,孩子都是一样的。”

      李老太太这回没有再大声叫骂,而是用恶毒的眼神,瞪着大柱子一家。

      田大队长提议:“把所有的粮食按人头分,大柱子全家占多少份,就称出来多少。地皮村里按人口分一块,自留地也是按人口走的,没有啥异议,就是看拿多少钱盖房子了。”

      李老太太一听真是不老少呢!以后每年的几十斤的孝敬粮才有多少?这样也太不划算了。

      李老太太眼珠转了转,对着大队长说道:“既然这个儿子跟我离了心,以后我也不指望他养老了,毕竟我的儿子还这么多,也不差他那一个,分家分给他的这些东西和钱,就当给我们养老了,以后不用他再出一分一毫,你们看咋样。”

      田大队长皱着眉头说道:“你们这是还想让他们净身出户。”

      “这怎么能算净身出户呢,只是和养老费抵消了,那可得好多年的养老费呢!”李老太太打着自己的小算盘。

      刘一文不屑的笑出声,“你这老太太还真是够精明的,以后他们日子要是过起来了,你老人家往他们家门口一坐,再要钱要粮的,那还不容易得很。”

      李大柱被点醒了,原来老娘打的是这个主意呀!自己要是啥也没有,这日子以后也是难过呀,就算过起来了,人家不也照样上来要。

      李老太太很是惧怕这个混小子,往李老爷子身边躲了躲,鼓足勇气说道:“我可没动那些歪心思,我儿子这么多,个个都出息,谁还指望他?”

      李老太太真没想指望他这个大儿子,那个老道长都说了,他就是来讨债的,刚出生就差点要了自己的老命,躲还来不及呢!自己咋会往上凑。

      再说了,就他们那一大家子,啥都没有,穷得叮当响,以后还想过上好日子,做梦去吧!

      刘一文慢条斯理地说:“话可不是这么说的,现在你们说的好听,谁知道以后柱子哥的日子过得红火了,你们会是什么德行呢!”

      李老太太撇嘴轻蔑地说道:“我还真瞧不上,那你们说怎么办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