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总裁全肉到处做

      梨花山庄血案发生时,断魂谷谷主司空斐率领手下精锐9人潜伏在暗处,想趁机获利。谁知梨花庄主自杀,使其计划泡汤。

      救下的这个孩子显然已经没了利用价值了,司空斐此时起了杀心,断魂谷从来不留无用之人,留着这孩子也很麻烦。

      就在其动手时,属下离魂鬼完颜银芳拦住司空斐接着跪下且说,

      “谷主留他一命吧,给他一碗忘川水,忘记过去,为你所用”

      “好吧,既然离魂鬼求情,那就这样吧,他就由我带好了”

      众人跪下齐说:“遵命,谷主大人英明”

      在离魂谷等级森严,稍有差错。谷主高兴时或许可留其一命,不过也仅剩半条命而已,不开心时可能骨头渣都不剩了。这9鬼都已经见识过了,所以极力奉承使其处于稳定的状态。离魂谷死于谷主之手的人没要1千也有8百了。

      也不知谷主年轻时经历了什么使人痛苦之事,形成了这种半清醒半迷糊的状态,如同有神经质一样,攻击性极强,也特别敏感易怒。众人没要不惧怕它的。

      花千雪在打晕醒来号就被谷主强灌了忘川之水,喝下此水会晕倒,在晕倒的3天中,记忆会一点一点流失,再次醒来时就如同睡了一觉,做了一场梦。

      花千雪醒来时在一辆马车上,在他旁边的是一位紫衣美妇,手上一个血红色玉笛,给人一种阴森的压迫感,让人想离她远一点,此人正是离魂鬼完颜银芳,血笛是她的杀人武器,即可使人出现幻觉使同伴自杀,也可当做剑用来防身,此笛为昆仑玉所作,坚硬无比。

      “你是?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呀?还有我是谁?”花千雪问答。

      “容我一一回答吧,我是离魂鬼,额你也可以在私下叫我芳姨,今后我会尽量照顾你”

      停顿了一下,紧接着又说,

      “我们现在要回离魂谷了,后面的事就等我们谷主告诉你吧!”

      马车载着他往北行驶了大约7天的路程,在空闲的时候谷主接见了花千雪。

      谷主并不想花千雪想象中的那样平易近人,反而使人毛骨悚然,沾沾发抖,让人浑身不自在

      紧接着谷主对他说:“你是我很小的时候捡来的,最近因为头部受伤而失忆了,你的名字是范庆玉。”

      随后用恐吓的语气说;“对我要为名是从,要是不听话,你只有一条路——地狱路,”面带煞色。

      范庆玉看着司空斐的眼神里有股杀气,不自觉的后退了几步。用战战兢兢的语气说道:“定为谷主是从。”

      在这之后的十二年,他过个是地狱般的生活,在这里你要时时刻刻提防他人取你性命。

      他能活到现在不是因为他命大,而是踏着和他般大小的人的血走过来了,他每天都在以命搏命。

      十二年,见过太多鲜血的他已经麻木了,但他对谷主以及江湖的仇视在他进入谷内就已经萌芽了。像小树苗般不断成长,他要毁了这让人痛苦的江湖。在他心中,江湖是丑恶的。

      忘川水虽然消去了他的记忆,但他的执念像无底洞那么深不见底。他自己也说不去来,如此痛恨江湖的原因,好像内心有股力量在牵引着他。

      他在等一个时机——趁谷主不备杀之取而代之。谷主的行为也在潜移默化的影响着他。在鞭子和酷刑的压迫下,他拥有了双重人格,内心无比狠辣而外表却很恭顺,平易近人。好似对自己人没有杀伤力似的。

      他自以为自己以铁石心肠,却不知道等他出谷之后,有一个人将融化他的心,是他内心的一道光。照亮着前进的路。

      12年的搏命生涯,使范庆玉的武功已迈入一流下境界,他的武器是把古琴,木是金丝楠木,丝是千年蚕丝,武器排行名列第5。江湖人称琴杀。

      江湖内大量消息都是从世宗阁传出的,任凭你如何隐藏,它都依然能有所发现。

      世宗阁也怕招来灾祸,就不会公布人物画像。

      剑是那些自称正派的君子所用,所以他并没有选择剑,剑气盛行下,终究也有乐器的一丝容身之地。乐器可杀人不留痕迹,如睡着般无异。

      断魂谷阴暗潮湿,不见天日,自12年前闭关后,就再也没出现在江湖上,但正派人士却不会就此放过他们。

      断魂谷主,只是偶尔让几大鬼,出去打听梨花剑诀的下落。但每次都无功而返。谷主很失落,不由自主的生气暴躁起来。

      “没有的废物,养你们何用,”

      说着说着,还动起武来,直接一掌内力,将几鬼打出几丈远。只见他们都吐了口血。并跪在地上。

      “请给属下们一定的时间,定能找到梨花剑诀。愿以待罪之身为谷主效力。”

      “尔等,先退下吧。看着就心烦。”

      几鬼走后,只见谷主一个人在那若有所思。

      在这种阴暗环境下,自然也生长了很多毒草。断魂谷中有位毒魂鬼擅长与制毒和用毒,位9魂鬼之首,直接听命与谷主。他的销命散是那鹤顶红的10倍不止,毒人于顷刻之间。武功再高者沾上一滴毒液就可使内功不调,翻山倒海,内力全失。

      谷主的心狠手辣,范庆玉并非没有见识过,吃人不吐骨头渣子的那种,对于他来说,只有一次机会,不成功便成仁。没有9成把握是不会动动手的。

      谷主也不在年轻了,他对身边的人越发不信任了,始终怀疑手下不忠心,想谋他性命,他也知道自己的行为让属下处于不安中,动不动就对他们打打杀杀,让人感受不到那么一丢丢安全感。

      却唯独没有怀疑到范庆玉。也许范庆玉隐藏的太深了,没有一丝反意,也许,他自身对范庆玉也有一缕感情在身上,又或者两者都兼备。也没有人知道此时的谷主在想什么。

      作为手下就永远不要揣测上意,随便揣测只会使自己处于危险之地,稍不留心,可能坠入无尽深渊,粉身碎骨。

      谷主司空斐时常会消失一段时间,9鬼也不知他去了何处,他们也不敢询问,就算好奇。

      其实吧,司空斐就没有离开自己的房间。在这巨大的石洞里,有块可以推动的石墙,下面是个蜿蜒的地下隧道。

      范庆玉一直在观察谷主的一举一动。

      也知道了地下密室的存在,可是谷主一直不从离开房间,他需要想个方法,骗谷主离开,去一探究竟。

      范庆玉并非那种毫无心机的壮汉,反而是那种特别擅长攻心计的美男子,一张油嘴滑舌的嘴,在出谷以后,必将迷惑万千少女心。

      在这点上,璃忘川是没法和他比的,虽然也有这不逊色他的颜值,却是高冷的性格。二人的相遇是一场双向的救赎之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