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怪她

      当然,这么大的玉石上面刻有法阵,不会轻易破损,但是也叫人叹服其珍贵。这还只是最低级的炼丹士认证,高端的炼丹师和炼丹圣是怎样的,无法想象。

      空旷的室内中央是一个巨大丹炉,三米高,与丹盟广场上的形状相似,眼前的巢是真正炼丹炉。

      不一会儿,进来六个人,一位副盟主,一位副盟主秘书,一位管事,两位副管事,两位督导。

      胸口的丹盟盟徽象征他们身份,一位炼丹士四星,两位炼丹士三星和两閸位炼丹士两星和两位炼丹士一星。

      一一与人见面,肖媖不是丹盟要职人员,不在其中,符岷在六人中间ᛆ。謁

      炼丹士的基本是熟悉炼丹的九大项目,缺一不可,并且攫能够炼制基本丹药,也就是一纹丹药,法级下品丹药。

      粼 “炼丹士的第一个考核内容:辫药。这里有十种法级下숭品灵药,请说出它덧们名字。”其中的炼丹士三星管事从储物戒中拿出十种灵药,置于温香软玉台上。

      “五年份十味灵菇,犀鱼,六얢年份冥罗花,元气草,热五年份的玉甘草,元力参,三年份的苦音草,铁根草,紫香果,十年份的水珊瑚。”杨秦瞧了一眼,便说出了所有名字及年份,同时补充所有灵药的效果。原本有些不屑ꊅ的符岷嘴角连抽,这些灵药法级下品,很常见,是每个Ꚙ见识丹士必须了解的,但是要说出年份,可就不简单。

      炼丹士分辨灵药,是櫈指灵药的生长周期,而没有加上储存周期,有的灵药可能只有一两年,可是储物戒中能存放多年,药力依旧只有生长期的一两年,储物戒的存放随时间流逝,药力也会⭷流逝,毕竟储物戒没有完整的内部法则,不足以绝对保存。

      不是直接摘取的灵药,出储物戒里拿出来的灵药很难分辨年份,一眼就看出来,每一种说虇的非쾬常准确。若是说中一两个,说明他胡乱猜测,但是,十种恨全中,必定真才实学。

      軎 炼器士初期认证,没有硬性规定,必须说年份。年份认知,至少是炼器师的水准了。

      龏 “过关。”管事高鰓兴道,能一眼辨别,不用手摸,细瞧,就能分荷辨,不끰是简单的人。ꤰ

      “多谢。”杨秦礼貌地对众人抱拳,敬一圈。

      “炼丹繣士考核第二项:分药。请用上述灵药搭配,可以쥵炼制几种丹药,分别是什么。”

      “元力丹:犀鱼,元气草,元力参,苦音ꩱ草;静心丹:冥罗花,玉甘草,苦音草,紫香果……补灵丹:十味灵菇,元气草,苦音草;安神丹:冥罗花,玉甘草,紫香果,苦音草,水珊퐶瑚。”杨秦一口气说了七种丹药。

      “过关。”管事宣布,这个题目反而不如鿟辫药难,多读丹书,死闺记硬背都能回答。

      两道理论性的项目过关,一般的学徒都能回答,除了됯分辨灵药年份,不是很难。

      真正手底见真章的还是操作:热鼎,控药,控火,凝ヘ丹,稳丹属于实践。

      ʣ“第三项和第五项퓟同时进行,热鼎和控火。”管事有些期待地看着杨秦,眼力如此好,实践操作如何呢? 

      众人走到考核室中央的丹炉。丹药通过丹炉炼制,要高㇭温,杨秦出来学ꢿ习良久,元神之力,元灵之力和元魔之力皆是全属性,因此他᭕的元力可以转变任何一种属性,⸵为了炼丹뺒,他特地在学分商城换取了两套控火术,操作元力的变化,加上他曾经걖吸收了岩浆火莲,法级极品珍宝,他的火系力量强的可怕,已然达到上乘的火焰。

      ᗟ 炼丹的控火䶵术和武技不同,它是单纯的操纵火焰,如温度,形态,对感识要求极高。因此,修元神,元魔,元真之力的炼丹师,对感识的修炼Ꮄ格外重视。

      而杨秦选择的两套控火术,控制温度和控制火焰形状。颣

      摊开手掌,元力凝聚在双掌,杨秦推向三米高的丹炉,感识操纵火焰钻在底部。

      “呼——”底部的ㆂ火焰瞬间变大,将整个丹炉吞没,而底部中心再度⓾燃起一朵火莲,一瓣,两瓣,三瓣……一直变成十三瓣,越来越大的花瓣,簇拥着丹炉。

      众人觉得一阵燥热,纷纷运行元力抵挡,实力比较差的两位硗督㗾导实在忍不住,退后三፜步,一脸的尴尬和震惊。

      “岩浆火莲。”一直老神犹在的副盟主眼中射过一道精芒,法鶧级极品岩浆火莲,生长在岩浆中的天꺇生宝贝,寻常少见。想到是四幻玄门的门生,副盟主也就释然,见过太多了,里面的宝贝像大白菜似的。

      其他几位羡慕之意更加明显,都是炼丹士,知ᩁ道혛岩浆火莲意味着什么,若是放在他们手中,至少可以提뷁升一个级别。

      “嗡嗡嗡——”丹炉在三个呼吸后,发出一阵声响,鼎热的通透的标志。

      薙 “速度真快,才十秒钟。”其中一位炼丹士一星的督导发出惊呼。这个事情自己来做,至少半个时辰,拥有岩浆火莲这种天材地宝,提升的便利太可怕了。

      “不,不仅仅是岩浆火莲,跟他的元力强度和量度有关。”炼丹士四星的副盟主喃喃自语。这里就他的眼界最好,看出了杨秦不用岩浆火莲,䬬其热鼎速度也比藣一般人快。

      面前的丹炉是法级中品,算不上好东饓西,材质一般,热鼎自然快。

      想要最快͕获得别人尊重,释放自己强大的实力,在别人优越的领悟折服他们!几乎渔龙华廊的每一位伯伯都这么教导,该出手的时候,就别藏着掖着!

      这훺一手玩的真好,至少在场的六人不会再小꽶看了。

      “好,好,好。”炼丹士三星的管事一连说了三个好,“请杨秦到一旁休息片刻,我等商量接下来的考核。”

      退到一旁休息쓾,闭目养神,元力调整,对于刚才的这点消耗不算什么。他更没有释放感识去探听几个人商量的内容。 觏

      十分钟。

      炼丹士三星名为诺林斯,负责一个考核室,有些权利,为⠱人行事比较认真。

      “经过我们一番骕讨论,接下来炼丹,前面的十种灵甋药,任意选择,炼制滌一枚一纹丹药即可。请问你觳有什么问题?”诺林斯。

      脪“有。”当杨秦说这句话时,诺林斯嘴角上扬,显然是比较满意。

      “管事叫我炼훶丹,自然是成品丹,一颗丹炼制成功后,还有藏丹和存丹。这上面可以炼䢂制的丹药中,只有元力丹对藏丹没有㫅要求,ᄏ其他的东西都是要藏丹的油蜡퓐或者油脂,油纸。幨存丹的药瓶,石瓶或玉囓瓶。请问这些是自己提供,还是丹⿋盟提供?这也是考核的内容吗?”杨秦徐徐道来。

       “⋂哈哈,过关⩬。你能问出来,说明你自己懂得这方面的知识。”诺林斯说,储物戒拿出藏᧢丹油腊,油纸和油脂,木瓶,玉瓶等,“现在你选择炼制什么丹药。”

       “安神㤁丹。”杨秦,元力施展,左手幻化出一个木质圆盘,将炼制安神丹的灵药置于木质圆盘。

      “是木属性元力幻化的,他的元力除了火属性,还有木属性。”符岷叹息道,他现在觉得自己的炼丹士两星似乎没有多大쇋优势,刚才对方表现的实力,自己貌似都比不过。现在唯有看炼丹水平了,䇴他心道:刚才的都是假把式,光有华丽的外表,没有炼丹的实力。

      静心丹和安神丹仅差了一味药,效果却强上好几个档次。其实这些丹药有的已经超过﷪了一纹丹药的范畴。

      静心丹是规规矩矩的一纹丹药,炼体期的修炼时,平心静气服用,起到ᩒ事半功倍的效果。

      安神丹却是聚气期,甚至真流期都能服用的二纹丹药,功效更多:祛翳明目,安神镇惊。

      “鑕杨秦,虽然你选的是炼制二纹丹药,但是炼丹士一星的条件是必须炼制一纹丹药,就算你成功炼制成二纹丹药,也不会让你通过炼丹士一星,炼丹一路,基础尤为重要,必须循⹛序渐进。一星晋升到两星的标准是:一至少能成功炼制十种一纹丹药;二,能炼制二纹丹药。”

      “同样的꣖,成为炼粧丹士三星廥的标准㌡:一,至少能成功炼制二十种一纹丹药;二能够成功䜋炼制十种二纹丹药。”

      “炼丹士四星:ꗜ一,至少能㗌成功炼制三十种一纹丹药턮;二,至少能成脭功炼制二十种二纹丹药;三,至少能成功炼制一种三纹丹药틷。后面的聆晋ᙆ升以此类推,缺一不可,缺少一项,均不合格!”诺林斯严肵肃地说,没有一点折衷的可能,“为了丹药的严谨,也是为了对服用丹药者的尊重,我们必须将ᅷ基础的东西务ꑑ实又务实,绝不半点松懈!”

      “杨某知道,如果我同时炼制了一纹和二纹,至少能成为莵炼丹士一星。”杨秦自信道。

      “你……”诺林斯不知道如何接话,看了一眼副盟主,后者点头。

      “᪳好,你上吧。”诺林斯作一请势。

      杨秦一掌打在丹炉之下,火莲冒出,如十三条狐尾缠⮆在丹炉。

      “单手热鼎,惊喜越来越多了。”副盟主喃喃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