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你千般理由我有聂小倩足矣

      天底下的事儿,几乎样样都逃不过熟能生巧的规律。┙

      就比如街道缝纫惐社的那些临时工。

      尽管大家都没受过正规的服装制作培训,挀使用的还都是家用的缝쒤纫机。

      可由于质量监督制度管得严,没人敢敷衍。

      再加上缝纫机转轮里,滚动的是每一个人摆脱经济窘况的希望,大家干活的꿚积极性也没法不旺盛᪕。

      于是时间一长,勤能꫹补拙。

      每个人做出的活儿,除了速度要慢点,质量上绝不逊色于电动的工业缝纫机,或者是红联厂那样的服装大厂。

      苏锦更是个中翘楚。

      他通过在缝纫社的历练,几乎天天都컰在将裁剪、制版的手艺㋤提高着。 㭼

      就连他的父亲苏慎针都难得地夸了他基本功的飞速进步。

      说本以为他总得到三十岁,祖传的手艺才能拿뭓出来给人看的。

      没想到如今的他已经够格独自进宅门府门量体裁衣的了。

      쳘 除了绣活儿还缃差着火候,其他方面,应该不至于砸了苏家的招牌。

      还有宁卫民手下那四大金牌销售,干的时间长了。

      怎么一眼分辨出最容易掏钱的顾客,能用最短的时间把商品卖ꬔ出去ߍ。

      对这几个姑娘来说,也成袄了驾轻就熟的本能。

      뮏 比方说,遇到那种뫃自认为有点钱也有点魅力的男性。

      她们都能用三言两语,让对方立马晕菜,不知身在何处了。

      特别是那种带着女孩来逛的男人,原本只想逛逛,是只看不买的那一种。 

      可只要她们的微笑和说辞配合在一起。

      那就是一颗颗从嘴里射出去的软钉子왊,能直接刺进这些人的自尊心要害。

      男人都好面子,不买肯定不行,要买还不能太抠。

      于是乎,不花个千八百的,是肯定出不了店门的。

      䑙 几乎每一天,姑娘们私下里都会彼此绘声绘色地彼此交流店里发生的趣事。

      专讲那些被她们整得五迷三道的假有钱人,是怎么硬装着大方,实则肉疼的掏钱。

      然后再一起哈㽘哈大笑。

      就连张士慧带着谭林大姐经营烟酒店也是一样的道理。

      如今的谭大姐,不但看店、打扫样样到髏位。

      骡而且几乎每次都能用热情的话语和端茶倒水的殷勤劲儿,把上门来想卖烟酒顾客留住。

      隣 非常称职的兼任起了接待员和秘书的活儿。

      甚至随着经验遆的丰富,有时候她自己就䳊能独挑大梁,谈成对行情较有把握䋈的烟酒回购生意。

      张士慧的进步那更是了得。

      在宁卫民有意安排下,自从去听了康术廋德几堂课。

      ⋀ 㹵㮃这小子就非常迅速地掌握了和上层人士打交道的窍门。

      明白了怎么才能说出让上层人士既爱听又放心々的话来。

      应该说,回收高档烟酒的生意,其实和当年“打小鼓”出入宅门府门崝收旧货,是有较大共同性的。

      痨但又简单许多。

      因为目前α这行还៝没有竞争对手,货헲品除了烟就Ա是酒,也不存在买着假货“打眼”的可能性。쉕

      张士慧只要学会怎么用人情“勾”住老主顾,又怎么用话“架上秧子”得着便宜的基本套路。

      就已经足够在这行里如鱼得水,无往不利的ꀉ了。

      但如果就是၁这样的话,还真是有点小觑了客张士慧了。

      因为ₐ他最值得烀称道的,其实是䜊他那天生对利润敏锐,时刻都在ⶻ琢磨生意的心思。

      这不,那么多人去莫斯科餐厅吃饭,都没发现的商机,癞就硬是被他给发现了。

      敢情莫斯科餐厅的物资供给,打餐厅开业起,就一直是由中央直管特엧殊供应渠道负责的。

      即꓆使是三年困难时期,这里的肉食、奶制品也没断喸顿儿。

      ꋻ别处买不と到的茅台,这里其实一直就有,而且还相当的便宜。

      짦完全是官价对外销售的,只是许多人都썋不知道罢了。

      唯一的前提条件就是,一桌客人得在这里点餐超过五ӑ元钱,傈才能买一瓶茅台酒喝。

      这个制度,想必是源自茅台酒当年售价一块多钱的时候。

      如今Ć明显已经不合时宜了,但偏뭭偏还在执行着。

       于是这就给张士慧提供了可钻的空子。

      就因为带着刘炜敬去动物园玩了一次,顺便在“老莫”吃了顿饭,张士慧从此就爱上这里了。

      打这儿起,没事儿他就带着老婆骑着他那“小屁驴子”来“老莫”搓一顿。

      吃什么菜当然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里能平价买到茅台酒。

      像张士慧每餐必点茅台,而且点了还不喝롂,甚至老找其他吃饭不点茅台酒的顾客搭话。

      而他的目的롔只有一个,想用一盒好烟为代价,来占用那些客人们的份额买茅台酒。

      结果,居然让他屡屡得逞,每次回去他都能整ꈀ个十瓶八蘨瓶的。

      艣这笔账根本不用细算,哪逮怕刨去饭钱和白送别人的好烟,也比拿外汇券去友谊商店买茅台更划算呢。

      与之相似的재机会,还有“国通社”大院里头的那个内部商店。

      就因为倒卖一台进口录音机,结识了一个爸爸当驻外记者的小子,去了趟位于佟麟阁路的“国通社”家属院。

      张士慧又遭遇了一次意外的惊喜。

       긏 他不但在这院里的内部商店里喝到了除此地之外ご,只有山东有售“趵突泉”牌啤酒。

      ᐮ而且还齝发现这里的万宝路跟友谊商店里,居然卖的是一个价。

      㫃 最关键问题是,这里可用的人民币,不是外汇券啊。

      毫无疑问,这里的万宝路真痥的춰太便宜了。

      大概也是走的某些特殊供应渠道,在这里直销的。

      所以打这儿起,他又成了这儿的常客。

      욇每每都打着找某某的旗号釗,进出这个有岗哨把守뺦,一般人望而꯷生畏的大院。

      然后,就喝瓶“趵突泉”,再买上个三四条万宝路带走。

      虽然怕引人起疑,不敢常来,也不敢多买吧。

      可这么时不常的놻,用蚂蚁搬家的方式匧,总能占占便宜,薅点羊毛,也是一种让人上瘾的乐趣啊。

      㻕就这样,惠民烟酒店的张总经理,算是借助这两个地方,一步踏入了“每天出门如果不占便宜,那就算是吃亏”的奇妙境界了。

      这就叫人生有惊喜,处处需留覲意。

      对有心的魔人来说,恐怕就是仰天打个哈欠,都能顺边接着个干炸丸子吃。

      那不㗡用说,即然这칶些没开挂的普通읆人뾠,都能在实际生活里开了窍,收获这么多。

      싚更别说身为蛮穿越人士的宁卫民了。

      以他前生的经验,今生学到的本事,再加上开了挂霐的金手指,还赶上了这么好的时代。

      荂他要是不暴发,不抄个人人都想不到ખ的近路,被张士慧比下去。

      他要是不把自己专注፻那些东西,玩出个让人瞠目结舌的花딝样来,以供后人敬仰和崇拜。

      那真是有负上天,把他生得这么钟灵毓秀的恩德啦。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