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影视同人>

      魔偶挪了个⃱位置,带走蓝色方仅剩的几个小兵,一大
波兵线再次推入地方塔下。

      潘森跃入空中,画面中出现一道路径,视角随路径移动,尽头赫然꧎是蓝色方上路一塔内酒桶所塃在位置倗的后方。

      “曹!”

      Zoom看着后方突然出现的一柄长枪,嘴角不自觉抽搐了一下,前有发条后有潘森,这怎么逃엵啊?

      “Zoom,你把发条炸走,我TP过来保你。”逊JDG语音里,兮夜急忙说道。

      听到⋾兮夜的提醒,Zoom暗自点了点头。

      餧他现在唯一的反抗机会就是开大将发条给炸走,给自己争取多一些挣扎的时间,辛德拉就能赶到支援궵化解这波TB上뻕野的Gank。

      “酒桶开大想要炸退发鿇条!”泽元在解说席上热情的说道,“呃狤,发条没有走位舸躲,而是径直往前走,好家伙,发条被炸进了防御塔内。”

      长毛盯着屏幕,苦笑道:“发条应该是失误了,那酒桶有没有机会将发条给换掉?喼如果换掉的话,这波还可以接受。”

      裞“潘森已经落地,酒桶没机会放技둇能了,应该是没机会换掉发条的。”

      瞳夕则目光深远,预见接下来的一幕。

      䫤 “曹,他怎么不走位啊!”

      Zoom见鬼般喊道,看到发条被自己大招炸进防御塔时,他迅速操作쀜酒桶ד开E定发㎤条,但还是晚了,潘森已经来到塔下,让他动弹不了。 

      根本没有任何逃脱的空间。

      ෽ 潘森甫一落地,开启W【斗盾跃击】晕ᦄ眩酒桶,配合被动【矢志不退】打出第一波ㅭ高额伤害。

      周哲眼见潘森定住酒桶,此时酒桶풓已经在自己大招范围内,QWR无缝衔接给到酒桶,瞬间将其收下。

      击杀完酒¯桶后,发条的头上有一次亮起熟뗕悉的大拇哥。

      周哲笑了笑,自语道:“谢谢公爵的顺风车蘖啊!”

      “Nice!”

      三哥从大뭎屏幕上看到酒桶开大的那一刻,同时也瞥见了辛德拉的TP,还以为这波越塔会出现变数。

      结果周哲一个耿直的走位,牺牲自己一点血量,让酒桶送自己进塔开大,将击杀的时间缩到最短,丝毫不给任何变数留机会。

      “这家伙。”三哥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灿烂,他明白,自己这是真捡到宝了。

      “这配合,绝了!”泽元眼睛里光芒骤亮,倒吸一口凉气道。

      冷静,果决,赗精准!

      观众席上,对于周哲精彩表现的欢呼声越来越响亮。

      虽然ꃧ周哲选用的是发条这种发育型的传统团战法师,鸺但是从对线压制到团队配合的羭精彩程度,完全不输他玩AD上单的时候。

      酒桶被对面抓死,兮夜这里就难受了。

      飴 如果允许的话,他甚至想QE推뜂自己一手打断TP施法。

      碍于现版本TP无法取消,獤兮夜只能眼睁睁看着传送读条时间结束。

      辛德拉传送甫一落地,赫然发现自滌己身边,一只嗜血鳄兽早已等待多时。

      厩“外卖到了。”小袹堂瞧见辛德拉落楾地,ꝯ顿时嘿嘿一笑。

      鳄鱼W【冷酷捕猎】晕䓀住辛德拉,配合从敌方防御塔里出来的发条和潘森,三人齐力对付一个辛德拉。

      辛德拉稍作挣扎后,无奈地哀嚎一声倒地,人头被鳄鱼收下。

      “哲少,我放先锋了。”明晶说。

      “行,你和小堂推上塔,我换中路去。”

      꾇 狕周哲说完,直接退回到草丛里按B回城,面对上路防御塔的镀层没有任何一丝留恋。

      “?藏??”小堂和明晶两人震惊⢡了。

      解说席上,瞳夕看着上路的镜头,捂着嘴惊讶地说道:“发条怎么回城了?他难道不吃镀层吗?㶄”

      “发条把镀层经济全让给了上野。”泽元与瞳夕对视一眼,咧嘴笑道,“我甚至开始怀疑T㤥B这一把上单换㧕人了,这䵜风格完全不像Zhe啊!”

      周哲自然听不到解说的话,他回城补好了状态,ꊴ将侦查럤守卫换成远见곦改造并购买了真眼,然后T놎P来到中路线上。

      此时辶辛德拉刚刚复活,发条快速清掉ン中路兵线,配合小兵对防御塔的䏼伤害美滋滋恰了一层镀层钱。

      “上⌯路一塔告破,鳄鱼和潘森吃了三层镀层加上ᅯ一塔钱,这波赚的是盆满钵满!”长毛喊道。

      泽元两手㣇摊开,看着屏幕一脸坏笑浼:“鳄鱼换到了上ꞟ路,那公爵好难受啊!抵抗鞋怎么打鳄鱼呀!”

      导播的镜头从三路扫过,上路Zoom的酒桶被抓死一波后,回到线上对位的却是刚补了输出宀装的鳄鱼,身上为了对线发条做的抵抗鞋一点用也没有了。

      而发条的经济要领先辛德拉,在中路快速的清线压制,随时准备往ꛘ其他路动。 兌

      至于下路Wiﭸnk和Kedaya对线LokeN和Lᐚvmao,自从那波Wink卡莎拿到双杀后,就已经建立ꦡ起不可忽视的优势,只要布控娕好下路视野,即使压线也没有被抓的危险。

      瞳夕双手紧握,看着屏幕一刻也不寐敢放松:“这局比赛,前期不到十分钟,已经䒠发生了好㼀几次惊心动魄的战斗。”

      儔 泽元点点头ቈ表示认同,补充着说道:“现在看起来,TB这边三路已经占据了较大优势,JDG前期的节奏再次陷入被动当中捥,得榴看Kanavi能否找抷到一波机会扳回局势了。”

      一分钟后。

      导播镜头切换到下半野䩫区,河道处,已经将兵线推进对面塔下的发条,缓缓踏ㆌ步走来닱。

      JDG语音里。

      兮夜头疼地清怘理着中路兵线,同麿时对队友提醒道:“发条不见了,可能去下了。”

      “好的。”下路双人组点头回应,撤到防御塔后。 搈

      周哲在陚河道处拐了个弯,没有径直ぜ沿河道去下路,而是途径对面野区入口往红BUF솩F位置靠近。

      “明晶,搞对面红。”周哲平静地说道。

      “好嘞。”

      途径三狼位置,明晶踩爆炸果实迅速往河道这边赶来。

      远见改造照出正在草丛里打红BU䕎FF的奥拉夫,周哲直接吩咐道됨:“我开大,你就开大。”

      奥拉夫正刷着红,突然一个魔偶出现在他脚下,当他准备开大的时候,自己已经被츅魔偶给击飞,同时魔偶之上释放出一股电脉冲。

      “发条草丛给大,奥拉夫来不及交出大招,被打掉整整半管血。”泽元呼道。

      瞳夕盯着屏幕,接过泽元的话,铔“残血奥拉夫惩戒红BUFF回血,开启大招加速往냫下路二塔方向逃跑。”

      “但是潘森就在后面啊,Kanavi的逃跑路线䕐被彻底封死,他必须交闪了。”泽魽元补充了一句。

      奥拉夫交闪后,潘森㶧跟上闪现,W定住大招结束的奥拉夫将其收下。

      “奥拉夫死了,下半野区全被潘森收下,而且第二条小龙已经刷新,也是TB的了ḩ。”瞳夕认真分析着,同时感叹道,“这节奏太快了!”

      帮助潘森抓死奥拉夫后,周哲在石头人附近草丛插下真眼选择回城。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