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就不开窍呢

      听到广播,任伴珠虽然警惕,但没有停下寻找。

      密室里,越是往后越危险,要抓紧时间,快速逃脱。因为一点儿风吹草动就放下手里的事䕼情,是不明智的行为。

      这个教室搜完,她到夏翊和若紫前面的教室,櫼继续搜查。

      两分钟整,她听到夏翊敲响了窗子,唤她离开,但她没有立即撤出,她发现了肢体!

      那是一颗留着长发的脑袋,容貌普通,ກ微胖。脑袋塞在讲台臶抽屉里,用穹痛苦的表情,看着任伴珠。

      看来对方死得很惨。

      任伴珠伸手抓住脑袋,想要快步逃离,但她刚触到脑袋,身子传来剧烈的疼痛。 ᷊

      那是从脖颈处传来的疼痛,疼痛只有一瞬,但十分셺强烈,룦如同一把斧子,砍断了她的脖子。

      她忍不住冷哼一声。

      这一声不大,本不该有事,可雨넽衣人正在附近!

      咚咚咚,鞋子踩在地砖上的声音急促,雨衣㫍人从枣行走变成了奔跑,快速接近!

      此刻,如果任伴珠立即抱着脑袋⍭,从窗户翻出,还有希望逃脱,但是摸上脑袋带来的,并不仅仅是疼痛。

      ⁉ 她的脑海中,出现了一个画面。

      那画面模糊,如同上千度的䅖近视眼视角莼一般,只能见到事物的轮廓。

      她见到了一堆人影,这里是正在上课的教室。

      那一群桩人影中,有鼡一个格外引人注目。任伴珠明暻白,这是亡者对他的提示,她盯着那个人影,努力分辨,但画面的分辨率没有丝毫变化。

      뒰 这㭇时候,任흓伴珠的耳边传来声音,声音来自那个人影的方向:

      “我们学校有四个同学失踪了,你知道吗?”这个声音尖利,뤅任伴珠标记为尖ᇹ声。

      “真的?”这个声音严肃,任伴珠标记为严声。

      “真的,最早的已⾀经失踪一周了,这是我认识Ꮽ的老师告诉我的。”尖声说。

      “那我蜯们是不是要放假了?会放多久?”严声虽然音色很严肃,但内容十分轻佻。

      “那可能不是简单的放多久假的问题了,是这个学校还能不能办下去的问题。”又一个声音加入,这是一个轻快的声音,任伴珠标记为快声。 熧 ꁽ “什么什么?”尖量声和ꁅ严声焦急的问。

      “我听说,警察在前面那条河里,找到了四具尸体,那就是失踪的四个学生,而且每个学生都少了一块身体。”快声压低音量说。

      “那也太可怕了,学校这都不放假的吗?”严声带着抱D怨。 䖋

      声音越来越小,画面模糊得힫更加厉害,如同摇晃的水面一般,破裂开来。

      任伴珠急囟促的吸了两口气,抱着脑袋就㍂要离开,但已经晚了。

      雨衣人踢开教室门,正쯶见到了任伴珠。

      弹幕达到了第一个高峰。

      『笑死,被㛋鬼看了个正着!』

      『这尸块有点儿坑啊,摸到居然᩾会有这样的负面效果』

      『这不是滦负面效果,是密室线索』

      핲 『emmm,真不知道任伴珠是运气好还是运气膢差。』

      『第一个找到了尸块,而且是自己被委托的那一块,第一个接⊁触到了线索,ᮍ而且是记忆线索,这样两件愉悦的事情交织在了一起,本该带给她更多的喜悦,她应该获得了梦一般的美妙时光才ÿ是。ẗ可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䳁 『楼上那鬼,虽然你说的挺好,但不知道为什么想打死你』

      『刚刚那记忆画面,应该是亡者给的提示了:学校里发生了失踪案,失踪者从河底被发现,尸体少了一部分。话说这个缺脑鬼,是最后死的啊』

      『缺脑鬼笑死』 ঄

      看着雨革衣人,任伴珠在心中怒骂一Ს声,她身上的血管暴起,向教室后面的窗户撞去。

      就算是战斗力不弱的任伴珠㼟,也没有和鬼怪棰硬碰硬的打算。

      雨衣人发出沙哑的怒吼,大步向任伴珠冲去!

      任伴窪珠撞破玻璃,她抱着脑袋,在地上翻滚两圈,撑着地面跳起身,就要ͫ往前冲。

      当——

      ꇭ 雨衣人同민样撞破窗子,扑向了任伴珠。

      镾任伴珠身上的榻力道还没卸干净,无力躲闪,被雨衣人撞了正着,她后退两步,撞在墙上,一口㣩气没提上来,大声咳嗽。

      雨衣人的力气比她大得多!儜

      没给她喘息的机会,雨衣人从雨衣里伸出手掌,挥向她。

      低头躲开,任伴珠一个翻滚,脱离了雨衣人的攻击范围,她用嘴叼着脑袋尸块的头发,手脚并用的往远处爬去,速度比一般跑步都不慢!

      吼——

      雨衣人慿的咆哮响彻教学楼,楼下的夏翊和若紫对视ꑐ一眼,夏翊说:

      监 “过去看看。”

       任伴珠是重要的同伴,如果可以的话,得救回来。

      “嗯。㼌”若紫立即往楼道跑去。

      쮳“上面可是鬼怪在交手!”壹号和贰号劝阻两人。

      对普通玩家来说,避开㐋鬼怪是第一要务,똟绝不可能往鬼怪附近凑。

      夏翊宮和댢若紫没有因为他们的话产生任何迟疑,他们钻入楼道,上了三楼。

      ۛ 雨衣人禔和任伴׶珠在西面交手,夏翊和若紫躲蓏在南面拐角,观察情况。

      他们见到了雨衣人的模样궸。

      那鬼怪有一米九,身上披一獚件黑色带血迹的雨衣,穿一双胶靴,动作大开大合,丝毫不在意任伴珠打在它身上的拳头,任伴珠却不能不䘑躲着它的拳头。

      쀥 雨衣上的血迹不知道是任伴珠的,还是本来就有。

      “我去帮蠭忙?”若紫쩺看向夏翊。

      没等夏翊决定,任伴珠已经溃败,雨衣人打散了她的ꯀ架势,击开她护在胸前的手掌,一拳击在她的胸骨上。

      Ø 任伴龧珠的身子飞起,砸破走廊的窗户,落入了下面四栋楼围着䘀的花园中。

      眼看着雨衣人捡起脑袋尸块,ꔳ要跳下去追击,夏翊急忙对若紫说:“记住我之前教你的方法!”

      他的䨆话音刚落,若紫就샱冲了过蠬去。

      렎“坚持一分钟!”夏翊向楼道跑去깧。

      娰 他使出了全身的力气,两냻步跨过半层台阶,落地时脚掌生疼,但已经管不了这么多。

      快速来到一楼,夏翊打开走廊窗子,跨入花园。任伴珠躺在一个石椅旁,手掌撑着地面,想勉力起身,不能成功。

      ⇌ 夏翊跑到她旁边,背起她。

      离开前,他⽧看了眼旁边的大理石椅子,椅子上沾着血迹,看来任伴珠是落在了椅子上。

      这女人的运气太差。

      不说⊒落在泥土上,就是落在水泥走道上鷙,都比落在石椅上来得好。

      将任둏伴珠背到走廊,ᒝ夏翊脱下外套,裹住她滴落的勖血,防止留下痕迹。他找了一个中间的教簂室,躲了进去。

      教室里,能从窗户外看到的地方,以及会被第一时间破开的前后门,都是危险区域,夏翊십选了两个窗户的中뮯间,放下任伴珠。

      他翻找任伴珠的口袋,寻找药丸。

      任伴珠握住了他的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