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让老子怎么舍得

      油罐鰨车的大灯照亮车前的黑暗,驶入一条偏僻的街道,在黑夜中停在了东城区的一处废弃无人的工地。㞹

      工作服男人下了车攀上油罐顶部掀开了盖子,副驾驶走下来一个长着长角的萨卡兹人,那名萨卡兹人抽出罐车插着的的金넢属短棍,敲击着钢制的油罐大声催促里面的人出来。

      蹏率酓先出来的年轻人抱着包被拽到一裥边,那醙名萨卡兹人用短棍狠狠捅着年轻人,工作服男人一把抢过他鰭的包,抖落干净,捡起飘落的几张钞魏票,♗用脚把地上其他的杂物堍扫到一边,把空包扔回蹲登在地上的年轻人。

      拉普兰德把喘着粗气的德克萨斯推出,跳下油罐。那腺名长角的萨卡兹人看到德克萨斯和拉普兰德爬了出詂来,转身向两人走了过来。

      拉普兰德掀了掀衣摆,两檥把DD长刀在月光照耀下闪烁着凌冽的寒늟光。

      萨卡兹人扫了一眼拉普兰德的长刀,还是将蹲在地上的德克萨斯拽了▿起来,拍了拍德克萨斯身上的所有口袋。没有从德克졶萨斯身上搜到任何东西,厌恶的说了一句穷褎鬼,正要离开时看到了德鋩克萨斯脖子上的⺞紫色领带,随手一把拽了出来,在月淴光的照耀下一块意义不明؉的ᅦ金属ґ铭牌闪烁着汔光辉,撇撇嘴,甩在了德克萨斯秀的脚下,挥了挥手。

      “赶快滚,我们可没有緹义务管你们的死活。”

      搜查完其他人的工作服男人走了过来,䛲看了看拉髯普兰德腰间挂着的DD长刀,最终还是没有꫈去搜拉普兰德的口袋。

      䬦틃“走吧。”

      工作服男人扫了一眼走远的人群和德克萨斯两人㳫,对着同伴挥了挥手녍。

      那名萨卡兹人把金属短棍插入罐车缝隙,贇回⾛身上了车。

      (看来他们要离开了)

      斯图尔特松开攀住车底的手,悄无声息的躺在车底,侧头看着那名萨卡ڬ兹人脚离开地面,登上罐车。

      随䌈着偷渡的罐车逐渐远去,月亮隐匿在楜云层后,废弃工Ū地也被黑暗重新笼罩魯,拉普兰德拍拍德克萨斯的后ᴗ背,盯卡着站起来的斯图尔特缓缓握住了刀柄。嬕 ꁒ

      “.….....”

      斯图尔特略微整理了一下因攀在车底而略显凌乱的装备,看了拉普紖兰德和德克萨斯一眼,默不作声的转身离开,拉普兰德看着斯图尔♒特快速离开的背影,松开了握着刀柄的手。

      “那㿊个人嗊很危险。”

      拉普兰德露出奇薺怪的笑容。

      ꏢ 德克萨斯没有出声,默默捡起脚下的金属铭牌,用衣角擦干上面的污水,重新带到脖子上。 ٘

      ————

      叙拉古潌,全泰拉最大最漂亮的ꨖ花瓶,叙拉古政府的腐败程度在世界范围内赫赫有名。政府的无能ﹱ和腐败使黑帮家族势力凌驾曵于政府之上,甚至地方军队和军警都在黑帮家族的控制之下。在叙拉古这个国家,政府的官员的腐ﱙ败贪婪和풷无能程度将超乎你的想象。

      ————

      东城区一个偏僻的旅✞馆,斯图尔特推è开了旅馆的大门。

      “欢迎光禦临,请问你是住店还是?”

      ᢧ 旅뾞馆ꁑ大厅略显狭小和噸昏暗,老板娘趴￲在柜台上,漫不经心的打量着斯图尔特。

      “住店,一个人,十天。”

      ࿡ 斯图尔特把储蓄卡递给老䪃板娘,老板娘晃晃尾巴,支起身子递过付完款的储蓄卡和房间钥匙。

      䭩 앇 “二楼203,共付1000龙门币。这是穂你的储蓄卡和钥匙㏄,没有食物供应,请自行解决。”

      接鋏过储蓄卡,老板娘又懒洋洋的≉趴在了桌子上,斯图尔特径直竃来到了203硌,插入钥匙推开房门。

      턂“卡佩罗家族...”

      斯图尔特摘下帽子挂在衣架上,把步枪靠在墙角,坐在床上,窗外开始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

      “我现在需要一份工作...又要做杀手吗,感觉还不错。”

      斯图尔特掏胁出兜里的一个囦金属手环,在手里不停的翻桐转。

      ꃒ “欢迎光临塂,请问你们是住店还是?”老板娘的声音从楼下传来。

      彴“住店,两个人,有食物供应嘛?”

      略显狂气的女声继续询问老板娘。

      “有没有热水?她需要洗一个热水澡。”

      “没有食ㆡ物,请自行解决,房间有热水,⟘两位住几天?”

      ꥣ “五天。”

       “150躌龙门币一天。”

      㹪女声顿了一下再次开口说道:“我们住三天就好了。”

      “二楼2ⵝ04,这是你们的钥匙。”

      斯图尔特目光转向门口,手里的手㟚环套在手腕上。脚步ᘈ声在门口ሁ顿瞠了一下,然后打开了咽隔壁的房门随即᚜又犺关上。

      就在这时,两台巡逻车打着警笛停在旅馆门前。

      “例行巡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