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好盛世

      所谓三昧,按照道家说法,就是凝聚出神火、精火、气火,而分别对应心、肾、膀胱气海三处,对照的是修士㞒精气神三宝。

      按理说,这火与☿实质上的火是没有多大关联的,是修士精气神凝聚而攒生的,不是实质的火焰,ʥ但是修士心念所至,却能无物不焚。

      啨 但他修行这么久没有一点进展,因此,他想试试以火灵梭气汇聚于心窍,看能不能助他凝聚出三昧真火的ว心之一昧出来。

      ᜦ呼吸吐纳之下,无数火元气被凝聚于心窍之中,让周元感觉心如被焚烧,情绪不稳,就ꕸ要发作出来,好像这段时间逃亡受的委屈马上就忍不住要发泄一鈠样。

      不过他好在忍住了,知道在这里发作了没有他好果子吃。

      他知道,这是心火太盛꼎,连带着自身情绪也高涨,在《幻世经》、《天心魔典》这些典籍中,这是走火入Ⴢ魔的征兆。

      匆忙间,他也顾݃不得别人关注,将清凉符拍在身上,只觉一股清凉的感觉裹住它,然后张口从口中喷出一股带着血气的火元。

      就在他还在想怎么解释的时候,沙留行看了他一眼,皐道:“这里的㮢元气太过ဟ极端,只有金丹修士才能吐纳,Ự你修为太低,不要乱来。”

      周元连忙告罪。训

      而下面,随着岩浆动荡,一个数十丈方圆的丹炉升了起来,丹炉浑圆,被岩浆炙烤之下,仍然是青铜色。

      随着丹資炉升上来,接着,洞⾣顶有一个巨大的飞舟模型被放了下来,这模型通体土黄,如黄玉。

      巪 只见它降到丹炉之下,接着,停在那。

      然后,丹炉底部打开,无数赤红的铁水从中倾泻而旹出,倒入那模型之中。

      片刻之后,这模型就被装满,然后重新拉了上䢮去,不知道移到哪里去了,接着又放下一个模型,如是再三,这一炉铁水,灌满了三个模型才停止。

      幺此时,沙留行道:“这就是飞舟主体的锻造,需要的就是这赭种快速、规模巨大的处理,要一次成型,才不容易出现外壳变形的问题。”

      儺接着,䢱他又带着一众人返回了大厅,转到另一个岔道中。

      众人以为会再到풰一个炽热洞窟,结果ƣ,这边转过来却辏是热火朝天的景象。

      前面不再是洞窟,而是一个无比巨大的大厅,大厅中央立着一块巨大的镜面,上面翻滚着无数信㮱息,什么一组需要篸7号灵铁35斤,请后勤组送达㺥。三组已灜经完成弹药舱铸造,请求检验。

      㧱在周元看来,这就是一个正在处理多任务信息的电脑啊,而且看䩵情况,智能也不错。偰

      懵 再加上这地下大읝厅营造出的金属冷肃之意,真的很有㿸科幻意境。

      可惜,他也看出了,这面䋋大镜子就是一件法宝,而这大厅,大概当初构建的时候昲,就是为了迁就九龙池那里的情况而布置出来的。

      沙留行自豪的道:“这就是我们匠作营的主体,在这里,我们匠师自由组队,按照自己的特长铸造飞舟各个部件,完成的越多,奖励越好,甚至元神级功法和灵醏物都能换取。”

      “ჯ你辣们可有意愿加入我们匠作营?待遇自不必说,每月最基本能俦领到20功勋点,再按照你每天完成产品㨏的情况予以奖励,上不封顶。”

      “甚至,如果你在匠作营ᙽ服务满十年之后,要是不想继续做,可以申请调入庶务营。”

      瓹“除此之外,每年有一个月可以免셒费使用对应自身修为的洞府,功法进阶时,也可以申请更高一级的洞府用来冲关。”

      他这话说的,别说其他人,周元都有点心动了。当场就有五六位修士趑申请ᛆ加入匠作营,引得这位沙留ಧ行笑口大开。

      不过,他还没有做决定,而是有了加入飞天营的打算。

      灵纹营有玄ؒ明道人的存在,即使能进去也会被穿小鞋,还不如加入飞天营开开飞舟,以后想办法ﭛ去到荧惑星之上。

      至于其他ׇ的,其实也没有多大的所谓,毕竟,学习灵纹,只是他的兴趣之一,飞天营也能学到一些东西,只是没有灵纹营那么专业而已。

      更重要的是,在外面,反而避免与很多人接触,减少穿帮的机会。

      接下来,匠作营的参观筎便结束了,周元知道,肯定还랰有许多极为机密的研究和制作,不会开放给他们看的。

      嬖第二天就是到灵纹营参观了,这天晚上,负责接待的灵纹营修士刘南泉却接到了玄明道人的符잻诏,去玄明道人洞府拜见他。

      这人自然知道玄明道人的意思,欣然赴会,在他횶看来,不过一句话的事⤕,却能交好这样一位灵纹营主事的金丹真人,何乐而不为?

      因此,一到玄明道人洞府,他立马主动拱手道:“真人放心,此事我定办的妥妥的,一定让那小子滚蛋,趲摸不着我们灵纹营的边。”

      “错了,我要你将那小子招进来,给出最好的条件,进来后放到最重要的地方,重点培养。”

      “真人,这?”

      “为营๰中延揽人才才是你뢨该做的,做好之后,我自会记得你的帮忙。”

      “真人真是宽宏大量,为营里殚精竭虑,让我这心怀龌龊之人惭愧啊。” 溆

      “行了,就这样。”䅢

      “在下告退,真人安康!”说完,这人就退了出去。

      ∋待他出去之后,玄明道人身后的屏风中转出几个女修,莺莺燕燕,仪态万千,各有风姿̓。

      臈 只听其中一位女修问道:剞“老爷,那小子得罪了你,您干嘛还提拔他,难道您还想着清雪那假清高啊。”

      “你们这些女人,就是戴头发长见识短,如果那小子真的有才,我提拔他怎么了,如果名不副实,那就再说。”

      且说刘南泉出骯了玄明道人的洞府,待走远了才不忿地嘀咕起来:“真是个阴险而又㢣睚眦必报神的小人,整人的手段真是阴毒又狠辣啊,不过,那小子也是命不好,跟谁不好,跟着清雪真人。”

      “只是,这玄明真人也是忒小气了,驱使人办事就是一句口头的感谢,好像别人欠着他似的,什么记着,你在灵纹营中横行巷那么多年,何曾还了谁的人情。”

      “如歿果不是巴结着司长,谁管着你的臭毛病。”

      这家伙一边走着,一边低声吐槽起来。

      第二日,他们依约参观灵纹营。

      灵纹营也在地下,距离匠作营不远,许是做好的外壳部件直接运到这里来刻画符文更方便。

      与匠作营的喧闹相反,这里极其安静。

      周元他们进入的时候,只见一艘灵舟外壳正静静被吊在半空,与他们初次见到相反,这时的灵舟外壳已经光可鉴人,而在上面,有一行行纵横交错的浅浅痕迹刻在上面。

      见他们进来,那位刘南泉朝立在灵舟之上的修士点点头。

      粒然后,就见几位修士同时动了뵐起来,将手中储物袋往下倾倒,顿时,只见一缕细细的金色灵液从中挂了下来,极为粘稠,如一根根细丝一般。

      而修士们则保持着匀称的步伐,待那血线将将填满痕迹时就往前走,不一会,一个带着尖角的符文出现在灵舟之上。

      接着,又是一袋蓝色的灵液淋下,如刚才的金色灵液一般瓋,不一会,一个蓝色的带着尖角的符文髉又出现在灵舟之上。

      如是再三,㨒青色的、红㙚色的、黄色的,总共五种颜色符文组成一个尖角向内,圆形在外的一个大型符文。

      一看到这个符文,周元就认出来了,这就是很常见的大型禁制,五行阵。

      ֤

      这时,那刘南泉才笑道:“一般新人进入灵纹营,最开始的工作就是绘制飞舟表面的符文。”

      熟练之后,就会接手飞舟内部小型部件符文的刻画,直到最后,如果能负责一整陝艘飞舟灵纹的刻画,就会晋级为大匠。

      如果在此过程中,你们能对飞舟灵纹提出优化意见,比如将灵纹刻画的成本降下来,威力升上Ⱝ去,或者有捁新的符文能加入飞舟符文群中,都会按照贡鰒献酬功。

      不过,匠作营和灵纹营的基础饺待遇是一样的。

      接着,他们又参观了一些其他地方的灵纹刻画,这些就小的多了,都是各式各样的器具,最惊奇的是,其中有一道工序是在这刻画完成的五行阵禁制中刻画其他类型的符文。

      刘南泉介绍道:“我们现在洈做的,就是在混元五行禁中刻画其他类型的符蟦文,要求符文层阶不能䧻超过筑基期,否则飞舟外壳承载不了。” 

      “符文不能与原先混元五行禁相冲突,原因你们也知道。还有成本不能太高,否则得不偿쉱失等等,≗林林总总,要注意的地方多了去了。”

      “所以,一旦研究出来,报酬不菲,最低的都是金丹级灵物或价值相当謬的物质奖励,元ָ神期的奖励,每年也有几次。”

      他说着,特意看了周元一眼。

      见他关注自己熎,周元知道不会简单,更坚定了不会加入灵纹营的决心嵸,鬼知道加入以后有什么事情等着自己。

      큇 听他介绍,又有几个新人修士心动,想加入灵纹营。

      ꩺ 刘南泉看㠱了看他们的资料,墼都欣然同意。

      看到周元未动,他貌似不经意靛地问了句:“元飞道友,听闻你对灵纹一直感兴趣,为何现在不申请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