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洪荒封神>

      南仲与北兆这两个第一次㗄参加乡校的年蓈轻人,在短暂的休息后,便又开始不知疲倦的,在这片陌生的场所上四处好奇的走着,看着。

      在这片平原最高的山坡上,有一个简易的夯土高台,此时台上以三人为首。

      位于最中间,比另两人靠前半步者,头戴梁冠,身着正赤袍,左腰挎剑,右佩鸣环的是乡大夫召䤮康,左侧则是天子派来的采风之官师南,右侧为穿着一身大红巫袍,脸戴着黑色面具,左ȩ手持着桃木神符的巫师甘。

      师南是一个年过6旬的老者了,他左手持着竹简,右手持着毛笔。认莴真的记录着此次祭祀的过程,并不断的在脑海中思索着,如何将自己的所见所闻编成乐曲,上供天子。

      而另外两位,则有条不紊的指挥着身后的国人们,开始准备祭祀所需的物品。

      国之大事在祀与戎,周人虽然不像商人那般,有事必问鬼神ҵ,且多好用奴隶祭天,但对于一些重大事情也会向天、神祭祀。

      农忙之后的乡校开幕,是以感谢昊天以及农神庇佑,使人民获得丰收的ꢻ祭祀仪式开始。

      20多个被挑选ꇫ出来的国人们,他们身着着祭祀所穿的正服,在这祭台的正北方,摆上祭祀所用的香案,将刚刚刚宰杀,洗净的羊羔与牛犊摆好。又将今年刚刚从农田中所收获的五谷,精心挑选了一碗,放Ꮖ在了放在了案板的最中间。

      当这些事情都忙完后,这些普通的国人,便向三位贵者一一行礼拜别,轻步下了祭坛,祭坛上只留下了两位主事者,以及뱃那位师南營。

      䉎约摸正午时分,南仲所在的一乡国人也都陆续的从城里,或者是城外的农田中,赶到了乡校的场所。虽说参加乡校并没有强制规定,但绝大部分国人只要不是确有急事,都욱会参与。先是一番亲朋友邻之间的问候,招呼,等到这乡中,那些德高望重的长者大致已经到齐,甄齐聚于祭台下方后,祭祀便开始了。

      召康与师南退到祭台的最南边,身着巫袍フ的巫师干⢮,挥舞着手中的符节,在祭台中间升起了一把旺火。随后开始吟唱着对庯于昊天与农神的诗歌:

      痸 倬彼甫田,岁取十千。我取其陈,食我农人쁲。自古有年,今适南亩。或耘或耔zi뽌,黍稷薿薿n짢i。攸介攸止,烝我髦士。

      接着,位于靠近祭台的长者们,也各自扯着自己Ᲊ的嗓子,用他们那䭥饱经世事的沧桑之音齐声唱和:“

      以쐿我齐zi明,与我牺羊,以社以方。我田既臧,럮农夫之庆。琴瑟击鼓,以御田祖。以祈甘雨,以介我稷黍,以穀我士女。

      ⇘曾孙来止,以其妇子。馌yè彼南亩,田畯至喜。攘◲其左右,尝其旨否。禾易长亩,终善且有。曾孙不怒,农夫克敏。

      带的长者们唱完了这一段后,位于外面,已经知道今天应该吟诵哪一首诗的国人们,也开始了唱合。沙哑的,清脆的,稚嫩的,成熟的,各式各样的声音美汇集在此,汇成了农人的歌。

      ”曾孙之稼,如茨如梁。曾孙之庾,如坻c英hi如京。乃求千斯仓,乃求万斯箱。黍稷稻粱,农䍔夫之庆。报以介福,瑗万寿无疆。“

      …- 

      待向上天与农神ꔆ的赞扬完毕后,巫师又率领着长者与国人们,依次对着摆放祭品的方向行三拜之礼。

      接下来就是一些较为随意的礼仪流程了,毕竟周朝虽然尚礼,但是礼不下庶人,所以对于这一这种民间的祭祀活动,폵并没有太繁琐的礼仪流程。

      约了半个时辰后,这场还算隆重庄严的祭祀便结束了。

      巫錂师自觉地退到祭台的后方,大夫召康命自己所率的国人擂起牛皮大鼓,宣布乡校开始,长者入馆,少者较艺。

      쯠 随后召康与巫师甘引着长者们,往北方用简易的夯土与粗木搭起来的馆舍中议政。而其余的国人们则都松一口气,开始各自呼朋引伴,参与到了接下来的这段自由时间中。

      鬥 混在⼏人群里的南仲和北兆,虽然早就发现了自己二人的大父所在,但没敢去,因为他们两人的大父都虽然仍然是国人,但由于从军多年,所以也是乡中的长者。他们两个不敢上前,于是只能够又找了一些关系较好的邻居同乡,玩伴借了干粮,垫了垫肚子。

      〝你说说你们两个,来这么急,有什么用,竟然还不叫我一声,太不仗义了吧“。瘦高个的少年,很是不满的对,面前的两个正在狼吞虎咽咽着饼的同伴,抱怨道。

      饿得紧的南仲、北兆,对于同伴这习以为常的指责,也自然不会在意,北兆只顾着吃干粮,南仲倒还能稍微抽出点空,含糊䄵不清的说道:“我们倒是想叫你,你敢出来医吗?”

      “哎,话说,东平,你今年好像才14흗岁吧,怎么来这里了?“

      本来/正本来只顾着吃搁的北兆,突然想起了什么,瞪着面前给自己送干粮的同伴,很是好奇的问道。

      ธ “闭앳嘴啊,我是好不容易才求我母亲,悄悄给我备的干粮,然后混进来的,”那个瘦高个的少年。一边赶紧示意让北兆闭嘴,一遍又贼头贼脸的看ퟥ了看4周,发现没䷳有人注意到他们几个后,才悄悄的解释道。

      这少年不是别人,乃是东郭的孙子东平。平日里䨸与南仲和北兆二人也都要好,只不过由于年龄的问题,所以按理来说,是不应该来参加乡校的。

      可这种成人的规定,对于南仲、北兆这些少年郎而已,明ᵌ显没有自己的朋友重鑎要葼,至少不会一边吃着朋友的干粮,一边为比把朋友给卖了。

      所以三人也絈都心照不宣的避开了这个话题,开始聊了些别的。

      将将填了꙼些肚子后,拍着自己肚皮的北兆,很是豪爽的挥手道:”说吧,吃完了之后咱们去哪里?要不要趁这个机会上上手?”

      北兆颇为期待ᅷ的指着,远处正在举行战驾车比赛与射箭的国人聚集点。

      东平听后很是兴奋的拍手道:“那是自然,好不容易跑了这鵲一趟,肯定要好好㮔玩一把。”

      南仲的心里却有䐕一些忐忑的说道:“可是,咱们三人都还没有正式学灑过射箭与驾驭战车㻚呀,到了那里除了出丑,只怕也。…”

      ”喂,仲,你能不能说点令人开心的事啊?”南仲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有些郁闷的东平给打断了。

      퓋不过这次东平区虽쇏然郁闷,却也只能承认:“是啊,射箭和驾驭战车哪是那么容易的?…

      这回即使连。素来有些自恋的北兆也没有反驳。

      彥一名合格的弓箭手往往要训练两年左右的时间才行。至于一名合格的战车驾驶员,那要求就更高了,쨌你必须要能够熟悉自己战车4匹战马的性子,在驾车的窋时候将他们安置好,而在驱使他们的时候更是要牢牢的抓紧缰绳,却又不能抓死。

      耳听六路,眼观八方那是最基本的操作,不仅要ᐊ观察路况䙿,更要合理的保持战车的速度,不然的话一个不慎就可能出事。一旦因为跑ড得太斛快,而停的时候,将马勒得太垵紧,很有可能就直接来个车毁人亡。而如果勒马缰的时候勒得太松,则有可能撞到不该撞的人或者事。所以尽管大周要求过国人16岁开始起,就必须要学习使用弓箭与驾驭战车这两项技能,但是哪怕到这些国人加冠之年,22岁的时候。能够真㋁正将战车掌握娴熟的人,仍然只是少数。

      最终,这三㧌个背着规矩偷偷来到了这个热闹场所的少年,只能眼热的在䍔一旁看着那些驾驶的战车在宽敞的周道上驰骋的悐人龸们。

      至于说射箭,北兆很是不信邪,非要拉着南仲틱和东平去那里试试。

      在一片平坦的草地上,竖着30多个靶子,而在这些靶嶩子正前方约摸60步的距离,有一道铺上了草席做出的标志。那些兴致勃勃的国人们将这围成了一圈,圈内拿到了弓箭的国人们,一个个持弓引箭射向靶子。

      射中的,靠着自己高超的箭技,赢得了一片喝彩之声,而没有射中的,则灰溜溜的在一片没有没有恶意的笑声中下了场。有时还会有些艺高人胆大的,他们会主动的握站在更后面的方向,展示着鋉自己的本质。

      北兆拉着南仲与东平,强行挤进了这人⠝群中,人群中有不少人都뭟认出了这三个铁三角,善意的打䫖了招呼,而南仲等都相继回礼。

      “怎么?三个后生还没开始学射箭,也想来这试试手,东郭家的小后生,你好像年龄还没到吧?

      鰓怎么?不怕你大父回去打你屁股啊,哈哈哈。”

      与这三个年轻人还算是亲近的国人们,纷纷对着铁三角打趣。

      而三个少年郎也只得点着头,略微感到有些尴尬的撑着红彤彤的脸庞,强打着招在那里排起了队。

      等轮到他们时,硯早就不耐烦的北兆一手接过,由桑木制成的弓箭,而后又从地上的箭旅中拿出一只羽箭来,便装模作样的比划了一下后,用尽ꌄ力气拉弓挽箭射了出去。

      不过很可惜,他的箭连靶子都没到,就在靶子面前七八步处,落了下来。

      旁边的众人一阵呼喝,有一些国人更站在那里喊,道:“好了小ꗒ后生,等再过两年力气大点了再射吧。”

      听到这话,ᩩ又看着㭕自己那连靶都没碰上弓箭的北兆,脸上通红的,都快要出血了,很不甘心,他咬着牙又取出了一只왔箭来,咬着牙拼尽力气,对着靶子又射了一箭,可是依然不比上一次好到哪里去。

      后面的南仲与东平,害怕自己这个朋友的犟脾气又犯了,于읯是在那里劝他:“走吧,咱们再去其他地方转转,没必要쥺非在塸这较劲。

      是啊,咱们现在年纪都还小,又没有学过,射不好也是正常的,等过两年咱们跟咱们学好了再来这比试,一定能拿个昔彩头的。”

      可是已经较上了劲的北兆,只是粗彝暴的将这祌两个想要将自己拖走的朋友推到一旁,有些恼羞成怒的又抓起了一只,不过这一次却被人拦了下来。

      一只有些粗糙的白手,一把抓住了北兆,那只正再拿箭的的左手,。被拦下了行动的北兆,很不痛快的看☐着这个搅睙局的家쟦伙,面前这个约20岁出头,带着贵ꭖ族才有的头冠的君子。

      那贵族子弟带着几分骄傲的教训到:“射逘箭,不仅要有足够的臂力与眼力,更要心气平和,方可射中,你眼下方寸大乱,再射,也是无用。“

      看随后也不管北照脸色有多难看,举起了自窵己腰间的配弓鬛,킪然鵍后从地上抽出一支羽箭,只是略微瞄了一眼,一箭射出,正中靶心。

      衡 赢得一片国人叫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