夸父悍然自爆太一出手救下金乌

      是夜,天空明月高悬,星罗棋᩻布,像一条漫天的银河。

      ꝅ “真是崘不错的好天气ĥ!”

      站在宁水镇一座瞭望塔上,楚风邍无限触及娟天与地的界限,一股奇妙的感觉,在他心灵当中썋浮现出来。 ﳵ

      这个感觉并不是来自于景致,也非第一次以肉眼遍观这样的世界,而是源自他体内的「万象元胎」。

      一直以来,他似乎错误的把「灵慧智经」的道路变得狭窄起来,万物有灵,自然不应该仅限ꈒ于͚人,而是天地万物。

      他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天上的星星都仿佛活过来了。

      “天地一太极,人身一太极。ᢰ太极本为一,因小成大小,因意成内外。去此心意,岂有内外之分、你我之别?天地既无尽,人身讓岂有尽,尽去诸相!”

      源自「蔪灵慧槔智经」的口诀一闪而逝,楚风一瞬间跳过“碱道消魔涨”的魔变,本应该散功全力入魔的境界,踏入“物极必反,道穷则变”的魔道合流境界,ࠐ触及到「灵慧智经」的「至道真灵」门槛。

      即通往有无之变,至境通达的法䎜门。

      也就是如何将两枚元胎相合后,进一步推弉动质变,真正意义槺上如「魔道合ᤢ流,尽去诸相」,椱求得超脱万象的方式。

      “所㌮以,魔道合流之后,就是让两者交锋引起质变,进而将魔性和道性化为超脱这些表象的「灵」。原来,在我吸纳水恶鬼的「玄冥冰蝠」的时候,就已经触及这一步,只不过还未意识到这一点。”

      楚风感到体内「万象元胎」正在悸动,一个念头正在凝聚,只不过又被一股力量死死的束缚住。

      那份力量就是他的「檇心」,也在一堵阻隔内外的围墙。

      让人体这「太极」重归于宇宙「太极」的最后阻碍。

      “原来如此,这뉼就是낌「灵慧智经큽」的万物有灵吗贁?”

      卡无尽星辉照在楚风身上,仿佛丝绸一般披在他身上。

      楚风抛臰开一切凡念,将精神贯注灵台,虽然因为投机取巧妏,失去魔道相争,让灵性在交锋中发挥淋漓尽致的邌磨砺机会,但是万象㸹之主本质高远,反而使他一步登天,达젻至「魔道合流,尽去诸相」,仅一入定,便踏入前所未有的境地。

      ——浑浑沌沌,仿佛身在无尽黑暗的宇宙,意识懵懂。

      楚风感觉一切都在消融,奪身体、홺世界……宛如一场梦幻,一切不过是内在灵性的变幻。精血、真气和生命讕都在千丝万缕归于┭「万物有灵」,最初的第一缕灵性。 ⰻ

      ㍆直到一股将要ᅥ消散的感官,如利剑一般刺进他的内心。

      敏他知道这是拆掉心中坚壁,生踱命抗拒无ꁩ边天地同化的警示。

      不过,他没有理会这种本能的反应,群反而஀更进一步,完全墏抛开生死一切。

      无生无死,无外无我。

      ᄃ 挭灵神在诸念腂中此起彼伏,心绪⭸化作诸相,又渐ꠋ归虚无。

      楚风感觉人身上诸般苦楚都仿佛登临极乐,飞升成仙般尽皆消散,有无上伟力感召뽖,就要脱离疾苦而去。

      卩 就在这时,「万象元胎」也开始ঐ示警,即将死亡一刻,一股意柣志携裹磅礴的天地之力,贯ㆣ穿而来。

      本来精血被呾「万象元胎粱」吸收,已经油尽灯枯的身体,也在顷刻之间,如枯木逢春般,焕发生机。

      楚风缓缓睁开眼睛,灵神无限升腾,天地万物都以一个奇妙的Ѵ状态,折射到他的心灵,玄之又玄。

      横陈在他心灵的「万象元胎」,也消失无踪了。

       “这就是天地太极、人身太极,双玄合一␟的至道吗?”择

      楚风体훵会着全新的力量,身上仿佛拔去一座十万大山。

      完成人艝身太极和宇宙太极合一竧后,一股大自在、吩大逍遥、大超脱……在他身上隐隐的活跃起来。

      “既无人身,何来困境?”

      一道似有似无的灵神之光,洗尽铅华,在心灵中浮现,起起伏伏,随天地四时变幻,无有穷尽,永劫不灭。

      正是「灵慧智经」大成境界,「至道真灵」的显化。 ᨲ

      墨鱯夷所修持的境界,也在这个层次,以真灵至道化身佛陀,衍化「无名佛陀」,映射万象「无尽佛土」。

      楚风த细细体悟历代ቻ邪天道的「真灵至境」,至于往上的「万象鍂归一」,「灵慧智经」上겪的描述就逐渐模棱两可起来,除了前半段的「衍象」,后面「万象」似乎只是纯理论的畅想,完全没有实地经验支撑,最后፧“归一”,練更毫无记载。

      不过,由本体出手推衍的「万象之主」,髚早已经直指这个境界溻,也是「灵慧䚽智经」最高层次的理想姿态。

      ——万物有灵。

      当灵性超脱生死、虚妄……也就拥有承载这世间万象的潜质,而将万象尽衍一体,使自身变化无穷。

      自然也就“万灵即吾身,吾身即万象”,从而天地万物,无所不包。ꐈ

      这也是本体创造「万象造化珠」,根本意义瀗之所在。 

      “既然本体已经达到理想的最䬚高境界,那么我在此界的意义又是什么?若说互相印证、促进的话,借腚我成就「元胎」这一过程,完善「万象之主」的那一刻,按理就应该结束了,可是为什么我还……”

      뷋楚风疑惑不解틁。

      他非常清楚,本体让贬他在这个世界历练,本意上绝对不是为了修习武学,銼而是想借武学求证什么?

      楚风灵光一闪,不由恍然ಁ大悟,“难道穱是「邪极舍利」的第三极吗?也是,万象即出,造化何在?”

      虽然推衍是没有问题的,但鉿是Ꚍ没有在大乾世界实地修炼的本体,即ꋋ便完成「灵慧智经」最高层次,衍化出「万象之主」,依旧距离他最初所期望的还差一点,而这点应该就是让他依旧丶留在此界的缘由。捙

      “楚大哥,时间不早了,我们今晚究竟要不要赴宴?”㣌

      看着绸缎般撒下的星辉消散,周寅略带急色的开口。

      紫凝站在楚风的不远处,“好可怕,白天刚刚精进,晚上居然又更进一步了。将天地星月凝华如实,这是大宗师才能做到的吧。真是一个怪物鵧。”

      “你说什么?你才怪物呢,楚大哥这明明是天赋异禀。”

      周寅满面喜色,听到紫凝不假思索的惊叹,顿时不岔起来。

      紫凝嗤鲪笑道,“天赋异禀,我师父说我也是天赋异禀ፍ,你小子也有那么一丁点天赋异禀,但是你扪心自问,能够做到这个程度吗?不过,这也不是一件坏事,他武功大进,接下来咱们面对来势ὥ汹汹的铁剑帮,也能更轻松一点。”

      “好了,你们各少说一句뗌吧,不管铁剑帮是不是鸿门宴,他们都是我们现在컁唯一掌握的长生诀突破口,不可能避而不见。”楚风打断两人的斗嘴。

      紫凝冷哼道,“说起这个,还不知道他们倚仗的那位贵客是谁呢?是不是铁剑帮在临州码头冒着暴露风险,也要把工匠接来宁水镇ᦇ,替他们修善行船的那位?!”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