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梦宗被灭

      卢沟河畔的冶㊯铁厂,炼焦场所在山坳的另一边山脚下,好几套巨大的石磨被摆放在当地。最大的直径快有两丈,最小的也有一丈左右,中间还用钢做了浇铸和嵌入。

      铁匠小头烙目曹老六,正在詹闶☯身边做介绍,说道高兴处口沫横飞:쥭“……小人带着十几个伙计日日赶工,终겪于把这个外箍弄了懼出来。要说东家真是神仙下凡,能想出这种妙用练无穷的物件,只要有了这套东西,就能用更少的人力推动更大的磨盘。还有那磨盘中暗藏的铁齿,纵然长如木条,坚如顽石,磨碎了也不在话下。”

      詹闶把叼在嘴里的烟斗取下,笑着道:“别尽说这些没用앩的,老六你要是能琢磨出什么法子,降低钢球制造的难度,把这뀭轴承制造的时间大大缩短,我就赏你五百两现银,跟着你的这组人也个个有赏。”

      “东家可是说真的?”曹老六的眼睛都睁痱圆了,五䠹百两是他想都不敢想的大数字,现在只要做到歚一件事就可以得到,不动心不行啊。

      在荣誉感这东西还没有培养起来之前,用钱旍财和权利作为奖赏,是最好的刺激方ᗕ式。詹闶当然明白这个道理Ȑ,只是他不太相信曹老六能做到,哪怕只是弗雷德里希·费舍尔制造的那种简易球体打磨机,对这个时代 来说也㈁是难度极大的精密机械了。

      不过这积极性还是要有的,他绝对不能打击。点点头道:“只ᓃ要你能弄出来,就赏你五百羏两,跟着你的也每人一百两。但是有个前提条件,不能把正经事耽졗误了,也不能在日常的营生中出问题,否则老子先打你板子。”뫹

      曹老六嘿嘿一笑,多少还带这些猥琐:“小人可当紧着哩,不能给东家打板子的机会,要不俺婆娘都饶不了俺!”

      本来还想再逗他一句整天就惦记着婆娘,可一想自己更草蛋,到嘴边頍的话就咽了回去:“自己知道小庠心就好⩥,咱们这冶铁厂处处都带着危险,再怎么小心都不为过腬啊。你们要是出了事,一家老小就得跟着遭蚢罪,给点银子又能怎么样,有些问题不是银子能解决的。再说我这心里,也过意不去啊。”

      “哎”,曹老六跟着叹了口气:“东家心善,愿意替这些苦뙺哈哈们着想,那是俺们的福气。可出来讨生活,哪有不危险的,庙♙里的菩萨还有被瓦砸到的呢ཟ。小人记着东ퟗ家的话了,一定会提醒弟兄们多加小摙心的。”

      °话到这儿就不能再继续了™,詹闶指了指不远处的大磨盘:“废话不说了,先装一个起来看看,有不顺当的地方还能컅抓紧解决。” 䁬

      曹老六领命带着人去准备,꾥詹闶就找了썔块大ᕶ石头坐下来。护今天꽴这一幕他等很久了,一旦能成功,就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 从第一炉合适的钢出来,詹뿝闶就想到了用更先进的方法粉碎矿石。球磨机肯定是不用想庸了,水力怕是带不动那么笨的机器。不过以花岗岩做基础풮材料加上钢齿的磨盘,通过链条传动的方式运㪙转,还是能指望一下的。

      䘣 这种磨盘的用处也不只是研磨矿石,还可以研磨木材做纸浆。稍微改动一⸾下ជ,也能作为研ﮓ磨水泥的的工具,总之是用处多多。

      想要让直径五抽六쐣米的磨盘更好地转动,一套겟适用的轴὇承必不閔可少。可轴承这东西,内外圈加钢球看起来简单,真要弄起来才知道难度多大。

      也就是有勤劳又智慧的华夏民族了,没有足够先进的技术,用笨办法也能给你生生弄出来。曹老六是铁匠中的尖子,带着十几个人没日没夜地忙乎,也用了一个月多时间才勉强做出几套能用的。

      所以詹闶才会明知希望渺茫,还说起了钢球制造难度的事。成不成的先试试吧,总不能每一戊个进步都要靠自己,那样就算打造出了完整的体系,也不叫科学。

      꽡 半个多时辰后,一台直径一丈的大磨盘被组装起来。大磨盘旁两丈左右的位置,一座混凝土浇筑的台子上,是一台笨重的罘绞盘。台子下面是用钢板盖起来的地沟,超大的链条通过地沟把石磨和绞盘连在一起。

      ꖞ赊八个身强蒈体壮的工人已﫚经准备好瓵,曹老六一声“开始”后,就俯下身子推动自己面前连在绞盘上的钢把子。

      䚁“吱,吱,吱……,咔,咔……”,磨盘在链条的带动下,缓缓转了起来逈。在磨盘的上面,有人不断忎把劈成小块的木条扔进磨眼里,数量足够多之后,就在磨盘转动的声音之外,又增加了“嚓,嚓,嚓……”的摩擦粉碎声。 㡇

      又过了大约一盏茶的时间,终于有小块的碎木屑뇍从料口掉出来。等碎屑有一定数量,另外的工人就马上过去开始收集嬩装包,詹闶这里也൨有人用簸箕送来一部分样品。

      詹闶自己是不懂的,他压根没见过现代造纸厂里的木屑是什么样。不过他␳身边有人啊,纸坊的一个老师傅就跟邗着他。

      接过簸箕仔细翻看了一番,老师傅脸上的皱纹越来越深:ߢ“东家,应该䯱是能行的,这种程度再用臼子细捣开了,完全可以尝试制浆。”

      专业人士说可以,那多半就没问题了。有这么先进强大的笨机ি器,只要培训出足够多的人手,至少能Ꮫ保证在一맙段时间后垄断廉价纸的市场。᪅有了廉价市场,再攻克精品市场就容易多了。

      试过了蝪磨木头的,还膥得试试磨矿石툜的。不过今天是来不及了,回去晚了就进不了城,他可不想因为这点ᱰ小事跟ꭧ没什么交情的方必寿去求城门钥匙。

      大不了就是等一天而已,没有这磨盘的时候,冶铁厂照样也在运转啊。再说这原理上都没什么렃区别퍒,磨木材的能行,磨矿石的多半也不会有问题。

      狠狠表扬了曹老六和他带的小组,每人奖励一两Ⲳ银子加酩乐坊的头烧一瓶,但是要求必须在第二天不上工的时候才能喝,否则谁出了事故严厉处罚。

      回到家里,晚饭肯定脓是误了。詹闶心情不错ꦒ,就把晚上侍寝的达丽亚和伊莎贝拉叫来,陪着自ഫ己一块吃,顺便喝几杯酒热乎热乎。

      达丽亚这个毛妹,很有未来毛妹的特质,酒量那叫没的说。坐在詹闶身边,不ቯ停地给쎹他夹菜,顺便就能不停地劝酒,自己也能多喝几杯㴱。具体用意嘛,不说也是明摆着的。

      不过詹大老爷有节制,喝了娧两壶之后就不再喝了:“还想喝훅就自己来,老爷今天还有事,不能跟你一起胡闹。”

      挣 虽说汉语交流已经称得流利了,可有些复杂的词汇还是不能马上明白。达丽亚以为今天就只是喝酒,吃完饭就不会再发生什么鼮了,不由得稍稍有些委屈。

      可这妞儿脑子够用,也很懂事,知道詹闶要忙的时候自己不能打扰。马上就依㯊言把酒壶酒杯推到一旁,只给詹闶夹贷菜:“那老爷就多뾊吃点,达丽亚和伊莎贝拉回去等着,老爷什么时候忙完Შ了再来,我们给您按摩!”

      这是想歪了啊,不过表现很不错。詹闶看看这个在所有色鼿目妾中自己最受宠的女孩,强忍住内心的那份冲动,拍拍达利亚的脸蛋:“瞎᯺想什么呢,我是不想因为喝多了酒耽误想事情,待会儿你们和我一起去书房,뽞等我忙完了再一起回你们院子。”ᚂ

      “真的봤吗,那太好了!”达丽亚的双眼明显亮了,抱着詹闶就来了糮两口:“今天是达丽亚和伊莎贝拉的日子,为了等老爷回来,蒳人家都没有去打牌。还以为老爷又要忙䲿到很晚,心里都难受起来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