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严满满的邪龙祇下

      尚书府大少刘晋元走了,跟着他爹,跟着那位一直向着望쬃子成龙的尚书老爷走了。看着刘晋元的背影,刘虾晄现在感觉那背影总有一种洗尽铅华샟的洒脱。

      ࢫ 经过这一闹,刘大少也算是初入江湖了,其实他心里也明白,“江湖”这个东西注定与他无缘,无论他的练武天赋是否是渣!每个人选择不了你的出身,但你既然在人间出世,就注定要承担起你的责任,因为出生的福利你已经享受过了。

      这一夜刘虾就在山神庙里度过,坐在篝火旁啥话也没说。让想说点什么来缓解两人之间尴尬的王欢更加尴尬了。身为接了单的镖师,他做地事儿的确不地道。

      第₪二天䷯一大早刘虾带好干粮和水,衣物等生活必需品,跟着王欢这个笑面虎走出山神ⴏ庙,两个人弥驾着马车往西南走去,那是蜀山去往的方向。

      튊是的,这一次就他和王欢两个Ԫ人,刚刚好。因为昨夜的这场大戏开唱,导致刘晋元一伙잱人走后,刘虾到现÷在都没理这位王镖头,实在是被欺负惨了。

      而王欢还是那副笑面虎的模样,和善而无害。仿佛只要他不尴尬,那尴尬的就是别人。只是他的厉害刘虾算是知道了。

      “算了,㚇算了,暂时打不过,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莫欺少年穷⍰!”刘虾坐在车厢里瞅着王欢驾驭马车的背影,默默给自己打气,顺便把主角必备的口号在心里秃噜一遍,不管有用没用칤,这态度必须有!

      ‬“下次再见面,先喠朝他眼睛来两拳,这副熊猫眼早晚得给他加上!”刘虾咬咬牙,心里发狠。

      就这样,两个人沉默着走Ფ了一上午,天气开始炎⬥热起来,两个人就找了个有树的水泡子歇息纳凉,外加吃午饭喝水解渴。

      这时候王欢终于忍不住了,这小家伙估计在܈憋着坏呢,对于刘虾的本事他心里多少有点体会,别看他们老老实实的进了山神庙,其ﳁ实刘虾一直在寻找墠逃跑的机会,只是自己这积年的狐狸哪能把机会留给他?从在柉客栈见面开始,这俩小家伙就在自己的掌丿控之下。

      ⫍只是回想之前刘虾说话办事的模样,王欢就在哀叹这小子才十一岁,就不是垗省油的灯啊,从今天早上到现在,王欢总感觉有股冷嗖嗖的风在背后不时地吹着自己。

      “刘小哥,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聊一聊?”

      “……聊什么聊,聊也白聊!”刘虾仍然是憋闷愤怒的模样,对王欢爱答不理的。似乎依仗着尚书府和林家堡的威名,不担心王欢会对他不利。愀

      “我观刘小哥心智之成熟超过同辈,都不输一般成年人。不如我们就以成翘年人的眼光来看看这段时间的发生的事情,也好解开ꘜ误会。

      后面的路还很长,我们也要呆在一起很长时间,有误会的话对你我都不好。”这时䯹候两人都吃饱喝足在水泡子边上几个柳树下乘凉。

      王欢ऊ靠坐在柳树根上,笑呵呵的说道。刘虾低着头看着草丛里埀忙碌的蚂蚁,又抬头瞅瞅王欢,挺想看到有大蚂蚁正好爬到他脖子里,狠狠给他来一口。

      刘虾压抑的说道:“我只是个孩子,哪来的什么成年人的䑘眼光。”

      ٦“哎!少年人不要那么谦虚老成,这精神该焕发就要焕发,不然容易损耗心气儿。”

      王欢不等他接话直接说道:“其实你心里也明白,就算没有쿮我告密,你们蒲也不会走出多远。甚至你们能走出这么远,也是尚书大人他们的决定。

      他们认定是你蛊惑晋元少爷离家出走。

      而这样的事情一旦传扬出去就是家族丑闻,对尚书府名声不利,对晋元少爷的名声和以后的仕途也不利。名声这个东西在长安城还有朝野上,那真是太重要了。”

      刘虾沉默了,虽然憋闷愤怒,但他现在已经冷静下来了坵。这一世,这副熊孩子的身体还是影响到了他,而且他前世还没真正踏入社会,经历Ώ生活的毒打。쪍

      现在在,等那一脑门럺热血,刺激,叛逆都过去之ऩ后,他终于能老老实实思考前因后果,刘虾知道他一直是在作死的的边缘酷跑!

      回想起来之前的闹剧,冷汗都在心里汹涌,凉凉的!砊这次差点就真凉凉,找他᭳管家爷爷去了。从爷爷去世,他就ྦྷ仿佛魔怔了一样,满脑子想要逃跑去蜀휓山。

      王欢㎼看着沉默的刘虾,也不介意他係回不回应,继续说道:“其实你要感谢刘尚书,感谢他的仁慈方正。就在我们出发的第三天,他就已氿经得到了消息。如果不是考虑到名⮪声影响和对你的情分,那天当晚你们就被抓回长安了,而你恐怕就真的퓬被绑上石头沉了荷花池了。”

      王欢感慨道:“刘尚书,林堡主他们提前到了山神庙,那里出了长安的范围,避过了所有人的视线,而这时候他刘尚书想怎么处置你就能怎么处置你。

      只是他不愿杀你,茵也不会再让你回尚堶书府,只好把你安置在外。正好你也有去蜀山拜师的打算,他也乐得顺水推舟。让你‘死于山贼之手’,挽回尚书府颜面。而我的存在只是巧合,既是ᤎ保护你们也是起了缓冲。”

      刘虾继续沉默,王欢说的这些,有的他现在已经想到了,有的却还需要王欢提醒팂。

      但不可否迊认,王欢说到他心坎去了。本来他也没理由恨刘尚书和尚书府。刘虾只是想躲避未来可能的那个死亡结局,才选择逃跑,逃跑不成之后担心的就是刘尚书会杀他泄愤。现在经王欢那么一说,刘虾心里Ⱄ反而舒坦许多。

      他学着王欢也㝪坐靠在柳树根上,双手交错在后脑勺,神情放松道:“这是林堡主让你说的吧?虽然你说的有道理,但是我不承你的情。”

      刘虾这是摸到了王欢的脾气。这人能算计,武功也ꈞ不差,属于能文能武的那类人,但是他最出彩的还是那心胸吧,能卝容人。

      王欢笑着摇了摇头,知道刘虾心里想开了,至于承不承情ᅒ的,无所谓,不过是熊孩子的傲娇罢了,何况来日方长慌,有的处!

      在柳树下呆了一会儿,两人Ǎ驾着马车继续赶路,一路上没多少话说。等到了晚上,马车驶进了酼一个乡镇。镇子还不错,挺大的,衣食住行药店诊堂当铺各行各业,应有尽有。

      两个人不差钱,当即找了波个客栈住下,之后把干粮扔在马车里,碰都懒得碰。点了客栈的的拿手菜,大鱼大肉的可劲儿造。

      샼 等酒足饭饱之后,稍微消了消食儿,刘虾提着一根木棍走向了客栈后院,院蝠子不大,但胜在无人吵闹。

      等刘虾扬起木棍,王欢才发现这根木棍有那么几分宝剑的形状。原来是一把的木邹剑,他这是跑到后院来练剑来了。

      在尚书府,林月如兴之所至,教给他俩的剑术基础就那么几招,刘虾学的也倒也熟练。现在出了尚书府,刘虾稶也知道后面的路不好走,于是他发了狠,给自己立坖个规矩,每天练剑早晚各一次,每次一个剑招练习五百下!如果赶路不急的话,这个规矩他不打算破。

      发了狠的刘虾是认真的,认真到旁若无人的程度,哪怕王欢在他身边不远处看了大半天他都没发现。

      “嗯哼!”王欢有点看不下去了䚪。

      刘虾被吓了一跳,等回过神来发现是这个一生之敌,小脸立马拉下来老长,但是就这么看着王欢,也不说话,我用眼❻神杀死你!

      王欢也不尴尬,“刘小哥,我呢,是使刀的,不过刀剑道理有些相通,所以看着你这么努力,我觉得有必要告诉你一点儿经验,让你少走点弯路。”

      “……귋啥意思?我现遑在只是打基础,怎么就走弯路了?我咋不知道?”刘虾这下也认真了,脸都阴转多云了,随即认真道:“请王镖头指点。”

      “嗯,你现在的态度很不错,值得表扬,记得保持哈!”

      王欢调侃一句,然后说道:“我听他们说过,你练剑也有段时日了,依我看你已经有了点基础,可既差然想继죤续练剑,那就把木剑扔了吧。

      木剑就是小孩子的玩意儿,所谓㥒手握利ཌྷ器,杀心自起。木剑连最起码的锋利肃杀之气都没有,你都感受不到那种冰冷肃杀的味道,还谈什么杀人了?”

      啢“我听说剑道的最高境界是天地万物皆可为剑,无招胜有招。”虰

      “……”王欢皱眉“瞎说什么乌七八糟的,天桥下说书的跟你说的吧,我行走江湖这么多年都没见过!万物皆可为剑,呵,等你练出来让我见识퉖见识咋样?”

      “……”好吧,天桥说书的又背了个黑锅。

      Ȼ “别说那有的没的,你要练剑还想练璈出来名堂,起누码得熟悉你的剑吧?剑脊剑锋剑柄甚至是剑穗儿都需要你去了解。

      兵器௅是手脚的延伸,你连自己的手脚都不熟悉,都没掌控,到时候与人对决,ݟ那不成了任人宰割的活靶子么?”

      王欢淡淡说道:“这就跟这世间没有相同的人一样,每把兵器也不鵚一样。倘若你要把剑充分熟悉,并且还想使的如臂使指,那我的建议就是:你现在就选一把剑,与它朝夕相处,练剑吃饭睡觉都别离手,把剑的结构细节,保养盙维护,每一分每一寸鶽都融㝱入进你的生活,你的呼吸。

      抜让这把剑能跟你³的武学,剑术充分融合匹配,你适应它,它适应你,最终人剑合一。到了这一步,配上你的武功剑法,你就能小有成就,能在江湖上暂且立足。”

      刘虾这下震惊了,好像自己确实走了弯路,想学东西,能有个领路人,实在太重要了。学东西▐他诚恳道:“多谢王叔指点。”

      “……”这是打蛇随根上啊,跟谁学的?不过这态᭵度比刚才又好了点쐱,呵䗒,酥爽!

      “这只是一点不入流的东西,不过是经验之谈罢了,不算什么,不过我还有一点建议。你最好把䭁这马车卖了,换成马匹再上路,想要行走江湖不吃苦怎么成,况且这样我们也能走的快得多,可以早日到达蜀山,你也可以有更多的时间练习剑术,顺便练习练习骑术。你以为行走江湖全靠腿脚这么廉价吗?”

      嘲讽一下,王欢施施然走回了客栈的客房,这下前辈高人的形象算是立起来了吧,老是冷战可不行,这样太容易结仇。以ന后这下家伙从蜀山上下来,再见面,自己这把老骨头可经不起他折腾。

      刘虾留在后院旦继续练剑,每天两次,每次要练剑五百遍,雷打不动,我刘某人说的!

      王欢的话刘虾果真听进去了,第二天刘虾主鶢动要求,和王欢一起去把马车卖了,那辆马车出自尚书府,制作用料相当厚实,装饰也很高级,连同Ẏ两匹拉车的良䃜马,卖掉之后换来了࿗不少银两。

      两人特意买了两匹专门乘骑的骏马,和一把宝剑,这宝剑据说是铁匠铺祖传的,反正经王欢鉴定以后,马马虎虎也能看的过眼,以后这就是吃刘虾饭的家伙了。

       至于剩下的钱……王欢淡定的向它们伸出了罪恶的双手,丝毫不觉得愧疚。

      年轻人行走江湖,不吃苦怎么成?

      况且人家刘⢇小哥现在醉心练剑,不겡管吃穿用度,我这也只是帮他保管。

      沤再说咱可是押镖的镖师,干的也是刀口舔血的买卖,挣钱养家才是首要任务。退一万步说,指点他练武也是要收费的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