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影视同人>

      当年鞑虏入关,山河破碎。

      贾源贾演他们跟随大周开国皇帝血战二十年,终于将鞑虏逐出关外光复中原。

      츼 大周太祖皇帝在位十七年病봴逝,传皇位于当今太上皇。

      太上皇在位多年重视文治,再加上风调雨顺大周朝国力日盛。

      他的儿子众多,为了争夺皇位儿子们竞争激烈,文武百官皇亲勋贵们纷纷卷入其中。

      那段时间整个大周都是一片混乱,太上皇又戄身染重病,甚至还爆发了ᓣ兵变。

      唬 心力交瘁之下,废了兵变的太子传位于现任皇帝。

      可没想到的是,轢他的病居然好了。

      这下就尴尬了。

      ᪽ 现任皇帝雄心勃勃能力不俗,自然不可能做傀儡。而太上皇认为自己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一心想要收回掌握多年的权力。两边就这么对上了。

      相比桴于太上皇来说,现任皇帝的优势更大。因为太上皇老了,而现任皇帝不过中年。祶

      ꪧ  “你在扬州做的事情,朕已经知道了。你做的不错。”

      做过皇帝的王霄听到别人在自己面称朕,心里感觉怪怪的。这要是在大明世界里,那死的人可就不是蚇一个两个了。

      不过好在王霄很清楚的知道每个瘷世界都是全新的开펰始嬤,他能很好的适应自己的身份变化。

      “都是依仗陛下神威,微臣做的事情微不足道。”

      ⵸ 被人奉承过那么久,该怎么说话王霄自然是知道的。

      至于䚶称臣,贾赦虽然混账可却是正儿八经的大周朝一等将军。王霄从贾琏那里继承来的身份自然也是臣。

      “林爱卿说你武艺高强,箭法如神。还能写的一手好魏碑。”林如海在盐政衙门里弄了不少钱送给皇帝,供应皇帝用来组建匞秘谍。对王霄以往的风评他是知道的。正是因为知道所以才感觉奇怪。

      王霄又把贾家大房二房的那套说辞讲述了一遍。

      “哼。”

      皇帝对贾家的破事明显不满“贾源贾演,一代英雄豪杰。贾代善也是﹬个人物。怎么子孙后代如此不堪。若不是看在贾家先祖的份上,朕早就处置他们了。”

      蜏 听话听音,皇帝这番话明面上是在讲贾赦贾政贾珍他们,实际上则是说给王霄听的。

      “贾家ᢉ立足之本只有一句话,那就是맾忠于陛下。他们只是忘记了这份젚职责。”

      在臣工面➑前一向以威严著称的皇帝缓缓翘起了嘴角,对王霄愈发满意。

      “你去吧。”

      王霄告辞离开,皇帝招呼林如海“朕本以为贾家会一代不춆如一代,没想到出了麒麟子。贾봲家日后的兴衰都落在了此子的身上。”

      皇帝手中有着规模庞大的秘谍系统,当年登基的时候可是立下过大功。

      王霄在扬州城里连番算计,生生坑死了江簐春的事情不止林如海上本说过,潜伏在何孟那批侍卫之中的ᐮ秘谍뎕也有上骭报。

      对于贾家Ⴒ的情况,他是早就知道了。只不过뙥豪门大户大都如此,他自然也是懒得去管。

      ⱆ 林如海微笑行礼,随之就将王夫人虐待林黛玉,以及贾赦的狗屁事情向皇帝说了。

      “这还是人吗?”

      皇帝勃然大췷怒,不过很快就疑惑的看向林如海“你们准备怎么做?”

      林如海当即就将自己与王霄商议軔的事情告知了皇帝。

      身为皇帝的心腹,林如海深知皇帝的秘谍是多么的无孔不入。他和王霄要做的事情不可能瞒得过皇帝。与其如此,还不如直接向皇帝坦白。

      “他真的不在乎爵位?”皇帝的关注点并不在如何对付贾赦上,那只是懜个用根手指就能捏死的臭虫。他在意的是섲王霄这样能力出众的人物如果连爵位都不在乎,那他在意的是什么?

      看着神色不对劲的皇帝,林炵如海心头感慨。所谓伴暁君如伴虎就是如此了。諨

      힌“怎么可能不在乎。只是与其这样让那些人把贾家彻底弄的败落,还不如自己出头用双手将祖先的爵位挣回来。” 됏

      许久之后,皇帝端起榺了茶杯“好,朕就给他这个机会。”

      对付贾赦这种笨蛋,真心㡰不需要什么太过高深的谋略。

      恒源号的事情出来后,贾赦就像是闻到那啥的苍蝇一样主动靠了过去。

      휵除了想要谋夺这能赚钱的产业之外,他还看上了人家东主的婆娘。 

      东主的婆娘容颜絛靓丽,与王熙凤有几分相似。而且还算是皇亲,祖上是太祖皇帝的亲戚。只是太祖皇帝对亲戚一向不怎么感冒,所⿱以几代人下来也没什么地ꂃ位可言。

       贾赦四处筹钱,可贾家的产业他都插不上手,自己手里那是有多少就花多少。短时间内也弄不到钱。

      就在녮他苦闷不已,拿妾侍发火的时候,有人主动找上了他。

      来人与他认识,算是朋友的朋友介绍的。听说他撬最近正在筹银子,就给他指了一条路。

      “我认识一个在河道衙门Й里做事的좿朋友,他那里可以从衙门中弄出银子来。”

      贾赦愚蠢,可基本的道理还ퟹ是懂的“河道衙门的银子?太烫手了吧。”

      河道衙门就是主管修륳建堤坝,抵뙩御洪水的。

      ᄱ古代䞷因为科技水平的限制,治理河水泛滥需要花费大量的资金物力,所以这个衙门口თ是很有钱的。

      “有什么烫手的。最近风调雨顺,衙门里面的钱没地方花,拿出来吃点利息算得了什么。你若是不愿,那就当我没说过。”

      贾赦到处借钱都借不到,现在有了机会自然不愿意放过。

      一想더到那与王熙凤有几分相似죃的婆娘,贾赦一咬牙就下定了Ộ决心“好栾,我⊝借。”掕

      在贾赦看来,只要能弄来恒源号,无论是抵押出去还是卖掉都能弄来大笔银两。ꋲ到时候偿还借款不过是小事而孙已。

      “借银子没问题,歵不过得有东西抵押才可。”

      这下难住贾赦了,贾家的产业他可没办法拿出去抵押。

      那朋友的朋友倒也体贴“不用那么麻烦,你堂堂一等将军的名号别人还能怀疑不成?只要拿你的大印去做抵押就行。”

      寎 爵位这东西当然不可能空口白话,得有信物。

      文书凭证,御赐圣旨什么的都有,还有属于他的大印。

      所以说贾赦没脑子,为了女人热血上小tou什么都不管不顾,ᆋ居然拿自己安身立命的最大本钱去做抵押,从河道衙门里面借了银子出来。

      在他看来恒源号东家的案子那是花多少银子都捞不出来的,因为背后有不知名的大人物在动手。

      银两借出去了,那恒源号与东家婆娘就都是自己的。

      人财俩得再把大印赎回来就是。事情做的솔隐秘些,没人会知道的。

      贾赦信心满满的将从河道衙门借出来的银两以高息借给了恒ᶆ源号。等到了日子,他就直接去了人家家﹒里要钱。땩

      面对着东家婆娘宽限几日的哀求,贾赦就嘿嘿笑着扑过去扒人家衣服。还说宽限几天可以,但是得给他⭥利息。

      然后就在这个时候,之前被抓走的恒源号东家回来了。

      贾赦被暴打一顿,接着抓去送官。

      他还在叫嚣自己是一等将军的时候,大理寺的人来了。

      河道衙门擅自勰挪用修河款放印子钱的事情发了,贾赦的事情也被随之曝光出来。

      消퉋息直接被捅到了皇帝那里,皇帝对此躊非常愤怒。

      河道衙门的人倒了大霉,抓的抓,流的流,杀的杀。

      皇帝对贾赦的表态是,既然你连爵位大印都不稀罕,那爵位你就别要了。

      最终贾赦因牵涉到河싈工款案,意图XX宗室,私放利钱还有大不敬之쌬罪被剥夺爵位,流放琼州岛遇赦峮不赦。

      消息传到荣国府,顿时就是一片混乱。

      ㆅ 荣国府的根基就在于爵位,没有了爵位那荣国府就成了平民百姓阶层。

      更要命的是,没了爵位他们一家大大小小甚至就连住在荣国府的资格都没有。

      因怴为荣国府是赦造,也就是皇帝命令建造的。其中还有뤋荣禧堂等皇帝钦赐名字的地方,以及许多皇帝赐予的物件。

      这一切的一切,都会随着爵位的失去而被◗皇帝收走。

      贾家的香䕖火情还신没有用完,不少人都出面帮忙说项。

      可贾赦做的事情确凿无疑,尤其是将一等将军的大印作为抵押物换取钱财的事情那是罪名滔天的大鿯不敬,真要是严格追究起来直接抄家都没问题。

      荣庆堂里,贾母用力杵ࢵ着手中的拐杖“这个孽障!整日里在家中为非作歹也就罢了,居然连大印ꤪ都敢偷出去换银子。贾矫家先祖的脸面都被他丢尽了!”

      邢夫人失魂落魄的坐在椅子上,如丧考妣。

      王夫人面色难쒝看,手脚发凉。

      虽然事情出在大垽房,可倒霉的却是整个贾家。真瘫要是罚没家产,甚至是牵连到了在工部做郎中的贾政,那二房同样也是跟着倒霉。

      㾢 王熙凤则是神色古怪的与平儿对眼色,她们可是清清楚楚的记得王霄走之前说过的话。

      坐在贾母身边的大宝脸则是一脸的不相干,他对爵位什么的毫无兴趣。认为这种世间俗物就跟污泥一样不堪。

      他从未去想过,没有这下污泥他又能算得了个什么东西。

      贾珍与贾蓉父子倒是没什么悲伤的意思,毕竟这是荣国府倒霉和他们宁国府无关。只不过面上当然还是要表现出同甘共苦的意思来。

      靆 屏风后面的贾家姑娘们虽然ࢦ年岁不大,却大都早慧。知道这次贾家是逢了大劫难了。

      而薛姨妈则是在心中重新考虑薛宝ϵ钗与贾宝玉的事情。

      贾家这明显是要败落了。

      至于众多的仆役侍女老婆子们更不用多说髑。人心浮动都有一种大难临头各自飞的心思。

      就在这愁云压顶的时候,王霄与林如海过来了。

      “老太太无须担心。”

      林如海上前见礼“小婿与琏哥儿已经陛见过皇上鐔,陛下表示贾䥯家于国有大功。贾赦㑹无德不牵贾家。特罚许琏哥儿承三品威远将军爵。”

      此话一出,整个花亭内顿时哭声为之一顿,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王霄的身上。

      “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