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得罪谁了我

      嗖~

      吴天天刚爬到悬摃崖顶端,探出头。

      獵 蚝许诺双⋒手摁住䥽他坚实的肩膀,脚蹬岩壁,腰肢用力向上一番,整个人像杂技演员一样,轻松的爬˩了上去。

      “来,我拉你一把。”

      随后,许诺ꤜ半蹲在地上,探出一只手臂,拽住了吴天天。

      “好。”

      吴天天早已찘满头大汗硔,双臂发酸,在得已借力后,轻松攀上了悬崖。

      眼前是一片翠绿的树林。

      不远处还有一条蜿蜒的小河。

      顺着河流向下,还能看到他的田地和游艇,以及一望꺙无际的大海。

      总之뀓一片大自然的风光尽收眼底,迎着扑面而来的微风,令人心旷神䥝怡。

      劫后余生啊。

      两﹪人看着眼前的风景,气喘吁吁뼝的好半輕天都不顾上说话。 뻡

      긋“谢谢你啊,没想到䖂你能跑这样快。”

      “我之前有些小瞧你了ʆ。”

      “对了,你的甩勾为什么是金色的?”

      许诺刉脸蛋儿红扑扑的,小嘴微张,一副好奇的问。

      吴天天哈哈一笑:“那个,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刚到这里时,甩勾就왤是这个བ样子。”

      “不说算了,我去找物资箱了。”

      许诺对吴天天翻了个白眼僕,翻身而ࡏ起,对着原野的位ꇊ置扫视了一下,气冲㔽冲的向某个方向走去。

      那里有个补给箱。

      许诺也想趁机补充下个人的物资,以免太依Ţ赖吴天天。

      吴䋢天天贼笑了几声,跟了过去痋。

      这是因为,他发现௿经过这次一系列的@操作,许퇵诺的对他好友度达到80,忠诚度达櫜到了70,都有所提升了。

      “卧槽쾥,这什么破箱子,补⮫给箱竟然还有这玩意?”찹

      ㌾ 就在这时,不远处的许诺打开了补给箱,拎着一盒避孕全套晃了晃,嫌弃的丢在了地上,只把⧗箱子里的百余发手枪子弹괹,一个军用斧头收入包裹。

      䀮 吴天天过去将一盒套套捡起,道:“得了,有物资总比没有强,说不定啥时候就会有大用处,怎么能乱丢呢?”

      许诺脸羞的通红,心中自然将吴天天鄙视了滖一通。

      吴天天环视了一下地理情况,对照小岛地⑹图说:“我们现在距家不是很远,但是想回去必须要绕过鳄鱼领地才行榜,现在天色不早了,不如我们就顺着小河的位置向回绕吧?”

      鋁 许诺看了一眼即将没入水平线的红日灧,点了点头,同意了暮这个提议。

      然而就在此时,盘伏在岩石缝隙,一条三角꨿脑袋,土黄色,手指粗的细蛇,悄悄的探出头,张着扎着嫔两个尖牙的大嘴,像利箭一❠样扎了过去。

      啊~

      许诺一声尖叫,看到咬住脚踝的是一条蛇,顿时脸色都变了,又甩又蹦的跳了起来。

      “蛇!”

      “有蛇。”

      “人家平时最怕蛇了。”

      许诺几乎快吓哭的那种,荒神的喊道。

      뉝 只是那条蛇并没有要放弃猎物的意思,反而身体扭曲到一起,想要攀上那条雪白的大长腿,来避免自己掉下去。

      吴天天㖨看到是一条蛇,心头一凛,“嗖”的一‹声拔出了匕首,反握着蹲了下去。

      次“别动。”

      许诺理解吴天天的意思,闭眼尽力说服自己,停止了甩动。

      土黄色细蛇一口咬住脚踝一侧,身体趁机紧紧攀住脚腕,不断收ʎ紧,想要以此෧来加快结束敌人生命。

      吴天天⪾趁机摁住了毒蛇的脑袋,手感猛然一凉。

      他死死的掐住蛇头,将其摁在岩石上,并用匕首生猛的乱扎蛇的身体。

      ༢蛇感෿受到疼痛。

      蟹身体扭区挣扎着,血红的内脏组织顺着破损的身体,凸了出来。

      但这条毒蛇生命十分顽强,它仍然张着尖牙大嘴,不断的吐出猩红的芯子,发出“哈哈”的示威声霟。

      度 “还不死,不死,不死.......”

      吴天㙆天对这玩意也有阴影,记得很小的时候,他在奶奶家后院的小河洗澡,无意间发现了一条水韗蛇,便从此断了他要下水学游泳的想法,以此导致他现在的游泳技术很悊差。

      一条蛇,就这样被连砍一通,逐渐失去生命迹象。

      许诺也趁机挣脱了蛇的缠绕,躲开᷇到一旁,햇确认所站之地没有蛇类后,才.....

      不过她身体猛然一顿ꔙ。

      眼前一片恍惚。

      听觉也好像消失了。

      然后就觉得天旋地转。

      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许诺此时面色苍白,额头渗出一层冷汗,眼睛向上翻起露出眼白,嘴更是大张着,一口一口想要⒙多吞吸一点空气。

      吴天天见状急忙丢掉那条被他扎的稀烂的蛇,将到底的许诺扶起:“喂,你怎么了?你没事吧?”

      许诺此时脸上毫无血色,神志也不清醒了,浑身不由自l主的颤抖起来。

      ꪓ 这是种蛇毒了?

      ꢖ吴天天༱这样想着,又看了那条被自己砍碎的蛇,发现根本对它ᆢ叫不上名字。

      但他知道,此时若不施救,许䦾诺恐먶怕要完了ೆ。

      他将许诺平放在在大石上,过去捧起那条被蛇咬伤的脚踝检查了一下,发现凸起的骨头上方多了两个黑眼,不断还有浓黑色的血液渗出。

      哧~

      吴天天二话不说,将许诺脚踝处的丝袜撕开一个窟窿,用嘴巴猛吸起了毒液。

      顿然,吸出一口酸苦的汁液,味道令人作呕。

      ꀖ呸~

      他将毒液喷到地上,如此往复。

      一并吸吐了七八口,患口处的喥黑血才变成了血红色。

      “我....툐.我没救了,这种蛇毒⡹性很强浂,半个小时内不用特效药,퍑人就会呼夋吸衰竭而死。”

      许诺有些艰⺍难的说。

      淺“胡说,半个小时是槾吧,莉८莉丝应该有解药吧,我现在就带䑖你回去。”

      吴天天说着,将虚弱的许诺扛坝在肩头,就近选择一条路,向游艇的方向跑去。

      许诺几近疲惫的睁了睁眼,几乎使出全身力气拍了拍吴天天的肩膀븯,有气无力的说:“别,别费力气了,莉莉丝根本没有这种解药,现在我们没了后勤保障,除ⓛ非我们运气好能在补给箱开出一瓶解毒药水才行,可是我等不及了。”

      砰~

      ꖺ吴天天一怔,整个人犹如被雷劈了一般僵了一下。

      “那她也是医둨生,你不要放弃,我们会想办法퓓救你的。”

      许诺苦笑了一下,遗憾的最后看了眼世界的风景,整个人失去力气的支撑,身㑫体볟垂臙了蒵下去。

      死了?

      吴天天感知到肩头份量一⃱重,心头一凉,更加卖力的奔跑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