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王登基上

      清晨,李自成被一阵清脆的鸟叫声惊醒,䒋睁眼一看,一只拖着美丽的长尾巴的鸟儿正ﺔ在枝头对着树下宿营的他们欢快地歌唱。张鼐弯弓搭箭,似乎想把它给射下来,李自成摆摆手,低声说ଚ:“这么小的鸟儿,总共没有半两肉,射它干嘛?”

      正说着,鸟儿像听到了什么动静,“翅棱”一舅下飞走了熛。

      Χ

      撔 张鼐歉疚地说:“皇上,都是末将无能,让您跟着我们一起奔逃ᦅ,风餐露宿,受此辛苦。” ♥

      앲李自成笑道:“不妨事的,可能ᗓ是疲〮劳的缘故,昨夜睡的还挺香。看来,朕就是个受罪的命,在华丽皇宫,有逍遥龙床,还没有这荒山野岭睡得舒服解乏。”

      张鼐突然伸出一根手指⩩竖在嘴前,示意大家不要说话。

      一个哨兵钻过来,低声对张鼐报告:“义侯,那边来了个行色匆忙的老妇人,怎么办?”

      ᘩ“大家注意隐蔽,不要暴露目标,让她过去就算了。”

      씂 ཱྀ 正说着,῅灌木䵘丛鳶叶子发出阵悉悉索索的响声,一个六十多岁衣衫褴褛的氀老妇人出现在他们附近。只见늷她提着一个布兜子,口中说着什么,向李自成他们快步走来。几个亲兵正要上前阻ꎬ拦,被张鼐겒唤住了。

      老妇人放下布兜䨨子,从里面滚出几个掺有野菜的黑窝头냥。老妇从口袋里掏出一块银子塞给张鼐,嘴里急切地说着话勱,可ᵾ惜他们听天书一般,一句也听不頜懂。老妇人指指他们,指指战马,手朝远方一Ḃ指,两手比划着要他们上马快走。

      张鼐明白了什么,湭做了个骑马的动作,指炜点着远方。

      那个老妇人频频点头,指指自己家的方ꠛ向,指指窝头,做了个吃饭的动作,又指着比划着布兜子,嘴里说着:“其大你,其大你。”

      张鼐心中一动,问可:“您是不是说‘吃——大——米?’”

      老妇人喜宦出望外,连连说猹:“席地(是的)。”

      Ⲙ 张鼐拿起银子,放到老人手中唦,说:“这是吃大ꖴ米的钱,您收下。”他把老太太的手朝㔀衣兜里送톉去,示意她装起来。

      ǚ

      벯 老妇嚁人澃指指山下,指指他们的马和刀,比划一下脖子,急切地说着ळ什么,看样子都快急哭了。

      张鼐一字一句地说:“是不是山下有人要来杀我们?”

      “席地,席地。”喻老妇人又指指自己家胂的方向。

      张뼎鼐对李自成说:“虽然言语不通,但是可以看出来这老太太是个好人,她一大早就来寻找我们,说有人要来杀我们,撯看来是得到了什么信息。”橌 纮

      李自成说:“再给她一块银子,让她回去,我们抓紧走。”

      老妇人不要第二块银子,指指他们的马,做了个扬手铡打马졹的动作,这才如释重负地笑了笑,匆匆忙忙地钻着树林子走了。

      李自成͞苦笑道:“从昨天下午到现在,就没有见过人,怎么会走露消息?害得这个呩老婆婆这么急匆匆的找我们报信?”

      猨张鼐说:“皇ㅂ上,我ᆭ们没有见到人,不代表没有人看见我们。不然,老太太何以知道银子是吃大米的钱呢?按说,这事应该由其他人来吡找我们,或许还能说清栰几句话,为什么由一个老太太跑过来说?”

      李自成突然自言自语地说:“会不会就是她们家意见不统一,有人要救我们,也有人要害我们呢?⇴”

      张鼐恍然大悟,说:“极有可能是筜这样。好了ሆ,我们赶紧吃섹一口窝头,马上转移地方,离开这里远一点再윀说。”

      李自成边走边캑说,我们不能盲目地在山中乱转,必须想办法找到一支部队,离开这里向西,朝川东연方向转移。我和皇后分手时约定,她如果找到李过高一功他们,就由汉中入川,出川东来湖广找我们。 

      其实,事情与李自成和张活鼐猜测的差不多。那对看山的老夫㬯妻躲在树林里,뮋发现一伙滽人搜去了他们的米,还在他家做饭,烧他的柴,吃他的菜,气得老汉当即就偷偷下了山,说要连夜去县里报官来捉拿这伙强盗。

      老太太一直躲到他们都走了,这才趁夜︁间摸回了家,不想,锅台上放着块银子。老太太活了六十年,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块的银子。这银子足足能买几百斤好米,比他们被搜去的米多多了。唉,䵋死老头子那个火爆脾气,明天到不了中午就会有衙役跟着他来拿贼。她知道,那伙吃饭的人天黑肯定下不了山。要是他们明天走湜得晚,说不定就会和衙役碰见。不行,一定得想办法找到这些희吃了米给留银子撴的好人。她又想到这伙人吃了上顿肯定没有下顿。她的布兜子里是鶀她下午准备蒸的黑窝窝,看到有人来兜起娰来就跑了。她连夜把黑窝头蒸好,然后漫山遍野的去找。她琢磨山里雾气大,那伙人有可能在南嚽坡大树下过夜。好在找到了那伙兵ꤜ,可惜言语不⥳通,费了半天劲也没有说清훜楚䬷。

      将近中午时,老头子果然领着人来了。不过不是衙役,是一大群比那伙人多놶得多的兵,这些兵都穿着白号坎,说话更难懂。䭍老头子红脖子酱脸,追问那伙兵的下落。老婆婆无奈,ↀ领着他们下到了昨晚那伙兵吃饭的地方,这䂿伙人找到了他们扔掉当过筷子的树枝,发现了几滩马粪,这才相信了,绕下山去顺着先来的那伙人的印痕追Ⱙ去了。

      李自成既想出山寻找自己的部队,还怕碰见搜山的清兵。两天来在山里转来转去,转得晕头转向,饿得两眼发昏。什ᴸ么山花野氙菜,鷿不成熟的野果,能猎杀的飞禽走兽,弄到什么吃什么。这天,正在山头上转悠,忽然听到山下杀声震天。拨开륿树丛朝下观礤看,只见数千名大顺军正和满清骑兵交锋。大顺军为首一人白马银枪,像极了前段见过的白旺。张鼐立刻就要派人下山去联系,㙲李自成却摆盬手制止了他。

      张鼐惊奇地说:“万岁,我认出来了,那就是您벞前段新封的制将军平南侯白旺白将军。”

      “是他更不行!”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檠)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