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知府张大人求见??

      叶轩每说一句,都能感觉劔到那刀子的尖触ɀ到脖颈处一寸,叶轩已经能感受到那刀刃宊处的冰冷,不过,叶轩更能ᲊ感受到姚厨的身子在颤动,并且颤动得蛎厉く害,那身子里的虚汗已经浸到了叶轩的身体上。

      “再说,老子要了你的狗命!”

      甝 “那个,쥆姚厨,这箱子里大概上面的是全鹿干,而下的是锁阳。对了,你看看这一箱是甘草,这味道太典型了。”

      “还有什么?”

      ꫧศ “姚厨,”叶讋轩朝着其它的箱子又指了指,“那一箱子是肉苁’蓉,那两箱子是覆盆子,那,那个抽屉里好像还放着红参吧!”

      槴“你再说说,这些东西是治什么病的,老子可没有吃一滴药呀!”姚厨的身子在不娱停的颤动,那刀子晃荡得厉害,看得出来这种疾病困绕了这个男人好长一段时间,他好像疯了一般的瞪着叶轩。

      “姚厨,依䧇据我的断定,这些都是男人用的延时壮阳的药,不过,对쀤你却不中用,估计你自己也有效果吧!”

      “什,什么?”姚厨㗭手里的刀子啪啦羅一声掉到了地上,然后叶轩看︬到了姚厨一下齄子下跪到地板上的动作。

      叶轩吓了一跳,赶紧搀扶起裨了姚厨:“姚厨,有病要治呀,你别激动好不好,我可以帮你的。”

      ᷾“叶神医,你可真鑞是神医㝉呀,我,我给你拿方子,你快点坐到这里ṹ!”姚厨拉着叶轩坐슢到了沙发的中쨣间,然后将一杯子热茶ꚨ倒了,重新放茶叶,加热水洗茶叶,然ᘴ后又泡茶才送到了叶轩的手里。

      ꎱ收拾完这一切,姚厨才冲到了侧面的一个柜子跟前,拿着钥匙开了柜子,然后拿出了一个小型的箱子。

      “叶神医,你看看,这就是我看病的方子!덼”姚厨的方子大概有上千张,每一张上都有时间竐和签名,叶轩一直翻到了第一张,那竟然是二十年前的一张,上面的署名是同生堂的大夫。

      ࠦ“还要ꜿ不,我还有的,叶神医,为了这个我从二十来岁看起,我都快疯了,真的,我不想这样呀,我要活出一个真正的男ڳ人,我的媳妇都快分手了閵!”

      姚厨激动的拉着叶轩的手,样子特别㛋虔诚,叶轩点了点头:“不用再看其它的方子的,我不需要看这些!”

      “不,叶神医,你得看的,这ҕ是我去京城看的嫴方子,这是我去其它地市或是省会铒城市뛰里看的方子,都是当地的名医,每一个都花了上万块钱,我几乎把所有的壮阳的药草都买下了,我可以不要一切,但我必须当个◯真正的男人。”

      ⦨ 姚厨这个时候的퉬心情叶轩特能感受到,他虽然不断的在看姚厨的面色,但是姚厨给的每一个方子他都看了一遍,其实无非就是将壮阳的药换个顺序或是换些剂量配一下,都大同小益,这些方子叶轩的神农记忆里都有的,但对于面前的这个男人却不是首选的。

      骃“先坐下,我把个脉,再问你一些问题。톇” 팍

      ᾪ“好,好的,我听你的。”

      叶轩拉着姚厨坐到了旁边,然后把着姚厨的脉␹搏,叶轩一边细心的感受,一边问姚厨,“你体力如何?”

      “体力早晨起来还可以,但是十点以䎣后就软弱无力,我听他们医生说一个阳气不足的男人,腰会疼,身子会没劲。”

      “嗯俺,你还有耳鸣耳聋现象,所以他们说你肾阳不足,对吧!”

      “对,对䑦,叶神医,刚才的方㨾子你都看到了。”

      鞌叶轩笑着挪了手:“你的原始阳气很足,并不是先퀢天쒚肾阳不足뷫,而你最大的䀚问题是后天肾阳补给不足。”

      “什么?叶神医,我跟你发誓,我虽邐然好色궨,可我跟媳妇也很正常的生活,怎么会肾气不足呢……”

      “⓽姚厨,别急,后天肾气补给很足的男人,这些都不影响,我保证都可以补给回来。”

      “那我!”姚厨搔首思量起来,泪水那是哗哗然的往下流呀!

      叶轩这个时候突然看到了门口뇐的一个脸盆,那里뗤的水满满的,可以闻到洗发水的味道,叶轩一⧏下子明白了。 

      “姚厨,你是不是有早晨洗头的习惯呀!”叶轩的问话并不是空穴来风,而是当倫他闻到洗춵发水的味道的时候,想到了神农记忆里有这么一节,神农氏㞾的下属中有一个喜欢一쩑大早就洗头洗澡的,后来出现了阳气不足的情况。

      姚厨纳闷的笑了笑:ꯕ“这个怎么了,我们家世代当厨子,打小我爸就让我早晨洗头,我呢,一直嶉都这样,到现在,哪一个早上不洗头,我就受不了。”

      “倽对了⥧,这就是你后天肾醹气챀补给不足的原因!”

      獏 䒰“什么?”姚厨突然之间站了起来,怒瞪着叶轩,他不相信,自己花了那么多的钱都没有成功,这么一个只懂一点皮毛医术的家伙会给自己壮阳,再说了,这分明不是治病,而是改习惯!

      “人体有ꊒ一个特别重要的经脉,叫足阳明胃经,分布在身体的正面,这个经脉专管男人的肾气补给,他的上端是踹眼部下方的承泣穴,而下方就是脚部的厉兑穴,本经位总管九十个穴位,他主管身体的时间是早晨的七点䳲至九点时分,这个时候,人体的气血全部充溢于这个经脉里,而你早晨洗头或是洗澡等于把身体的腠理硏打开,让外寒侵入,阳气虽有,但很弱닳,等于还没有运行到你的䓴肾脏部位,就已经被扼杀在摇ᄝ篮里了。”

      “这?”

      “如果哪一天你没有洗头或是洗澡,你肯定ꔑ会精神一整天,殡因为阳气没有被你扼럁杀,反倒运行到了下腹处。”

      “好像有点道理。”

      “姚厨,习惯得改,晚上洗头最好,℀然后呢,你这个身体状况我得给你开一剂方子,毕竟几十年的扼杀阳气,所以要㑂真正的找回扼杀的阳气,还得把身体里的阳气固䝭一下!然后再ꫡ等灝着复苏吧!”

      姚厨点了点头,拿了一片纸,又拿了笔。

      叶轩按្照神农记忆毬里温补的方子,开了枸杞子、山药等十几位温补型的药方。

      “叶神医,这些药都有的,我䌂都拿给你,你给我配一下呀!”

      叶轩点了点头,喝了一口茶,然后站起来帮着姚厨将药箱子里自己需用的药拿了出来,然后配了十几幅。

      叶轩又喝了ꖀ一口茶䋇,突然想到了自己的女朋友杜鹃,立윇即走到了门口劣:“姚厨,我得去菜市场看看,我女朋友还在那里呢!”

      姚厨点了点头:찜“去吧,今天收的菜够多的了,明天也行的Ꝉ,反正你的黄瓜跟西红柿㟬好吃,我们长期收ꕩ购。”쬺

      “谢谢你,姚厨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