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运昌隆

      大金山,是大常国最南边的利乌大山脉胧中,最靠近南蒙道的群ᖍ山。翻过这几座山,就能到达齊利乌大荒野,荒野的西方有一座被树鷋林包裹的矮峰,那里就是蛊林宗的榦主宗。

      剩下的路程已经如此之近,纵使要翻⬥山也只需三四天的时间,但这趟押送的难处却到这里才真正体现。

      ᥰ论危峰险地,㐗大金山的地形不算什么,只是山脉的走势有些复杂。

      论外道凶人,大金山的恶徒也不算什么,比起那些吃着黑白两道资源成长起的帮派势力来说,大金山只不过是一群本领低劣的丧家之犬所蜷缩的巢ퟳ穴。

      但就是这些恶犬,再加上大金山难懂的地形,却愣蹜是让这条通往食国的商道几十年都没开起来。你常国来剿灭我,可以,我就躲进山洞野林里过日子。他们在大金山逍遥的每一喭天都在防备着这个,到时虽然没有大鱼大韷肉,但饱腹与遮体还是足够的。

      你军队耗得是军粮,我却是靠山吃山,真要耗起来,一年两年大金山的人都能耗下去。虽说不可能所有人都活下来,但只要活下戧来一部分,就肯定还会有法外之徒到这里来讨生活,投机的商人也会来,日子就还能过的下去。

      因此常国在剿了几次之后,发现问题殐解决不了,也就干脆不횣管了。正所谓年年剿匪遲年年有,一年更比一年多。虽然食国与一些南蒙府势力也看不惯,但就算有大能修士斋杀上大金山,只要你不把整个大金山杀空,把山头抹平,ގ它就끇还能卷土重来恶谗心칩你。

      戔 话又说回来,其实各个常ꖠ在大金山这条道上走的宗门势力,都对紿大金봳山里的恶徒质量ꔲ有个估计。在大金山里볳头,占山为王៻的头头也就筑基后期,有传闻曾┩经出过两个金燰丹境的金山王,但自从常国派过几次军队后,就销声匿迹了,直人们也눺估摸着是被毧除됿掉了。

      ꢧ 因此现在来看,大金山上的顶尖战䨡力也就筑基修士,其中筑基中期后期愇还是有数的,后期大头目,中期小头目。真要是来劫车队,也就小头目领着一群练气杂兵就顶天쾀了,底部娄쉁娄哪有那么好的修炼资源,能混口饭吃就不错了。

      所以就๶如蛊林宗ⷐ车队现在的配置,雇佣的十人练气修士,用来对付杂兵。自己宗ᘄ门的筑基弟子与执事,用来㈃震慑头目。做过一场死几个练气修士与娄娄,大家知道自己斤两,笜意思意思该过的就过了,差一点的就多留下些买路钱,也不是说这道就䊿走不了。

      毕竟就算拦路打劫也是有规矩的,留钱ꟹ不留货,留货不留命,这就是这帮山匪的规矩。因为有些货他们用不上,比如䦑蛊林宗的蛊虫,也不好出手,所以就给钱最好。而要是实在没钱,就把货留下,人家甚至会告诉你个交易地方,你可以萡来赎。

      只有既不鄵给퍴钱,೭也不⼒交货,按他们的行话来讲叫‘没得吃’。意思有两重,뷘一重显而易见,就是说他们什么都劫不到,自然就没法靠这个吃饭了。而第二重意思껼,则톅是有点威胁的意味,那就是你敬酒⡳罚酒嶹都不吃,那么就让你今后想吃也没得吃了。

      这时候他们就要屠戮车队,甚至多个山头联合起来,来‘敲骨吃’。‘敲骨吃’自然是蠩有风险㿗的,但如果就让人一根毛没掉的就从这大金䡗山中走了出去,那对他们来说才是真正的玩完。

      ꐭ 话说远了堍。

      此时的蛊林宗车队刚墖刚行至大金山前,天色便已晚了。虽说大金山很大,最快估计也要三个白天才能从里面走꼁出去,在里面过夜无可避免。但带领车队的蛊林宗门人并不急这一时半刻,因此为ꈂ了稳妥起见,车队便在大金山进山口附近找了⻑个⋙背风地扎下营来。

      虽说这是஧蛊林宗车队上路这么久以来第一次扎营,但其中事宜众人都已经演练多遍了,因此众人该뚑站岗的便站岗,该搭帐篷的便搭帐篷,一时间倒也有条不紊。

      而安良被分配到的职责便是站岗,黑三也同样是。安良看了一ᇌ圈,同时站岗的还有那位方脸长发修士,这位可是货真놪价实的练气中期。其頽他几位站岗修士的境界安良不知,但气势上明显要比正在扎营的那几位修士更加淡定从容一鉮点。

      因此虽然林执事没有明说,但斾安良估计站岗的这几位修士就是덵除了蛊林宗门人之外的最强战力了,实力应该都在练气中期以上。而安良在观察他们的时候,他们也在观察安良,想来也是猜到了这一点,在跟安良一样暗暗记썱下这几人的样貌。

      虽然不为了什么,但这本能般的谨慎本就是修士的必修课之一,等到真正的危机来临时,多一份信息就有可能僗是一份生机。

      틒 突然,就在安良正在平静的执行站岗任务的时间中,他察觉到背后走来一人,其发出的呑脚步声打破了这种平静。

      安良自然的扭头一看,发现是那位练气初期麬的稚嫩遼少年正在往安良这边走来。安良不知其意,便一直看着他⨄,那少年似是面皮薄豜,因为被安良看着而低下了头。要经过安良时,似乎怕安良拦他,叽这才鼓起勇气抬起头,对着安良磕磕巴巴道:

      “那个……我……我要去外面上⢧茅房,这位大哥你能让我出去吗?” 䦤

      安良并不关心这种事,他只是随手往身后一指,道⏕:

      “只要他们同意了就行。”

      他们自然指的是￯蛊ᶨ林宗的领队门人,而那少年也只是点了点头,不清楚他是怎样理解的。但安良也没多问,只是把视线移开看向别处,意思便是放行了。

      ᩗ那少年便仍低头往出走,只६是小声说了句谢谢大哥。安良看着小少年的背脊,其身材瘦小、性格畏缩、本领低微,想到如今到了大金山旁,远离营地可能会有危险,又看在他还算有礼貌的份上,安良随口嘱咐了一句道: 흚

      “不要离营地太远,ꯢ毕竟是荒郊野外,也许有什么危险也说不定氱。” 閩

      而那少年问言回头一望,那双眼睛中一时有着疑惑与震惊,莦但那畏缩胆小却是没了。看过一眼后他便连忙低下了头,用比刚才更快的速度跑远了。

      安良并不在意那少年听没瘫听进去,他对于陌㌘生人的善意只局限于一言一行,多余的事他不会说,亦不会做。

       跫远处,毆天彻底的黑了下来,吹着小雨的大风从山口中窜出,风声轰隆隆呼嘶嘶地如同鬼叫。

      而营地中此时也亮起了营火,那火堆噼啪,正传来温暖的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