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战忍刀七人众

      S볠aberSaber಄ 看着拒绝自己的二人,坐在自己战车上的伊斯坎达尔有些无奈的对着二胦人说道:“待遇可以再䠹商量的。”

      밵话音刚落,只听两人有些愤怒的说道:“啰嗦。”

      右边那名少女再次开口道:琒“我在多说一句,我)也是不列颠的国王。哪怕你是大帝,톓我也无法对你称臣。”

      听到少女的话,ヴ伊斯坎达尔有些惊讶的道:“居然是不列颠国王,这还真是令人吃惊。身负盛名的骑士王竟然是这样一个小姑娘。”

      就在少女有些生气的时候,上方突然一柄长剑飞射而来,径直插在了三人中间。

      “既然要打,加我一个怎么样啊。”一道调戏般的声音从从一件仓库上传来。

      听到声音,在场的五뾩人……额,一人,一人造人,三英灵看向声音来源看儶去,一名身穿金色礼服,抱着一名紫发小女孩的少年就就现在了他们眼前。

      看着那十分显眼的装扮,三个英灵⧙竟然异口同声的道:“你小子谁呀。”说完三ㇷ人还对视了一眼。

      对视过后,伊斯坎达尔提起了身下的少年,᫮问道:“小子鯱,我能感觉到他也是英灵,你看看他的属性是什么。”

      听到἗自己ser产vent的提问,少年也不恼,而是看着叶云双眼亮了一下,随后便惊讶的道:“看不到ḽ,什么都看不到,就连阶职也看不到。”

      听到这话,三个英灵也是警惕了起来,金发少女还护住了身后的一名有着银发红瞳的少女。

      了突然间,叶云看向了一个方向,说道:“想辚不到啊,你也会来啊,金滹闪闪。”

      另外三个英灵也是将头扭向了拏叶云所看向的方向。

      “哼。”一声极其不屑的冷哼声传入了众人耳中鉧。 ﺤ

      随后一名金发,身着金色铠甲的吉尔伽美什就出现在了一盏路灯上面。

      刚一登场就开口道:“没想到无视我的存在自称为王的鼠辈,这一天就遇到㝅了两个。”

      随后便ઋ看向站在仓库顶上的叶롁云说道:“是谁允䉑许你站在我之上的,杂修。”

      二话不说直接就是几发王之财宝过去。

      叶云看到爆射而来的宝具也不慌,而是直接跳下了仓库,但他鸲把小樱留在了仓库顶上,但在那◪之前叶云在小樱身쬲上下了道保险,在遇到攻击的瞬间,小樱就会被瞬间传送到混沌之间中。

      就在叶云刚落地的时候쭎,意外出现了。

      一道漆黑的通道出现在了叶云面前,一名身着漆黑盔甲的骑士走了出来。 䨴

      刚一出来,骑䅃士就发出了一声野兽的嘶吼,随后便径直冲向了叶云。

      “Berserker?难道间桐脏砚蘪那个老不死的还没死?”叶云自言自语道。

      看到冲向自己的Ber磪serker뿛,叶띌云直接从王之财宝中拿出了讀一柄b++级的剑型的宝具,也是径直的冲向了Berserker。

      曍 其他所有人都在看着这场战斗,可즳就在叶云和Berserker即将对鍱碰之时。

      Berserker突然扭头看向了金发少女,也就是Saber,不过与其Be⾷rserker看的是Saber,掺倒不㐿如说他看的是Saber手中的那被风王结界所包裹的宝具。

      看到Berserker的动作,叶云也是看向Saber说道:“阿尔托莉雅?潘德拉贡,收起你手中的圣剑。不然的话我可不敢保证Bers䲹erker会不会打你。”

      听到这话的Saber,先是愣了一下,收起圣剑后看向Be䩬rserker,问道:“我能感觉到䄘你对我的怨恨,你是曾经被ኲ我所打ែ败的某位骑士吗。”

      횇왋并没有得到回答。 Ḯ

      就在Saber收起宝具之后틛,Berserker就没有在看向她。 趱

      “虽然神智已经被狂气镬侵蚀了,但还是记得那把剑嘛。”叶云再次自言自语道。

      边졧说还便将꙳那柄컿从王之财宝中拿出来的宝৊具放了回去。춶

      随后便쫣拿出了自己的誓约胜利之剑,当然,是被风王结界所包裹着的。

      感受到叶云手中传来的淡淡的信仰之力,Saber愣住了,她能感觉到,他手中的正是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誓约胜利之剑。

      感❨受到数熟悉的武器的气倁息,Ber鐬serker重新看向叶云,咆哮一声휛。

      可就在这一刻,叶云说出来的话却让Saber惊呆了。

      “就让我看看吧,你想阻止亚瑟王改变命运的决心,战胜这柄誓约的决心吧,兰斯洛特。”

      起初还没什么,但当叶梍云说出兰斯洛特的名字时,Saber已经直接坐在地上了。

      至于兰斯洛特为什么要回뇜应圣杯战争,叶云已经说了,阻止自己改变不列颠被灭亡的命运。

      ⺂ 此时叶云已经쌻和Berserker打起来了。

      劬 “你是在看不起我吗,兰斯洛特,拿出你的宝具,拿出你的无忪毁的湖光,你以为随便从路边拔起来的一根电线杆就能赢过这柄誓约胜利之剑吗。”

      看着兰斯洛特通过自身的特殊技能“骑士不死于徒手”从地上拔出来的电线杆叶云也是有些生气了。一剑直接将电ෞ线杆砍断,对着Berserk骃er说道ᶋ,

      可叶云得到的回答依旧是一声声嘶吼。

      看着那已经失去理智,只有暴虐本性的誀兰斯洛特,叶云也是直接撤去了风王结界,យ露出了一柄Saber极其熟悉的剑。

      看到那柄金色的圣剑,本就已经疯狂的Berserke홏r更疯狂了,嘴里那野兽般嘶吼的声音竟然能听出那是一声声的“亚瑟”。

      已经彻底丧失理智的ꕛBerserker二话不说便是直接捏断了一根水泥柱用来充当自己的宝具。

      “就这么ԡ看不起我吗,那就请你,去死吧。”

      看着依旧没有拿出无毁的湖光的兰斯洛特,叶云也是Ꙗ直接开始了Excalibur的蓄力。

      一个个金色的光ﶆ球从地下冒出,汇聚到了Excalibu僤r的剑身。

      可能是感受到了那柄剑上传来的死亡的感觉,死亡的感觉让他恢复了一ᅲ些神智견。

      左手往前一伸,一柄和叶云俆手中有着七分相像,但颜色确是黑色的殹剑出现在了兰斯洛特手中。

      正是Berserker的宝具~无毁的湖光。犐

      ᓢ蓄力完毕,叶ꔫ云也是直接向着兰斯謿洛特砍去,金色的光芒径直冲向兰斯遗洛特。

      兰斯洛特也是将手中的无毁的湖光横于胸前试图抵挡这一击。

      튲就在金色光刃命中无毁的湖光的瞬间,众人只听“嗤”的一声,令在场众人惊讶的一幕出现了。

      众人看到,Berserker盔ጾ甲上的黑色正在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着,取而代之的则是一副银白色的盔甲。

      手쭝中那漆黑的ꊤ魔剑也是变为了淡蓝之色,就仿佛月光下的湖面一般。

      数分钟过응后,金色光芒消散,众人也是看둪向了之前对峙的二人。

      只见叶云左手持剑,指向Berserker。

      嬺而对面的Berserker也是单膝跪地,口中还喘着粗쮰气,很明显是消劸耗过大导致的。

      䒺与此同时,另一边的间桐慎邩二可㢏就不好过⥩了,本身他自己㠀就没有什么魔术的才能,况且站在还被兰斯洛特差点抽干了。能好过才怪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