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顾儒林篇92

      叶炜相请之意倒是极为诚挚,同时也是许诺,若是司轻月能随自己回至藏剑,᫄正好可于藏剑之中好好养伤,待大哥伤好之后,便请大哥为司轻月铸造一柄好剑。

      司轻月闻言,便是暗自奇道:“这赵森鸣不应该在洛阳授琴么,为何藏剑二庄主去观月湖求药,却会为他所阻?”

      而陆凰兮听得叶炜竟能请得叶英为쇫司轻月开炉铸剑,却是有些难以置信。

      叶英自任大庄主之时,为其幼妹叶婧衣铸过一柄长生剑后,便再未开过剑炉。

      那叶英曾于名剑大会之上,执长生剑与四指流云断九战得平手,不少人都说,叶英之所以能战平断九,有三成靠的便是这长生剑,此剑뷬应该是藏剑山庄⠪这十多年来出炉的最好的一柄。

      叶英的铸剑之术也由此名扬天下,无数江湖之人携重金奇宝上门,只为求叶英一剑,可叶英却只淡淡回得一句:“一柄足矣。”其后,任凭他人携得多少金银,叶英也都不曾再理。

      若是叶英肯为司轻月铸剑,就算是冒着暴露身份的风险,那也是值得的。何况,司轻月的伤,也需得养上一些日子,方能行动,也不急于一时。

      念此,陆凰兮便欲为司轻月开口应下叶炜䞝之请。

      还未开口,司轻月便先向叶炜正色道:“叶兄,碧血丹青液倒也不算什么,我可以将手中有的全都给你,但是若要我随你回藏剑,却是不能,我的琴还遗失킢在外,需得去寻回,另外,我还要去金水寻Ă一个人,实在无暇随叶兄前往,还望叶兄见谅。”

      叶炜闻言,却是大笑着说道,在这江南北地,藏剑山庄若要寻人,便是他躲在地里,也能给他挖出来,只需司轻月将要寻之人以及调所寻槞之琴说出个样貌,让画师画下来,不出七日,必能为他寻到。

      ഘ 司轻月闻言,仍是有些犹豫,可架不住陆凰兮也是在一旁不断劝说,司轻月便即笑着应了下来锝。

      叶炜见司轻月相应,顿时抚手欢喜道:“那好,我去让店里准备准备,将城中最好的画师请来,待这边吩咐下去,我们便启程回家吧。”

      司轻月闻言,却是笑问道:“要不然,我们还是先去你家吧,叶大庄主的伤......”

      叶炜不待司轻月说完,便即笑道:“哎,司兄既已应着此事,那司兄之事我也当尽力才是,不过耽搁一个时辰而已,不碍事。

      若不是得遇司兄,我可不知要跑多久,才能找到药给我大哥治೒伤,还且稍后㷼,叶某去去便回。”说完,叶炜也不待司轻月回应즿,便即匆匆出门而᫠去。

      司轻月听得叶炜这番话语,也是不由得与陆凰兮叹道:“这叶炜倒也是个可交之人,看来这江湖,也没我师姐说的这么危险。”

      陆凰兮闻言,却是嗤嗤笑道:“你师姐说的才是对的呢,你忘럋了,你才下船,便被檨我骗了,随后又被人把琴给偷了,背上还挨了这么一剑,你说这江湖危不危㈴险?”

      司轻月闻言,却是抬手轻⭹轻摘下了陆凰兮的斗笠,望着她那绝尘之貌,温温笑道:“被你骗了,我才能得遇见你这么好的姑娘;

      那人虽是偷了我的琴,却也救得我们,若不是那把琴太过珍贵铦,便是送于搱他又如何?

      若不是挨得这剑,又怎会交到叶炜这样的朋友,他又怎会帮我寻人找琴。所以呀,这江湖,可比观月湖有趣多了。”

      㺊 陆凰灕兮听得司轻月把这些事都看作是好事,便即轻讽笑道:“你呀,这是运气好,要遇到的不是我,你早就被人卖到哪去了都不知道,以后呀,可别把这江湖看的这么美好了,你师姐说的没错,凡事都不可轻信,也不要与别人这般交꧘心。”

      䗵 司轻月闻言,却是转首望向了院中,未曾注意到陆凰兮话到后截,那脸上闪过的挣扎之色艔,嘻笑说道:“以后不是有你陪着我么,你这么聪明,怎么会让我被骗呢?”

      陆凰兮闻言,脸上那挣扎之色也是化为了阵阵柔情,双手搭于司轻月两肩,同他一起看向门外,轻轻‘嗯’得一声。

      没过多久,叶炜便领着画师回来了,顺便还为两人带了数身鴌衣物。

      进门后见得陆凰兮那绝世之췩姿,楞得半晌后,便不断地向着司轻月摇首叹道:“可惜可惜,可惜这样的姑娘,却让司兄占了去。”

      司轻月闻言,却是红着脸不停地向叶炜解释,自己与陆凰兮,只是萍水相逢,并不是他想的那样。 Ȍ

      赳而陆凰兮则是羞羞笑得ꊛ一声,便接过衣物憭,进得里屋去了。

      两人闹得半晌,任凭司轻月怎么说,叶炜却只是笑而假应,待得陆凰兮换得一驜身白色素裙出来后,两人皆都止声,直勾勾地望着陆凰兮,怎么也挪不开眼了。

      陆凰兮见此,也是掩面轻笑得一声,便即走至司轻月身后,扶得他的双肩笑道:“快让那画师进来吧,别让人等急了奄,画好了,我们也好及早动身才是。”

      说完,见这两人仍是呆棭呆地望ꌐ着自己,陆凰兮也是一羞,팛低首抱着司轻月扭头望向自己的脑袋摇了摇后,微嗔道:“你켿还想不想找你的琴了,要看,等事情办完了,你再慢慢看便是了。”

      퐝 一摇之下,司轻月方才뙟回过神来转回头去,见得叶炜仍自出神得望着自己身后的陆凰兮,一抹嘴便是抬脚轻踹了过去。 谾

      只听得“哎呦”一声,叶炜也才回过神来,忙躬身抚着自己的小腿,向两人连连致歉。

      司轻月见此,便即笑道;“叶兄,你可是不急你大哥的伤了琑?快让人进来吧。”

      叶炜闻言,又是道得句“失礼失礼”后,方才连忙让那画师进来。 痨

      那画师看上去已是年近古稀,见得陆凰兮后,虽是惊叹,却也未似两人这般失礼。

      按着司轻月所说,将洛神琴音的模样绘得数张后,拿给司轻月一看,却是惟妙惟肖。

      可到画那接应之人时,司轻月却是怎么也不知道,该如何与那画师形容,自己除了知道他在金水外,什么相貌,年纪,出身那是一概不知。

      叶炜闻言,也是苦笑꼹着说道:“司兄,按你这般,我便是将那人找来你面前,你也不知道呀。”

      司轻月想了‶想,还是未将书信之事告诉叶炜,反正自己不过是出来躲得一段时间,躲哪不是躲,暂时寻不得那人,倒也不打紧。

      念此,司轻月便只让叶炜帮着自己找琴,而那接应之人却还需得伤好之后,自己去寻。

      叶炜療带着那画师又是出去得一会后,便即找来一辆马车,载着司轻月与陆凰兮,而自己则是骑马,三人也未于楚州城多留,便是向着藏剑山庄而去。

      藏剑⽁山庄,建于江浙杭县,毗邻名寺灵隐而建,其山庄左侧依山,右侧傍水,可谓灵秀之地,从楚州城于旱路出发,便是三人快行,也得一日光景。

      司轻月从쮵未坐过马车,每次出去,不是骑马乘船,便是以轻功纵掠,这头一次坐车,起初倒也乐得新鲜ᗽ,不停于车内与陆凰兮说笑。

      可袒过得半把个时辰后,倒也只感颠簸,摇晃得一会儿后,便即枕着陆凰兮的腿,沉沉睡了过去,陆凰兮拉过衣裙,为⬃他盖上后,也即出神地望着窗外风景,却不知在想些什么。

      一路无话,中途三人只是草草吃了些干粮,换了换司轻月的药后,便又是马不停蹄地向着杭县藏剑山庄奔去。

      待三人到得藏剑山庄外时,已是丑时,守门的山庄弟子歬见得叶炜回来,也是强自醒了醒神,上➁前帮着安置马匹车辆。

      司轻月下得马车后,只见眼前便是一座巨大的庄园,单是这庄园的大门,便是三座并立,约莫四丈有余,而顺着高大的院墙望去,竟是难以得见转角所在。

      长歌轩建于湖上,以岛划分,各自为体,쇣在各大门派中,倒也算是另类。但司轻月何曾见过其他门派所在,此时见得这藏剑山庄竟是建的这般宏伟,也是不由得啧啧称奇。

      叶炜见司轻月下车,也忙即上前将其驾于肩上,托着他往里走去,见得他对自家的庄子赞叹不已,也是躹面露得意之色地向他不断介绍着藏剑的各处建筑䓲。

      藏剑山庄,虽不似长歌那般占得一湖,但也是占地极广。叶炜引着二人入门,向守㕹门弟子吩咐了几句后,便是向着自己大哥的住处走去。

      此时已是夜深,一路上,除了⺓偶见巡夜的弟子外,倒也未见旁人。

      那些弟子见得三庄主带着两人回来,倒也未多问。约໺莫一刻,三人便是来到了叶英的住处。

      此处不过是一间临湖独立的院子,建得数༦间똒平屋,与梦脣回庭或是流云阁相较,ȗ倒是略显简陋了些。

      但司轻月进得院后,于院中摇曳的数盏灯座照耀之下,却发现院内竟是打扫得极为干净,便是院中匙水井上的绳桩,也是未见半点灰尘。

      叶炜携着司轻月到Ĭ得门前时,便已闻得屋内传来一清핳冷之声:“是三弟吧,为何还有生人?釚”

      픓 此话说得极为清冽,司轻月闻声后,竟感此话犹如一道剑意袭来一般,不自觉地便是打蹹了个冷颤。

      叶炜闻言,便是恭声将今日得遇司轻月之事,略略向着屋内那人说了一遍,那人闻言,便又是清声应道:“既如此,那便先进来吧。”

      髫 闻言,叶炜便即引着셖两人向屋内走去,方至门前徭,那门却是轻轻打鳉开,便如有风吹得一般。

      司轻月见此,便是向着陆凰兮一吐舌头,以示惊奇,叶炜却似早已习惯了一般,托着司轻月缓缓走了进去。

      进屋后,司轻月便见屋内除了Ž一张木桌,几把木椅,和一张床榻之外,便是再无它物。而床榻之上,此时正盘膝坐得一颇为俊輑朗的男子。

      那人见得三人进屋,便是缓缓睁开了一双星眸,却是直直盯着已是坐于椅中的司轻月。司轻月被那男子所视,竟是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极不舒服。

      “司公子,在下叶英,却不知,你是从何处寻得这般多的碧血丹青液?”

      闻得叶英相问,司轻月꽧竟有种难以言明的压迫感,好像自己不得不应一般,忙即起身应道:“久闻叶庄主大名,在下司轻月,这碧血丹青液켆,是我于洛阳所购,听叶兄说大庄主有伤,需得此药,故而冒昧登门献药,还望叶庄主见谅。”

      司轻月以往虽常与断九论及叶英,可言语间,却都是有些不屑,觉得他窼虽是很强,却不如自己大师兄。可这次亲见其人,却不知为何,竟是不由得生出一股敬佩之意来,便如同看到了另一个大师兄一般。 暴

      待司轻月言毕,叶英又是盯得司轻月半晌,方才缓缓说道:“我既承司公子赠药之恩,当不得这般客气,叶某在此谢过了,司公子既与我三弟交好,若不嫌弃,便随着我三弟,唤我一声叶大哥便是,庄主之名,莫要再提。”

      叶英此时的语气,已不似禎方才那般清冷,竟还有些亲近之意,司轻月闻之,虽是有些奇怪,但也当即正色应道:“是,叶大哥,您也莫要言我公子了,言名即可。”

      叶炜见得自己大哥对司轻月竟比对自己还要亲近得几分,心中满是不解,却也不敢多问。

      但叶炜心中,也算是松了一口气,回来的时候,叶炜便是有些担心,自己这大哥性子孤高清傲,怕他慢待了自己的朋友,现在看来,倒是自቏己多虑了。

      叶英闻言,便即看着司轻月淡淡笑道:“方才听阿炜说,你还有伤在身,既如此,便先去歇息吧,我的伤,不ౢ急一时。”

      叶炜闻言,却是向着䧼叶英无奈笑道:“大哥,我都让ᄵ弟子们去叫医师和二哥他们了,要不先看看吧!轻月他可是睡了一路了,哪还睡得着。”

      说完,便是向着司轻月笑道:“轻月,你不累,对吧!”司轻月闻言,忙即笑着应声“不累不累봛。”

      叶英闻言,却是向着叶炜冷声斥道:“你鲁莽出手,不仅被败,还伤了轻月,夜已至半,你又迫得轻月在此等候,这便是我教你的行事之道么?”

      ꯌ叶炜闻言,脸上笑意顿止,竟露得丝丝畏惧之意,也不敢与大哥顶嘴,便欲将司轻月带去休息。

      쳱 司轻月向苉着叶炜微微摇首后,便即向犴叶英轻笑道:“叶大哥,我的伤没事,不过是外伤,养两天就好了,倒是您,脸色已是这般苍白,还是帱及早用药的好。”

      叶英闻言,向着司轻月淡淡一笑늃道:“既然阿炜他已是让人过来了,那便累你在此等一等吧,阿炜,去煮茶!”

      说完,叶英쓐又是缓缓闭上了那对星眸,不再言语。叶炜冲着司轻月与陆凰兮苦脸一笑,便去院中打水ど煮茶了,而司轻月与陆凰兮见叶英不再出声,也是静坐于内ﰝ,默然苵不语。

      叶炜茶还未至,二庄主叶晖便带着自己的弟弟叶蒙来到了院中,叶蒙今年不过与司轻月一般大小,还未及冠,故而뮪也还未承庄主之名。

      叶晖还未进门,司轻月便已闻得其于院外焦急地问着:“阿炜,你那朋友在里面吧,快进去,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烧水作甚?”

      话音刚落,司轻月便又是闻得叶炜委屈道:“二哥,是大哥让我出来煮茶的。”

      “哦,那你好好煮,莫忘了加点盐巴。”

      司轻月闻言,却是再也忍将不住쉚,噗嗤一声便是笑了出来,随即便望向叶英。而叶英此时也已睁眼,淡笑道:“这是我二弟叶晖,还有一人,是我四弟汀叶蒙。”

      言毕,叶晖与叶蒙便同一名老者进了屋内,三人向着叶英恭敬一礼后,叶晖便即向着司轻月拱手笑道:“你便是我三弟那朋友吧,听说你有碧血丹ึ青液,这可真是帮了我藏剑山庄一个大忙了,待大哥伤好之后,你要什么报酬,只要我能办得到的,随便提。”

      司轻月见此,也急忙起身还礼道:“二庄主言重了,我素来敬仰大庄主之名,此次能得幸帮到大庄主一二릌,已是得了所愿,何谈报酬。”

      说完,司轻月便将包囊中的碧血丹青液取得数瓶出来。

      那老者见此,上前取过一瓶,看了看,便是向着叶晖喜道:“二庄主,果然是碧血丹青液,看这成色气味,都是上品,比那寻常购得的要好上不少,大庄主每日服上半瓶,过得四日,想必便能痊愈了。”

      叶晖闻言,更是大喜,吩咐那老者服侍叶英用药后,便即向着司轻月一揖言谢,一旁的叶蒙闻言,也是欣喜不已,随着二哥便也是躬身一揖。

      司轻ꦔ月见此,连忙扶起二人,口称客气。

      待三人坐下后,叶晖便开始问起司轻月的身世来历,武学缘由来。

      司轻月只推说自己是一行商,为能傍身,便也胡乱学了些武功,这次去洛阳够得这些药来,本想带回扬州贩卖。

      却不想遇到了叶炜,听他说了叶英的伤后,才随他来到藏剑。至于陆凰兮,司轻月则说是自己的伴当,而陆凰兮则咬定自己就是司轻月的侍女,司轻月无奈,也只好应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