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恐怖灵异>

      “陛下——”姜雨嫣惶恐的出声,ᢉ生怕下一刻自己就失去了뿴这个孩子。

      即便她与这个孩子的父亲没有多深切的感情㳯,即便因为这个孩子她失去了自己的青梅竹马,她也쫵从未有过打띜下⍱这个孩子的念头,一刻也未曾有过。

      皇贪帝很是欣赏的看着美人垂泪的模样,相似的面庞和气质,怡妃便从未在笆他面䄣前这样惶恐不安过,这种感觉新鲜而又刺激。

      “怎么?你觉得朕做不到?”皇帝轻飘飘的眼神落在姜雨嫣隆起的肚子垲上,满目皆是志在必得。

      姜雨嫣突然伸出手拔下头上的白玉簪子抵在自己的㓃脸上,由于ზ用力划下了一道血痕,如瀑的墨ꐺ发失䍓去束긚缚披散在肩后,浓烈的黑色,白玉一样的面庞,以及殷红的血迹,强烈的刺激着皇上的瞳孔。

      “陛下,您想要的就是这张脸对么?”姜雨嫣看见皇帝眼中竮的锋芒,将手中的簪子又往血肉当쨓中刺深了几分,仰着脸,嘲弄地问道。

      “不䬁,你不敢的,若不是这张脸,朕定叫你碎尸蟣万段!”皇帝沉声的恐吓道:“不,不仅是你,还有你那个有情郎!”

      姜雨嫣并不惧怕他,莞尔一笑,艳比春芳,줻“陛下,您找这张脸很久了吧뀀?不ƕ然一٤个青楼妓子的画像何德何能入您的眼,还是一个并不清白且身怀六甲的妓子?”

      ᚈ 姜雨嫣这样一笑,便更像怡妃了。她说的没错,皇帝对怡妃的思念、悔恨以及遗憾在看见这张ꉔ脸的时候伪喷薄而出,此刻,他礈还真的뤳不舍得这张脸。

      “陛下,奴婢感念你㻲的看重,可是奴婢不愿做任何人的替身,即便是你心尖上的怡妃也不行。”姜雨嫣握着玉簪的手紧了几分,“똽若是陛下不容我和我的孩儿好好的存活在世上,这张脸便会在陛下的面前消失不见!”

      “不知道奴婢这张脸能勾起陛꼖下几分对怡妃娘娘的痛失之情呢?”姜雨嫣一手牢牢护住肚子,一手渐渐刺进皮肉뉏当中。

      “啪——”皇帝箭步上前,一手击在姜雨嫣的手腕处,手上吃痛,玉簪清凌凌的落在了地上,摔得粉碎。

      “你ᓪ和她还真是不一般的像呢?脾气摨都这么大!”皇帝附身上前,将姜雨嫣完全的笼罩在自쇩己的身下,用手轻轻捏起她的下巴。

      被迫扬起头来的姜雨嫣直视着皇帝,浑身微微的颤抖。

      诤 䛘皇帝一手扶着姜雨嫣的腰肢,一手固定着她的面庞,冰凉的唇抚摸过姜雨筝嫣脸上的血迹,沾染上血色的威胁。洄

      “朕今日奐可以放你走,但世上的意外这么多,你护的了这个孩子一时,还能护他一世么?”皇帝的唇在姜雨嫣光洁的脸庞上流连忘返,唇齿间的气息㧧吹起她面上粉红色的绒毛,“不用朕吩咐,多믠的是人为朕前赴后继,就像你的画像摆在朕的面前一样,你也逃不过的!”

      姜雨嫣忍着喉咙里恶心黏腻的感觉,笃ꄃ定地说道:“陛下,会护我们母子平安。”

      “哦?”皇帝的喉咙里发出一声低低的嘲讽和轻蔑。

      “方才陛下说要杀了奴婢的有情郎,想来陛下还不曾打听过奴婢的有情郎是何人吧?”姜雨嫣努力的躲开皇帝的气ꮹ息,不同于青云的温柔清冷,不同于少年的骄阳似火,皇帝的矉气息里掺杂着腐朽的味道。ᰞ

      刚一拉开距离,皇帝的温度便又纠缠了上来,“你的鈚有情郎是谁呢?”

      “尚将军府的小公子。”姜雨嫣苦笑,从没有想过,有귩朝一诘日,ᩰ那个被自己伤到的少年会成为自己与⹢孩◍子在生死一刻的护身符。

      “谁?”皇帝恍惚间听到了熟悉的字眼,松开了箍住姜雨嫣的手,追问道。

      쭽“尚家小公子,尚禹!”姜雨嫣知道自己赌对了,心里大大松了一口气,〜“陛下听见了的,何必明知故问?”

      “你在骗朕?”皇帝心中的欲火和怒火交缠在一起,“你༘可知道骗朕的下场!”咨

      “陛下,奴婢与尚家小輻公子的风流故事,在京城当賩中并不是秘密。”姜ฯ雨嫣避开皇帝眼中汹涌的锋芒,“陛下只要稍加打听,便知ᛃ奴婢所言是真是假。”

      “鉪那又如何?”皇帝急促的气息不平,目光仍㿹然死死的黏在姜雨嫣的身上,却늜不再上前。

      “尚家小公子尚在战场,刀剑无眼,万一出了磰意外,奴婢肚子里的孩子便是尚家唯一쒀的骨血。”姜雨嫣尽量使自己的声音显得沉稳,“所以,陛下不但不会动奴婢的孩子,还会护着这个孩子。”

      “你说你的有情郎是尚禹,却又如此诅咒你的有情郎켽么?”皇帝讥讽道핼。缼

      “都道是戏子无情。”姜雨嫣满不在乎的说着,“奴婢出生▸风尘,比那戏子又能多情到何处呢?生死攸关,他便是即刻死了我也不会伤心的。ﻥ”㽪

      “陛下,䥼奴婢进宫一事虽然隐秘,但也是有眼睛看到的。”姜雨嫣低下婐了头,不再刺激皇帝,“所以,奴婢和孩子若是出了意外,尚家和尚禹虽然对陛下忠心耿耿,可这到底也是一份隔阂了퀦。”

      “陛下,便放奴婢与这孩子一条生路吧!”姜雨嫣跪下,软ٽ了声音向皇帝求ⴔ道『。

      皇帝不置可否:“若是朕放了你回去,你在⍽尚禹耳边吹了枕头风,岂不᢫还是坏了朕与尚家的君臣情份。”

      ﹎ “奴婢发誓,不会入뺛尚家府门!不会与旁人说起今日之事!”姜雨嫣毫不犹豫地叩头起誓,“奴婢亦不会与尚禹再做纠缠,若有违背,天打雷劈!”

      霙姜雨嫣已经不记得自己这是第几次跪在皇帝的面前了,此时的她昏昏沉沉,几经折腾之下䃿,她几乎要昏া厥过ᆓ去了。

      只是靠着额头处传来的凉意,勉强保持盧着ꮮ神智清醒,过了很久很久,久到冰凉的白玉地砖被她额头的温度融化,姜雨嫣几乎要失去意识的时候,面前的男人说话了。

      “姜雨嫣,记住你的话,滚吧!”皇帝的话远在甅天边岊,近在耳畔。

      “谢陛下!”姜雨嫣连忙磕头谢恩,▋忍着疼痛,迅速的起身,抱过一旁的뿦琴,拎뚞着裙裾,逃一样的跑出了皇帝所在的空间。

      直到走出了那个噩梦一样的房间很跐远,姜ⰺ雨嫣才堪堪停下了脚步,狠狠的擦拭着方才皇帝触碰过的脸颊,松了一口气。

      “姑娘?姑娘?”身后响起张公公特有的尖细声音。

      举目奥四望,姜᥼雨嫣一转裙角,闪到了一个狭小的角落,躲开张公公的视线。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