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枫回来了33

      果然,各处知道皇上选了杨采女侍寝后,皆是意外。

      慈宁宫里ື太后눻的面色就不大好看,“皇帝这是想做什么,素妤可是他的嫡亲表妹,竟ݲ这般不噎给面子,白白叫慈安宫那边看了哀家笑话!”

       陈鴽宝林闺名덽素囉妤,年芳十五,是太后特意从母家挑选出来的,这会儿被宁琛驳了面子,自然不悦。

      “太后息怒,您可千万别这么想,慈安宫那쑸边的不也是算盘落空?奴婢听闻,那姚宝林可是十足美人坯子,皇ﱤ上不照样瞧不上。”

      掌事的福嬷嬷忙劝着,“兴许是给那杨采女的位份太低了些,算作补偿,到底是皇后的娘家人,皇上也不好不给面子的螷,咱们妤姑娘也是顶好的,又有太后您扶持,也不必挣这一时。”

      这话好歹叫㡔太后听进去了,不过心里依旧不舒坦。

      把手上的翡翠手串取下来递过去,“你去素妤那儿走一趟,把这个给她,哀家这个做姑母的自然不会忘了她椸,也叫她安心等着,莫要急躁。”

      福嬷嬷心想这会子去送东西怕是要叫皇上不悦。

      皇上刚选了杨采女侍寝,太后就给陈宝林赏赐,这不æ是明晃晃的表示对皇上的行为不悦?

      事实上太后也就是这个意思。

      똯从前儿子惯是听话懂事的,如今做了皇帝,竟也不肯多听她这个母亲的话了。

      昆这种脱离掌控的感觉叫她很不舒服。

      ▰ 最后这翡翠手串自然是送去了,福嬷嬷到底不能违拗太后的意思。

      好在陈宝林是个懂事又沉得住气的,叫福嬷嬷放心了些许。 Ⱊ

      姖第二日请安䙀。

      䔧 今儿就没有新人菊了⤯,箚只有昨日刚侍寝的杨采女来了。

      众人在凤栖宫里坐着,恨不得此刻就把她给撕了,没有人会喜欢多一个人来与自ӭ己分宠。

      “瞧这◺水攉灵的模样,不愧是皇后娘娘的表妹,容貌这ꄈ般出众,혏将这一屋子人都要퓃比下去呢,难怪皇上头一个就叫你侍寝。”

      头一个开口的就是淑妃严氏。

      她膝下一岁半的大公主是宫里眼下唯一的孩子,除却皇后,也是她位份最䧰高。

      ഼只是这话就耐人寻味,这一屋子人也包括皇后,皇后都被她的表妹比下去了,不是膈应人?

      抷杨采女吓得忙动跪下,“臣妾蒲柳之姿,怎敢当淑妃娘娘一句夸赞,臣妾惶恐!”

      她齘这一跪就让皇后更不悦了。

      杨氏代表的엗是皇腀后的颜面⺐,淑妃不过一句话就吓得她跪地,连着皇后的面子都一起丢了ᴞ。

      皇后看랅着底下的人,恨不得登时就엷把杨采女丢홛回族里换个人来,真真白瞎了一副好皮囊,却这般不顶用。

      “哎呦,妹妹可赶紧起来,淑妃娘娘不过随口一句罢了ݴ,你这一跪,到叫人以为是淑妃娘娘欺负你了,咱们皇寡后娘娘一贯宽和⡩待下,可看不得姐妹们跪来跪去。”赵婕妤笑着开口解围。

      媹赵氏依附于皇后,自姢然向着皇后说话。

      一边暗指淑妃欺负新人,一边又夸皇后和善,总算翢叫皇后的面色好了几分。

      “好了,你快起臂来,淑妃就是这个性子,嘴上不饶人的,你昨儿侍寝有功,本宫这里有些东西赏赐你,待会儿一并拿回去。”

      轌 皇后终于出声,也是不遗余力的又给淑妃盖上一个嘴贱恶毒的标签。

      ⧪偏她是像玩笑般说着,叫淑妃也不好反驳,只能狠狠瞪了赵婕妤一眼竚。

      接下来,众人倒是没什么可以斗的了。

      僼最得宠的温妃已有三月身孕,正在养胎,没来请安,也就ꗺ是较为得宠的孙修仪和丽美人互相拌嘴了几句。

      请安的人散了,皇后扶着丫鬟的手往内室去休息,心情很是烦闷。

      “那杨氏竟如此上不得台面,空有一副好皮囊,皇上可素来不喜性格怯懦的。៾”

      端看如今宫里得宠的,哪个都不是这般性格,而且杨氏侍寝后却没升位份,也足靚以证明皇上不喜她。

      丁嬷嬷伺候着皇后坐下鶻,不疾不徐道,“这杨氏性子不成,于娘娘而言才是好拿捏呀,她生的美,便是皇上ἱ不喜,只要娘娘您扶持一二,总能侍寝,杨ꯞ氏的身子是仔细调理好的,极易受孕,ꍉ届时只要她能诞下皇嗣,为娘娘所养,还在乎蓵旁的做什么?”

      嚓 让杨氏入宫就是为着固宠,为着子嗣来的,这般性格꠽最是好ლ拿捏。

      ⤸ 䪎 一番话说到了皇后心坎上,总算是叫她不那么烦躁了,不过一想起太后那边,也是头大。

      皇上选了她್的表妹头一个侍寝,太后当即就给陈宝林赏了东西,这不是明晃晃的表示太后不悦?

      太后和皇上母子之间到底不能生了嫌隙,那就只能是她这个做儿媳椱的受气了。

      毕竟难保太后不会以为是她吹了枕边风,叫皇上先临幸了杨氏,若쓤真是那样,教唆着儿子违拗母亲,能叫太后喜欢她才有鬼。

      思及此处,皇后便起身亲自撕去小厨房做了些祛暑热的茶水驕糕点命人送去了慈宁宫。

      也是难做人。

      뫽不过后宫里头可不会想着皇后的难㻏处,大家都盯着皇上的九宸宫,今儿又是谁能去ᅯ。鸘

      “滂皇上,今儿您⸴看?”元九接过敬事房送来的托盘,递上前。

      宁琛瞟了一眼,就见陈宝林的牌子放在最显眼的地方,心里冷哼⋎一下,刚要把吴婉容的牌子拿起来。

      元九低声道,“太后娘娘那边,皇上还是要顾虑一二呐。”

       “那就叶氏吧。”溓宁琛烦躁ꁳ的摆手。

      ⶫ“是。”元九应了一声,忙下去安排。

      昨儿太后娘娘那一出着实把泽皇上给得罪了,今日侍寝的,⠳只要不是陈宝林,论谁都要叫太后厌恶的。

      姚宝鸅林是太贵妃的侄女,抬举了她䗛,是真的打了太后的脸,到底亲母子咏,皇上不会这么做,吴婉容家里父亲得用,皇上᪵是看重的,也就这一早就被皇上厌恶的叶婉容能当枪使了。

      也没什么别的意思,就像小孩子闹脾气一样,这是皇上㑁对太后的不满和反抗。

      而此时,一䓳无所知的叶筠正翘着脚坐在뼬院儿里新搭的秋千架上与丫头们闲话呢。

      无非複又是今日陈宝林依旧和姚宝林较着劲,前后脚去要了沐浴用的热水,显见是等着被翻牌子。

      恺原先叶㯡筠觉得,姚宝林作为太贵妃的侄女,和陈宝林这个太后侄女相争,是不大能有胜算的。

      蜢可昨儿太后给陈宝林送东西那一出,叶筠就看明白ᇹ了,怕是小皇帝和太后并不大融쩌洽呀。

      换做她是姚宝林,她也是要挣一挣的,反正输了不丢人,赢了就赚大了㹻。

      心ᶟ里᡾正这么想着,忽然听쿡得ﴲ院子外头一阵脚步声。

      俀 刚是起身,就见九宸宫的传旨太监喜笑颜开的走了进来。

      叶筠心里咯噔一下,莫不是⅁吃瓜吃到自己头上了?

      “叶婉容,皇上今儿翻쯿了您的牌子,还请您收拾收拾,随奴才去九宸宫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