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者日记

      丁辉猛的仰头直脖的灌了一口大量酒。㶪

      “这凄美的相知,譡相遇,并且휄是尹娜这窈窕淑女,钟乐尚亦鼔之的鲽歆羡,你陈⏃谦怎么会毅然决然的蜒抛弃逃避!”

      “햒很简单,这不符合我的❼性格,你也知道我独善其身,追求魑精덀神大于物质,不喜欢那ᝌ些世俗庸俗之见,何况他家的情况让我无法有喘息的空隙,我这生羻不能孀废在那药材攰上,འ什么披上盛装下上门女婿光环,我亦一肐脚踢开,给自己留下属于自己的光亮。”

      陈谦依然白净英俊,脸部轮廓分明,眉宇间精神焕发,抖擞有佳。过往的事情就是这样,有时总会回首一下,特别与故友的相叙,更是津津有味,别有风情。҃

      跰 뀬 鄑现在把此画已垂悬于办公室的셢正面墙壁上,丁辉游离了那天的黄罎岭岗的잙奇遇,他默默的点燃了周巍山递过来的一支烟。

      身子轻轻的站韎了起ꭒ来,低眉若思的轻步走出킲办公桌的内侧。看了不ٹ远的一稀薄模糊的山顶,树木苍苍,云层孱弱。

      鳝“陈谦老家是一团妖雾,其父母已经不在餬那里,这所有原来都是空幻!这二十万的稿费转瞬就是阴朝地府……”

      昨夜星辰昨夜风,画楼西畔桂堂东。酒樽尚在恣欢意,原来陈王另有情。

      “ᆟ巍山,还有寒冰⚹,綍这事就先告一段落吧!现在헡你们也知道了此事,所以以后如果发生些什么诡异之事,再告知与我,碁现在你们不要挂于心上,就当是一篇奇谈罢了。”

      ٛ 圀 周巍山和林寒䲪滨其实已经明白了这證些奇特ឿ的事情,所以特别经此一访,就更明确,那陈谦是真的不在这人间了,至于什么原因尚还不是很清楚。

      “丁主任,你也不要太纠结此事,一切会过去的……”

      “这《夜俦相饮图》就是我,代表我的所有,你可要好好保管,千万别遗㹼失……”⎭

      当白寇把画交到刘斐的手上时,这一交接似乎代表㴓着一代精神的传承璣。

      琋 滾 ƺ那天刘斐来到了白寇的府院大堂,白寇搰正听着唐管家的叽叽歪歪的话语。

      茶杯还冒着几缕淡淡白烟,杯盖被白寇的拇指和食指提着,轻轻‹的斜碰着杯缘,把一些微热的茶气给卸掉一匉些。

      见刘斐的白裙飘逸下面的小彩鞋,正一隐一现的向自己靠近。 胺

      “什么事啊?刘斐Ǹ,嵛快旁边坐下!”

      “从宫뛶里传来,那以前曾偶然受过你父亲教诲指点的庖长白庸▷,自上次太멞后之事,现在他反而升了光禄司的四品侍郎,并且他现在掌舵的尚膳监,里面都셬是监学院出来的,这付德高鏦可谓用心良苦啊!哈哈……”

      白寇原来一直在观察着事态的发展,因为自己任都御史这么多年来,管着大理寺里面的细碎杂事,当然也处理了一些奇案,并得到过宪宗꿸皇帝的⡊大加赏赐。

      ⶌ“这白庸首尾相顾,善于应变,着朝庭之上鴏,众臣礼之睽睽,还是心若止水,不偏不倚,正是个庖长不但菜谱精誴华流传,还官爵亨通,恰到好处。”

      컧大赞了那白庸之后,白寇似륮乎性情舒畅了几许,捋了捋几根飘起来的根须,又转眼瞟了瞟坐在候茦客椅子上的刘斐。

      캸 “白叔叔,我这几天想过了,但又不好意思说出来,因为怕你会责怪我,而后不同意。”

      䉭 “什么事情,今日高兴,不必遮遮掩掩的,有话就爽快得说出来!”

      “哦……,前几日通过丫鬟雯雯的打探,我땼知道我的那姑苏的畣大姨还住在那里,所诡以我想回一趟江南,去看看我母亲的姐姐,所以急跑过来跟白叔叔说一下,往白叔叔能同意。”

      “这个……,不过也好,一直在白府,并且都好多年了갶,也未出过京城,既然你找到了你㰼的亲戚,我可♲以同意你去,不过我看必须有人给你作伴,你看你哥白霂,还有丫鬟雯雯怎么样?”

      “我只要雯雯一个人就够了,不需白霂陪땪伴,这男女有别,会引来一些不方便的。”

      纉 刘斐웝见白寇同意自己去江南姑苏城,所以心뀽情非常愉悦鉆,不过又因出行的作伴问题起了纠结。

      “你哥也正好让他外面去见飯识见识,去練见识一下江南的人文地理,习俗风情,š这也是他的一门必修课,并且他明年要提为国子监的学生,去江南的一些学院走走,拜䀫访殄一下江南的名人⚘也很重要,让他学习学习扎,也可知道什么是山外有山,天外有天,这个决定你就不用顾虑啦!”

      见白諐寇注意已定,刘斐也知道白寇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的,所以就把又ꕰ想反对的话给咽了下魱去。

       “那……,那我可要约定他一下的,不允许私闯内宅,女儿家的隐私他可不能随意。”

      圉“什么……稩,这白霂有这么大胆,不懂礼仪规矩,这小子等会我好好训斥他一番,如若再犯,我定当家法伺候。”

      “还有ꋏ你这几天什么搁时候打算动身啊酁!这府中的马厩,你尽管挑最好的马匹,西域的๱纯种汗血宝马,其中有一匹是浑身通白的夜照玉狮子흈,能日딨行千里,过山涧沟壑,都如履平地,不日就可以到达那江南的姑苏城。”

      “不过你也应该熟悉此马렭的,前段时间不是授骑马课时,被你没几鮜下就쁈驯服了,看来你天生就与马有缘。”

      白寇脸社上露着微笑,毕竟白庸的事情让他畅蟅快很多,还有那歹毒恶煞的ν太后也是咎由自取。

      这돳后宫干涉朝政,灅可是皇家大忌,为宪宗除掉管理国家的干扰,也是民之幸甚,国之幸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