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水不流外人田

      傍晚,天极山余晖韴如柱。

      ⬧ 不少人出现在镇狱司前。

      如近水楼台的夏天林。

      夏无忧更不用说了,此时就站在宗御司的窗户边,蒊看着近在咫尺的镇狱司。

      特别是两道身影在镇狱大殿若隐若现,⯃让夏无忧ौ沉默。

      夏无敌也来了,与夏无忧站在一道,相隔一扇窗户。

      “你们一寺ᔮ的同仁,不去帮他?”夏无敌站在窗户边,背着双殱手淡淡的开口。

      夏无忧没有说话,可是夏无敌看疶了一眼夏无忧ﰗ这样的表情,突삇然一笑。

      “听闻你们拉拢失败,这是想磨他的实力吧?”跠夏无敌淡淡一笑。

      “你鏅不想见一见他的实力?”夏无忧当然不是省油的灯,看都没有看夏无敌。 ꁿ

      与夏无敌差不多的样子,站在另外一个窗户前,目光落在了镇狱大殿里。

      “当然想,所以我来了뽹,他宇是想两人拦截劫狱之人?”夏无敌说到了何安,语气变的凝重了起来。

      默默躶的注视着中心大渵殿,他隐约看到了镇狱大殿里,两道人影,他的眼神有些变了。

      夏无忧没ﴲ有开口,因为这一次剘,是见何安实力的最好机会,所以哪怕就是他有心想避免魏宏被劫走,可依然控制下来。

      从小他就知道,为皇者,不应该感性。

      一切以利益出发。

      而另外一侧,埐魏婉怜同样来了,因为在这里吃瘪,受了一鉠肚子气,她如何能忍下,在得奒知了宗御司的审判决定之后,她的面色震怒,可对夏无忧却毫无办法。

      她特意的查了一下镇狱,现在的镇狱司就五个人,其中一个鬼面人,不知所踪。

      四人就想阻拦劫狱...

      魏婉怜冷冷一笑,目光落在了镇狱司内,此时仿佛空无一人,微风吹过,地面的树叶,而随风逐流,无不显示着萧瑟与肃杀。

      夏无忧想试探,宗正寺守卫被调动,夏煺皇想提供便利,天极山守卫执勤在其它处。勫

      所有暗地前来的人,都明白,劫狱不可避免。

      各方的心怀鬼胎,把整个镇狱塔暴露了出来。 㑠

      ᆴ“难道ઐ他就뉣两人守䖉镇狱司邬?”夏无忧算是与何安接触多了,可何家没来人,夏梦涵也没有派人来。

      外无援军,པ内只四人。

      夏无忧想不通,这魥诺大的镇狱司如何守。

      只是这时,突然一道身ئ影的出现,让夏无忧瞳孔微微一缩。

      不只是夏无忧一楞,其它所有人都楞住蟛了,哪怕就是何安看着一步步走向镇狱大殿中的夏梦涵。

      坐镇大殿中的何安,倒是面色如常。

      “你怎么来了?”何安眉头微微一皱,与夏梦涵,他着实接触不多,当初加入夏梦涵,工具人属性居多㄰。

      栠可是一上船,瞬间就是一发背刺,不知哪里来的野心牗。

      ᆚ 不过,后来何安也想明白了,哪怕自己真的땺选择了一个无心夺嫡之人쮍,可蘠他只要呆在大夏国都,最终还是会被卷入其中。

      舘 现在,夏梦涵突ḧ然出现在这里,着实让何安裳意外。

      荮“失败,保䬇你一命,放心,他们不敢伤我。”夏梦涵深深的看了一眼何安,又扫视¬了一眼,,仿佛在寻找着什么。

      “别看了,他们在镇狱塔里,既然餙你有自信他们不会伤你,就站那吧,视线好。”何安看了一眼夏梦涵,虽然说夏梦涵来此,让他意ཥ外,但他并没有打算利用夏梦涵做什么。

      毕竟,뙱夏梦涵的到来,不是帮守的。

      而夏梦涵语气一塞,看着何安没有一点感动,而且一点情面都不讲,居然还给自己挑了一个‘观看’的好位置。

      简直就是把她当外人一般。

      可何安却管不了夏梦涵多少心思,而鐙是转头看向了陈正。

      “人生在世,有所为,有所不为,今天你大开杀戒㤺,万事整,有我。”

      何安淡淡的开口᭾,要放走魏宏,他可以做到,可是他不想。

      人生在世,有所为,有所不䟰为鱂。

      屠人灭门之事,他看不顺眼,而且他已经处于旋涡中心,不能退,一退各方责难就会来。

      “是。”陈正面色一正,用力的点了点头,转身走︱出了镇狱大殿。 駁

      陈正扫视了四周,那隐藏的观看之人,他一一看了过魰去,特别是看到了魏婉怜,他目光微微一顿。

      眼神充满着戾气,陈正抬手一抹自己的뜞脖子,冷冷一笑。

      礙随后␿大手一甩,背上巨剑取下,一跃而起。㴉

      ⊇人重重的落在了镇狱大殿台阶㺖之下,剑插鸢在镇狱大殿前。

      挴 陈正盘膝而坐。

      此时陈正虽然知道自己即将面临强敌,但是他的心,前所未有的安定,背后的巨剑,给他的住心ひ。

      因为,镇狱大殿里,是族长。

      ꗙ 陈正ඵ缓缓闭目,可内心却充满着战斗的欲望。

      大成的力之真意,贯布全身,有一种不吐不快틒的冲动。

      陈正心中若有所悟,信念也是越来越强。

      “我不一样了,族长既然让劫狱者,成我磨意石,来吧,来的越多越好...”。冬”

      陈正依然闭目,可是他心中有火,闭合的眼睛,俷有光。

       ☯ 身后那实力深不可禛测的族长꺊,让自己一人站出来䁮,就是想让自己磨练真意。

      让自己无后顾之忧,全力战斗。

      他之前从ዕ未踏足山巅,可却在死Ɣ域之中徘徊,经历着生死。

      而现在,在死域中的陈正回来了,杀机含而不放,可他的背后,已然ꁳ有一座山巅。 黓

      不管来多少人,一力破之。

      不管来人有多强,一力破之。

      他要大开杀戒。

      㣝镇㐥狱司中,肃杀之气越发的凝重,整个镇狱大殿前的空地上,仿佛有一股无形的旋涡。

      一剑一人。

      剑插地,人盘膝。

      垙所有观望的人,都感受到了这股死亡般的威胁,下意识的退了一步。

      无论是夏无忧,还是夏无敌看着那镇狱大殿前的人,目光有些复杂的看着那盘膝鹃而荿坐的人。

      “人杰也。”夏无敌感慨,看着陈正,眼神中ᚊ充满着欣赏。

      쿱 夏无堯忧则在沉默,曾经他也有这么一个忠心耿耿的手下,喊着,生当做人杰,死亦为鬼雄。

      可铁骨铮铮的福河,碰上了眼前这个实力更强的汉子。

      让他对于未来的期待,化为了泡影。

      至于,魏婉怜。

      着实被陈正充满騺着杀气的眼神震住了,那恐怖的眼神,让她根ꨴ本不敢做任何的回应,哪怕她再位高权重슳,可是看着那一双眼睛,她莫名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