莔星闪婚

      李潇一边喝ﳡ着难喝的奶茶一边和水友ि闲聊,很快就感觉到肚子有些空了。 ᯋ

      쩯 自从获得钢铁肠胃后,ཐ李潇总感觉自己的消化系统似乎被加强了许多,虽然技能说明没有说明。

      但是李潇还是能明显感觉到,自己⽈吃得比以ꋛ前更多了。

      舔舔嘴唇,现在距离自己吃下那碗难吃的螺蛳粉不ń过两个小时,居然又饿了。

      李潇环视周围,生怕继走续踩雷,试探性对直播间问道

      “大哥寥大姐有没有谁住附近的,这边有没有什么好吃的东西?膳”

      笿直播间立刻有人开口

      “主播,刚才真的这么难吃됏吗?我看你吃完饭没多久?”

      “一定是太难吃了,虽然我看到主播吃了好几口,不过应该是很小一口吧。”

      “主播的位置是西都花园那边,西湖釁花园以前我倒ᴙ是知道有个日式的居酒끦屋,挺不行错的,不过我好久没去过了,也不知道还在不在。”

      “楼上说的喜贯居酒屋吗?还在开呢!我上个星期才去吃完。”

      “对,喜贯居酒䙔屋ⳙ还是挺好的,就是种类有些单一了,不过刺身非常新鲜,烤物也不错。”

      “我倒是喜欢他们家的牛肉细乌⣡冬。”

      ﻆ“那边的肥强大排档也不错욹!” 朔

      ……..駙

      啥李潇快速㶬扫了一眼,有好几个餐厅的名字出现。

      其中出现最多的要算一间叫喜贯的居酒屋。

      李潇打开手撼机上的千度地图,稍微翻找了┭一下。

      褡距离自己还很近,那不用考虑了,就它了。

      毕竟什么大排档的,确实不太适合一个傼人去,딺而且大晚上得吃那么油腻似乎也不太好的样子。

      走了十多分钟,来到了喜贯居酒屋。

      一间外观很普通的璷居酒屋。

      仅有一个门面캞,一边是顾客就餐的吧台和过道,ᜩ一边则是老板的操作间。

      店里只有一个老板在工作,老板年纪很大了,头上虽然带着帽子,但是两鬓都已经雪白了,吧台已经坐了七八个人,有独自吃着东西的,᳖也有黵两两聊天的。

      看了眼时间,8点50一个尴尬的时间,晚饭大部分人已经吃完,却又不可能这么早吃夜宵,除了像是李潇一样,遇到什么特殊情况了。

      然而,在这个尴尬的时间点,人气却不떂俗,可想而知,口味必然不错。

      李潇撩开头顶的欢迎光临的门帘,走了进去。

      老板没有九十度鞠躬,来一句很客气的“欢迎光临”。

      李潇ʼn默默拉开,椅子,삜桌面上浅色的柳木吧台,被擦得十分干净。

      店内所有的菜单都用軁一个个木牌,挂圹在了老板操作区的后面。

      【明太子烤土豆】25

      ⦩【海盐后切牛舌】35

      汱 【喜贯沙拉】35

      【牛肉乌冬面】35

      【鳗鱼饭】35

      氵【海虾天妇罗】25

      贃【烤五花肉】25 

      【烧鸟全食】155

      价格不算高,也不겻算低⨷,普通的价格。

      因为店内的客人比较密集,所以李潇一进门就把摄像头压了下去。

      比较不是每个人都愿意出现在镜头前面,特别是肼居酒屋这种,和好朋友햰喝酒吃肉,放松心情的地方就更是如此了。

      匙不过絤即便是摄像头全程向鯂着地面,直播间的人数依然不减。

      꿁 “主播,我强力推荐,烧鸟全食!”

      “对对对,烧鸟全食,你看看周围的,肯定都有点,如果你喜欢吃鸡的一定要点一份!”

      “不对,楼上说得﷒不对,不吃的,也可以点,真的绝了,其实㿡我觉得,这里不应该叫喜贯居酒屋,应该叫烧鸟全食居酒屋!”

      ……..

      李潇挑了挑眉,这么好吃吗?这么多人推荐?

      155,全场最贵,而且比其他贵了一大截,不过对于现在的自협己,问题不大。坡

       突然老板开口,似乎才发现李潇进踻来,或是刚好忙韥完手上的活计,又或是习惯性等待客人看清楚菜单。

      ꬚ “客홹人很面生,是第一次来?”

      李潇点点头,“对的,第一次。”这句对话似曾相识,【好顺景】那位老板娘也说过。

      “需要介绍一下菜单吗?”

      笡 老板一边翻动着手上的食物,一边头也不抬地说道。

      “额,听说你们뇟的烧鸟全食很不错뽫?牛肉乌冬也是?”

      李潇看着手机,不断刷出的弹幕。

      老板떠慢条斯理地把撒上细뵒海盐的厚牛舌放入黑色的碟子,递到靠里的一位男士面前,才又慢条斯理﹂地走了回来。

      他看了李潇体积不算小的摄像机一眼

      “主播?”

      李⇳潇点头“对的。”

      老人男人毫不避讳地翻了个白眼,轻声说道“别给我这边宣传,忙不过的。”

      李潇籸扯꓃了扯嘴角,连忙伸手准备关摄像机。

      确实,就和有些路人不喜欢进入摄像头一样。

      同样不是所有店主,都喜欢被宣传,或者被批॰评。

      看到李潇的动作丟,店主鯡扯了Ⱦ扯嘴角,

      “关了倒不用,大家뤆都是工作,相互体谅,你看你的摄像机虽然炽开着,但是一直向下,没有乱照,应该是个有礼貌的主播,这次就让你直播吧。”

      李潇灒露出感激的笑容,虽然白最近他变得火了,每每上播㽅都最少好几万人一起看,收入也水涨船高。

      異但是,贸휯贸然麺关播这种大忌,肯定会让观者不爽,对方能做出让步他是很感激。

      接着就听老板继续说道

      “一份烧鸟全食,一份牛肉乌冬面,对吧?”

      ᐇ 李潇点头应道

      “没럯错,暂时先轌这两样吧。”

      老板点点头,开始了工作。

      顾客的就餐区比老板的工作区海拔要高不少,客人可以坐在座位上就可以全程观看老板制作的全过程。

      老人虽然年龄不小,但是动作行云流水,꽯没有丝毫凝滞,似乎每ݮ一个翻转滢食物,每一次刷油,都经过癠了千锤百炼。

      李潇已㩽经获得了很多项烹饪相关的虤技能ܪ,虽뺥然没有烧烤和煮面的烹饪技能。

      一法通万法通的道理在烹饪中十分适用,李潇能看出对方的烹饪技巧非常高超。

      虽然只是看似最为简单,有手䂶就行的烧烤。

      但是什么时候翻面,什么时候刷油,什么时候加水,什么时候放入什么调味料,都会大大影响每一个烤串的味道和口感。

      当老燚人取出需要烧烤的东西的时候,李潇才明白什么叫做【烧鸟全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