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科幻灵异>

      根据都市传说的记载ﹷ,在夜间十二点零五分,独⿶自来到厕所,面对镜子勾勒出笑容,便能见到另一个쎟世界。

      我一直以为这是谁的玩笑话,直到,我亲眼见证了这一幕。

      ···מּ·····

      十二点,我Ⲑ准时来到厕所,我并没有打开灯,因为我知道,灯光所带来的光线会伤害到我的眼睛,从而导致我看不到那个世界,具ᬬ体是为什么我也不知道,但我觉得,还是听从的比较好。

      我摸黑来到洗漱台前,看着那面黑漆漆的镜子,我咽了ꆛ咽口水,双手撑住用白瓷做的둑边缘,夼就这么,直盯盯的看着镜子,脸与霺镜子的距离⃬连五厘米都不到,我甚至能感觉到从我嘴中呼出的热气了。 ፉ

      ɷ我默数着倒计时,三百秒,因为我刚刚的那番折腾,时ㄗ间已经过去了三分钟了꦳,也就是一隣百八十秒,在这剩下的一百二十秒里,我必须完成以下动作。

      用红色的彩粉笔在镜面上画出一个圆,必须要和我的头部相同,好让我整张脸能彻底的贴在镜面上,我知道这很难,尤其是在这么黑的环境下画出等同于我脑袋的圆,简直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不过好在,因为这个,我练习了大概有半年漮之久,所以说,我应该可以做到。

      时间又过去了一分钟,而那个ꊞ圆,我已经画好了,我在心里默默地数着,待到最后十秒钟时,我用着颤抖的声线将这十秒钟喊了出来。

      十,九鞮,八

      䚛我喊到八的时候,我身后的浴缸开始发出咕噜噜的声音,就像是烧开的沸水一样,但我知道,那里面根本没有水。 ߻

      七,六,五

      我数到五的时鶂候,厕所ó的门开始拼命摇晃起来,就像是有人拽着门把手想要冲进来一样,我慌张的瞥了一眼,看到了令놚我无法忘怀的一幕。

      高达俩米的黑影正站在厕所里面,ィ我看不清他的样貌,但我能感受他的恐惧,他好像很害怕,拼命的想⪶要逃离这里,但那扇破旧残缺的木门却怎么拉,也拉不开。

      我不再去看那一幕,重新将视线转向镜面,开始倒数最后的五个数。

      五,四,三,二

      当我数到二的时候,厕所里好像一切都活了起来,他们发出了一阵阵的音,窗帘,水池,浴缸。木门,他们爆发出剧烈的声响,要是换做썘其他人,肯定会直接吓晕过去吧。

      덮可惜···我并没有感觉到害怕,我将脸贴在了那面镜子上,鼻子凸起的部分竟然直接融入了进去,嘴唇也是,凉飕飕的。

      二,一,零。

      周围的所有声音都停了,仿佛一切都是我Ţ的幻觉一般,我睁开双眼,看向镜面,试着摆了摆我的左手,镜子里的人跟我做了同样的动作。

      是失败了吗?我有些落寞,旋即便转身走到门旁,打开了ಆ灯。

      门把手上有着清晰鲜红的血手印,浴缸也是,窗帘也是,地面也是,所有一切的一切,仿佛都䋈被鲜脈血染红了一样。

      纯 我叹了口气,既然我没有看到那些东西,肯定就是证明我已经失败了吧,果然,还是那个圆画的不行吗?

      ᳡我看了看手上沾染着的鲜血,叹了口气,走向水池将他们冲洗掉,看着듉那洁白干净的水流,我心中有些庆幸又有些失落。

      当我洗干净这双手后,便朝着俩边甩了甩,随后···抬起了头。

      镜子中的人正在笑,笑的很开心,他的身后有着各式各样的黑影,臘胖的,瘦的,矮的,高的,他们没有眼睛,没有面孔,只有一张嘴巴,如果真要形容的话,就和鬼怪ﭐ中的无脸男一样。

      我摸了摸自己的脸褦颊,嘴角没有丝毫ۯ勾勒的痕迹,嗯,我没有在笑,所以说····

      我成功了···㞠··

      我瘫软在地上,仰起头,看着那镜面的人正一步步走出来,他的身上穿着打扮和我无二鱵,只是,他ᕎ的脸上始终带着笑容。

      “你在笑什么呢?”我不禁问道。

      他没有回答我,只是쥥从镜子中走了出来,随后,用带着鲜血的手掌摸上了我的脸。

      随即而来㪍的,便是天旋地转,我昏了过去。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鲌候,周围还是那熟悉的浴室,熟悉的吊灯,熟悉的镜子,ೳ看起来一切好像并没有什么变化。

      퐄 又出现幻觉了?

      我有些疑惑,但쑔这种事情也不是一次俩次了,看起来,都市传说什么的,果然不可信。

      我捂着脑袋站了起来,我感觉我的脸湿漉漉的,可能是病犯了又摔倒在地上了吧,哎,癌症这东西,真令人头疼。

      我想去洗个脸,于是便颤颤巍巍的走了过去。

      可当我走到镜面前,다我又愣住了·······

      我的嘴角俩旁,像是被割开了一样,一直延续到耳朵后面,而我的身后,有着无数鬼影,就如同我之前在幻觉中出现的那样。

      他们看起来在嘶吼,咆哮,可我却听不到任何声音,就像是被什么给隔断了一样。

      再然后,镜子中的人,ᡃ动了。

      他退后俩步,深深的向我鞠了一躬,脸庞上那割开的口子正在缓慢地渗透出鲜血,他好像在说些什么,但我却听不到,于是我凑近了一点,努力的辨认着他的口型。

      “谢谢···,作为···鬼的···影፮···要··活··”

      他ꕶ明明说的不快,但我却无法阅读出来,可能是嘴角边渗透出的鲜血阻碍了他的话语,真是抱歉ગ,我却连一整句话都没有拼凑起来,真是抱歉。

      我这么说道,可是我的嘴里也发不出任何声音,就好像我的声带被什么堵到了一样,这令我有些疑惑,但面前的‘我’却好像听懂了一样,点了点꩙头,笑着离开了浴室。

      灈 我看着他的背影,有些ꯐ发傻,但也没多想,以为那就是另一个世界,至少自己已经见识到了,所以,也就没什么遗憾了吧。

      这么想着,我走到浴室的木门前,想去拉那个门把手····

      可是···我却怎么也拉不起来,而且,我的手擫黑溜溜的,像个球状物,这让我想起了多啦A梦,只不过他的是蓝的,而我是黑的。

      我䜂匆忙的回到镜子前,想要看看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只是,映入我眼帘的,却什么都没有。

      我···消失了。

      我颓废的坐在地上,看着自己黑漆漆的双腿,以及这奇怪的,如同长条形的ࠏ身子,我终于明白了。

      我成为了‘我’的影子。

      뫵 从此往后,铃我的余生,可能就要在这间浴室中度过了,但这也说不一定,或许,这间浴室还有下一个不相信都市传说的人会来呢?

      我开碦始期待了。

      ——————————

      䯭“呼,终于写完了”

      韩栗慵懒的靠在椅背上,看着面前那明晃娷晃的屏幕,眯了眯眼。

      随后縐,他掏出手机,看了眼备忘录。

      “嗯,ኮ仪傇式的具륆体要求的确有画䩻个圆,但只要把头容纳进去就可以了,并不需要准确的测量度数,而且,想要停止的时候,只需要把粉笔擦掉就可以了”

      韩栗点了点头,将目光投向了电脑右下角的时钟。

      11:58

      距离仪式中ﭞ的时间,还有七分钟。

       韩栗拿起桌上的淡红色粉笔䚛,朝着厕所走去。

      厕所和故事中的一样,是木板门,但并不老久;红色的门面看上去还有点古老的感觉,打开门,绿白交夹的瓷砖呈现在他脚下。

      韩栗对面的尽头是一扇窗户,窗户的此时大开着,凌晨的晚风让窗帘飞舞着,外面静悄悄的,要是换成普通人,估计已经起鸡皮疙瘩了。

      不过,韩栗不是一般人

      他关上灯,摸黑走到了镜子前,所幸的是,他家没有浴缸,也就不会和故事一样,冒出那种咕噜噜的声音。

      厕所并不算太黑,毕竟窗外还有路灯的存在,ู微弱的橙光透着窗户射进来,让韩栗稍微能看清楚镜子前的自己。

      【距离开始时间还有三百秒,请做好准备】

      从耳边传来一个声音,韩栗咽了咽口水,将目光投向了镜子面前。

      “定个六十秒的闹钟,等到最后六十秒的时候自动提醒我”

      䭝【已定时】

      伴随着耳边话音的落下,从窗外吹进一阵冷风,这令韩栗打了搰个寒颤,他皱着眉头看了眼,伸出手将窗户拉了起来。

      他拿起红色的笔,借着微弱的光在镜子上画了个大大的圆,这圆很大,他没麻有按照轮廓来,毕竟仪式上桲说了,并不需要这么精准。

      想到这里,他缓缓吐了口气,然后睁开双眼,看向了镜中的人物。

      嗯,很帅,哪怕是额头上有着豆大的汗珠,身体也在不自觉的发抖,但依然很帅!

      【时间还有六十秒,五十九,五十八···】

      耳边传来倒计时,韩栗也在⢠心中跟着一起默念。

      “三十,二十九,二十八”

      咚咚,耳边传来玻璃的敲打声,身后的花洒也发出了水滴落地的声音。

      “十七,十六”

      ښ 木门被敲ᓁ响,花洒的水流声变大了,从‘滴滴滴’变ẵ成了‘哗啦啦’

      沶 “十,九”

      砰,耳边玻璃碎裂的声音,韩栗感觉到许多碎片如同雨点一般砸落在他身上。

      ̊

      “七,六”

      咚!木门被踹开,浓重的喘气声和重重的脚步声向着韩栗袭来。

      篻韩栗紧闭双眼,将脸死死的贴在镜面上,他清楚自己的任务,【让自己的身体感受到另一个空间并坚持三秒】,也就是说,ṧ只要自己的鼻子超过三秒,然后在把粉色的圆给擦掉就行了。

      而在此㷰期间,自己,绝对不能睁开姚眼睛,无论遭受了ؗ什么。

      “四,三”

      花洒释放出滚烫的热水,在一瞬间浇上了韩栗的后背,那灼烧般的感觉令他差点叫出声来,俩只按住洗漱台边缘的手已然可以看见青筋。

      “二!一!零!”

      韩栗感觉到了,自己的鼻梁已经进去了,那凉飕飕,冰冷冷的感觉就是证明。

      还有三秒。他咬着牙在心里想着。

      “三” ➅

      耳边传来了厚重的哈气声,如同有一只大型宠物犬在他耳边哈气一样,可惜那气并不炙热,反而十分冰冷。

      韩栗感觉有什么东西抓住了自己的脚踝,正不断地将他往珿后拖,他咬着牙,身体拼命向前倾,双手抓着的洗漱台甚至感觉快要破裂了一样。

      “二”

      俩只手,不,三只手,越来越多的手抓住了他的脚,那股巨力是他无法抵抗的,但是,还有一秒!

      “一,不!”

      韩栗感觉自己的鼻子不在凉快,他明白,自己已经从镜子那边的世界脱离出来了;

      他不在犹豫,微咪起眼睛,试图想在那模糊的视ﳴ线中看到什么。

      全是黑影,密密麻麻的黑影,稀奇古怪,就如同他小说中所写,各种类型都有,但却又和小说有点不同,他们,都有着一张人的嘴巴,而且,都在笑。

      不行,韩栗觉得自己应该做겟些什么,但他比不过那些家伙的力气,太大了,他甚至感觉自己连人带着洗漱台在被拉开,再这样下去,他必死无疑。

      想到这ꢬ里,他不在犹豫,猛的放开双手,跟着那股巨力彻底向后倒去。

      砰的一声,他撞在了墙壁上。

      那些手还在拉着他,但力气,没有之前那么大了。 ⧧

      他一蹬墙壁,借助推力强行猛冲了一截,然后死死地抓住了洗漱台,并将脸向里面凑去。

      这次,他不在只伸进一个鼻子ᦧ,而是将头连带脖子,一起塞了进去。

      “三·ㆪ··二···一!”

      他又被拽了出来,不过这次,他撑到三秒了。

      他抓起洗漱台的一样东西,朝着镜子那边猛扔过去,只听的哗啦一声,镜子碎了,而拽着他脚的手,也不见了踪楱影。

      他被手消失的那股余力重重地砸在了墙上,顿时,天旋地转,他甚至感觉自己的内脏都出现了偏移,不过욙好在,在休息ᙜ了十几分钟后,他总算缓了过来。

      他踉跄着,扶着墙壁摸索到灯的旁边,按下了上面的按钮。

      满屋的血迹,血手,血脚印遍地都是,地上还残留着零零散散的玻璃碎片,秄凌晨的晚风从破掉的窗口吹进,庥让浑身都是鲜血的他打了个寒颤。

      他看向洗漱台,当时自己딢抓到的是一瓶洗发水,正好砸在了圆的边缘,这还真是运气啊。

      韩栗苦笑了一下,打开身旁的木板门,朝房间里面쯓走去。

      【任务完成,现在,开始发放奖励】

      —————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