询问和离去

      与此同时,宗门林立的无极大陆上,道术宗门,道仙宗的仙人峰上…

      仙常年灵雾缭绕的道仙峰,俱说是因为一峰出了数名仙人而闻名,不过此时无极大陆的道仙宗的仙人峰却仅是掌门管理事物的地方。

      “莫闻师兄,这是这次去五皇大陆的名单。”

      팈 宏光殿侧殿中,莫闻接过一旁师妹刘月手里的名册,随意的将名册翻看了一下,用笔在其上多点涂了几下后。他转头看向一旁的刘月,声音朗朗如清泉。

      Ὼ “就这些吧,你也跟着去。”说完,将名册递给一旁的刘月。

      接过名册的刘月点点头,表示明白,她一年前就筑基有成,而宗门大选也多是筑基沓初期和后期带队去,故而她到也不奇怪师兄会在这时候点了她去。銐

      接过名册的刘月刚准备转身离开,却突然顿祝了脚步,然后,面上欲言又止的看了看坐在桌案后的师兄莫闻。

      “怎么?还不走。”

      察觉到一旁的目光,莫闻将目光从一堆宗务上移开,然后目光看向旁边已经又走回来的刘月,빃神色略显不耐。

      说起来,也是气人,自他五年前结丹开始,便Ⅷ一直坐在这宏光侧殿处理宗靄务,除了夜间日常修炼,连饭都辟谷了⹟。

      日日在这偏殿中,除了接见来这里送宗务的弟子,还有就是找他签字核对信息的弟子,根本就没有休息或者出去的机会!

      想着,莫闻有些心累的翻着手中的驿信件,实在想不明白,绨这些宗务怎么这么多,道仙宗虽大,但五年都不见少的宗务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ﰈ

      真一头包阿!莫闻咬牙,捏着手里的信件。

      “没没,我∁就想问问,师傅师伯他们是不是要派人去海路了。”

      旁边的刘月见师兄那不耐烦的神色,不觉得害怕,反而有点想笑,不过最后还是强忍住了,也是怕师兄揍她,便有些急促的将心里的疑惑ㆼ问了出来。

      “对。”莫闻有气无力的点点头,转而看看殿内皮,神思莫名,然后他轻声说道:

      “距离当初海路封闭仅⟵差三四Ꜣ百年,便有五千年了,况且,这次变数极多,各宗的元婴真君估쇷计都在准备。”

      三四百年后,五千年之期一到,届时,就静待结果了。

      不过他和刘月的师傅是掌门,再加上他们二人实力未达标,估计师傅应该是不会在去海路的名单上的。

      说起来也是⺺好笑,极玱大陆六大路里面,元婴真君数量已经多达上百了。

      可却都因为海路ჱ未通,灵气根本不足以诞生化神星君,每数百年就需要派宗内寿数不足的前辈去寻海陆,不过,根本就没有回来过的。

      “总觉得莫玹那边的情况恐怕不太好…”

      想着海路数千年的情况,莫闻其实心里已经有不好的爢感觉了,几千年派去的元婴真君没有上百也有数十,然而,一去海路都是音讯全无,这又怎么可能呢!棸

      那可是元婴真君阿,而且,那都是距离化神星君一步之遥的元婴圆满修士阿… Ṅ

      㒌莫闻旁边,刘月自从筑基之后,耳䈛聪目明,又距离莫闻近,自然也听见了莫闻的喃喃自语,心里一紧,却还是忍不住想到外面邚的传言,便将其说了出来。

      “听说,⾚这次剑极宗那边是玉棠元君去海路。”

      嘹闻言,莫闻心头一动…

      剑极宗的玉棠元君剑术在无极大陆少有人能及,如果这次剑极派真派了玉棠真君倒是……

      不过万一如同往年呢?

      被心里突然冒起的想法吓了一跳,可莫闻的心里却仍然有不舒服的感觉,倘若玉棠元君去了…

      那么,恐怕师傅,师伯他们也不会让月棠元君一个人去,很有可能都会⮀派了强力的元婴真君去寻海路…

      “好了,海路那边不用再ὂ谈了,左右我们离元婴期尚远,你先去准备这次宗门大选吧。”

      莫闻被心中所想弄都心绪놑不宁都很,他有些焦躁的出声直接打断了还有继续下去的思绪,然后直接出声开始赶旁边的师妹了。 믘

      转头见刘月还有话说,莫闻直接看着她凝声说道:

      “这次,宗门大选魔门那边恐怕和往年一样,虽然有璇玑元君땟管着,可元君的事,才是大事。

      而剑极那边,俱说是去了玉旸真君的弟子,云字辈的云风,我宗这次有良焱师兄带队,你也正好跟着去历练历练覇。”

      他看着自己的师妹,眸色深深:“注意璇玑元君的事…”

      闻言,刘月眸光一闪,她不再说什么,和莫闻告退后,出了宏光侧殿ꯘ…

      而此时,无极大陆的剑道魁首,剑极宗内,玉棠元君的月逍峰处,一道清俊若仙的身影突然出现在峰顶…

      “玉棠师姐这么快就已经闭关准备去海路了吗?” ᝁ

      看着面前早已经冷清的月逍峰头,玉旸⒔忍不住深吸一口气,继而忧心忡忡的低喃着。

      这次去海路,玉棠师姐恐怕凶多吉少,哪怕她剑术极高,可海路的凶险,却从来和修为剑术无关…

      玉旸如剑般的眉峰清짋皱着,看着冷清的地方,他心里的担忧让他面上都染上了愁绪。

      再过几百年该他了吧。♙

      叹了一口气,玉旸淡了忧虑,海路他是一定要去的,哪怕只是弄清楚一ᚋ个真相,也ἥ好过在极玱这边死的糊涂好…

      想必玉棠师姐也是这样想的吧,不然,像她燂那么骄傲的人,又还有上千年的岁月又如何会去那什么海路,不过是想赌,赌个明白罢了。

      玉旸甩袖踏着飞剑转身离开了月逍峰,回自家峰头的路上,想着接下来要做的事。

      “将云霞唤来。ꪲ”

      回到剑峰峰头,玉旸转舧头对站在殿门的殿童吩咐其将自己的二徒唤来殿嘪内后,㔛就进了殿内。

      不过多久,云霞的剑光就到了剑峰峰头,收好飞剑,云霞躬身进殿。

      “云霞参见师尊。”

      “起身,云霞,”

      玉旸对着徒弟说完,转头说道:

      “这次你去玄玑那边问问,这次去海路的凶险,顺便将此物交于云风,这次宗门大选魔门那边可能照常,不过璇玑那边,得需要注意,叫云风仔细掌握分寸。”

      极玱大陆上的魔门极为顽固,相对于道门这边派人去寻那什⡧么海陆,魔门榄那边就是宁愿相信杀生百万以成化神的鬼话。

      几千年内,魔门不知道多少次在五皇陆那边杀生百万以ᛤ求化神了。

      虽然最后,那些人都被搅灭,可他心里却是不安的很…

      为防万一,道门这边肯定要派人去的,元婴真君这次恰好由玄玑那边派出。

      不过玄玑宗……

      玉旸想到玄玑宗,面上深思着。

      …玄玑这次玩的可大的很。

      鸴 此时,玄武大陆已经是夜晚了,而桃花村内安静中,微风伴着虫鸣,显得十分惬意。

      不过,睡在床上的奉潇却并不惬意。

      汗珠慢慢顺着脸庞滑入发间,奉潇脸上的细眉皱的极紧。ẉ

      梦中,比奉愊潇现在的卧瓠房新了许多的房间里,面容模糊的男女声音忧虑,床上,三四岁的孩童一脸茫然的神色,手里抓着一把小小的木剑看着床边的男女。

      女子担忧的看了一眼床上的孩童,然后转头对一旁正整理东西的丈夫问道:

      “小潇留这里没事吗?颢”

      “有事,也不能和我们去,琪琪,我们不能带小潇去,况且我已经做好安排了。”男子见夫人忧心忡忡,叹息了一声,转头看了一眼床上的孩子,对夫人道。

      看着梦境里面见不到面容的男女,奉潇忍不住想跑近点,但是不论怎么挣扎,也只能看着,根本看不清他们长什么样,只能从他们的双手看出他们极年轻,甚至容色不俗。

      是父母吗?

      奉潇看着梦境里离喴她越来越远的画面,心里忍不住焦急,剧烈挣扎的想挣脱身上的束缚跑过去,但,哪怕她挣扎的满头大汗却仍然越离越远。Ⱊ 㢕

      床上,奉潇面上一滴泪珠自紧闭的眼中流出,湿意让她恍然睁开眼,感受到身上的汗湿,她连忙起身,擦掉넉眼旁的泪珠,神情却有些凝重。

      经过快一年的颞回忆,她十年的回忆终于接近尾声,想着梦里孩童的年纪,那一段梦境应该是属于她三四岁那年的时候。

      奉父奉母去哪里,又为什么不能带着她呢?

      梦里的画面仍然充斥着她的脑海,想到梦中的对话,她忍不住想道。

      细弱的手忍不住捏紧,小小的指甲入了肉,直到刺痛的感觉从手上传来,才让她恍然的銊松开了手。

      “恐怕不是什么⡻好地方吧。”低声喃喃了一句。

      꼟奉潇呼出胸口闷住的一口气,起身将身上的汗渍擦净,外面的天还是黑的,但是她却已经被那个梦搅的睡不着了。

      她有太多疑惑了,为什么会去那个异世界,又是怎么回来的鞃,她的父母到底去了哪里,不能带她一同前去。

      将桌茜旁修剪齐整的桃木枝拿起,细细的桃枝澙在面前松软的土地上,划出一道道痕迹。

      良久쇈,奉潇才看着面前已经极为工整的修仙两字,不由觉得有些好笑。

      可能只有修仙了,和父母成了一样的人,她才能明白,明白她是如何穿到异世界,为何会回来,又为什么不能控制身体,经历了十年痴傻的慁。

      奉父奉母到底在经鋄历什么?

      将桃枝放到一旁的桌子上,用脚将字抹去,奉潇又重新躺回到床上。

      现在虽是夏季,但夏寒却不是现在的她能抗住的,因为她家现在根本负担不起去药铺抓药的负担。

      天蒙蒙亮䥤的时챚候,奉潇就已经醒了,虽然半夜被梦惊醒了一次,不过却没有丝毫不适的情况。

      “小潇要出去?”

      饭桌上,看着小孙女吃完饭就背着小竹篮就要出去的样子,奉爷爷愣了愣,有点好奇自家小孙女要去干嘛。

      “我去采些野菜野果。”奉潇抓着竹篮的手顿了顿,才回道,复又看了一眼鸡窝里જ面新孵出来的小鸡仔。

      “顺便抓些小虫给小鸡吃。”

      “那行那行,小潇别走太远阿。”奉爷爷闻言也不再问了,便摆了摆手,让奉潇注意安全后,就开始收拾碗筷了。

      桃花村四面环山,除了一条出去的小路,其余基本上全是山路,凶猛野兽也少敘见,村里的稚童和农闲的农人也经常去山中采些野果,茶叶和药材,想着在村里面每年一次的赶集ꡥ会上走山路把药材卖了,赚点小钱。

      奉潇这一年基本上都在院后的山脚晃荡,不过昨晚上回忆结束时,她却想着去远点看一看,想着能不能找到从隔壁李爷爷那边看到的縌一些药材,为两年后去帝都参加宗门大选弄点盘缠。᥯

      因为她和奉爷爷住的小院离村中心有点远,再加上她这一年也很少和村里的小童走的近,所以村里边现在还不知道她已经好了的事情。

      “奉㪰丫头去山里阿。”

      먿路上恰好也准备去农忙的李爷爷看到一早背着小竹匡的奉潇,笑呵呵道。

      “对啊,李爷爷。”

      看着李爷爷髵,奉潇点点头,打过招呼后加快脚步入了山林。

      奉爷爷和李爷爷的儿女都参加了宗门大选去了无极大陆和极渊大陆,五皇这边也和宗门那边约定俗成,给这些在家的老人每月优惠和照顾。

      不过不多,不然五皇大陆早垮了,原本李爷爷还有两个儿子的,不过早年参㑟军去了,这些年少回,桃花村差不多都是因为这样那样原因留在村里的老人稚童。

      将山脚下早前被自己掩藏好的菌菇留根摘下,奉潇用一根比小儿臂膀小点的木棍,将周围的草挥出一条路。

      好在她已经爬了一年这样的路,多多少少也让她的体力相较于以往好了点。

      走了一会儿,奉潇眺望了一下附近,发现一颗树上有一个鸟窝,便直瘛接喓将路开了过去,背着已经有了半框东西的小竹筐就上了树,刚上粗壮的树杈坐好,就听见远远的有声音,忙将自己藏在了繁茂的树叶里。

      “这里怎么有一条踩出来的小路?筼”

      说话的人一袭宝蓝色服饰,面色乳白,一双丹凤眼上剑眉锋利浓密。

      “可能是哪个村里的顽童吧?”

      应声的人皱了皱眉,年轻的面容上却带着些许威严。

      “我看倒不是,这路新鲜着呢,我看附近肯定有人。”

      罗玉盛说着,扯了扯嘴角,面上并不赞同对方的话,目光往附近扫了一圈,定在奉潇藏身的大树上。

      树上弯折的树枝让他冷笑了一声,扬声便道

      “怎么,我都看到你了,还想躲?”

      ”再不出来,我手里的剑,可就不认人了。”

      一旁的祁连珏目光也顺着罗玉盛的目光,看向了那一处大树。

      树上,躲在树叶后奉潇闻言,看着罗玉盛手上的剑刃,心里一紧。

      她连忙将树叶扒开,将脸露出。然后怯怯的看向两人,面上喏喏的出声。

      “我,我是上山来采野果的…”

      “既然是采野果,怎么跑树上,怕不是想阴我们吧?”

      罗玉盛闻言,却是冷笑一声,㬜毫狆不因为奉潇年龄尚小而放松警惕,録而旁边的祁连珏则是默不作声的看着树上的奉潇。

      “没没,我就看树上有鸟窝,就想掏一下鸟蛋。”

      奉潇见穿蓝衣服的罗玉盛说话虽然凶,但手里的刀剑却没有再挥动的意思时,心里松了一口气,说话딡的语气也匀了不少。

      眼眸悄咪咪ᘀ的瞄了一眼两人,她抿唇䫱,沉了沉气,轻声道

      “我听见声音以为是野猪或者其⣛他坏人,就想躲起来。”璢

      疣看着强装镇定,面色被吓的惨白的小女孩,罗玉盛旁边的祁连珏心里叹了一口气。

      “下次直接跑,别呆这里了,很危险的。你快走吧,最近别来山上。”

      滛“对,最近少来山上,不安生。也别耍小聪明。”

      旁边的罗玉盛见人被吓的面色如此白,于是语气稍微缓了缓,他说完,就直接带着旁边的祁连珏슞朝着他们这次要去的目的地走了过去。

      树上,奉潇咬咬唇,目送两个人离开视线后,便俯身将鸟窝中的几枚小鸟蛋留了两枚,其他的玚则轻轻放到身后的小竹匡中,然后才爬下树。

      路过罗玉盛两人走出的小道时,她顿在了那里,盯着那条路㐼看了半响,她겂才神色挣扎着,咬牙将路上被劈开的草重新聚拢,然后才手脚有㜴些冰凉的回到了家中。

      “小潇回来了,来来来,休息下。”

      在屋内休息的奉爷爷见回来的小孙女面色白的很,连忙将她背后的小框取下放到一旁。

      奉潇답有些脱力的瘫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听见爷爷的话,连忙拍拍自己的脸,醒了醒神,和爷爷将小竹匡中的东西都放好后,才有些神思恍惚的쁒坐在了院中的小Ї石敦上发愣。

      那两个人是谁䙲?

      为什么来桃花村的山上?

      他们后边肯定还有人!

      奉潇想了想他们说的话,心里一惊퓣,不管那两个人后面的人来干什么的,桃花村肯定要受波及的。

      眼眸忍不릚住望了望在院子里面晾晒草药的老人,奉潇收回目光,捏了捏手心,暗想道:还有时间,他们说这几天,那肯定还有时间。

      “爷爷……”

      奉潇声音细细的,见奉爷爷回头望向她,她抿了抿唇

      ◠“爷爷我有事要和你说。”双手死死抓着膝盖上的衣服,奉潇说完,就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将面露疑惑的老人拉进了屋内。

      将门细细关好,奉潇站在老人面前,目光微微低垂妻着。

      “我在后山看到了两个衣服特别好的男子,他们……”

      待奉潇将山上的对话和情景细细说完后,奉海石面色凝重的将人拉到了面前,蹙眉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